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H chapter - 62.5: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8-06-29 9:24:26pm

其他·同人


Starlight Heaven chap62.5:

依旧是同样的场景,沙石在他面前飞扬。

不知何时沙漠上出现了两道身影,一人散发着黑暗气息,一人同样散发着魔法气息,但却是与黑暗气息相反的气息。

夏的双瞳逐渐放大,满脑子都是被唤醒的记忆。

不可能。

沙漠出现的身影。

是他和灰。

啊啊。

这是一年前发生的战争,与阿尔巴雷斯帝国所发生的史上最可怖、凄惨的一场战斗。

那也是... ...

他失去她的一场战斗。

夏站在原地,呆愣地注视着战场上以异常速度向灰展开一系列的攻击,而灰完全无反击之力,只好一次又一次吃力地挡下他的攻击。

他当时被END的能力占据身躯,虽然醒后他大约知道自己是攻击了灰和伤害了露西,但具体过程他完全不知情。

目睹着眼前的一切,他的脑袋难受得像是要炸开,他伸出单手捂着自己的眉心,却发现怎么按摩都无法消去那股不适感。

这时沙漠上突然传来呻吟,他抬头一看,却见那位与自己有着同样长相的男子微微勾起唇角,随着笑容的落下便是身上的黑斑的起舞。

黑斑像是不满意方才的位置,特意跑到了左边的身体。

他,真的是恶魔啊。

一部分人在那一次战斗后,对他既敬畏,又或者是恐惧。

无一不称他为恶魔。

如今一见,他才知道他真的是个恶魔。

连自己的伙伴都能伤害,连自己喜欢的女孩都能伤害... ...

“露西,我们如今该怎么办才好?”

“是啊,夏被卷入异空间,我们在这儿也不是好法子。”

“... ...” 露西沉默地看了众人一眼,随后又继续垂头沉思。

她不知道该怎么闯入杰尔夫的异空间,更不知道异空间的具体位置。

等等! 异空间,异时空? 它... ...应该有帮助。

她突然睁大了双眸,但又有些顾虑地咬紧牙根,就怕结果是空欢喜一场。

她想了想,决定还是孤注一掷拼一把。

从钥匙包里掏出一把银色的星灵钥匙,众人疑惑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却不知她究竟要干什么。

“嗳!对啊,霍洛洛奇姆擅长异空间!”哈比一句话解开所有人的疑惑,众人恍然大悟地再次把目光移回正开启钥匙的露西。

“开启吧,时钟座,霍洛洛奇姆!”

伴随着露西的厉喝声落下,在地面土壤凭空出现的蓝色魔法阵,魔法阵中央突然冒出白色浓烟,而时钟座突然便站在魔法阵中。

“霍洛洛奇姆,你能查到夏现在在哪个时空吗?”语音落下,露西简单地为霍洛洛奇姆解释了一遍来龙去脉,也把杰尔夫出现的事情大概的解释了一遍。

霍洛洛奇姆闻言,先是惊讶杰尔夫的再次出现,后来又沉思了一会儿。

“我试一遍吧,露西小姐。”

“好的,别太勉强。”

露西自然知道时钟座擅长的是异时空方面的魔法,她又何尝不知它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办到。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倘若在它追查杰尔夫时,被杰尔夫的魔法反噬什么的,也不是没有这方面的可能性,她并不希望它太过拼命而伤了自己。

时钟座知道她的意思,笑了笑便开始追查杰尔夫的异世界。

时钟座原本眯眯的眼睛下意识放大,短小的手也震了震。

也许其他人没发现到,但露西确实发现到了时钟座的不对劲。

“霍洛洛奇姆?”

“露、露西小姐,那个地方你可不能去啊!”闻言,露西微微一怔,随后板起了脸,示意时钟座说下去。

时钟座有些畏惧地咽下了一口唾液,并向众人解释。

“我刚追查时,确实找到了杰尔夫先生和夏先生所在的时空,那也确实是杰尔夫先生开启的时空。”

“但是那个时空现在很不安稳,主要原因是那边正在展开黑暗禁忌魔法—「暗之旅」。”

“暗之旅?”温蒂茫然地吐出一句,眨了眨那双水灵的大眼睛,疑惑的目光扫过众人。

米拉和拉克萨斯脸色黑得十分可怖,露西等人却依旧一脸茫然。

“那是幻觉系魔法,不过陷入的人是谁,那个魔法都会依着那人内心最害怕的场景,再次在受害者面前反映一遍当时的场景。”

米拉黑着脸为大家解释,她也没想到杰尔夫为了夏居然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重点是,经历这个魔法的人,最后都会因为恐惧心理而经不起打击死去,无一例外。”拉克萨斯淡定为米拉补充,这魔法他很久以前曾听老爷子说过,的确是个威力不小的魔法。

失落魔法,也难怪,这本来就是杰尔夫自己创造的魔法。

“露西小姐,那边真的很危险,更何况你也不一定会遇到夏先生。”

“霍洛洛奇姆,你知道吗?”她微微停顿了一下,握着钥匙的手渐渐化为拳头。

“我不怕什么暗之旅,我更不怕会反映什么恐怖的场面,因为我最怕的场面,在这个时空已经发生了。”

“那就是失去他,我什么都不怕,最怕的就是失去他,我要去找他,只要找到他,我心中的恐惧都会消失。我现在已经失去了他,我还怕个什么暗之旅!”

“我要去,我要去救他,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解开我们的「结」。”

一年前我们离开了彼此,一年后你因为守护大家而消失。

半年前你为了我而不惜一切代价复活我。

那我现在就应该为了你冒险一次。

霍洛洛奇姆默不作声地注视着露西,半响后终究抵不过露西的势气,无奈地点了头答应。

它也知自己阻止不了露西,更何况对方还是夏先生。

他能有一位如此勇敢倔强,又美丽的女子为他赴汤蹈火,他究竟是哪来的好运气。

“请带上我吧。”

“我。”

“还有我 ”

霍洛洛奇姆歉意摇头,并表示:“很抱歉,

因为打开时空的洞过于小,只能送一人过去,如果太多人的话,杰尔夫先生会察觉到的。”

露西淡然笑笑,和伙伴们再三保证自己一定会平安归来,必定会拐着那樱毛小子,一同安全地回来。

米拉不安地吩咐她一定要万事小心,温蒂也为露西使用了附加魔法。

霍洛洛奇姆小手一挥,突然开启的黑色洞穴正不断地旋转。

待洞穴旋转增大洞口到了露西能穿过的尺寸时,露西笑着与众人挥手告别,毫无依恋地跳进洞穴。

霍洛洛奇姆礼貌地向众人鞠躬,后便也随露西一同跃进洞口。

随后,消失不见。

仿佛从未出现过。

灰,倒下了。

身上尽是惨不忍睹的伤口,鲜血落在沙地上。

但他却强忍着痛楚撑着身子要站起,明明已经无法战斗了的。

而那位和他一模一样的男子,再次勾起了唇角,形成了个诡异的笑容。

“火龙的 铁拳!”

在这声厉喝之下,他又敏锐地察觉到战场上的「夏」脸色大变,突然说着“不”。

因为,他当时的确在说着“不”。

夏呐喊着,无力跌坐在地,眼睁睁看着“自己”伤害着伙伴。

瞬间浇灭的火焰,夏眼瞳微微一亮,却看见一身是伤的蓝发女子站在跪坐在地的灰面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伸出的右手掌心还冒着热烟,一滴两滴的水落在沙地内。

她使用魔法阻止了“他”的攻击。

他听见灰微弱的嗓音,似乎在质疑朱比亚没死的事实。

“他”不悦地再展开攻击,他当时果真认为当时灰和朱比亚就这样倒下了。

但谁知待烟雾散去,沙地上却没有灰和朱比亚的身影,他也见“自己”的脸色慌了。

他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他朝思暮想的那位,那位让他的未来因她而一塌糊涂,而他只想一辈子和她一起的女孩。

他仰首看向高空,如他所料,她高束着马尾,一身劲装,皱着眉心看着“他”。

是露西。

他看见“他”有些动容。

他看见“她”一脸痛心。

但为什么当他还是“他”的时候,却没注意到这一些细节呢?

露西... ... 那是露西。

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失去她的时候,会大哭、会大怒、会颓废、又或者是如失去丽莎那时,一会儿就恢复了朝气。

但他没有,他清楚自己没有。

他甚至疯狂得让灰冻起她的身体,好让他每天夜里抱着她入睡。

他甚至疯狂得逼着自己相信她还存在,不让所有人夺走她的身体。

他甚至疯狂得为了复活她而走遍天下,甚至为了她去寻找一把与自己本身魔法毫无关联的一把钥匙。

他甚至疯狂得... ...爱上了她。

在所有人面前,他一如往常,在失去她的那段日子,他待在公会的日子也仅不过是离开公会前的那几天。

众人沉浸在打败杰尔夫的喜悦之中,待喜悦染上心头,又突然意识到这场战争中失去了一位佳人。

顿时又低落了下来。

他一如往常,笑着和人打闹,喝酒等等。

但谁又知,在夜晚时他抱着冰冷的身躯,一遍又一遍地流着泪水。

若泪水掉在了露西身上,他会仔细地擦干。

待他回过神来,战场上的金发女子和樱发男子早已展开了战斗。

她一遍一遍地挽回「他」的理智,但「他」却一遍又一遍地伤害着她。

夏抱头大喊,他看见露西的身上开始出现了伤痕。

平日他都舍不得轻拍的女孩,现在却被过去的他如此伤害。

他要怎么办,要怎么办?

那个他捧在手心上呵护的女子,如今却狼狈不堪地咬紧牙根再次站了起来。

“夏,我不怪你... ...”

他听见她说了几句话,后半段他像是失去了理智的没听见,如同失了神的雕像,坐在原地目睹着战场上的局势。

后来。

嗯,后来。

露西死了。

被他的魔法,给伤害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如今的他和过去的他,的呐喊声重叠在一起。

“他”跑上前抱起露西,而他则坐在原地不可置信地捂着脑袋,一遍又一遍地唤着她的名字。

“露西、露西... ...”他终究还是失去了她,她还是死了。

他以为复活她,她就能回来的,可是她又第二次被伤害了... ...

他理不了那么多了,他满脑子回荡着方才的画面,像是把如今的自己和过去的自己重叠在了一起,失去了理智。

也许是打击过于大,他的记忆开始出现错乱,错以为自己又伤害了露西。

兴许用杀害会比较适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呐喊声落下,原本已控制住的魔法如同洪水般,一次性地展开。

原本毫无异样的沙地,却突然以高温燃起,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才能控制火焰把沙地烧起的。

那一瞬间,在他周围形成了一道火墙。

那一瞬间,他的身体开始出现了异样,以不寻常的速度再次长出了恶魔之角,身体如同被火焰燃烧般滚烫,黑斑再次出现。

他的双手化为恶魔之爪,他的背后再次展开了恶魔之翼。

他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后自嘲地笑了笑。

哈哈、哈哈。

“露西... ...”

“也好,这样也许”

“就能和你一起死了。”

“你一定不知道其实我看见你在我面前倒下时,我的心有多痛。”

疼得,像是,心脏碎了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