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二十一 报告出炉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01-07 11:55:16pm

其他·同人


隔天一早南宫蝶就换新定制好的校服,吃饱了早餐,站在门口等待龙叔的到来。

昨天在回家的途中,南宫蝶忽然主动让龙叔来载她去学校时,龙叔还以为自己过于心心念念南宫蝶去上课而产生了幻听。不过以为南宫蝶开始体验“普通孩子”的生活的龙叔心里还是美滋滋了一整天,常年的失眠症终于不再困扰龙叔。

可是昨晚南宫蝶却失眠了。她的脑子里全都在想着种种龙叔会回答得答案,也替龙叔找了很多用来掩饰真相的借口。

她想到一个最离谱的答案就是龙叔告诉她,其实她的爸爸并没有死,而是一直躲在一个地方,还保留着最后一口气,并在这两里不断地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他的爸爸想要看到她的成长,确保她可以独当一面了,再安心地离开。

不过,她又不希望这就是真相。虽然听到爸爸还活着,她很开心,但之后她又会再次面对与爸爸阴阳分离的痛苦。这种痛苦承受一次就够了,再有第二次,她不能保证自己可以像之前一样那么坚强。

如果爸爸没死,那如今爸爸又会在哪里呢?难道他就忍心看着最爱的女儿独自守着寂寥与痛苦吗?

快要到上课时间时,龙叔的车才姗姗来迟。

他说,刚才有点急事要处理才迟到的,等下他会去跟学校解释的。

在车上,南宫蝶努力安耐住自己的急性子,等走了一段路后,她才开口问道:“干爹,除了我爸爸,你之前有为其他大户人家工作过吗?”

这是南宫蝶的隐喻,她并不打算直接揭穿龙叔,就不知道龙叔收不收得到她的暗示。

南宫蝶突然问出普通人智商都能回答的问题,龙叔当然能察觉到她的不对劲。“你不是知道的吗,当然没有。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南宫蝶装纯真,莞尔一笑,“没什么,我只是昨晚看了一部电影,内容是讲述一个管家背叛服务了二十多年的大户人家的故事。管家表面上虽然对那大户人家很好,但被地里却帮着另外一户人家监视着他们。最后,那个管家害得大户人家家破人亡。都服务了二十几年,难道就没有一丝的感情吗,这么丧天害理的事都做得出,真是狼心狗肺!不过那演员演得真好,简直把管家的双面脸演得淋漓尽致。”

语毕,她转向龙叔,观察他的表情。

果不其然,龙叔的表情僵了两秒,然后很快的就恢复嬉皮笑脸的表情。

南宫蝶觉得,这是一种心虚的表现,就像有种做的坏事就要被东窗事发的感觉。打个比方,每个人年幼时期,只要一被长辈发现到自己做了坏事,都会露出那种呆滞而又错愕的几秒钟。

南宫蝶心想,难道她猜对了吗?龙叔要背叛南宫家吗?

她小声冷笑了一下,把头转向窗外,不想面对龙叔,只好转移视线注视外面那些飞跃而过的车子和路边的风景。

要是只因看到龙叔惊慌的眼神就乱下定论,那简直太不理智了。南宫蝶决定再继续套出龙叔的话,尽量用些可以让他多次表露出呆滞状态的问题,这样一来,一向拘谨的龙叔就会容易出错而路出马脚。

南宫蝶半撒娇地说:“干爹,我就想跟你开个玩笑嘛,何必那么惊讶呢。况且我是绝对相信龙叔不会背叛我们南宫家的!”

再注意龙叔的表情,浑浊的眼神冉冉变得清晰开来。

很好。

虽然这是预料中的结果,不过看在眼里还是有些心寒。

打从南宫蝶开始记事起,龙叔就已经在她的身边了。他就像她的另一个父亲一样,每次只要她干了坏事不敢告诉爸爸,她就会把事情偷偷告诉龙叔,再让龙叔告诉爸爸。当中,龙叔还会为她讲几句好话并让老爷重新发落对她的惩罚。

南宫蝶不相信这样爱护她的一个人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或许这当中还有些不得已的苦衷。说不准,龙叔是被谁抓到了把柄,并被对方威胁着。

龙叔装作不在意,语气中又带着小紧张地说道:“小蝶,这玩笑以后可开不得啊!你知道的,你干爹我最怕就是被你误会我对南宫家不忠。”

南宫蝶在怀疑龙叔是不是装的。他最擅长忽悠别人,每次谈生意遇到棘手的对手时,他都会利用这招把对方哄了过去。

不管怎样,龙叔既然做出了承诺,要是到了最后发现他真的对南宫家做出了图谋不轨的事,届时就别怪南宫蝶不客气了。

不久,龙叔把车开到了南宫蝶的学校。

就在她刚踏入校门的那一刻,上课钟声才响起。这不算她迟到,所以值班老师也不能说什么,只顾催促她赶快回班上课。

刚才听了龙叔的保证后,南宫蝶依旧没有心胸释怀的感觉,反而觉得事情变得更加难以捉摸了。

那昨晚与龙叔通电话的对象是谁?

一迈入教学楼,南宫蝶的右胳膊就被一个人扯了过去。她毫无防备,手臂差点就被对方扯得脱臼,还好她马上警戒起来,再赶紧缩回手臂。可下一秒,对方又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扣住南宫蝶的手。

看清对方是谁,原来是几日不见的顾雯敏。

南宫蝶并没有太留意这号人物的行踪,只觉得这个人好像怪怪的,总是阴晴不定,偶尔对她恭恭敬敬的,有时却对她毛手毛脚,好像他们真的认识了很久似的。

南宫蝶对这些喜欢主动贴向自己的人不会产生多好的印象,偶尔对方做得太过火了,她反而会觉得很恶心,甚至有种想要直接把对方拖上顶楼直接丢下的感觉。

南宫蝶目无表情地看向顾雯敏,用锋利的眼神让她解释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顾雯敏用眨巴眨巴的眼神凝视着南宫蝶,看起来像是在试图用卖萌来混过南宫蝶的怒视。面对南宫蝶的眼神,众人都会不自觉地退缩三分,害怕七分,可顾雯敏却偏偏不吃这一套,更没打算解释。

她有何目的?

这是南宫蝶第一个想法。

南宫蝶用力甩开顾雯敏的手,不小心拉到了手筋,瞬间就传来刺骨的疼痛。很快的,痛就散了。她从小就很会忍痛,每次跌倒都不吭一声,也不哭不闹的,而今她拉了一下筋,也只是皱了皱眉头,咬了咬下唇就没事了。更何况现在是在顾雯敏的面前,她不能再给她机会继续纠缠着自己。

可是没想到,看似稀里糊涂的顾雯敏就是注意到了这一点,她察觉到南宫蝶的细微变化。她借此机会再装作一脸心疼地扶起南宫蝶的手臂,左翻右翻,再抚摸。

南宫蝶心里暗骂了一句,但顾及手刚受到刺激,再来一个拉扯,她的手真的可能会伤得更严重,只好勉为其难地被顾雯敏当做古董一样对待。

直到有个男老师把顾雯敏叫走,南宫蝶总算脱离了危险区。

来叫顾雯敏的是一个生面孔的男老师,不过南宫蝶常年不在学校,也不知道学校里有多少老师,就连班级任也没见过。

回到课室,南宫蝶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今天的班里显得格外平静,所有人格斗乖乖地坐在位子上翻阅着种种参考书和练习,都很勤奋地在做复习,就连之前来骚扰南宫蝶的三个女生也很出乎预料地没再来自找麻烦,反而很专心地在讨论功课。

难道这是什么暴风雨前夕的平静吗?

啊,对,考试要到了。

最近为了查案,南宫蝶忙晕了头,简直把考试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就算没事忙,她也不曾把考试放在心上。

老师进班后,所有人开始正式上课。

今天南宫蝶很乖,在课室里听了一整天的课,都没想翘课的念头。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以前觉得读书是最麻烦的事,可如今比起东奔西跑日理万机的查案,无聊地坐在课室里读书反而更轻松。

放学后,龙叔有事就让吩咐南宫家的司机来载她。

回家的半路上,南宫蝶接到季晨风的电话,说是关于脚趾的报告出来了,随时都可以到季府来验收。

南宫蝶心急如焚,终于盼到了报告出炉,也不回家冲凉吃饭,直接让司机改道,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季府。

到了季府后,南宫蝶也顾不上这么多,直接冲进屋子。那一瞬间,她还吓到了身边几个胆小的佣人,还以为光天化日下家里进贼了。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季晨风和Andy,他们各自的手里都拿着一份资料,好像在讨论着一些事。季晨光却不在家。

季晨风听到声音后,以为是哪个冒失的佣人要来打扰他们,缓缓地放下手中的资料,准备转过头来训话,却见到了南宫蝶,脸上立即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我没想到是你,还以为是佣人。”

南宫蝶耸肩点头。她也遇过这种状况,很理解他刚才的心情,也表示理解。

她走到他们的身边,在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其实南宫蝶此刻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的,一来是等了那么久,终于要揭开面纱了,二来是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莫名兴奋感让她心跳和呼吸都加速。

季晨风随便收拾了手中的资料,再从纸堆里抽出一份土黄色的文件袋。

要是在电视剧里,下一步应该是拿出文件,然后季晨风一脸严肃地看着南宫蝶,很遗憾地告诉她已经得了癌症,而且还是末期。不过这不是在电视剧里,当然不可能出现那么庸俗的套路。

季晨风打开文件袋,拿出里面的报告递给南宫蝶。

她仔细看了三遍才肯接受纸上的内容。

南宫蝶看得手都情不自禁地瑟瑟发抖,这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太恶心了!

这份报告里写了好多细节的东西,一定是季晨风和Andy两个人讨论和分析后得来的结果,在旁边还有一些小笔记,是用来不补充疑点的。

就不说里面分析得有多恶心骇人,就只说一些比较重要的线索。

报告里写着因为医院的DNA库存不够所以暂时还查不出脚趾的主人是谁。此外,里面还写了,这脚趾是在对方清醒还活着的情况下活生生给剁下来的,用的是尖锐锋利的手术刀。切割脚趾的人很厉害,是这方面的人才,把脚趾剁下后,不久就止血了。

在这行里,会出现这样的天才真的不常见。Andy也是这一行的,他在旁边列出了几个这方面的人才的名字,当中还有几个是跟帮派有关系的。最让南宫蝶注意的不是那些混帮派的医生,而是那个叫做“安琪儿”,英文名叫“ Angel”的女生。

她的简历很单纯,就是个出色外科医生。不过,边上故意标记的一个小字很让南宫蝶感到在意——老安家偏房的后代。

Angel的祖先竟然是安家。虽说老安家时代时也是辉煌过,但不知怎的,没落了一段时间,而现在的安家是如今当家的父亲重新整顿起来的。要说他们的故事的话,还是有很多东西要交代的。如果当时他们没没落,现在的地位肯定能与南宫家平起平坐。

南宫蝶指着Angel的名字,“她是安家的后代?”这里头的名字里,她的嫌疑最大,南宫蝶不得不了解几分。

季晨风点头,“查到她的背景时,我们也犹豫了一下。我知道你一定想,她在这群人里的嫌疑最大。而我们刚才就是在讨论她的事。”

他转头就让Andy来解释。“她是我们医院里难得一见的美女天才外科医生。她的实力很强,刚毕业出来两年就解决过了无数次的大型手术。她谦虚而又不招摇,很多前辈都很喜欢她。”

Andy见南宫蝶如此洗耳恭听,也没做出什么不解的反应,当做她没什么疑问,就继续解释:“我也问过了,她的确是安家的子孙,不过她的祖先是老安家老爷的偏房,所以没有继承安家的权利。而且以前有段时间安家曾经垮过,就在那时他们就已经分家,关于安家的任何事,在她这一代早就没再参与,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进入族谱。”

南宫蝶不解,提出疑问:“所以说,她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

季晨风和Andy不约而同地点头。

南宫蝶就更不解了,继续问:“那当中还有谁最可疑?”这时,季晨风和Andy又同时摇了摇头,表示他们也不知道。

其实南宫蝶心里还有一个候选人,不过还不能说出来,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来证明她的猜想是否正确。

南宫蝶暂且假装完全相信他们,追问他们认为的下一个疑点。

Andy在解说时表现得特别的把握,“这个人一定还活着,因为脚趾被切断的不久后血就被止住了,这证明了他不会失血过多而死。现在我们必须尽快找出这个人被关的地点,把他救出来,再让他供出所有他所知道的事,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敌人是谁了。”

南宫蝶就奇怪了,他哪来的自信?

“对,不然晚的话,他可能就会死了。”

既然他们那么有把握,那她不如顺着他们的节奏继续说下去。

季晨风摇头。“他的生命如今已是危在旦夕,就算我们找到他,神智也未必清醒。我们恐怕不能马上问到什么。”言之有理。

之后的时间里,他们都是在讨论着不怎么重要的事,到头来什么结论也没有。时间已晚,南宫蝶只好带着报告先回家,找个时间再到唐颖那里去。

事件里的蹊跷太多了,要下定论还言之过早。

走出季府时,南宫蝶在远处看到一辆黑色轿车,跟上次在吴家茶馆外看到的那辆很相似。

南宫蝶想了一下,或许这只是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