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二十二 跟踪龙叔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01-10 11:12:07am

其他·同人


次日,南宫蝶终于受不了上课的日子索性选择翘课了。龙叔念在她这几天都安分守己去上课就决定放纵休假几天。

其实龙叔也知道,就算南宫蝶表面上答应他乖乖去上课,不过几节课她也会找机会逃出学校的。

昨夜南宫蝶很迟才睡着,醒来时已经快要接近中午了。醒来吃了早午饭后她匆匆换上一套被香精熏过好久的衣服准备到唐颖家去。

唐颖的家实在让人臭味难耐,呆久了衣服也会自然而然的被熏得发臭,她只好用强效香精熏过衣服才敢再到那里去。

上次她回家时路过一个小吃摊,本想馋嘴就去买了几个来吃,却没想到被老板误会以为她刚从尸堆里走了一圈,连忙拒绝她的生意。自从那次教训后,她阴影了好久。

出门前,南宫蝶还带了托管家准备的口罩。

就在南宫蝶踏出家门的那一刻,她看到了龙叔的车经过她家面前,却没停下,然后消失在前面的一个拐弯处。

她觉得事情有些古怪,就随即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进了后座。同时,后座的另一边门也被打开,坐进一个男生——季晨光。

南宫蝶皱了一下眉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也顾不了这么多,先吩咐司机跟踪龙叔的车再来盘问季晨光。

车子在路上行驶了一段时间,看到龙叔的车位后,南宫蝶才松了一口气。她调整好心态,转过头,平静而又顽皮地看着季晨光。她要一个解释。

季晨光笑了笑。“你今天好美,还很香。是要去相亲吗?”他故意转移话题。

南宫蝶觉得自讨没趣,对他翻了一个白眼,同时,她用食指和拇指夹住季晨光手臂上的肉,再来一个扭转。随即,车里传来巨霸的哀嚎声。

“少臭美,从实招来,不然我把你踹下车。”

南宫蝶双手抱住胸前,用下巴对着季晨光,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她忘了,这是出租车,不是家里的私家轿车。

季晨光做出一副被打败的表情,“开个玩笑何必动真格。我就是刚好来找你,看你急忙出门,来不及叫住你才跟你上了车啊,我甚至不知道你要去哪里。”他揉揉刚被南宫蝶捏过的痕迹,依旧心有余悸。

南宫蝶心想,她不可能直接告诉季晨光说她其实是在跟踪龙叔吧?这是他们的家事,她不想被外人知道,更何况对方还是季家人。

要用什么借口应付他,最好还能让对方一起冒险而又不起任何疑心?南宫蝶的智商虽高,但情商却不高啊,说谎骗人的这种事,对她而言谈何容易?

记得以前她故意把考试搞砸,成绩分回来后,还没开口就被爸爸识破了。而她的爸爸则将计就计,不但不没有惩罚她,假装因为她考到差分而高兴不已,当晚还搞了一个小型派对。南宫蝶当时就以为爸爸疯了,吓得她连续几晚都发同样的噩梦,从此以后再也不敢跟爸爸恶作剧了。

别说这个,一说,南宫蝶今晚又会做恶梦了。

南宫蝶随便编了一个毫无说服力的理由:“我去个地方,到了你就会知道了。”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车子驶入前往G市的高速公路。

南宫蝶看这出租车前的计算表一直在往上跳,心里宛如千刀万割,内心不断在淌血。这表上跳的都是花花绿绿的钞票啊!南宫家再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干爹,你这是要去哪儿啊,难道你不知道J市是全国最多富豪的城市,而J市的出租车司机是全国最爱钱的吗?

她摸摸地掏出单薄的钱包,里面只有一张五十块现金和一张身份证。

不知道够用吗?

她再可怜兮兮地转向季晨光,可他此刻却看着窗外单一的风景,好像在发呆,又好像是在想东西。他根本没注意到南宫蝶向他投射来的SOS信号。

南宫蝶放弃向季晨光求救,低下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前座的司机透过望后镜注意到了南宫蝶的异样,也在想要不要找个休息站把他们放下自己走掉。不过这太缺德了,看她也不像是穷人家的孩子,刚才还从一间大宅子里走出来,只要安全把她送到目的地再讨个联系方式和签个欠条作为证据,对方就算现在没钱,到了家一定有钱还他。

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后,龙叔的车终于在一栋粉蓝色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南宫蝶看着车前的计算表……!!果然,车费简直贵死人,竟然超过两百块!她跟司机讨价还价了好久后,司机终于妥协,南宫蝶则感觉自己好像上了贼车一样,在欠条上画了押,再与司机互换联系号码以方便联系。

下了车,南宫蝶发现眼前的这栋别墅好眼熟,神似在J市的南宫府,但感觉上又有很大的矛盾。

这是哪里感觉不对呢……对了!这栋别墅是南宫蝶亲手设计的!

记得那时南宫蝶才十一岁,学校的美术老师要他们各自画出一幅理想中的屋子出来,而南宫蝶就把南宫府当做参考再另加修改才演变成眼前这栋别墅。虽然那时她的画工很粗糙,但仔细一看,屋子的造型还是很新颖豪华的。

南宫蝶看着面前的这栋别墅,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那种感觉仿佛知道自己暗恋的男生不可能喜欢自己,但他又不直接拒绝你,在某天,他不经意地做了一个你曾经告诉他的小事情,让你不知所措,捉摸不透他对你的意思。

先别管什么三七二十一的,直觉告诉南宫蝶,只要闯进去就会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连之前不明白的谜团也会在这里一一解开。

好紧张……南宫蝶的手心和背后都被冷汗浸湿,每迈开一步脚上的重量就越是沉重。她不明白那股莫名的紧张感到底从何而来。心里明明很想知道所有的答案,但如今她却越接近终点越是怯步。她害怕等下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是自己一直以来努力抗拒的事实。

一直待在南宫蝶身边的季晨光发现到了南宫蝶的情绪变化。这一切看在他的眼里就犹如被万箭穿心一般,但他并不打算安慰她,而是决定在一旁像观众一样冷视着。

这一切,情有可原。

大门边有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守卫着,见到南宫蝶时并不意外,还很恭敬地向她鞠躬,然后打开大门让他们进去。

迎接他们的是一个穿着燕尾服的老管家,管家的白发苍苍,还有一点秃头。他把他们直接带上二楼的一扇木门前。

南宫蝶观察房里的所有摆设,就跟南宫府里的一模一样,唯独一楼的古董没南宫府上的多,而且都是瑕疵品,看来只是用来摆设。

面前的木门跟爸爸房间的那扇木门设计和款式都一样,以它的精致程度来看,相信还是出自于同一个造门师傅。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谁在恶作剧?

“最可怕的事想必还没发生,现在想要逃的话还来得及。”南宫蝶内心有个胆小鬼这么对她说。“只要打开这扇门,就再也逃不了了。”

逃?哼,她是谁?她可是南宫家的大当家南宫蝶!为什么逃,怕什么,死就死,人生还有几十个十年?不是有一句名言说过吗,“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她不怕接受真相,可却怕真相的背后还有另一个更恐怖的阴谋。

纠结了几分钟后,南宫蝶终于决定打开那扇再熟悉不过的木门。就在她刚把手握在手把上时,门从里面被人打开了。下一秒,探出头来的是龙叔。他看到南宫蝶时,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好比早就料到她会来一样。

反而,南宫蝶被吓了一跳。

龙叔让她跟季晨光进去,再把门盖上。

房间的格局也跟爸爸的房间一样……什么都一样……

南宫蝶沿着熟悉的摆设,走到床前,见到躺在床上的那个人慈祥地对她微笑着,眼泪再也止不住地从她眼眶里流出来。

好久不见。

我想你了。

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