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Extra Chap - Chapter6: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8-12-21 8:10:03pm

其他·同人


Thunder Storm Chapter 6:

继阿尔巴雷斯帝国事件后,陷入了许久的宁静。

热闹的妖精尾巴并没有因为平静的生活感到乏闷,反而找了更多稀奇的事情来娱乐。

继收获祭后,马格诺利亚依旧沉浸在欢乐的气氛当中,本以为就会这样陷入日常平静之中,谁知妖精尾巴又搞事情了。

“呐呐,你听说了吗?”

“听说了听说了!”

“妖精尾巴最近又搞事情了!”

“开派对三天三夜每天不同主题我也是醉了!”

“也只有妖精尾巴能这样了呢哈哈哈!”

是的,没错,妖精尾巴搞事情开派对开三天三夜,每天不同主题,欢乐欢乐更欢乐。

这主意是朱比亚无意间提出来的,当时她只是随意一提,谁知马卡洛夫马上拍桌表示此主意太好了,然后就实行了。

哈哈哈哈,真是好草率的举动。

第一天是泳池派对,露西在夏的火山泳池内壮烈牺牲,被夏带回家休养。

次日是x月的圣诞派对,露西和夏缺席,当天也玩起了妖精尾巴良好遗传习俗,脱衣扑克。

灰输得连皮都不剩,最大赢家依旧是艾尔莎,而蕾比也在自家老公的“会给艾莉娜不好的习惯”之下捡起已脱了的外套马上滚回家。

第三天是挑战贵族派对,必须以正式服装参与,夏带着刚痊愈的露西睁着惺忪的双眼而来。

露西对于妖精尾巴如此神经病的活动感到无奈,上个礼拜才从霍比尔回到马格诺利亚,接着就闹出了这种无厘头的活动。

重点让露西十分不解的问题是,为毛贵族派对要玩真心话大冒险这种奇葩游戏来解闷?

她对妖精尾巴的思维感到很不解,超级无厘头好吗!

但因为夏她还是坐下来陪大家娱乐,靠着柱子盯着酒瓶在桌面上旋转不已。

“咿呀,是拉克萨斯呢!你选真心话吧,我有想问的问题。”

拉克萨斯挑挑眉,表示无所谓。

拉琪笑着提问:“拉克萨斯在离开公会那段时间有偷偷回来马格诺利亚吗?”

这还真是个敏感问题啊。

他挑眉,看向了提问的拉琪,一会儿后莫名勾起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拉琪。

露西悄悄垂头靠向身旁的夏,用手掩着嘴同夏说:“拉克萨斯笑了!”

夏一脸如同吞了苍蝇的表情拿起一旁的酒,如同看怪物般看了一眼露西。

“你干嘛!”

“露西真奇怪,他不能笑吗?”

露西无奈拍开夏的脸,短期内不想和他交流。

“有。”

拉琪捂着嘴邪笑着飘开视线,其他人也开始窃窃私语谈起了劲爆的消息。

咿呀,有偷偷回来啊!

好想知道他回来干什么啊,但是只能问一个问题啊好心急!

下一个转到的是葛吉尔,艾尔莎出的大冒险让他去撞墙三次并说出自己好爱墙壁。

众人目睹葛吉尔如同**般撞墙,蕾比捂着唇戏精上身流泪,艾莉娜在蕾比怀抱中咿咿呀呀地指着葛吉尔咯咯大笑。

接下来中奖的是夏,第三次转到的指定任务是真心话。

“在露西之前有喜欢过其他人吗!”

“没有!”

这回答的速度蕾比给满分,而坐在话题主人公隔壁的露西默默地扯着头发想掩饰尴尬。

“阿拉阿拉真伤心呢,毕竟之前我也说过要当夏的新娘呢!”

“横刀夺爱的丽莎那。”

“男子汉!”

“没有啦,开个小玩笑。”

下个的大冒险转到的是米拉,前者笑眯眯盯着酒瓶,随后再露出了更完美的笑容。

这样越看越不想给她出难题了怎么办... ...

倒是艾尔莎完全没有受影响,拿起酒瓶对着米拉下任务:“对着异性真心告白!”

米拉笑眯眯地把视线看向艾尔夫曼。

艾尔莎:“弟弟禁止!”

再把视线移向一旁看热闹的小老头。

艾尔莎:“老人禁止!”

马卡洛夫表示很不满,没见过这样鄙视高龄人士的!

拉克萨斯再一次因为自家爷爷吃醋。

露西看热闹看得很爽,几次都有意无意把目光放在一旁保持着沉默是金美德的拉克萨斯。

哎呀,虽然面瘫但双眼还是有点光怎么办。

米拉露出难为的表情,原本撑着下巴的手突然指向乖巧照顾拉克萨斯的绿发男子,笑着询问。

“弗里德,可以吗?”

弗里德原本想说无所谓,可是为毛嘴巴还没张开背后突然有道锐利的视线???

弗里德默默冒汗回身想寻找那道视线,却发觉自家老大似笑非笑盯着自己,眼神仿佛能杀死人似的... ...恐怖?

有点不对劲。

弗里德怂了,马上朝着米拉摇手。

米拉皱皱眉心。

“真是的,快点结束吧,我就勉为其难帮你吧。”

... ...

... ...

... ...

等等,这是大家所认知的拉克萨斯吗?

露西和蕾比齐齐看向拉克萨斯,居然在他的眸子中看见了... ...一丝丝的期待?

虽然表情还是很面瘫,还露出一副很勉强的表情。

米拉笑着点头,并移动到拉克萨斯旁,弗里德乖巧让位,有多远闪多远。

“丽莎那,掩护我!”

“怎么了?”

“拉克萨斯好可怕!”

众人一致认为这个环节太尽兴了,本来拉克萨斯和米拉之间微妙小暧昧的关系一直都是妖精尾巴中最大的八卦点,更何况拉克萨斯似乎暗地里在追着米拉。

米拉常常一副不以为意的表情,这也很值得让人八卦一番啊。

夏垂头和隔壁的露西八卦:“拉克萨斯好恐怖。”

“恐怖什么?”

“笑容。”

露西一巴掌拍在夏脑袋上,专心看戏。

“拉克萨斯,我喜欢你很久了。在我们都还年幼无知的那刻,我就一直仰慕你许久。”

“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但还是希望你知道我的心意。”

说完她敛起娇羞的表情,笑眯眯地示意艾尔莎结束这该死的环节。

“嗯,过关!”

“嗯,答应。”

??????

谁来告诉他们现在发生了什么鬼剧情?

那句“嗯,答应”到底是代表什么意思?

很好,那句话出自于咱们冷酷傲娇的拉克萨斯先生口中,他一脸自豪+喜悦地吐出这句话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情的?

露西捂着嘴低声尖叫,蕾比也激动得拍桌。

米拉笑眯眯地保持着自己漂亮秀丽的形象,但还是有些僵硬地转过头看向拉克萨斯。

他似笑非笑伸出手倚在米拉身后的椅背,这样一个轻微的举动在外人看来就十分暧昧,但对米拉来说就有些尴尬。

米拉怔了怔,完全失去了说话的skill。

“拉克萨斯?”

“你刚不是告白吗?那我答应啊。”

“等,拉克萨斯,那只是大冒险。”艾尔莎迅速反应过来,莫名疑惑为毛拉克萨斯智商掉了,很细心地为那位自以为自己是男主角的伪男主解释。

“大冒险,又没说不能答应。”

众人突然丧失了吐槽功能,这么说来... ...也确实没错啊... ...

这完全找不到糟点吐槽的露西默默掩面,这霸道得她给满分。

米拉依旧保持着笑容,但仔细一看还能察觉到她的笑容有些僵硬。

灰尴尬笑了几声,想要打破僵局,然而怎么笑这气氛都转不回来。

朱比亚率先转酒瓶,众人也逐渐把注意力移回酒瓶上。

特么好运的居然又指向了刚才的主人公拉克萨斯,只见他挑眉看了一眼刚才转酒瓶的朱比亚。

对拉克萨斯特有兴趣的拉琪又再次举手提问,但随后被艾芭格林拍死。

艾芭格林甩了甩长发,妩媚地朝拉克萨斯抛了个媚眼,随后娇滴滴地提问道:“拉克萨斯初恋是什么时候以及初恋是谁?”

被点到名的男主角先是一愣,随后反应回来给了艾芭格林一个复杂的眼神。

艾芭格林瑟瑟地看向艾尔夫曼,用唇语骂着某人。

「要不是你我才不会问这种鬼问题叻!」

「什么鬼,我这不是为了姐姐吗?」

“这确实很让人期待呢。”米拉笑着打圆场,边说边拿起置放在手旁的鸡尾酒小喝了一口,仔细聆听着身旁欧廉的废话。

“不过拉克萨斯这种人应该没初恋吧。”

“对对,感觉就是女人追着拉克萨斯跑的感觉呢。”

“之前在蓝色天马拉克萨斯人气也很高哟!”

“米拉酱觉得拉克萨斯有喜欢的人吗?”

不知谁在这时突然把话题指向米拉,米拉笑着耸耸肩,并表示自己不知道。

“不用期待。我的初恋从公会内战持续到现在。”语音落下,原本靠着米拉身后椅背的大掌顺势抚上银发女子的发顶,仔细观察着她在听了后的反应。

只见她原本笑吟吟地和欧廉对话,却在听见自己的言语后下意识怔了怔。

众人居然在那冰山的拉克萨斯的眼中看见了一丝丝关于宠溺的感情?

这很不真实,这到底在他们不在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拉琪咽下了口唾液,怯怯地举手,并对拉克萨斯说道:“那么... ...初恋对象是... ...?”

闻言,拉克萨斯勾唇一笑,原本抚着某女的发顶的手停下动作,指了指僵得已飘去异世界的米拉珍妮。

... ...

... ...

我的天啊!

众人不禁大暴动,姑娘们捂唇喜悦尖叫,雄性们野性爆发。

形成一种特么混乱的场景。

而男主角女主角保持着沉默是金的美德依旧坐在位子上,前者勾唇宠溺注视着身旁的女主角,女主角保持着笑容早已不知哪神游去了。

“咿呀米拉小姐!”

“米拉姐,我早都和你说拉克萨斯桑对你有意啊!”

唯一知情的蕾比激动落泪,捏着自己的脸颊让自己强忍就要脱框的泪水,不断重复着“太好了”。

米拉暗恋他了整个曾经,因为失望而抛弃了那份感情。

而她终于得到了回报,那个她浪费了青春喜欢的男子啊,从女孩到现在,她终于得到了回报了。

他喜欢她。

但她呢,她还喜欢吗?

“拉克萨斯,好样的!”

“米拉酱被抢走我的心情有点难受。”

“这两人居然有奸情吗!”

显然雄性和雌性的反应都是有差别的。

闹腾了一会儿后,又玩了一会儿的真心话大冒险,但显然米拉完全没有心情在和大众闹了。

过了什么“露西拥抱灰”的大冒险,引起了夏和朱比亚不悦地大骂,还有艾尔莎被迫指定拨打通讯魔水晶和杰拉尔说自己有了孩子什么的... ...

总之最后杰拉尔吓得掉了通讯魔水晶,说着自己赶来妖精尾巴。

“不对,这是大冒险... ...杰拉尔... ...”

好吧显然通讯魔水晶的另一面的男子慌乱得连魔水晶都忘了盖就跑了。

“你呢,还喜欢吗?”

又在不知不觉中,酒瓶指向了依旧沉浸在思绪中心不在焉的米拉,女主角有些迟钝地“噢”了一声。

原本艾尔莎想问些什么,但却被坐米拉身边的拉克萨斯打岔。

他问了一个他疑惑了很久的问题。

一句简单的话,六个字,却让四周围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只有蕾比和两位知道实情,其他人都面露疑惑地左看看右看看。

“怎么回事?”葛吉尔见自家热爱八卦的老婆似乎知道些什么,好奇地问道。

蕾比懒得理会葛吉尔,在八卦和老公面前她选了前者。

看戏为妙看戏为妙。

... ...

米拉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薄唇微微张开想说些什么打破沉默,却发现自己连个字都吐不出口。

众人默契紧张地倒吸一口气,默契般地在此时保持了沉默。

“我... ...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

之前也许是真的把过去喜欢他的心情给遗忘了,但如今越发越对此茫然了。

她是否真的不喜欢他了呢,这她如今也不能轻易的就说出“没错”了。

她开始茫然了,她到底对拉克萨斯有着什么样的心情。

喜欢吗?不知道。讨厌吗?并没有。

但起码... ...并不是不喜欢。

众人一听有些忧愁,咿呀拉克萨斯好不容易的告白居然被米拉这种不明不白的回答给掩饰过去了。

拉克萨斯多可怜啊... ...

等等。

为什么大家默契地看向拉克萨斯,仰入眼帘的并非是期待的拉克萨斯沮丧神情。

为毛他表情那么得意洋洋?

拉克萨斯不禁勾唇,丫丫的这下有胜算了好吗。

之前避他如瘟疫,坚定地表态自己已经忘了过去,但现在她迷茫地说出“不知道”了。

这不就代表他还有胜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