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Extra Chap - Chapter3: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8-12-07 8:18:26pm

其他·同人


Thunder Storm Chapter 3:

“该回家了,蕾比。”

蕾比连忙收起信件,匆忙地和米拉告别后,便牵起葛吉尔伸过来的手,笑吟吟地与自家老公朝着回家的方向而去。

艾莉娜今天交给邻居照顾,他们也得快些回去才行呢!

自从怀孕后,蕾比就从女子宿舍搬出,两人也在外买了间屋子一起住呢。

米拉目送两人离开,直到公会大门被关上,她才回身看向墙上的壁钟。

时间真的是不早了呢。

夏和露西不在公会确实有些寂寞,再加上各自都有了另一半,晚上公会也不比过去热闹了。

“米拉姐,可以下班了吧?”吉拉拉洗完最后的盘子,边用抹布擦干手边询问道。

米拉笑着点头,收回视线并把盘子列好,示意吉拉拉先下班回家好好休息。

十一点钟,公会里也没剩几个人,剩下的都是大叔们在饮酒作乐,她也没什么好招待的。

她把几瓶酒给递去后,就没什么她的事了,她洗了手后便一一和大叔们道晚安。

“米拉酱,早点休息哈!”

“好的,谢谢。”她笑着回应,扯过置放在架子上的包包便踏出了公会。

丽莎那今日不舒服,所以没有来公会工作,艾尔夫曼也和艾芭格林一同工作去了,这也难得她屈指可数的几次独自一人步行走回公会女子宿舍。

她知道他跟在后面,但却没有半点表示。

他从她早上工作到刚才,都坐在公会二层注视着她,日日待她下班就这样静静地跟在后头护送她回宿舍。

若是平时丽莎那或艾尔夫曼在的时候,他会特意拉远距离免得他们发现。

“拉克萨斯,晚上好。”

她停下脚步,朝后护送自己回宿舍的金发男人微微一笑,见他并没有半点因为自己跟踪被逮到而露出尴尬神色。

拉克萨斯索性大胆接受自己跟着她的事实,一脸淡然地走到她的身旁和她道晚安。

她实在是很不明白拉克萨斯的想法。

当时他一声不响离开,她的心意她的过去他权当一场戏剧来对待。

他以前对她那么感兴趣,不就是因为他见证了她从一个不良少女蜕变成笑面虎吗,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对自己突然那么在意的关系。

他的冷嘲热讽,他鄙视着那个说要封印自己的她,歧视着她的不守信用又再次使用撒旦之魂。

但后来,他为什么又要回来?

回来后,又对自己的态度大大改变,为什么回来后对她完全不如过去般,温柔得多?

她依旧记得黑龙阿库诺洛利亚的咆哮落下时,天狼岛沉没前的那段记忆。

伙伴们手牵着手一起勇敢面对黑龙,不惧他的攻击而深深地接下了那一击。

在咆哮落下的那一刻,他却摆脱了会长的手,着急地朝她奔来。

就在她愣神的那一瞬间,他把她推入怀中,比她先早一秒地接下黑龙的攻击。

在她愣神之后,便是七年的沉睡。

因为初代会长的妖精之球魔法,保护了他们的性命。

他们并没有死,醒来后分散各地,躺在她身旁的并不是拉克萨斯。

当乘上那艘迟了七年的回程船时,她突然感叹人的性命有多重要,突然意识到活下来究竟有多幸福。

丽莎那笑着吐槽:“米拉姐你这不是废话嘛!”

他在当时缓缓走上前,抚摸着丽莎那的发顶不断惊叹:“原来你是真的还活着啊!”

“呜哇,拉克萨斯七年了你还这么震惊吗?!”

为了不受到拉克萨斯的魔爪扰乱头发攻击,丽莎那灰溜溜地闪开了,扔下米拉独自一人面对七年前朝自己奔来抱紧自己的男人。

她的心还很平静,并没有半点因为他而涟起的波澜。

她站在甲板仰望高空,他也学着她站在隔壁看风景。

只不过,他看的风景,是她。

“你说,一个人要忘记另个人的错事需要多长的时间?”语音落下,拉克萨斯单手撑着下巴盯着米拉的侧脸,止不住地勾起了唇角。

他看过无数的风景,走过无数遍的城市,但他最后意识过来,才发现最美的风景是她。

她想了想,随后给了他一个很官方的回复。

“倘若那人有心改过自新,我想他是值得被原谅的,如果他真心改过自新,那么也许他只需一天就能得到原谅。”

她语音落下,还没有喘气的时间,他便迅速回应。

“那我呢,值得被原谅吗?”

“我想会长和公会的大家对你的回来是感到很开心的,他们也不在乎以前的事情。更何况拉克萨斯和以前也不一样了。”

他知道,他知道她在兜圈子说话。

她很聪明,她一直以来都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她不可能理解不了他在暗示着什么。

她的确是明白他在暗示什么,但她却不说破。

却没想到他在那段流浪的日子不旦改过了自新,连脸皮也更上一层楼。

“我说的不是他们,而是你。我值得得到你的原谅吗?”

她听后,侧过脸对他灿烂一笑,依旧是官方式的笑容。

“拉克萨斯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妖精尾巴的伙伴,谈何不原谅?你能回来我自然和会长一样感到很开心。”

她很明显加重了伙伴这个字眼,也很明显地在明示他。

特意强调了彼此的差距,还有她对他的心情已经不如从前。

语毕,米拉便被朱比亚给唤去了,对拉克萨斯笑笑表示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甲板。

“骗人,这不明明就是还没原谅... ...吗。”

米拉是那种不怎么会找话题聊的人,她虽和蔼可亲,但其实最不擅长找话题。

而拉克萨斯也是一大闷骚,话少并不爱说话。

所以米拉回宿舍的路途上是一路无话的。

女子宿舍离公会不远,步行老实说也只需五分钟,但米拉想尽快摆脱拉克萨斯,深深地把五分钟的路途给走成了三分钟的路途。

“米拉。”

她轻盈回身,疑惑地上下打量着他。

“大魔斗演武时,真的不喜欢你参加那场比赛。”

她有点反应不过来,这好端端回家的小路上干嘛突然提起大魔斗演武的事情来了?

拉克萨斯不是那种会无缘无故说废话的人,这是她在过去喜欢他的那段小岁月中意识到的一点。

她垂眸看向自己的打扮,瞬间就理解到了他言中隐藏的意思。

她今日穿了一件淡粉色的长裙,露出了双肩与后背,对她来说其实还算保守。

但是拉克萨斯却皱着眉心与她表示,他不喜欢。

他想表示的是,他不喜欢她总是打扮得太暴露,也不喜欢她在多人的眼前让别人观赏她的身体。

作为一个模特儿,她的衣服大多数都是这种类型,更何况工作性质的关系也常需要穿上代言品牌的衣服,这些衣服都是这种类型。

就凭他个拉克萨斯,又有什么好不爽的?

“明天见。”她朝他点头示意,什么都没说就推开了女子宿舍会客厅的大门,头也不回地关上了门。

连个眼神也不打算赏给拉克萨斯。

他靠着柱子无奈勾唇,盯着二楼某扇窗户一会儿后被里头的灯光照亮,他抿抿唇便迈开脚步离开了女子宿舍楼前。

这让他回想起大魔斗演武时发生的事情。

大魔斗演武时,老头子为了胜利几率,硬生生地光明正大开挂分了两组妖精尾巴去参与比赛。

对此他还是很无奈的,不过老头子什么时候这么机智狡猾了他也很好奇。

原本是没想参与的,反正他对比赛这种环节不感兴趣。

但是听见老头子兴致勃勃地下了命令,必须组个比A Team还要强的Team,他更没兴趣了。

虽然他对这种夺回名声的活动很不感冒,但他认为夏可以率领好A组一连胜利到结尾,所以他并不起劲。

倒是没参与的朱比亚和葛吉尔起哄得很,朱比亚闹着灰在A组她也要参加。

葛吉尔则是不悦夏参加他也得出个风头。

朱比亚和葛吉尔的实力虽不是S级,但却是A级的,实力不容小看,马卡洛夫爽快地答应了。

小队必须得六人,还有潜入B组为了侦查大魔斗演武的可疑杰尔夫魔力的杰尔夫。

六人组已有三人,卡娜被梅比斯派去参与,她醉醺醺地点点头答应了。

马卡洛夫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不悦地捶了他一拳。

“你这混小子,参加的话不就稳赢吗!”

拉克萨斯心中默默摇头,虽然妖精尾巴是他的家,但是为家争光这种事情他还是没法大胆地表现出啊,更何况葛吉尔他们也不弱,实力太强会遭人白眼的吧。

马卡洛夫摸了摸胡子,随后捶了捶手掌,兴奋地回头看向在吧台内笑吟吟听着众人交谈的米拉珍妮。

拉克萨斯像是突然理解到了什么,立马也顺着马卡洛夫的视线看向米拉。

“米拉酱,也去参加吧!”

“阿拉阿拉,既然会长这么吩咐的话,也没办法呢。”

她笑着答应,看也不看拉克萨斯便走向已自动站在一块儿的B队。

还差一人呢,马卡洛夫还真不知道该派谁了,若不是规定会长不能参加,他早就为了那笔巨额上场去了!

“要不然,丽莎那也去参加好了?”

丽莎那听后立马摇头摆手表示自己很弱不能胜任这份任务,迅速地在脑袋中找出了许多理由。

“嗯,对的。既然你这么不想参与,我就代替你参加吧,反正最近没什么事。”

马卡洛夫立马以看怪兽的眼神看向拉克萨斯,梅比斯笑吟吟地盯着自动走到米拉身旁的拉克萨斯,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掩嘴笑。

“臭小子,刚不是很得瑟地说不要参加吗?!”

“我反悔了行不行,我突然觉得公会的名声很重要。”

马卡洛夫很孩子气地朝着自家孙子翻了个白眼,不过自家孙子参加了也好,这个逆天小队他就不怕还拿不到奖金啊!

米拉打量了一眼身旁面无表情的拉克萨斯,见他双手抱胸淡淡地注视着与梅比斯交谈的马卡洛夫,她突然又觉得他很奇怪。

这人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接着他们便瞒着A组的成员悄悄地抵达花都,也在同一时间参加预赛并以第二名进入了大魔斗演武比赛。

全是因为杰拉尔与米拉的智力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破解迷宫抵达终点。

拉克萨斯觉得自己啥都没做就轻松入赛了。

第一天的比赛,他目睹了全场的观众的倒采,他看见了他人鄙视的目光在妖精尾巴伙伴们上打转。

他看见剑咬之虎的人那嘲讽的视线。

他突然就意识到,他不单单只是因为米拉而参加这个比赛,而是真的要夺回名声,让妖精尾巴回到过去风光的时刻。

灰的败北,他看在眼里。

因为灰,他记住了那个娘炮路法斯。

露西的败北,他知道是对方在作怪。

因为露西,他记住了那个大鸦尾巴的红发芙蕾雅。

他把这些帐,都记在了自家老爹身上,伊万。

杰拉尔比赛时,他当时还挺好奇那和尚究竟有多强。

“真不幸啊这家伙。”他对着掩着嘴脸的杰拉尔说道,虽然不是很清楚那光头佬的实力,但是外头观众席的呼喊声可不是假的。

米拉显然有几分担心,但为了让杰拉尔放松还是保持着微笑表示:“居然和那个鸠拉对上了呢。”

他疑惑地回头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黑色洋装的银发女子:“那个和尚就这么强吗?”

“就连我和艾尔莎一起都未必打得赢呢... ...”

他知道她向来谦虚,所以她的这句话他没放在心上,不过能让米拉称赞实力的人绝对不会弱到哪去。

杰拉尔拉下帽子和五人说了几句就入场了。

看到杰拉尔惊人的复制魔法时,他忍不住惊叹他的复制魔法确实复制得很相像。

米拉也称赞他确实很厉害。

拉克萨斯突然就有点小心思了,为毛她总是能那么轻易地就称赞他人,但对于自己增强的实力却不曾赞赏过。

他余光瞄向身旁专心观看比赛的米拉,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

诶,又能拿他怎么办好呢。

一开始,伤她心的人,那么该死的又是自己,所以他也只能迁就和忍耐了。

杰拉尔因知道米斯顿葛的魔法无法赢鸠拉,想要使用自己的星体魔法星崩时却被场外的乌鲁提亚所特意“虐待”而无法使用。

然后鸠拉就完全不费劲地胜利了。

再怎么说杰拉尔都是曾经的圣十成员,他知道他的实力很强大,若是不是有所顾忌,也许他和鸠拉的比赛会比其他比赛还要精彩。

葛吉尔:“那是什么啊。”

米拉:“幸苦了呢。”

拉克萨斯:“... ...真差劲。”

不过就是想羞辱一下那可怜的杰拉尔。

米拉则是在目送完杰拉尔离开后瞄了他一眼。

他至今都不明白那个眼神的意思。

第二天的比赛倒是让他眼前一亮,某人的弟弟大出风头夺得分数,并打败艾尔莎多年来实力不分上下的那个谁。

某人开心得嘴角都忘了收起来,笑得有多灿烂就多灿烂,他看了都想狠狠地捏一把她的脸颊。

后来再看了一场他都忘了是谁在打的比赛,结果主持就公布下一场出赛的选手是米拉与蓝色天马的珍妮。

他一听便皱眉,实在是不想她那么快就出场比赛啊。

谁知她笑着出场,他还很好奇她究竟会以怎样的方式来对待这场比赛,谁知这比赛突然变质。

居然成了杂志女郎插画比赛,看得他一脸不悦。

什么鬼,全场那么多雄性,她居然还敢那么大胆地秀出自己的身体吗!

见她一次又一次地摆出无数的性感姿势,拉克萨斯看得眼皮不断跳。

反倒是朱比亚注意到在场上不断奔走的幽灵梅比斯不断分发泳衣,接着人鱼之瞳的成员不甘示弱下场参与即兴。

朱比亚倒是也参与了,自然A组的女生们也进入了比赛场地,而坐在观众席的姑娘们也被梅比斯给推下会场一同助兴。

葛吉尔原本还不以为意,谁知看见一蓝色的小身影穿着暴露的泳衣在场地内怯怯地左看看右看看,他顿时石化了。

“等!为什么蕾比在下面?”

拉克萨斯翻个白眼,他丫的也很无奈好吗,你家蕾比中途进场,他家米拉从一开始就参赛,谁的伤害比较大!

艾尔莎,露西和温蒂也被初代给烦得下场。

葛吉尔注意到了身后向来沉默的伪装成米斯顿葛的杰拉尔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不行,我下去一趟!”葛吉尔越看越烦心,随意和两人打了个照面后就离开了观看台。

拉克萨斯披着外套双手抱胸盯着场内那笑得倾心的银发女子,见她并没有因为自己暴露的打扮而感到害臊,他突然就不爽了。

“不下去吗?”

杰拉尔闻言,虽狐疑为何拉克萨斯无端端与他搭话,但视线还是自动地跟随着场内绯色长发的女子移动。

“不了。”

不了,等到我哪日有能力以真身随意行动,那时我必定冲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