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二十 第二根脚趾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01-05 2:09:04pm

其他·同人


看大伙儿都走了,南宫蝶拿起女佣再给她从新倒上的茶杯,优雅地喝了一口,还一脸陶醉的样子。

她转向季晨光,“说吧,你从刚才就看起来有话要说的样子。”

说完,龙叔从位子上站起来,拉开珠帘走了进来。

季晨光把目光锁定在龙叔身上。他跟龙叔不熟,这也不知道是第几次相见,不过他们却没真正的聊过天。以前季晨光都是跟爸爸一起出席帮派大会才会见到龙叔。

在道上,龙叔的名声可是响当当的,只要一说到南宫家,除了当家的,其他人也会跟着联想到玉麒麟的这号人物。

江湖传言龙叔是个狠角色,只要有人侵犯或威胁到南宫家,尤其是大当家,不管是太上老君还是玉皇大帝,他都会与对方拼死到底。有人还把他比喻成“南宫家的忠心狗”,只要发狂起来就是一直疯狗,不管是谁都会乱咬一通。

不过南宫蝶清楚明了,龙叔并不是那种是非黑白不分的人,更不是那种只会丧心病狂乱咬人疯狗。在她的眼里,龙叔是一个诡计多端高深莫测的老狐狸,在必要时,他也会变成一只有智慧,丧心病狂的疯狗。但,他绝对从不乱咬人。

在J市南宫家可是赫赫有名的大家族,虽说季家与南宫家和安家的地位在社会上平起平坐,但内行人都知道南宫家的势力绝对是三头门中最至高无上的。他们跨越了几百年的历史,由始至终都屹立不倒地矗立在高高在上的位子,而这种势不可挡的地位绝对不是季家和那些近几十年前才建立起来的名声所压垮下。

而今,季晨光能与南宫蝶携手合作,他觉得自己三生有幸。

南宫蝶见季晨光仍有顾虑的样子,就不再多说什么。她知道只要龙叔在场,不管是因为龙叔那充满威严的气场关系还是他始终未信任过龙叔,他都不敢轻易地在龙叔面前把想法说出来。

既然如此,她只好支开龙叔,争取一些不让龙叔起疑心的时间,速战速决地把事情说清楚。

南宫蝶转向龙叔,甜甜地笑着,“干爹,麻烦你先帮我去备车,我整理好这些账本后马上就下去。”

龙叔喜欢看到南宫蝶微笑的样子,看到表情时心花都开了,根本没心思再去猜疑。龙叔可以免疫全世界女人的种种诱惑,唯独他这个干女儿不行。

他点头,转身走下了楼。

南宫蝶再支开身边的女佣,然后转向季晨光,右边的嘴角上扬,挑了一下眉,意思就是要他可以放心地说了。

季晨光还是警惕地视察了四周一圈,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和物,终于可以放心地说事。

“我刚才想到了一些疑点是需要我们重新考虑的。”季晨光换了另一个坐姿,继续解释:“你想啊,为什么就只有我们季家和你们南宫家出事,而同样是三头门的安家却安然无恙?这也未免太针对性了?所以原因只有一个,凶手就是安家的人。”

南宫蝶也不是没想过是安家搞的鬼,可是在成立三头门之前,南宫家、安家和季家的三个大当家都各自向关公爷发过毒誓,如果哪个门派先主动攻击对方,那其余的两个门派就有权利为了自卫而攻击回那个门派。

现在他们还没有关于是安家搞鬼的证据,所以还不能对安家有所行动。要是掌握了有利的证据,那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展开行动了。

而今南宫蝶担心的不是对手是安家,而是自家人。她知道自己怀疑龙叔和吴叔是很不理智的行为,但比起毫无证据的怀疑安家,她觉得吴叔和龙叔更为可疑。血墙事件还没结束就传来了帮会消失的事。这两者之间一定有什么关系。

说来也奇怪,最近安家在江湖上的行踪越来越模糊,他们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南宫蝶还以为他们快要面临家道中落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或许只是在表面上让人认为他们已经走到了尽头,其实是在暗地里密谋着什么大阴谋。

南宫蝶想了想,也点点头。“很有可能,不过我们现在根本没有掌握任何的证据。”她又想起了什么,“对了,那节断掉的脚趾怎样了,你哥那里有消息了吗?那是我们目前唯一的线索了。”

季晨光摇头,表示哥哥那里还没有任何消息。

南宫蝶抿一下嘴以表无奈,收拾好账本后也准备离开了。

走出大门,南宫蝶上了龙叔的车,而季晨光也上了自家的车,各自扬长而去。

把南宫蝶载回家后,龙叔就离开了。

刚踏进家门,就有一个显眼的包裹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南宫蝶拦住一个路过的女佣,“谁寄来的?”女佣摇摇头,“不知道,你离开不久后包裹就到了。”

南宫蝶放走女佣,疑惑地走向包裹。

她最近没有心情网购,平时也没人曾寄包裹给她,这是头一次。看着包裹的样子,事态可疑。

作为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少女,收到包裹时免不了小兴奋,就算是个再冷静理智的孩子,还是会对包裹有所期待。

南宫蝶赶快拉开包裹,满怀期待地拿出包裹里的东西。

一看,南宫蝶差点把手中的东西摔在地上。那又是一个装着脚趾头的玻璃罐,以大小来看,那是另一只拇指。

不知道这脚趾是不是来自同一个人的,而南宫蝶现在也毫无头绪,脑袋里像刚打完仗一样一片混乱。她先把罐子收进袋子里,再警告那些下人绝对不要接近这个袋子,更不要试图打开起来看,不然后果自负。

冷静下来后,南宫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打电话给刚走不久的龙叔。她并不信任季晨风,之前让他带走第一个脚趾时她已经忏悔了好久,所以这次她绝对不会再做出错误的判断了。

不久后,龙叔就到了。

南宫蝶赶快把东西交给龙叔看,他一看,又是蹙了一下眉。她不知道龙叔之前有没有遇过这种场合,不知道当时他是如何应对的。

过了半晌,龙叔恢复平静后,慢慢地裂开了嘴,冷静的口吻说道:“我会把这个脚趾送到专人那里去检验。你先别把这件事告诉季家的人。说实话,干爹觉得他们很可疑。”

说完,龙叔就打算带着罐子离开南宫府。

南宫蝶没有阻止龙叔,任由他把东西取走。或许,龙叔在这方面会比季晨风来得更加的专业。等检查清楚后,与第一个脚趾的资料对比了再来决定要不要告诉季晨光吧。既然龙叔都怀疑起季家来了,那就证明她的得顾虑是不会错的。

季家虽然可疑,但季晨风会比起季家来得更加让人起疑心。

季晨光曾经说过,他爸爸很少关注季晨风,也没让他插手家族的事,可每当季晨光遇到困难时,他却一次又一次地向哥哥寻求帮助。实际上,季晨风早就插手了家族的事,而这种加入是潜移默化的,根本几乎让人察觉不到。

既然如此,那季晨风必定掌握了不少事情的来龙去脉。相信他对家里的了解绝对不比季晨光的来得少。

这是季家的事,南宫蝶不想插手,但她看季晨风那彬彬有礼温文儒雅的样子时,心里总是很不是滋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堵住心一样。

虽然南宫蝶看人的资历尚浅,但她却看得出季晨风的内心其实并没有外表上那么绅士,而那些大方和阔气都是掩人耳目才装出来的。

龙叔走了没多久,唐颖就来电话了。

她告诉南宫蝶,刚才龙叔打了一通电话,不知道是给谁,说了一段奇怪的话后就把电话挂了。他还称对方为“老爷”,但就不知道是哪家的老爷。

南宫蝶的脑子里依然是像被浆糊搅合了一样,乱糟糟的,但理智还是蛮清醒的。

“他说了什么?”她问。

在电话另一端的唐颖已经把电话里的通讯内容录了下来,她按了一下回播按钮,南宫蝶电话里就传来一串模糊沙哑的声音。

“ 老爷,对方又有动静了。他又再寄了断掉的脚趾给大小姐。这次我先拿到了脚趾样本,打算现在就去检验,等报告一出来,我立马就会向您报告。我还让小姐向季家的人对此事先保守秘密。”

南宫蝶听出来了,那的确是龙叔的声音。

龙叔到底在跟谁聊天,他口中的老爷又是谁?难道他打算背叛南宫家吗?

“好,我会小心行事。放心,我会保护好大小姐的。”

龙叔好像说完这句后就挂了电话。

南宫蝶最相信龙叔对南宫家的忠诚度,他是绝对不会出卖南宫家的。在还没查清真相之前,她是不会随便怀疑起龙叔的!

龙叔那么疼她,只要她去问他,他一定会告诉她真相的!南宫蝶这么坚信着。如今,她也只能这么坚信着了。

如果连龙叔都不能信任了,那事到如今,还有谁可以被南宫蝶依靠?

没有了。

这是多么的孤独啊!

整件事里,所有人的心底都仿佛埋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大秘密,大家都拼命死守着这最后一张王牌,不到最后关头,这张王牌是不会被翻出的。而所有人都知道,谁先翻开这张王牌,谁就是第一个被踢出局的人。

整个局里,唯一最吃亏的就是南宫蝶。至今为止,她手上没有任何的底牌,她一直都是被动者,一直都被人玩在手里,拼命地朝着真相跑去,却又一次又一次地被人摆一刀,而她却全然不知。自己都快体无完肤了才稍微走近真相一步。

龙叔到底在叫谁“老爷”?而他口中的大小姐又是谁?

在南宫蝶的认知里,龙叔口中唯一的“老爷”就是南宫老爷,而他早在两年前就归西去了。至于“大小姐”呢,指的就是南宫蝶。除了南宫蝶,他想不出第二个会让他叫“大小姐”的人。

既然南宫蝶的爸爸已经离开了,那这个“老爷”又会是谁呢?

南宫蝶决定了,她明天就去问龙叔。如果龙叔否认死硬不说的话,她就只好用一些非常手段逼供他了。

她绝对要他说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