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Extra Chap - Chapter5: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8-12-13 9:59:59pm

其他·同人


Thunder Storm Chapter 5:

米拉觉得,自己再和他拖下去也不是个好办法。

从天狼岛时拖到现在,公会解散那一年她们三姐弟也到了霍比尔暂居并工作一段时间。

在那段时间内,他也常到霍比尔来“探望”自己。

反正她觉得他对于探望的定义有些奇怪就是了。

继大魔斗演武他在自己沉睡时说出的言语之后,他们之间那扇隐形的墙真正被敲碎的时刻,应该是冥府之门的时候。

他因吸入过多的魔法粒子而倒地不起,在出战前,她倒是照顾了他一段时日。

那么强悍的拉克萨斯,居然如此虚弱地倒下并卧床不起,她还是初次见到这神圣的一刻。

那一刻她居然起了担忧的这份心情,有种“他会不会真的坚持不住而离开”的想法涌上心头,她自己也被自己吓到了。

没想到担心他已成习惯,没想到他受伤自己还是会担忧。

他倒在床上虚弱地紧闭双眼,她坐在床旁见他额头不断冒着冷汗,手也为了压制住身体的不适而紧抓着被单。

当时医院只有昏迷的他和清醒的她,公会的大家都先离开了,她则是会长吩咐留下来照顾拉克萨斯+心中自己想要照顾他才留下来的。

她见他冷汗冒得很不正常,便到洗手间浸湿了手帕,迅速地回到他的病床前为他擦干冷汗。

见他的表情稍微松了点儿,眉毛也没再皱在一块儿,她松了口气。

正想再去浸湿手帕时,却在起身那一刻手腕被某人用力一扯,她毫无防备地跌坐在他的病床上,而他那双仿佛能看透人心的眸子正直直地注视着自己。

米拉被看得有些不自在,盯着那越发越用力握住自己手腕的手,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

“我只是想去洗手帕。”

“不准。”

原本霸气威猛的他,此时就如同失去了利爪的狮子般,生病了也就如弱猫一只。

她莫名地觉得现在的他有些可爱,虽然在别人如此难受时觉得他可爱很过分,但是心中就是不知为何萌起了这股想法。

他的那句“不准”带着浓厚的霸气,她却不知不觉地坐好了。

“拉克萨斯,你好点了吗?”

“好点了。”

“还有哪不舒服和疼吗?”她惊喜道,倘若他真的好多了的话,那真的是太好了。

“哪里都不舒服,哪里都疼。”

诶,这是怎么回事?

“你又说好多了?”

“看见你就好多了,虽然还很疼。”

米拉突然就沉默了,这是继他回来后保持不温不火的态度后第一次表明来说。

拉克萨斯见她突然就敛起笑容都不打算开口,忍不住自嘲一笑。

也不是没想过无数个在他坦白说时她会有什么表情。

也不是没料想到她会这样。

只不过为什么还是有点,称之为心痛的感觉。

这是他人生中第三次体验到这种感觉,第一次是在教堂内他意识到了她的心情、第二次是在被逐出公会时察觉到马卡洛夫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爱,第三则是现在。

三次内两次因她,她在自己生命中占了多大位置他也不是很清楚了。

哈哈,他向来对任何事都感到无所谓,却能对她维持这么久的感情,他也挺佩服自己的。

“拉克萨斯。”

“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弃了。”

她闻言,默默地抓紧衣角垂下眸子。

她也不是听不出隐藏在他言语中的失落以及自嘲,她也不是不知道他从天狼岛回来后就一直努力在她身旁打转。

明明是那种性格,却特意为了她而不断的低声下气地和自己聊天,只为了有话题聊。

明明是那种性格,却不断地为了自己而强迫干些不适合自己的事情。

“我知道你放弃了,因为之间相隔了太久。久到我都快忘了那段时间是多长。”

“拉克萨斯,我同弗里德说了... ...”

“你真的变得学会关爱同伴了呢。”

“你的勇气我们不会忘记的,一定会治好你的,好好休息吧。”

“小时候因为老爷子和臭老爹的关系,我怎么样都找不到朋友,人际关系也很差。因为臭老爹和老爷子的实力,还有我因太弱小被植入的魔水晶,常常被人以有色眼镜来对待,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后来觉得,也许我能找到最真实的自己,而叛逆了那段时间。”

“我觉得你和我很相像,我们都是为了自身的理由而掩饰自己。但我没你那么强大,我没有凭借自身的力量去理解到伙伴的重要性。”

“是老爷子和你,我才真正意识到,其实这个公会对我而言很重要。被逐出公会后好几次都偷偷回到马格诺利亚,听见路人们不屑地批评着近日妖精尾巴干的蠢事,我会觉得很安心。”

“我身边也没什么朋友,除了弗里德他们,我想不到还有谁了。但是你让我意识到伙伴的重要性,是你和老爷子让我学会了如何去关爱伙伴。我现在一时半会也改不了自己的性格,但现在我唯一想做的就是让你不再对我失望。”

她静静地聆听着他那低沉的嗓音在自己耳边诉说着最真实的自己,自己的想法,她觉得那样的他很好。

她还是第一次见他说那么多话,平日的他向来板着脸不喜多言,也总是冷冷的样子。

“我很开心你能成为现在的你,我也感到很开心拉克萨斯能回来公会。”

他听后有些虚弱地咳嗽了一会儿,脸色偏黑抓紧了被单。

她知道他体内的魔障粒子开始侵入他的内脏了,毒素一发作他应该像艾芭格林他们一样那么难受,但他为什么却强忍了下来呢?

“米拉,你... ...还什么我吗?”

她知道他在说什么,男子汉大丈夫的他说不出那两个字,更何况他现在虚弱得像个无助的软枕头。

如同婴儿样无力。

米拉,你还喜欢我吗?

她不知该怎么说才好,她确实对他不如过去般拥有那炽热的心情了,但却又不是完全不在乎他。

心底深处也许还在默默地关注着他吧,她为此干笑了一声。

其实也谈不谈原不原谅,她其实在他回来那刻就看得出来他已经变了很多。

她早就原谅了那个抛弃公会的他,但是那颗为他而跳动的心,却怎么也找不回来了... ...

他看得出来她的为难,还有在听见他的言语后而变得紧张僵硬的神色。

“拉克萨斯,我... ...”

“没关系。”

闻言,她惊讶仰首,却对上了他那柔了几分的眸子,他靠着枕头注视着她。

虽然没有半点表情,但她竟然从他的目光中看见了过去未曾见过的宠溺。

她愣在原地,都忘了该把视线移开。

“没关系。”

他又重复了一次,捂着胸口再次躺下,单手遮掩着自己的双目。

正当她认为他不会再继续说下去时,寂静的病房内却再次响起他低沉的嗓音。

“这次,由我来。”

由我来。

米拉怔了怔,垂眸见他强忍住体内的不适而咬紧牙根忍耐,手臂上的肌肉都紧绷着。

她不忍见到这一幕,不舍他那么难受。

她必须好好看清自己的心,必须尽快。

波流西卡婆婆说若是不及时找到办法的话,拉克萨斯越大可能性撑不过这一关。

他说,由他来。

但是,她又怎么舍得由他来。

也许内心深处,还是残留着那份心思的吧,只不过自己没有察觉到也没有发现到。

“拉克萨斯,我一定会找到方法的。”

她指的是魔障粒子的事情。

她敏锐地捕捉到了他勾起唇角,虽看不见他此时的表情,但他的唇角似笑非笑地反问着米拉。

“是为了伙伴们,还是为了我?”

“... ...”

“我知道是为了大家,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你不去凑这趟浑水。”

她张开薄唇,想对他说些什么来证明自己不单单只是为了伙伴,但却找不到任何言语能表达出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

“冥府之门不容易对付,区区是那个神经病我已经受不了了,更别说是全部人。”

他不希望她去冒险,更何况这群人不如过去的敌人般好对付,虽然之前碰过的敌人蠢归蠢,但身上总是有人类的气味。

但冥府之门并非如此,他们... ...不是人类。

而且还能重生。

他并不希望米拉遇险。

可以的话,连同整个公会,他都不希望他们去与冥府之门开战。

“并不是因为大家去我才去的噢... ...”

拉克萨斯原本挡着光线正绞尽脑汁思考着有什么法子究竟能让她留下时,她那温柔的嗓音便徐徐地打破了这份沉默。

他疑惑地露出只眼睛看向她,仰入眼帘的是她淡淡的微笑。

“我之前对拉克萨斯说过很多狠话吧,也说过不会再放过你之类的话。我想冥府之门这一战是对我心里的一种弥补,拉克萨斯再也不是过去那个拉克萨斯了,而我那些话既然已经说出口了,就没法再收回来。那样对拉克萨斯很不公平,所以冥府之门这一次我一定会去... ...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所以不管拉克萨斯怎么说我都一定会去的。”

拉克萨斯听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她给打岔。

“而且,这次去,不单单是为了伙伴。”

她笑着起身,不给拉克萨斯反应的机会便与他告别,缓缓地踩着高跟鞋离开了病房。

而他也忍不住魔障粒子带来的伤害,原本还算镇定的表情也都绷不住了,抓紧着床单便低声呻吟着。

太疼,无法在米拉面前表现出脆弱的自己。

但是即使再疼,听见她那句不单单只是为了伙伴,却又莫名其妙地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暖意。

他像他是疯了,才会那么神经病的,在这么痛苦的时刻都想放声大笑。

马卡洛夫向来疼爱孙子,只不过在孙子叛逆改过自新后不常表现出来。

这次别人伤到他宝贝孙子,他啥都没想就想铲平冥府之门。

率领着小鬼们杀进冥界兽里,和冥府之门的九鬼门搏斗。

但这次的战斗也让伙伴们获益不浅。

像是米拉借此机会得到了新的撒旦之魂、露西成功召唤星灵王,但因此也失去了水瓶座钥匙、灰与父亲的相遇以及从父亲手中得到了新的灭恶魔法、夏也与如父亲存在的伊格尼尔相见... ...

中途拉克萨斯闯入冥界兽与九鬼门搏斗。

他原本在病床上躺得正好,内脏不断透过神经线发送讯息提示他就快完蛋了,全身也都**不能自如移动,这不是什么好的现象。

比起弗里德等人,他的情形比他那么还要严重,他又是为何会在那种时候闯入敌阵的呢?

艾尔夫曼被命令咒法控制前,他莫名其妙地接收到了欧廉的念话。

不是单方面与他独自沟通的,而是他不小心接收到。

「蕾比计算出冥界兽的位置了吗?」

「公会正上方!」

后来炸药魔水晶炸毁了整个公会,卡娜急中生智把所有伙伴都收入卡片中并让三只猫带上冥界兽。

接着是艾尔莎杀出的突破口让伙伴们有了入口进入冥界兽中。

他虚弱地倒在一旁,却不知为何他人的交谈声听得一清二楚。

“米拉好像在实验室,但是丽莎那和夏现在正赶向那儿。”

等等,她被抓走了?为什么他不知道?!

“该死的冥府之门,竟然能把米拉给抓走!”

他一会儿后趁大伙儿不注意又跑开了,虽然身体很疼很不舒服,但他还是跟着感觉朝那完全不知道在哪个方向的研究室走去。

中途碰上暴风雨,两人又搏斗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撑着就要倒下的身子打败了九鬼门的暴风雨。

葛吉尔为他取血让他喝下,他才好受了一点儿。

他并没有如愿救到米拉,相反的他还在打败暴风雨时就因为劳累过多而倒下。

醒过来时一切都已恢复平常,冥府之门已败北,而龙也消失了。

他看见的是温蒂舍不得的哭颜,还有单手抚着她的发顶的葛吉尔一脸欣慰地看着高空。

还有身边的伙伴们不相同的表情,露西忧郁却又担忧的表情,米拉一身伤躺在丽莎那的怀中。

还有随后缓缓跟着灰回到大队脸上带着哭痕的夏,而前者脸色也不怎么要好。

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他不知道,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这次保护不了躺在她妹妹怀中的女子。

这也是为什么他在会长说出解散公会时第一个意识到会长的真正目的,所以才会一声不响地离开。

为了工作的关系出于无奈和雷神众的大家一同加入了蓝色天马公会,雷神众的大家都适应了招待他人的生活,而他倒是不喜这种神经病的活动,天天出外工作。

说是工作,也不怎么对,好几次都跑去她所在的酒吧饮上几杯。

丽莎那笑着打趣道:“拉克萨斯还是公会解散后最长见面的人了呢。”

“啧。”

“不过,也不知道拉克萨斯是来看谁呢~”

拉克萨斯白了一眼笑得猥琐的丽莎那,单手撑着下巴又喝了一口酒。

“咿呀,之前不是说魔障粒子刚好不能喝太多酒吗!”

拉克萨斯当作没听到继续倒了一杯。

刚好路过招待完客人的米拉正好听见丽莎那的惊呼声,笑眯眯地走上前把拉克萨斯的酒杯和酒给抢走,接着很迅速地递来了一杯橙汁,接着又笑眯眯地走开了。

拉克萨斯就一脸面瘫地盯着她一系列的动作,完全没有出声阻止。

“阿拉阿拉,果然还是米拉姐最有办法了呢。”

闻言,他虽嫌弃,但还是拿起橙汁喝了一口,接着又放下,追随着那个忙碌的身影。

“来看谁,这不是很明显吗?”

“阿拉阿拉,这就是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