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H chapter - Chapter62: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8-06-29 9:24:15pm

其他·同人


Starlight Heaven chap62:

艾琳和艾尔莎,总算是得到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杰拉尔在一旁看着,也忽然想起自己压根没见过艾尔莎哭的样子... ...

不管怎样也好,她们母女团圆也是件好事。

这事也算告一段落,起码他和她都知道,艾琳其实压根不坏。

—————

杰尔夫和夏的战斗还在进行中。

拉克萨斯等人赶到了现场,扫过了一眼被毁的惨不忍睹的公会内部,米拉叹了一口气后,便立马使用魔法进行接收。

仿佛方才的四重魔法仅不过是个幻觉,众人再次恢复战斗。

杰尔夫和夏的战斗他们确实插手不来,所以只好站在一旁等待时机,他们确实没有资格和杰尔夫战斗,毕竟他是他们兄弟俩的事情。

一会儿后,兴许是杰尔夫也忍受不了他一心准备的交手被他人打搅,一个不悦地便开启了新空间。

对,没错。

他开启了属于他自己的空间,只有他和夏两人,为的就是要好好享受与夏的交手滋味。

夏自然感到不安,他身旁的伙伴们突然消失,更何况露西也不见了,他自己突然和杰尔夫来到一个“白空间”,任谁都会感到不安的对吧。

“杰尔夫,把露西她们还回来!”

“别担心,这只是另外一个空间,你的伙伴们还好好地待在妖精尾巴里呢。”

听到这里,他确实松了一口气,也暗自为杰尔夫的安排感到赞同。

若是露西在场,他会分心去注意她是否安全,在杰尔夫的招数落下时还要计算会不会牵连到不远处的露西。

这样确实也好,露西不在,他能随心所欲地战斗,不用担忧她会不会遭殃。

一击火龙的铁拳落下,杰尔夫敏锐弹开,却没料到他原本砸向地面的火焰之爪,突然以一种不寻常的空气轨道朝他而去。

他专注于夏的手,并没料到作为灭龙魔导士的他也能使用口来攻击。

“火龙的咆哮!”

杰尔夫受到夏的攻击,连连退后了好几步,没想到在他遭受咆哮时,他的铁拳又在他腹部上揍了一拳。

待他止下冲击力后,杰尔夫倒吸一口气,朝夏的方向伸出手,一股黑暗魔力从他手心而出,朝着夏的方向而去。

夏敏锐躲开,却不料这股魔力居然有追寻技能,不断地追随着他的移动。

他突然微眯双眼,看向自己的左脚,不料龙化又再次开始。

就因为那一瞬间的愣,黑暗魔力以第三宇宙的速度朝他而来,在落在他身上时突然加大了魔力,把他都吞噬在黑暗中。

夏闷哼一声,挣扎着想要脱离包裹着自己的黑暗。

另一边厢,露西等人亲眼目睹多拉格尼尔氏兄弟凭空消失,最让人震惊的还是杰尔夫临消失前那让毛骨悚然的微笑。

“怎么回事,夏呢?”

“杰尔夫也不见了!”

此时此刻最为冷静的却是露西,她垂眸咬着手指沉思着,尽管伙伴们不安地大喊大叫,依旧没有影响到她半分。

她推测,杰尔夫应该是开启了另个空间,恐怕把夏也一同带去了。

这很棘手啊,毕竟是他创造的空间,他便是王,要怎样就怎样,夏肯定会吃亏的。

眼下最好的法子,就是撬开空间的入口,进入空间为夏分忧。

但是,她既不晓得空间的入口在何处,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打开入口啊。

露西的担心是对的,夏在杰尔夫所创造的空间里确实没甜头可吃。

他被杰尔夫所制造的黑暗梦境所吞噬,并非他的实力过于弱小才如此轻易被黑魔法吞噬。

而是这个魔法本就是禁忌的魔法,因为过于强大而禁止被使用。

「暗之旅」,只要一使用这个魔法,几乎是没有一人能经历了这个魔法安然无恙地逃出的。

这个魔法恐怖的地方在于,它给予的伤害并非是肉体上的伤害,而是精神上的折磨。

它能轻易地找出人类所恐惧的事物,加以模拟出人类的害怕之物,让人类再一次经历自己所害怕的、畏惧的... ...

换言之,只要是人类,就没有不害怕的事物。

总之,它能反映出所有人心中隐藏着的害怕事物,加以精神上的折磨,让人无法看清究竟是身处于梦境中还是现实,一生之内都活在黑暗魔法中。

这也是被列入禁忌魔法之一的原因。

而他,却狠心使用,对方还是他的亲弟弟。

他自然晓得自家弟弟所害怕的东西是什么,还不是一个情字,那个金发姑娘不就是他最大的软肋吗?

他经历了这么多的战斗,不畏惧不恐惧,最怕的竟然还是失去一个女子。

老实说,这么轻易就打倒夏,他有点不爽。

被黑暗魔法吞噬的樱发男子无助地在梦境中徘徊不已。

「这个场景很熟悉。」

他是他脑袋中唯一的想法。

这个地方... ...

他有些懵懂,身体飘飘然的,思绪也不太清楚。

他记得自己是谁,也知道自己的身份。

但记忆有些对不上,他记得方才他压根不是在这里的... ...

在他眼前的场景,是马格诺利亚城外的沙漠区域。

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只知道他不常来这里。

除了出城之外,他很少会经过这里。

因为风的关系,沙土在半空中飞扬,弄得他眼睛有些难受。

他边轻揉着双眼,边迈开脚步缓缓地在这片看似无尽的沙漠上行走着。

无目的地行走,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何处。

待他眼睛好受了点后,他睁开双目,又下意识闭上,耀眼的光线搞得他的眼睛有些疼。

待一会儿后,他才缓缓睁开。

仰入眼帘的依旧是方才他所在的那一片沙漠,只不过... ...

他的双瞳渐渐放大,双掌也下意识地握紧。

嘴唇微微张开,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

就这样看着,看着如同戏剧在自己面前所发生的一切。

回忆如同走马灯在自己脑海中闪过,一幕幕刻骨铭心的记忆,还有他当时无声呐喊的场景... ...

不、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