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Extra Chap - Chapter4: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8-12-07 8:18:38pm

其他·同人


Thunder Storm Chapter 4:

“等等,露西什么时候下去的啊!”

“傻瓜,刚刚就下去了啊。”

他盯着金发女子不自在地想要用双手遮掩自己暴露在外的肌肤,却怎么也挡不住别人的目光。

夏立马就火大了,他还看见观众席第一排的男人们对露西的身体指指点点的,还有那不断抽取的纸巾以及鲜红的鼻血。

丫的,真不爽!

“我要下去!”

“什么?里欧也下去了?我也下!”

结果A组唯一剩下的两男很默契地一起跑下场,还默契地不知不觉中换上了西装。

下到会场时正好主题改变为婚纱,米拉也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找好了搭档。

原本拉克萨斯还有点小期待她会不会回来观看台让他或杰拉尔帮忙,谁知那妮子看都不看这里一眼就去拜托那色老头子了!

色老头自然毫不犹豫答应,那身高差看起来怎么都滑稽。

珍妮则是拜托响当搭档,两人看起来十分般配。

响帅气的样貌搭配珍妮成熟又精致的脸蛋,看起来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而米拉这里,虽然米拉漂亮得人神共愤,但马卡洛夫的存在过于搞笑。

“爷爷当情敌这种体验不是每个人有的。”

拉克萨斯突然觉得杰拉尔很烦,回身瞪了他一眼。

眼前的是杰特和朵来因抢着要当她的搭档,蕾比有些无奈地看着两人幼稚的言语,视线止不住地看向躺得老舒服的某黑发男子。

利力牵着小阿斯卡走过,疑惑地问道:“你不找搭档吗?”

葛吉尔慵懒地摇头。

丫的其实他下来就是为了那妮子,但下来后却又不知道该给她什么反应好,索性就躺下好了。

某妮子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拖着裙子回观众席了。

夏下场就是为了让露西回观众席上,但不知为毛怎么也找到那抹金色。

反倒是丽莎那笑着来搭话,他看了一眼丽莎那的婚纱打扮后,笑着赞扬很适合。

随后他别开视线,继续在场上寻找着露西的身影,他丫的第一次觉得那个吐槽女王居然这么难找!

“我记起来了,我曾经还和夏说要当你的新娘... ...”

话还没说完,夏立马就被压趴在地上,一身雪白色婚纱的露西躺在他身上,吃痛地捂着自己的腰部呻吟。

“疼死我了!洛基!”

洛基早就回星灵界了好吗,他丫的就是负责把公主带来见王子而已呀!

“露西你干什么啦!”

“啊... ...夏。”

“你快起来啦!”

盯着眼前打情骂俏的小情侣,丽莎那忽然就没了想调侃夏的心情了,捂着嘴笑了起来。

这两人的互动太可爱了,完全不用开口询问就自动配对在一起的搭档。

好吧,见任务成功,夏牵着露西就想离开会场更衣。

原本事情是该如此顺利地,但介于蛇姬之鳞的会长一击冷场暴动后,全场参与即兴的姑娘突然就丧失了继续玩下去的心情默默地退场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这样也好,能专心比赛了呢!”

拉克萨斯听见米拉在继珍妮说了这句话后,有些遗憾地扶着脸颊表示:“真是有些可惜,我还乐在其中呢!”

拉克萨斯突然就在心中暴走了,敢情你还乐在其中是吧?他丫的恨不得这没意义的比赛赶紧结束掉好吗!

杰拉尔再督了一眼他,随后给予观察结果。

“闷骚男。”

刚回观看台的葛吉尔和朱比亚完全理解不了两大闷骚男互相说对方闷骚的意义何在。

继“乐在其中”后,米拉居然还答应那个什么鬼小屁孩珍妮的裸照赌注。

拉克萨斯承认自己绝对没有度过像当时那么刺激的一天,不是心灵上的刺激,是心脏上的刺激,刺激得他都快暴毙了。

什么鬼,裸照耶,她居然还笑吟吟地点头答应了,完全不在乎自己身体吗?

虽然拉克萨斯面无表情地观看着比赛,但内心戏多得吓人。

“米拉桑到底在想些什么呢?”朱比亚有些担忧地撑着下巴注视着场内一身墨色长裙微笑盯着那戏精珍妮。

“米拉小姐向来是这样的人吗?”杰拉尔疑惑提问,他不是妖精尾巴的人,对这个公会除了艾尔莎之外都不怎么了解。

“该说她单纯好呢,还是腹黑好呢... ...?”葛吉尔说道。

拉克萨斯别开视线,淡淡地发表意见:“总之她不像表面那样好惹。”

朱比亚听后也大力向杰拉尔介绍米拉,听得拉克萨斯皱眉。

干嘛那么大力推销?

最后一项服装要求是战斗型态,他一听见主持人公开条件就乐了。

这毫无疑问是她赢了,在这场比赛前是三十分打平,这场的胜利将会决定最终结果。

他是没看过珍妮战斗的样子,但是米拉的却铭记于心,米拉稳赢。

而两人像是私底下做了什么交易似的,只见早已换上战斗型态的珍妮有些胆怯地退后了好几步,而眼前的米拉则是微笑着使用着魔法。

大型魔法阵出现在她脚底,暗蓝色的光芒遮掩了她的全身,而珍妮却越来越恐惧地退后。

一身蓝黑色装扮的她邪笑着活动了爪子,那张依旧漂亮却一改柔和风的脸蛋微微勾起唇角,以一秒钟的速度飞奔到珍妮面前。

银白色的长发随着风飘动,爪子一击便KO 了珍妮。

珍妮倒地不起,随后又想起自己耍小聪明的裸照赌注后更是欲哭无泪。

魔人.修特利,就如艾尔莎所说是撒旦之魂中最强大的前三其一的撒旦。

她并不常使用,因为之前不知谁说那样的她太帅气勇猛什么的,所以她不常用。

若是遇到强大的对手才会使用。

回到观众席时迎接她的是朱比亚的恭贺。

她诚心道谢,随后才后知后觉地不好意思捂脸颊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刚才做了那么多过分的动作呢... ...”

葛吉尔吐槽:“你最后一击才最过分好吗!”

见她安然无恙地回来,他心中也松了口气,但为了不让她认为自己有不悦,便回身和杰拉尔确认。

“你懂了吧,那家伙是绝对不能激怒的。”

“我明白了。”

杰拉尔在心中默默吐槽,那你为什么还看上这么恐怖的撒旦啊?

艾尔莎恐怖归恐怖但碰见他时还不立马变成个小兔子。

“这样我们就有十二分了,和A组一样呢。”

第二天顺利结束,虽然有了分数,但是拉克萨斯还是莫名不爽。

米拉与朱比亚有说有笑地离开会场,并在场外和A组的成员会合后,就再也没有正眼瞧过他。

“今天的米拉姐真是太强悍了呢。”

“谢谢露西,露西今天的婚纱也很漂亮呢,对吧夏?”

夏别扭地别过脸并表示没仔细瞧。

杰拉尔说是有急事先离开了,艾尔莎也不恼,陪着米拉谈着今天的比赛过程。

拉克萨斯跟在后头,心里默默地诅咒这些A组的人。

回到旅馆后,A组和B组的伙伴们都在一楼的酒馆饮酒作乐,除了米拉迟迟不出房间。

就连温蒂去叫米拉下楼她也只是笑笑表示她准备好后就会下楼。

温蒂的传达他倒是一字不漏地听进去了,但听起来压根没有说服力。

“米拉姐应该是累了吧。”

“也许吧,毕竟因为大魔斗演武我们也好几天没好好睡上一觉了。”

拉克萨斯自动把这些话当成废话,拿起扔在一旁的外套便迈开脚步走向楼梯口。

露西正好捕捉到了这一幕,笑着抓住一旁正暴饮暴食的夏,并偷偷八卦:“呐呐,你不觉得拉克萨斯桑和米拉姐好像有一腿吗?”

夏原本正嚼着鸡腿,一听此话立马就把肉给吐了出来。

露西嫌弃地收回手,并自动与夏拉开了距离。

“有一腿?哈比说的有一腿?”

她虽止不住以鄙视的目光打量他,但还是点点头。

“不可能吧,以前米拉还是不良少女时,和拉克萨斯就没说上几句话。”

露西听后压根没有被他的话所影响,自行YY着大boss和美女的cp。

好像很不错啊!这个组合!

米拉的房门没有锁,也许是为了不让伙伴们担心的缘故,她并没有特意锁上房门。

她纯粹是有点累了,不是因为和珍妮那场无意义的比赛而感到疲惫,而是自己这几天来几乎都没好好睡觉。

她原本还在整理自己明天穿的衣服,结果整理整理就过于疲惫而抵不住睡意睡了过去。

正当拉克萨斯推开门想酸她为毛不锁门时,仰入眼帘的便是投进未关上的落地窗的月光静静地照耀着她的容颜,而她半身趴在床旁熟睡中。

拉克萨斯自觉地收起原本堵在喉咙的话,在原地顿了一会儿才缓缓走到床旁紧盯她的睡颜。

傻子。

他像个傻子一样地进了人家的房间,又像个神经病一样的自我恼怒地关上了落地窗,又像个笨蛋一样地把她给抱回床上躺着,接着再像个**一样帮她盖上被子。

傻子,他和她都是。

在她说出口自己的心意那一刻才意识到自己的心情的他是个名副其实的傻子。

马上就如自己所说的立马放弃掉喜欢他的心情的她也是个傻子。

为什么那么快放弃自己,为什么那么狠心地就抛下他走了。

明明外表看起来无害,但为什么心态却那么的狠毒。

但为什么自己却又不厌她的狠毒?

她为什么那么轻易地就放弃了自己啊,他好不容易在她说出口的那一刻意识到自己是对米拉有着喜欢的心情的。

被逐出公会前一刻,他是想和她说些什么的,谁知之后却发觉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想要弥补,弥补她和弥补自己,他把过去那**神经病的自己抹消掉,取而代之的是现在学会了守护他人的自己。

他回来公会,但感觉她并不感到任何有兴奋的感觉。

但他却因为她几句言语而感到心满意足,是他蠢了,还是她聪明了?

他好不容易意识到自己的心情的。

想要好好地守护着她,但她这回却不给他半点机会守护她。

他坐在床旁,盯着翻了个身继续睡的银发女子。

“回头,看一看。也许会有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对吧,小恶魔。”

他说完自己也不禁笑了起来,他突然回想起在她决定成为现在的米拉时,他当时不断调侃那个笑面虎米拉时,年少时的他是这样唤着她的。

小恶魔。

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对她感兴趣了呢。

也许是因为,他看不过眼她强行把最真实的自己给藏在心底吧。

那一看就知道是虚假的笑容,他看不过眼。

明明就是个恶魔,却要伪装成天使。

不过。

不管是恶魔还是天使,他都想守护好。

他敛起笑容离开了米拉的房间,顺便帮她锁上了房门,并回到一楼的酒吧。

弗里德问他去了哪,他则是淡淡回应米拉睡了不会下来了,便坐到角落独自饮酒。

而楼上的那位被提起的女主角,则是在男主角刚带上房门的那一瞬间便睁开了双眼。

明亮的眸子扫过一遍房间内,最后抱着枕头翻了个身。

「 回头,看一看。也许会有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小恶魔。」

她想起过去的日子,那个懵懂稚气的自己,因为他的一个小称呼而开心得如同在云中散步。

但之后却意识到,那份感情,不值得她永久保存。

他希望他回头?

她不是没有感觉到这次他回来改变了很多,总是时不时向自己搭话,几乎每一次都会站在她身旁。

他开朗了许多,和过去的他明显改变了很多,学会了利用自己的魔力守护他人,学会了把公会当成家... ...

这些是过去的她希望他达到的事情,他现在统统办到了。

但是,又怎样呢... ...

中间停顿了太长的时间,长得让她似乎都快忘记自己生命中曾识他为最重要的那一位了。

太长的空白期,让她都忘了。

忘了那份当初因他而跳动的心,还有那份

炽热的心情。

对不起,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