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H chapter - Chapter64: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8-06-29 9:26:19pm

其他·同人


Starlight Heaven Chapter 64:

“开启吧,时钟座,霍洛洛奇姆!”

霍洛洛奇姆像是知道露西所想似的,伸出小短手在某个方向划了几下。

夏和杰尔夫也不知它究竟在干些什么,但见它所划的方向突然出现了一个洞口,露西立马扯着夏一同跳进去,杰尔夫再笨也知道霍洛洛奇姆这是在开启回归真实世界的入口了。

露西把夏带回现实世界,回到他们离开现实世界前的地方,也就是妖精尾巴公会。

米拉等人见他们平安归来自然是开心的,但夏却让他们不要掉以轻心。

“杰尔夫还没回来,一切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露西淡淡说道,随后便让霍洛洛奇姆先回到星灵界,先保存一点魔力。

“杰尔夫由我来对付,谁都不要出手。”

“可是... ...”

“听好了,就交给我吧!”

语音落下,在众人面前突然出现的黑暗漩涡,伴随着黑暗漩涡的出现,是杰尔夫那回荡不已的笑声。

露西等人不禁连连退后了几步,而夏也迅速更换END形态。

要打败黑暗魔导士,便要使用他创造的形态来打败他!

杰尔夫的身影渐渐清晰,他淡笑着走出漩涡,接着毫不犹豫地奔向夏,一上来便是一击。

夏敏捷躲开,使用灭龙魔法反击,单手撑着地面灵活地翻身一跳,躲开了杰尔夫的黑暗攻击。

夏疑惑挑眉,杰尔夫虽然来势汹汹,但是实力比起方才确实弱了许多,魔法供应似乎也不是掌握得很好。

这是为什么?

而眼尖的露西同样地捕捉到了这一点,并大声对正战斗的夏喊道。

“夏!杰尔夫明显弱了许多,恐怕是因为暗之旅的魔法消耗太大,导致他如此!”

杰尔夫一怔,没想到这么快便被露西看出端倪来,狠狠咬牙不给夏半点思考机会再次展开攻击。

毕竟他只是分身,魔力不完全在这个暂时性的身体上,区区使用暗之旅也让他消耗太多魔法了。

倘若是本体、倘若是本体的话!

一定不会如此狼狈!

两人再次交手,速度让观看的露西等人完全跟不上,只能凭着魔法的来源来确认两人方才所站的位置。

夏一击火龙的铁拳,杰尔夫侧身闪过,前者眼眸一亮仰首倒吸一口气,立马朝着杰尔夫所站的位置便是一击黑炎龙的咆哮。

杰尔夫伸出单手挡下夏的攻击,但他现在实力的确有些弱,虽然抵消掉了不少夏的咆哮,但手臂还是被伤到了一点。

杰尔夫连连退后几步,右手抹去左手臂上流出的鲜血。

杰尔夫朝他伸出手,一道黑暗之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着夏的方向而冲去。

夏双眼暴睁,一击黑炎龙的咆哮便攻向正迅速冲来的黑暗之光。

两股魔力在半空中抵消,而两人站在自身魔力的身后盯着对方。

两股强大的魔力不分上下,黑色魔力与暗橘色魔力正互相争取着时间抵消对方的魔力。

但见随着时间的流逝,夏的咆哮渐渐地快被黑暗魔法超越,徐徐地被黑暗魔法抵消了一部分的魔力。

夏不禁皱眉,这情况的确是不妙。

“雷炎龙的咆哮!”

他迅速更换形态为雷炎龙形态,朝着那股渐渐逼近的黑暗魔力再次攻去。

而拉克萨斯则有些自豪地挑眉,目睹着吸收了他魔力属性而战斗的某人,他一脸自豪加欣慰地侧身和身旁的米拉说道。

“多亏了我。”

虽然只有四个字,但满满的自豪想掩饰都难。

米拉淡然一笑,接着很不给面子地无视了拉克萨斯。

随着夏的“加注魔力”,原本被黑暗魔力抵消了许多的火之魔力瞬间如同打满了鸡血般再次进攻黑暗魔力,一瞬间便吸收了四分之三的黑暗魔力。

杰尔夫双眼一眯,伸出张开的右掌,一秒钟后又在半空中做了个压下的动作。

两股正互相吸收的魔力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夏倒吸了一口气,打量了几眼杰尔夫。

虽然他现在实力与之前有着大大的不同,到某种方面上来说,他还是个可怕的魔导士。

杰尔夫使出大范围招数攻击,夏尽可能避开能躲开的攻击,但因为过于频密的攻击,夏还是受到了不少的伤害。

他本觉得无所谓,但听见她担忧地呼唤声,他又突然觉得自己必须要努力了。

更努力、到了一个地步让她不会再为自己担心,也能好好保护她安全的地步。

他用火焰烧尽所有的魔法,接着奔上前与杰尔夫近距离搏斗。

一系列近身搏斗后,杰尔夫突然使用魔法攻向夏,以近距离无躲闪空间的范围下伸出早已聚满黑暗魔法粒子的手正快速捶向夏的腹部。

这是带有黑暗腐蚀效果的魔法,倘若被击中了,夏的身体绝对会以一种不寻常的速度腐蚀。

而夏在最关键时刻突然消失不见,杰尔夫的手扑空,毫不留情地击向地面。

砖块被魔法腐蚀地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滩黑色的水。

正上空传来怒吼一声,本在环顾四周寻找夏踪影的杰尔夫突然着急朝上空做出防卫动作。

膝盖经不起上空传来的压力,吃力地想要挡开夏的攻击,却发现自己斗不过夏的力度。

只见他张开暗之翼,以END最完全形态地浮在半空中,使用着魔法以及自身的重力压着站在地面的杰尔夫。

杰尔夫交叉着手吃力挡着夏的攻击,却发现他的力度越发越大。

夏在最关键的时刻突然勾唇一笑,在最关键、杰尔夫似乎要被攻破防卫时突然松开了手。

杰尔夫茫然抬眸,却见他一脸灿笑地看着自己。

下一秒钟,那抹笑容立马消失,集满了暗黑炎与雷电之火的双手毫不犹豫揍向立在地面的杰尔夫。

杰尔夫闷哼一声,失去重心连连退后了好几步,一口血在这个时刻突然吐出。

但没想到的是,在杰尔夫看似要倒下时,夏居然还不松手。

以超近的距离张口向着面前的看似奄奄一息的男子来了击黑炎龙的咆哮。

待咆哮散去,他松开杰尔夫,警惕地拉开了与杰尔夫之间的距离。

他本以为杰尔夫已到极限,更何况刚才他完全就没有可以躲或者是防卫的机会,只能深深地受下那一击。

却不料,在所有人都松一口气时,再次见那位黑发男子撑着地面而站起,笑着扫去身上的灰尘。

夏仔细打量他全身上下,他受的伤口还在,看来这个分身并没有什么痊愈伤口的魔法。

不过,为什么他看起来若无其事?

杰尔夫捂着左眼,右眼则直勾勾地盯着已趁他倒下时拉开距离的夏。

看着看着,就莫名地笑了。

笑得越来越放肆,越来越大声,表情也越来越的扭曲。

夏不解地注视着对面的黑发男子,见他弯腰大笑,但捂着左眼的手却没趁大笑时放下。

这是怎么回事?

露西有不好的预感,杰尔夫这个样子恐怕是还留了一手!

“夏,我能用五招杀了你!”

魔王与恶魔的战斗,竟然是如此可怕的吗?

露西咽下了一口唾液,为了让夏不那么紧张,她特意朝着他的方向大喊道。

“夏!他的魔力消耗很大!他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

虚张声势? 噢?

“噢?那好吧,让你看看真正的... ...黑暗!”

杰尔夫是黑暗属性的魔导士,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但露西没想过,仅仅是分身的他居然能使用那么强大的禁忌魔法。

一般上来说,禁忌魔法中有四分之三都是出自于杰尔夫所自创的黑暗魔法。

但眼前的杰尔夫不过是从本体上脱离的魔力分身,他们本以为很容易对付。

但是却没想到,本体的杰尔夫竟然已被抽出如此多的魔力。

“黑暗魔法.暗世界。”

语音落下,众人都察觉到了空气中的不对劲,隐藏在杰尔夫体内的魔力像是泉水般就要爆发。

原本被两人战斗遭殃而惨不忍睹的公会因为屋顶破了个大洞,勉强能应用投进室内的阳光而看清场面。

但如今却因为杰尔夫的魔法,整片天空染上乌云,室内也没有开启灯火,只能在黑暗中隐约看见杰尔夫那嗜血可怖的眸子。

整个世界染上黑暗,各地与敌人交手的伙伴也瞬间停下动作环顾高空。

明明现在是白天,但为什么却暗得像是夜晚?

夏握紧拳头,没有理会其他的异样,只不过是时时盯紧着杰尔夫的一举一动。

“黑暗禁忌魔法,暗世界,这个分体居然能办到吗?”

“等等,这是什么?”拉克萨斯好奇询问道。

米拉看都没看拉克萨斯一眼,并回答:“禁忌的三大魔法,一是暗之旅,二是暗世界,三是暗时间。若说暗之旅是虚伪地放映出你最恐惧的一幕,那暗世界就是让真实的世界成为你最害怕的世界。杰尔夫以自己的魔法强制改写了暗世界原本制造出夏最害怕的事情,把这个世界都变成了黑暗并... ...”

米拉并没有继续说下去,毕竟她不清楚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露西也同样焦虑了起来,她本以为杰尔夫使用了暗之旅后必定不够魔力,却没想到他竟能再次使出暗世界。

要知道,三大禁忌魔法若使用,没有足够强大的魔力是绝对使用不了的。

暗世界... ...魔力耗尽确实暗之旅的五倍,因为这是直接改写真实世界的魔法。

“杰尔夫,你到底想干什么?”夏边问边燃起了火苗,照亮了公会内部,也因此杰尔夫的脸蛋与位置清晰了起来。

他在四周围都燃起火苗,好让看得清楚,虽然他作为恶魔与龙的体质让他的双眼即使在黑暗中也能看得一清二楚,但为了保护露西等人,他还是燃起了火。

“直接改写这个世界的故事,让你从这本故事书里消失,让所有人都消失。”

“你觉得你能办得到?”

“暗世界能办得到。”

“我会用我的火焰,亮起这黑暗的世界,并从这本书中去掉你这个配角!”

语音落下,杰尔夫听后无奈一笑,像是把夏的话当成儿戏来听,一边喃喃地说着不可能。

夏退后一步倒吸一口气,直接让魔力聚集在脚板利用火焰冲向杰尔夫所站的位置。

杰尔夫见夏迅速朝自己而来,回过神后弯身闪过夏的手,趁对方扑空瞬间一击飞腿横踢向夏的腰,把后者踢得飞远。

夏吃痛地吐出一口鲜血,血液在地板上化为一朵血花。

杰尔夫缓缓走到夏的面前,在他面前停下脚步时,后者正好摇摇欲坠地撑着膝盖站起。

腹部上的痛楚让他一时有些站不稳,他眯起双眼用手碰了碰早已没了布料遮掩的腹部,却见手指上被鲜血染红。

血啊。

杰尔夫笑着掐着夏的脖子,缓缓地举起失去反击能力而垂下头的夏。

露西激动得要冲上前,却被理智的米拉给制止了。

“相信夏。”

相信,要如何相信。

作为一个最爱他的人,她是有义务给予他无穷的信任。

但在他面临危机的时刻,不是什么信任就能解决的,并不会因为她微不足道的一个信任,他就会原地满血复活的!

她好不容易把他从噩梦中带回,却要他眼睁睁再次陷入更可怖的噩梦吗?

“夏!!!!”

血啊。

这种东西他不是第一次见了,流干就流汗呗,反正... ...他其实没有义务强撑着本就要倒下的身子。

为什么不难得一次将就呢,反正自己没有能力,那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反正在一年前,他早就想死了,那时想着死了算了,反正他最重要的都已经死了。

诶,什么来着?

从脖子上传来的疼痛,还有那窒息感,让他不禁松下身子... ...

不如就这样吧,死了就死了。

“你死了的话,那样就真的很麻烦了呢。”

诶... ...?

“你真的打算放任那个撒旦到处作乱,自己先一步离开这个世界吗?”

这样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解决掉他,是你的宿命。这是你一直以来都清楚的命运。你还不能死,你的任务还没完成。”

宿命,杀了杰尔夫?END的命运?

“你不该放弃自己,你也不会放弃自己。一年前你让我指导你复活那个女孩的时候,不就是因为你自己不想死,也不想让她死,所以才会继续活下去的吗?”

死、露西?!

对,那是他最重要的,一年前他误以为她死后,曾一度想让灰杀了自己,对未来没有希望的他就这样把身体交给了END控制结果他真的杀了露西,伤害了伙伴。

他想死,想赎罪,但后来又不想死,更不想让她死,才走上了复活她的路。

对,他不该死,他又为何会想死,他的任务还没完成,他不能死。

好不容易得到的生活,他又怎会轻易放弃!

“对,就是这样。你会有想死的想法,不过是因为暗世界的蛊惑,既然你醒悟了,那就好了。”

等等、等等!

“果然暗世界什么的,完全伤害不了弟弟呢。”

“夏!!!!”

如同在噩梦中突然投进的光芒,她的呐喊声引导着他离开了梦境,他下意识睁开了双眼。

他不能死,露西不让他死,而... ...哥哥也不让他死!

他双腿已离地,脖子被杰尔夫紧紧掐着,他完全呼吸不了。

夏忍住就要窒息的痛楚,佯装无碍立马用腿踢向杰尔夫的脸蛋,敏捷地趁对方吃痛而松手那刻闪开。

挣脱了后,他大口呼吸,脖子却留下了红印。

露西顿时松了口气。

杰尔夫没想到离死只有一步的夏会突然反击,本来暗世界的蛊惑魔法已开始起效,他见夏完全没有意思要抵抗,便松下了警惕。

却没想到他竟然会在关键时刻反击!

“杰尔夫,你就只不过是个的分身,蛊惑魔法都能被消除。难道这什么暗世界只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嘛?”

“徒有虚名,但我恐怕还是有能让你幸福的魔法哟。”

语毕,杰尔夫伸出手打了个响指,那一秒后在他身旁的空中渐渐浮出一颗十分大的空气球。

随着时间的流逝,夏也清楚地看见里头所容下的东西。

“杰尔夫,你真卑鄙!”露西不禁大喊道。

大透明空气球中,都是与夏接触过的人们,包括平常路上见过的路人甲乙丙丁都被囚禁在里头,甚至连公会的所有人都被囚在这大得可怕的球中。

她看见里头的人张嘴焦虑地在说些什么,但他们站在外头却无法听见球内人们说的话。

除了在公会里的他们,其余的伙伴都被抓到球里去了。

“夏,你说说这是不是徒有虚名呢?”

“接下来,我要毁了这个你一直以来都很喜欢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