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H chapter - Chapter61: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8-06-29 9:24:03pm

其他·同人


Starlight Heaven chap61.0:

艾琳艾尔莎两人又搏斗了一会儿,两人半斤八两,身上的伤痕也没比对方少。

但杰拉尔作为观战的他,却看得渐渐皱眉。

他能观察的出,艾琳虽被艾尔莎击伤,但脸上的笑意却越发越浓烈,完全没有一丝因敌人过于强大而措手不及的神情。

在观察了一会儿,他终于明白。

她并非把自己的女儿当地人来战斗。

而是... ...

“艾尔莎。”

“你还太弱小了。”

“若是你引以为傲地认为,你过去曾击败了不少著名魔导士,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艾尔莎双眸暴睁,有些狐疑地把视线移向艾琳。

她是怎么知道的?

等等。

“你在说什么?”她下意识吞了一口唾液,有些吃力地撑着剑站起,顺势拿出了插在土壤中的银之剑,想要佯装镇定地面对着艾琳。

艾琳听闻,只不过勾唇一笑。

“你还太弱小了。”

杰拉尔像是回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捂着脑袋瞪圆了双眼,努力回想起过去那不堪的儿时记忆。

的确没错,她... ...她是那位!

“在乐园之岛,R系统还在进行时,那个时候我们作为被拐的孩子带到岛上做苦力时... ...我曾经遇到一个并非工作人员的女人。”

艾琳没想到杰拉尔会突然打破沉默,也松了松胫骨索性听他说话。

只不脸部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僵硬。

“那个女人向我打听一个红发女孩的下落,正好我认识那少女,女人很开心地询问我少女的近况。接着让我好好照顾少女。”

“她说她是艾尔莎的熟人,但因为身份问题,无法接近艾尔莎,还让我保密她曾来过的事情。我问她,既然都来到了这里,为何不干脆把艾尔莎给带走。她说... ...”

“「因为艾尔莎并非那种该被家庭温暖所包围而活得无忧无虑的女孩,与其以后让她经历更多的伤害,还不如由现在让她去习惯」,我说的没错吧,小杰拉尔先生?”

艾琳自嘲一笑,说完后也无奈地看了一眼蔚蓝色的高空。

她并没有意料到,杰拉尔还记得那么久以前的事情。

的确他所说的人,便是过去乔装打扮潜入R系统的她。

因为得知艾尔莎被拐到R系统计划,她也潜入岛中想看一眼。

但因为身份问题,她不能明目正胆地出现在艾尔莎面前。

她是十二盾,杰尔夫的得力手下,R系统的人也许不认得她,但也许认得她,不管认得不认得,以这样的身份出现在小艾尔莎面前都是不好的。

她正好看见蓝发少年正默默一人到角落歇息,她便走上前向他打听艾尔莎的事情。

没想到他认识艾尔莎,与她还挺熟的,从这位小少年的口中她得知她的女儿,已经失去了一只眼睛。

因为弱小。

因为母亲的不负责任。

她离开了她那么久,若是突然回到她身边给予她母爱,那么艾尔莎定会觉得不习惯,更可能对她反感。

在生下艾尔莎时,由于龙化危机不稳定,她被迫把艾尔莎遗弃在迷松香村子,孤身一人以龙形态在森林中生活,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幸亏遇上了杰尔夫。

他救了她,给了她一个高贵的身份,她安定了自己的生活后,再去一趟迷松香村子,却见整个村庄早已被摧毁得不堪入目。

据隔壁村的村民所言,是信奉杰尔夫的人们劫走了小孩,杀光了大人。

她跟到了岛上,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失去了一只眼睛。

她是龙之女王,她的女儿的人生自然不太平,若是给予她母爱,让她活在充满家庭情的生存环境下,哪天时间发生战争,她必定是朵温室的花儿,什么也帮不了,也只有等死的命。

那么还不如,让她从小就经历这些痛苦的事情,起码未来的她就算碰见了什么,强大的她都早已不在意任何伤害。

她咬紧牙根与年幼的杰尔夫告别,并发誓不再来岛上探望艾尔莎。

谁知不久以后却听闻艾尔莎逃出了岛,不知何去何从。

她花了整整几年的时间去寻找她的下落,介于她是异国人的缘故,许久以后才知道艾尔莎被好心人士救到了马格诺利亚,进入了魔法公会妖精的尾巴。

妖精的尾巴她还是略知一二,据说陛下的弟弟END殿下就是在那公会里成长的,她也想着既然殿下也在那,索性就让陛下顺势照看艾尔莎算了。

陛下也没拒绝,愉快地答应了。

她知道,艾尔莎在妖精尾巴生活得很快乐。

足矣。

但这份快乐,不代表能持续到永远。

总有一天,妖精尾巴和阿尔巴雷斯将会成为敌人。

—————

... ...

她小时候时,艾琳曾经到乐园之塔打听她的下落?

这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不知道?

当时年幼无知的她从沉浸在童年时期快乐无穷的时期强迫性被带走拐到乐园之塔,经历了这些痛苦。

原来她作为母亲都是知道的吗?

却隔岸观火,完全不打算救出她?

“你以为你真的很强大吗?艾尔莎。”

“那个时候你和约瑟会长决斗,若不是我在附近为你附加了攻击性能,你真的以为能徒手打败圣十的暗黑魔法的约瑟吗?”

“如果那一次不是我守住了杰拉尔的灵魂,你以为在你和六魔将军交手时,杰拉尔还依然不会被杰尔夫陛下的暗黑气息所侵占理智吗?”

“若不是我守住了妖精尾巴这个公会,你难道还会认为,从你们艾德拉斯归来时,妖精尾巴这个公会和伊修迦尔这个大陆还会安然无恙?”

“你真的认为是你凭借伙伴的思念以及自身之力打败了恶魔心脏吗?不,你并没有那种力量。你们压根没有打败哈迪斯会长的强大力量,是我。是我在你们的背后一次又一次地在你们无法站起来的时刻,为你们附加了性能。”

“要不是我,你和魔女之罪的成员不会碰见,更不会开启第二魔法源,在大魔斗演武上更不可能拥有机会开启第二魔法源并穿戴天一神之铠打败剑咬之虎的成员。”

“你,还想听下去吗?”

她曾在艾尔莎经历无数次战斗,都在远远的看上一眼。

若是她能凭自身之力站起来,她必定不会出手相助。

那一次会让魔女之罪的成员们找上妖精尾巴,还是她私底下向魔女之罪的人透露他们即将参与大魔斗演武的消息。

在这之前,她也打听到了魔女之罪的杰拉尔如今目的便是要找出大魔斗演武会场上的黑暗魔法来源。

她不过顺水推舟让他们顺利开启了第二魔法源,仅此而已。

龙王祭时,她伤遍全身,在失去知觉时,还是她为偷偷为她疗伤,但为了不让艾尔莎发现有人偷偷为她疗伤,她特意做到不太易发现。

和冥府之门的成员决斗时,她和狂华决斗。

她当时听闻杰尔夫陛下言,必须去到当地取回END书,故事不能那么早拉起序幕。

她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这将是他鼓起勇气与自己的弟弟来一次正面交手的机会。

而殿下,也必定会和伙伴们在一起。

她随着杰尔夫一同去了冥府之门,正好看见被狂华虐待得不堪入目的艾尔莎。

她多年以来冰封的心,再一次起了波澜。

她要杀了狂华。

但她不能,就算她临狂华之上又如何,立场的关系,她无法对她出手。

那一次,是她袖手旁观的唯一一次。

她的女儿伤得那么严重,但她不能出手相助,杰尔夫暗示她这回绝对不能再心软。

她咬咬牙回身离开,最后听闻消息她顺利打败了狂华。

天知她有多喜悦。

再来,便是她到处游走修行的一年。

艾琳其实晓得艾尔莎在何处,她曾无数次去到她所在的地方。

但依旧,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

她在一年前的战斗结束后,把艾尔莎带回阿尔巴雷斯。

其实并非劫走她,只不过作为龙之女王的女儿,她的实力还太差了点。

她把她带回去阿尔巴雷斯帝国,每日每夜战斗,可谁又知有哪个母亲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儿全身是伤。

她并非要羞辱她,也并非要伤害她,只不过是为了她的未来,而让她学会如何自保。

天知道,她在半夜她熟睡之时,默默地踏入她的寝室,为她疗伤。

示意别人拿药给她,自己只不过远远的看着她面无表情地涂着药。

“你是我的女儿,当时的想法是,龙王祭总有一天将会降临,你身为龙之女王的我的女儿,若是被人知道了身份必定是好利用的棋子。为了保护你的安全,隐瞒了你的身世,让你训练了一身的好身手,不过是为了让你自保,仅此罢了。”

“果然人的感情,终究胜过于理智。明明我们相处不过十年,二十年。但母女这种关系啊,果然还是如伙伴一样,拥有着羁绊的牵连... ...呢 。”

她勾唇一笑,有些自嘲地放下了魔法杖,随后朝艾尔莎做了放马过来的手势,接着对她道:“我知道你很恨我,母女情这种东西在我们彼此之间其实压根不存在,我想过一万种死法,结果还是觉得,死在你手下最好。”

“原本不想说出来的。”

———————

艾尔莎原本垂着头,听见艾琳最后说的话,下意识愣了愣。

杰拉尔也有些担忧地朝艾尔莎的方向看去,却只见她越发越用力握紧了手中的剑把。

艾琳自嘲一笑,果然恨意还是很重啊。

不过这也是她想得到的结局,自从担任起了坏人的角色,就没有一天能妄想得到原谅。

果然不出所料,艾尔莎提起剑怒吼朝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奔来,眼角似乎带着晶莹的泪水。

艾琳握紧了拳头,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刀未刺进她的胸口,“踏浪”一声落地,艾琳猛地睁开双眼,仰入眼帘的是她女儿一脸哭相地盯着自己。

她愣了愣,有些不知所措。

“我果然... ...对自己的母亲下不了手,不管你是对我好也好,对我厌恶也罢,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可能会做出弑母这种举动啊!”

接着,回荡在艾琳耳旁的,是她二十多年来,从未听过自己女儿的哭喊声。

她本该在二十多年前抱着小娃儿,听着她的哭声而体验母亲的滋味。

但她没有,她为了她的安全,选择了离开。

这些话,这些泪水,迟了太久的岁月。

她们之间出现了许多隔阂,却在一瞬间打碎。

艾琳咬咬牙,颤抖着伸出双手,许久未体验过温热的心,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艾尔莎见此,想都不想直接扑上去,接着便在艾琳的衣服上留下一滩水迹。

艾尔莎在她怀中哭,但她却觉得暖滋滋的。

终究还是抱住了她,笨手笨脚地安抚着她。

这是她的女儿,她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引以为傲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