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S chapter - Chapter1: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8-07-05 10:57:34pm

其他·同人


Lost Star Chapter1:

与阿尔巴雷斯帝国的第二大战已结束,那犹如噩梦般的灰暗日子似乎已过去许久了。

其实也不就是过了一周而已。

因为杰尔夫的破坏,公会变得一团糟,妖精尾巴的大家再次展开了一系列的装修活动,不同以往的是这回连镇上的居民也来帮忙。

其他公会的伙伴偶尔也来调侃几句,在所有人忙得汗流浃背啥都顾不上时就会看见几位屁颠屁颠地来工地一脸跩样加幸灾乐祸地来嘲笑他们接着又狠狠地讨了几杯茶喝。

尤其是蛇姬之鳞的众人,偶尔就来聊上几句,灰见他们几乎想揍一次。

雪莉亚也常常来找温蒂,公会里的大家对于这个小天使还是很欢迎的,见她比见到其他蛇姬之鳞的态度完全不一样,特别热情地欢迎。

多人干活儿就是特别起劲,伙伴们偶尔打场架,打得正起劲时就会被突然冒出的艾尔莎给吓得悻悻干活。

露西对此见怪不怪,好几个刚加入公会的新少年少女吓得瑟瑟发抖,她贴心安慰并表示习惯就好。

因为救了菲欧雷王国的缘故,妖精尾巴一下子就成为了整个王国最受人瞩目以及“高尚”,强大的著名公会,随之也加入了不少成员。

虽然公会还在维修中。

包括老成员在内,新成员和老人家都有同样的疑惑。

「该死的为什么夏和露西还不结婚!」

或许是因为葛吉尔和蕾比的暴击让伙伴们都吓得不轻,后遗症便是看谁都觉得他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没错,蕾比居然怀孕了!对方居然是葛吉尔!

好吧,对象其实并不难猜到,而且也没有什么可惊讶地,不过直接跳过交往到怀孕生子真的好吗?

蕾比表示,其实两人在过去的两年,也就是妖精尾巴解散时就已经开始暧昧了,随后偶尔也会去对方家里啊什么的。

众人表示,你们这么明显我们居然没发现?

不过搞大肚子是一回事,这两人居然还想说生完了孩子等肚子小了才举行婚礼。

对此,伙伴们对‘结婚’这种事情并没有多大惊讶,若是谁突然说又怀了这才叫恐怖好吗!

重建公会这个项目进行得很顺利,由于居民们的协助以及伙伴们在一边偷懒一边奋斗的情况下进行得十分迅速。

对于公会里的尊贵孕妇蕾比来说,会长吩咐她绝对不准来帮忙,还让她少点来这种建筑地,免得让他的干孙感到不适。

众人疑惑,这才刚怀孕,干爷爷都出来了,干妈也有了,干爸也有了!

干妈自然是蕾比的闺蜜露西,而露西她对象就是夏,他自然而然就成为了未来小奶包的干爹了。

他对此并不抗拒。

初代也常常没事有事带着杰尔夫的思念体跑出来溜达溜达,偶尔还会调侃几句那对小情侣。

“夏,还不结婚啊?”

“去你的。”

这对兄弟的日常对话总是让人感到目瞪口呆。

公会里顿时多了许多八卦,比如夏和露西什么时候要结婚、拉克萨斯和米拉之间的小暧昧,虽然米拉一直都是笑眯眯不在乎的样子... ...

再然是灰和朱比亚,女方因为蕾比的事情也花痴地想象着未来自己和灰的生活。

接下来是杰拉尔和艾尔莎嘛,这八卦大家都不是很清楚。

据说包括杰拉尔的魔女之罪成员们全部被菲欧雷新任女王翡翠免罪,回归自由身。

对于这个结果,魔女之罪的成员都是震惊的,不敢相信翡翠女王居然会放他们离开。

杰拉尔似乎向艾尔莎做了什么约定,即使她表面上看不出来,但露西还是发现她比起过去爱打扮了多。

她和艾琳也常常联络,偶尔便能看见她透过通讯魔水晶与另一方的艾琳聊天,而艾琳似乎也表示近期内会来妖精尾巴打扰。

艾尔莎却拒绝了她,并说公会还在重建,要来的话就等公会好了先再说吧。

至于雪乃他们嘛,听偶尔来蹭茶喝的米捏巴八卦,似乎还在持续三角恋中。

————

“露西,一起回家吧!”

“难道就不能各自回家吗?”

“嘛嘛,露西家的床很舒服嘛。”

露西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抱着召唤出来的普鲁提起置放在暂时性建起的吧台上的包包,一一和伙伴们告别。

夏屁颠屁颠地跟在露西身后,别人调侃他他也不恼,像个最忠实的骑士般跟着自己得守护的公主。

对于这个人物设定,是蕾比自己幻想出来的。

两人似乎已经同居了,其他人也没怎么见夏会和happy一起回家。

虽然以前也过着如此暧昧的生活,但现在夏变本加厉地让happy自己一只猫回家住。

happy欲哭无泪,这世界都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这还没关系,可夏居然还见色忘猫!

伤心欲绝的happy在温蒂的邀请下“沮丧”地去温蒂家住了。

“呐呐露西,晚餐吃肉吧。”

露西再次华丽地翻了个白眼,这句话她几乎每顿饭前都能看见他可怜兮兮地和自己恳求要肉吃。

“不行,你最近吃太多肉了,都把给我吃穷了!”

“那晚餐吃啥?”

“酱油配米饭。”

露西感觉到身旁配合着自己步伐的某人似乎颤了颤,表情似乎比面对拯救菲欧雷王国时更难看。

... ...???

“我把我的命交给你,你同样的也把你的未来交给我怎么样?”

自从他说了这句话后,她既没拒绝也没答应。

她只是笑笑表示待一切都处理妥当后才谈这回事。

她知道他说的是结婚,但眼下的情况确实不怎么适合结婚。

经历了两回大战后的马卡洛夫身子不如往前,现下连普通行走都得使用轮椅。

再然公会被破坏得惨不忍睹,眼下最重要的还是重建公会。

她知道自己和夏的事情也很重要,但她并不怕夏会因她的延期而感到不悦,想必他其实也是不想在这种时候结婚。

毕竟两人还稚气,结婚并不如走个形态跑个花球就简单了事,这是两个不同背景家庭的人而合二为一成为一个新的家庭。

他们还不懂事,不该这么早就踏入这种环境,还需要多加学习,待以后彼此都成为有担当的大人了,那个时候也不迟。

而且,她还想在公会里举办婚礼呢!

她还不怎么想结婚,夏其实也不想这么早,她能猜到他会说出这种话不过是因为经历了太多的危机与战斗而不想浪费余下的人生,想尽快与她在一起。

不过其实她认为他们现在的生活其实和结婚后也没什么两样,两人如同真正的夫妻住在同个屋檐下,入睡前含笑道晚安,苏醒后便看见自己最心爱的人的睡颜。

他干粗活,她做饭;她累的时候,他帮忙... ...

只不过... ...还没那啥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