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Extra Chap - Chapter2: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8-12-07 8:16:53pm

其他·同人


Thunder Storm Chapter 2:

最后拉克萨斯与葛吉尔和夏的战斗败北,拉克萨斯被赶出公会。

这是外人所知的事情经过,但实际上并非真如外表那样是他败北接着被赶出公会。

拉克萨斯是公会中的S级魔导士,更是公会继基尔达斯和米斯顿葛后第三强大魔导士。

而当时的夏实力不比现在,葛吉尔也不如夏强大,他们又是怎么赢得了拉克萨斯的呢?

米拉曾听别人说过,是他们两个灭龙魔导士合力打败的。

她也相信了这个版本,但实情却只有那个男人自己清楚。

并非什么伙伴的力量而赢得了拉克萨斯,是他在葛吉尔和夏合力攻击时愣了下神,不知为何在那个时刻他却想起了米拉对他所说的话。

「 我的魔法,虽然很肮脏很丑陋,但是那也是我的一部分,即使过去我很唾弃这个魔法,但如今我已学会好好使用和珍惜了。再怎么唾弃也好,这也是我,这就是我。我的魔法是为了守护我最重要的人,并非为了战斗而使用,我的魔法只能让我保护我的爱人和家人。这就是我和你的差别,你只会使用魔法来满足自我的欲望,因为你不了解,你不了解身边的人的重要性,因为你不曾失去过任何人,你现在也只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

在最致命的一刻,他愣神了,因为米拉珍妮的话他愣住了。

并非躲不开,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与夏以及葛吉尔的差距,但那刻不知为何双手双脚却如同被岩石所压般移不开。

突然,有种想法就是。

「不想让她再失望下去了... ...」

他选择不躲开,在受到伤害时那一刻却神经病似的露出了个微笑。

也许,他真的是疯了吧。

马卡洛夫过于愤怒,让他离开公会,与他断绝关系,他再也不是妖精尾巴的成员。

他对这样的下场并没有感到半点愤怒或不甘,在那一刻时他已经了解到自己身上留下的罪孽,他想要好好地赎罪弥补。

这一次的离开给足了他一个理由弥补自己与他人,他诚心接受惩罚,雷神众在隔壁不断地向马卡洛夫为他求情。

“够了,不需要的。”他难得平下心来和雷神众的三人说道,并背上行李准备离开。

回身那一瞬间他突然止住了脚步,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再次看向那紧紧咬住下唇的矮小老人。

“还有,多谢你这么多年来的养育之恩,也谢谢妖精尾巴这个公会。谢谢你,老爷子。”语音落下,他朝马卡洛夫轻轻地勾起了唇角,见他脸色越来越绷不住了地别开脸,他知道老爷子是不舍得的。

但是因为他这次犯下的罪太严重,伤害到了公会的伙伴们以及城镇的市民,他也无奈之下才能以把他赶出公会当成对评议院的一个交代。

他临走前看了一眼依旧站在吧台内擦着玻璃杯的米拉珍妮,却发现她并没有看向他。

他对着她的方向轻轻地吐出了几个字。

“再见了。”

接着便回身离开了公会,直到那个时候才回来。

他在外漂泊许久,做了许多关于修行和帮助他人的事情。

雷神众偶尔也会来探望他,他在马格诺利亚外的霍比尔镇定居,偶尔也会悄悄地回到马格诺利亚远远地探望妖精尾巴的大家。

妖精尾巴在他离开后所经历的事情他还是略知一二的,当时艾德拉斯的事件他作为二代灭龙魔导士也到了艾德拉斯,但因为他的身份缘故只不过远远地目睹着妖精尾巴的大家顺利精彩地解决掉了那群神经病。

六魔将军的事情他不怎么了解,那时他出外工作,后来回到霍比尔才知道原来在他出远门时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情。

再接下来,便是天狼岛的恶魔心脏的事情。

他也不知怎的那个时候跟上了大家的脚步,想看看夏和葛吉尔会不会顺利当上S级魔导士。

更何况,公会内的S级魔导士也作为任务的主要人物参与了这个晋级考试,他也想看看米拉珍妮过得好不好,她现在究竟如何。

但他还没来得及目睹米拉珍妮的实力,就被黑暗公会恶魔心脏打岔,公会成员合力对抗恶魔心脏成员。

他也知道这种紧急时刻他不该躲躲藏藏,必须如她所言守护自己重要的人。

他出现了,把自己的魔法交托在夏的身上,也救下了老头子的老命。

在一切归终时,老头子见到他却忍不住数落他的不是。

他也无奈,但却没有反驳半句,他知道他是在佯装恼怒,实际上却口是心非的掩饰他此时此刻心中见到孙子的喜悦。

他保持沉默是金的美德让自家老爷子数落自己,随后一看向老头子却发现他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米拉微笑上前递纸巾,他很好奇在这种鸟不生蛋的荒岛哪来的纸巾。

她递了纸巾后,见他身上还有伤口,便拿过绷带和药膏亲自为他上药包扎。

艾芭格林嘟着嘴闹着说自己包扎肯定更好的,艾尔夫曼更是不悦她质疑自家姐姐的实力,立马与艾芭格林推销自己的姐姐有多厉害温柔。

米拉和拉克萨斯不以为意,前者依旧保持着春风如沫的笑容为拉克萨斯包扎伤口。

拉克萨斯静静地注视着特意为了配合他身高而蹲下的银发女子,被她触碰过的肌肤莫名地热了起来。

即使在这种鸟不生蛋的鬼地方,她也浑身是伤地为自己包扎,但是为什么尽管她落魄成什么狗样子,还是那么地亮眼漂亮呢?

在她包扎完毕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盯着她的容颜盯得失神。

回神时才发现她一脸无害笑容注视着自己,银白色的长发静静地披在肩上,一身粉色裙子衬托出她较好的身材... ...

“米拉。”

她茫然地歪头,疑惑地收起笑容。

“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他至今都搞不懂为什么当时会说出这样的话,像是很渴望她能在重逢的时候对自己说些什么。

不过她没什么表示他也很不爽,他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就没和米拉见面过,她都不知自己在这段时间没和她见面有多期待再相逢的那刻。

她不知道,她不知道他有多期待再次见面。

他拼命地在那段时间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变得能有能力守护自己重要的人,让自己身上的稚气与戾气都消除... ...

就是为了相逢的那一瞬间她能对全新的自己展露笑靥,就是为了让她不再对自己更加失望。

就是为了让她... ...有机会能回头看他一眼... ...

但是她在相逢时,却什么都没有表态,以对外人一样的态度为他包扎。

他不认为包扎这种举动是担心他的伤势而做出的关心,就算是基尔达斯受伤了她也会不顾一切地上前为他上药。

因为大家都是伙伴,她所识为重要的人。

他很不爽,她为什么不对自己说更多的话?

“嗯?”她有些反应不过来,随后才意识到他的意思。

“欢迎回来,拉克萨斯。”

他想他是疯了。

连一句普通不过的欢迎回来,他都能甘之如饴,那轻轻地唤着自己嗓音的她... ...

他突然就觉得那短暂的独自旅行没什么打不了的,孤独也好没她也好。

起码现在他回到了这个能看见她的地方,这个她让意识到是家的公会。

他终于有机会,能展现给她看。

他也学会了使用自己的魔法守护最重要的人了。

不管她给不给自己一个守护她的机会,反正守护她这个任务,他一辈子都接了。

“嗯,谢谢。”

————

其实她很好奇,为什么拉克萨斯会突然回到天狼岛。

蕾比听到这里,她一直都在听米拉诉说着过去的故事,感想心里想法什么的都是米拉的想法,至于拉克萨斯的两人都不清楚。

米拉对拉克萨斯的归来并没有感到任何尴尬和不安,相反的她觉得无所谓。

既然回来了也好,马卡洛夫也不用天天都担心他一人在外碰见了什么事情。

但比起过去的自己,她不再是那个会私底下偷偷担心他的那个少女了。

在他对自己说:“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的时候。

她完全就是蒙逼状态,她和他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了吗?

而且为什么非得要她欢迎他回来,她压根没有半点帮助好吗?

但她还是压下心中的疑惑,恭贺他回归。

她看见他的表情在自己说完后突然浮现出了从未见过的笑容。

是那种真诚,真心露出的笑容。

蕾比打着瞌睡,在吧台前喝完最后一口的橙汁。

天色已不早,虽然她对米拉的故事还很感兴趣,但是葛吉尔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她不走的话晚上会出人命的!

出.人.命。

葛吉尔铁青着脸走上前,蕾比尴尬表示自己正想回家了呢。

他“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悦,接着把一封雪白色的信件递给她。

她疑惑地接过,吧台内的米拉也好奇地凑前来看。

「致蕾比酱。」

“呜哇,是露酱寄回来的信呀!”

米拉也笑着示意她快打开信来看里头的内容。

「蕾比酱你还好吗?艾莉娜有没有闹着要干妈?哈哈,开玩笑嘛!

我和夏到了海港霍比尔城,这里的风景比起温莱斯瓦特还要更加漂亮呢!据夏说,这里还曾是拉克萨斯在流浪时住的地方呢。

这里实在是太漂亮了,任务也不算太难,我们应该会在这里逗留一周好好享受这里的风景!

好了,代我向伙伴们问好,我也会买点土产回去的呢!

露西上。」

霍比尔吗... ...?

的确是他流浪时的落脚地呢,在他离开公会的时候,她有一次接到任务的指定地点就是霍比尔。

所幸的是那一次在霍比尔待了三天执行任务都没和他碰面,这是米拉最庆幸的事情。

但她却不知道,她没碰到,他倒是碰到了。

那日他刚好结束工作,正准备回旅馆休息时,背着行李袋在霍比尔热闹的街道上缓慢行走。

越过一间又一间商店,小贩们如同河东狮吼的嗓音,还有路人们的交谈声... ...

他无心欣赏这份城镇的温馨。

但是在他发呆时一人不小心撞到他的行李袋,垂头不断和他道歉。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便迈开脚步朝着旅馆走去,多亏了刚才那个路人,他丫的倒是清醒了不少。

灭龙魔导士最让人嫉妒的便是灵敏的洞察力和嗅觉听觉。

但他那时倒是庆幸起自己的嗅觉和听觉那么灵敏来着。

即使在如此多人的街道上,但他还是不放过那细微的气味。

他一下子就回过神来,这个气味他很记得,自从她那次越距的拍脸举动后,他就再也忘不了她身上独属的气味。

这个气味,是她的,是米拉的。

他顺着气味寻觅她的下落,越靠近那股气味越发越浓烈,就代表她离自己越来越近。

“米拉姐,委托人的家在这里吗?”

“任务纸上确实说着是在这里的。”

他看见了她的身影,她垂头盯着任务纸,身旁站着艾尔夫曼。

她扎起了马尾,黑色上衣搭配白色短裤,看起来十分清纯,她鼓着嘴的样子看起来很可爱... ...

他很庆幸自己能遇见她,但是却又暗自恼怒她来霍比尔并非因为他,而是为了该死的任务。

... ...她真的没想过来找他吗?

“蒂尔泰路,的确是这里啊... ...”

笨蛋,这里是迪尔布路,蒂尔泰在反方向!

他又没资格走上去替她带路,愤愤不平之后做出了个最无脑的决定,随便拉住了个路人要求他帮忙替里头的米拉带路。

路人原本特别不悦这人奇奇怪怪干嘛非得随便带路,但一看见里头的姑娘是个大美人后... ...

立马就感谢这**,奔进去带路了。

拉克萨斯让他别说是他让路人带路的,总之两姐弟就顺利到了委托人的家。

在这三天,这她和他在同个城市的三天。

他每一次都在他们的身后,守护那个银发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