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二十三 真相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01-12 11:25:01am

其他·同人


南宫老爷正躺在床上,目光注视着南宫蝶的方向,眼眸里满是心疼女儿的父爱。他的身上被扎着许多大大小小的管子,都是连接着葡萄水,血袋,心跳感应器等等许多只在医生剧里才会看到的特别仪器。

爸爸还活着。

南宫蝶立即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背证明这是现实。

疼。

原来这不是梦……

一时间,南宫蝶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此时,她的脑海里全是两年前爸爸像睡着一样地躺在太平间的手术台上的样子。龙叔不让她看爸爸的样子,所以她也未见过爸爸的死状有多么严重。

不过她上网找过很资料,最后自己幻想着爸爸的模样应该是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着,身上也有好多处被针线缝合的痕迹。

把尸体运回家后,爸爸被放进一个用上等木质打造出来的棺材里,还请了佛教会的人来念经超度爸爸的灵魂。下葬当天,她记得棺材被盖上的那一刻并且永远都不会忘记。

一整天下来,南宫蝶不吃不喝也不哭不闹,站在墓前好久好久,直到天空下起了雨,宛如是在为南宫蝶流泪。

那天,简直糟透了。

要是面前躺着的是久违重逢的故人,她一定会冲上前去紧紧地抱着对方,但此刻见到的是本该在两年前就躺在南宫群葬园底下的棺材里的爸爸。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爸爸诈尸了?不像啊……不然是起尸了?不过这些都是老一代人迷信的东西,怎么可能出现在现实生活中。

怎么办,脑子里全是一团糟。

南宫老爷默默地闭上眼睛,像是等得累了。

南宫蝶僵在原地,也不敢靠近爸爸的床边。此刻所有的一切都需要时间来消化,可是时间不等人啊。

南宫蝶怕万一她靠近了,发现到面前只是一张巨大的3D拼图,不小心触碰到一小块碎片,其他的碎片也会跟着蝴蝶效应接二连三的掉下来,接着所有的幻想就会在瞬间面目全非。

南宫蝶原本是个直爽大方再带点傲娇的女孩,如今见到重生的爸爸却变得婆婆妈妈扭扭捏捏,这让季晨光很受不了。他对她充满了不舍和心疼,他不想见到她痛苦却又硬撑的样子,这让他更无法忍受。

原本季晨光要上前去安慰南宫蝶的,却被龙叔阻止了。他希望可以让南宫蝶自己消化这些情绪,也算是作为南宫当家的一个训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宫蝶收拾好心情,牙咬下唇,鼓起勇气走到爸爸的床边。

在这么谧静的小空间里,所有在外面显得微不足道的声音如今被无限的放大,更加剧了南宫蝶内心的紧张和不安。安静的房间里除了心跳器的声音外就只剩下四个人之间的呼吸声了。

“爸爸。”

过了良久,南宫蝶终于裂开了嘴。

南宫老爷吃力地睁开仿佛绣着十万黄金重的眼皮,嘴角僵硬地微微上扬,眼角的鱼尾纹马上明显的现象出来。

看来这两年里,爸爸憔悴了许多,就连白头发都快要染满所有的头发了。还有……爸爸看起来清瘦了好多,以前爸爸时常有运动健身,身材明明很健硕的,现在呢,瘦得只剩下骨头了……

这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爸爸会变成这样。不过,这样总比躺在那冷冰冰的四方棺材里要来得好得多了。

南宫老爷张开嘴巴,好像在说什么,声音却小声得很模糊。

龙叔让南宫蝶的耳朵凑近老爷,南宫蝶照做了。

“……长呃啦……爸爸呃嗯西洋你……”说完,南宫老爷欣慰地笑了。眼角还微微闪烁着泪珠的光芒。

南宫蝶听得不是很清楚,不过她可以感觉到爸爸对她的爱依旧未减。这些年来,爸爸都住在这里吗,为什么不去找她?

还是她以前猜的没错,那场车祸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制造出来的。而爸爸躲在这里是为了避难,只要对方察觉到爸爸还没如他所愿与世长辞,那就必定会再次招来杀生之祸。

要是敌方再来制造意外,那绝对是对爸爸的致命一击。以爸爸现在的情况来看,就算没有任何意外,他也只剩下最后一口气,那口为了能见到南宫蝶而保留至今的一口气。

龙叔感觉南宫老爷的心愿已了,他的时间不长了,必须要趁老爷还有力气时赶快向南宫蝶说明一切。

他看了南宫老爷一眼,老爷对他眨一下眼睛,表示已经可以说出事实了。他再看了身边的季晨光,他也点头表示同意。

南宫蝶的眼泪止住了,看着这三个人的表情举动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在隐瞒着自己,心情开始变得有点不爽。她需要一个交代。

龙叔先开口,“小蝶,有件事我们想告诉你,不过你要保证听了之后先不要生气。等把该说的说完了后,我任凭你处置。”龙叔的语气很沉重。

南宫蝶点头。龙叔很少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这也证明了事情的严重性。

“两年前,老爷在车祸中死亡了。”废话。“但是其实这是老爷的一个计谋。车祸后,我马上到医院,医生告诉我老爷只剩下半条命了,只有30%被救活的机会。我听了后,一直在手术室外徘徊着,心里还不断地帮老爷祈祷一定要被救活,怎知,苍天显灵,老爷真的活过来了。”

南宫蝶越听情绪变得越激动,但她还是努力克制住了那股想要掐死人的冲动。她记得爸爸以前告诉过她,作为南宫当家必须随时保持冷静和理智的思想,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尽量不给让别人看到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是的,忍耐和保持平静也是南宫家中的其中一个美学。

龙叔继续说:“我们都知道这场意外是人为的,对方已经买通警察和医生,务必要说这是一场意外并把老爷害死。但他们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当年老爷的主治医生可是老爷曾经资助报送外国的穷学生。他很重恩情,怎么可能会出卖老爷,所以我们就将计就计,让对方以为老爷已经死了,等老爷的情况好转后,我们再来从长计议。”

南宫蝶冷冷地问:“凶手是谁?”

不等龙叔回答,季晨光抢先一步:“安家。当年他们第一次败落就是因为南宫家的原因,这些年来他们努力重建安家,一直把当年的事怀恨在心,发誓一定要让南宫家绝子绝孙。看在你还年轻,他们暂且先放你一条生路,为的就是再找机会诱惑你的心智,让你自己把南宫家搞垮。这招就是借刀杀人。”

南宫蝶明白了,这样一来安家不但可以完全脱离关系,南宫蝶还会因此被盖上“搞垮南宫家的罪魁祸首”遗臭万年的骂名,就算跳进黄河也没脸见在上的祖宗。

那季晨光怎么知道的,他既然知道又为何不告诉南宫蝶?

所以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就是安家?

南宫蝶看向龙叔,但龙叔摇头。

“罪魁祸首不是安家,安家已经进入第二次的败落,不可能有这种实力。这次他们是败在家族内乱,好像是因为外家和内家之间的事,而我们南宫家和季家只是联合起来再为他们扇风,把火烧得更旺罢了。”

南宫蝶简直不敢相信龙叔竟然会和季家合作。当初他不是告诉她,季家的人不可信吗,怎么又与他们合作来挤压安家?

“我们跟季家是建立在互相都能得到利益的基础上合作的。”龙叔解释:“安家野心勃勃,早就对南宫家和季家虎视眈眈,我们不彻底击垮他们,等到他们再次强大起来时,要回家喝西北风的就是我们了。”

南宫蝶还是有点一头雾水。这次的事件既然不是安家所为,那会是谁?J市的三大帮会只有南宫家,安家和季家。都不是来自这三大家族里的,那会是外来的第四股势力?

她问道:“不是安家,那血墙事件的主谋是谁?难道我们J市出现了新的第四股势力?”

龙叔知道南宫蝶在思考什么,而这些他已经跟老爷在房里仔细的分析过了,唯一的嫌疑犯就是……

“不是安家就是我哥,季晨风。”

季晨光脱口而出,南宫蝶和龙叔惊了一下,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他,而南宫老爷依旧保持坦然的态度在旁观着他们的交谈。与其说是旁观,不说其实他早就知道了今天所会谈论的事情,包括季晨光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哥哥。

两天前,季晨光跟踪龙叔到这栋别墅,等龙叔离开后他在偷偷地潜入别墅里。别墅外有很多闭路电视,就像南宫府那样,而南宫老爷又怎能察觉不到他的到来?

老爷故意让龙叔假装离开,等一段时间后再回来,就算季晨光要对他不利,龙叔也可以及时帮忙。

在龙叔回来之前,季晨光跟南宫老爷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立场,还告诉老爷他对南宫蝶抱着怎样的感情。他希望南宫老爷可以相信他对南宫家是完全没有恶意的。

他们的交谈中,季晨光跟南宫老爷提过他怀疑凶手就是自己的哥哥,季晨风。虽然南宫老爷说话不怎么有力气,中途还总是喘气,说话语速更是慢得惊人,但他们还是在龙叔赶回来之前把这一切都说完了。

季晨光借住爸爸的名义恳求可以跟南宫家合作来迎敌,就算对方真的是季晨风,他也不会手下留情。这件事,季晨光早就跟爸爸达成共识。

等龙叔回来后,南宫老爷只是告诉他跟季家合作的事,并没有把怀疑凶手就是季晨风告诉他。一来是为了保住季晨光的面子,二来是他知道龙叔的性子比较急,听到真相后必定会拒绝与季家合作,他一定会认为季晨光只是季家派来的一颗小旗子。

南宫老爷对自己的看人眼光很自信,他阅人无数,知道季爷有恩报恩重情重义的个性,在上道上他可是出了名的公私分明,尽管是家里出了内贼也不会私下包庇。季爷还是个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人,只要说得出,就不怕做不出。

第一次见季晨光时,南宫老爷就察觉到了他身上所散发出与季爷相似的气质。虽然只见过几次面,不过他的人格是值得保证的。

南宫老爷相信季晨光和季爷。

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变质,为了防止继续尴尬下去,龙叔先开口。开口前,他叹了一口气,“原来你也开始怀疑了。”

季晨光点头,“不止我,我爸也开始起疑心了。这几天我哥的行踪不定,每天深夜都会独自出门直到凌晨四点才回来。有一次接近临晨五点回来,刚好碰上我爸出去耍太极。那次之后,我哥的行踪都被我爸偷偷地监视着。”

龙叔的眼神暗了一下,而站在一旁的南宫蝶有点不明白他们之间的对话。

所有真相来得太容易又来得太突然,她需要一些时间来缓冲。原本以为都是敌人,但其实原来都是盟友,那之前她所做的一切不就都白费了吗?或许他们早就看出了南宫蝶的雕虫小技。

南宫蝶刚要开口发问,龙叔就打断了她,让她欲言又止。

“在血墙事件前有个帮会打架的案子,其实那件事是老爷安排的。”龙叔弄清自己要知道的事后,继续为南宫蝶解释所有的来龙去脉。比起刚才那些对话,他现在才算是真正的进入正题。

听到这里,南宫蝶惊讶地瞪大眼睛看着龙叔,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不过她必须立刻调整好心态,因为她知道,接下来的所有真相会让她更难以接受。作为一个合格的南宫当家,她一定要镇住脚。

“继续说。”

她已经准好去接受着一切,不管事情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她还是会去试着接受并且化解。这是爸爸所期待的,也是她作为南宫当家的一个责任和能力。她知道四大头目都还不服她,只要这件事解决了,大家就一定会对她另眼相看。

“黑蛇帮和残狼帮其实是老爷在外面另外凑合来的,他们都是路边的孤儿和乞丐,但绝对都是好人。这两帮是南宫势力下的两对精英部队,通常都会接到许多奇异事件的命令。为了不让你发现他们来自于哪里,老爷特别吩咐让我别先告诉你他们的存在,直到靠你自己力量查到他们的身份。这也算是成为南宫当家的一个考核。”

南宫蝶蹙眉。

“后来,我们没想到他们会出事,剧情也越来越偏离轨道,快要超越我们可以控制的范畴了。出事后我有在暗地里调查,也跟老爷商量过很多应付的对策,甚至还跟茶馆的老吴联手合作,但都一无所获。其实那天你到茶馆的事我都知道,那时我就在房间的隔间里,是我让老吴跟你说不知情的。再之后,我见你执意插手此时,就打了一通匿名电话给你,用恐吓来让你放弃调查,因为这件事已经超越我们的范畴,而如果你硬是要加入这祸水,我不能保证你的安慰。老爷就你一个女儿,你还是南宫家唯一的继承人,所以你绝对不能出事。”

龙叔说到这里,有总老泪纵横的感觉。他越是要阻止南宫蝶就越是激起她对事件的兴趣。作为老爷的得力助手兼兄弟,这是他的失职。

“我本以为事情就会这样告一段落,这或许只是有人的恶作剧,只是做的太过火了,没想到不久前就发生了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帮会失踪案,消失的都是南宫家和季家的小帮,这让我们完全失去了方向。”龙叔再叹一口气。

南宫蝶仔细看他的样子,眼角的鱼尾纹都多出了几条,脸也消瘦苍老了许多,昔日那些风流倜傥都消失了。发生事情后的这些日子里,龙叔怎么操劳成这幅模样了,到底还是老了呀。

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季晨光忍不住走到龙叔身边,像知己一样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别再说了。龙叔把头转向一边,没脸见南宫蝶。

季晨光接着龙叔还未说完的真相,“事情发生后,我们季家不可能坐以待毙,也大肆展开了秘密调查行动。两天前我来找南宫老爷,跟把我们所查到的资料和龙叔查到的资料来做个彻底分析和小总结,最后我们发现在这群人当中,我哥和他的朋友,Andy的嫌疑最大。”

季晨光不动声色地把话说完,好像把季晨风这个人当做一个陌生人一样。

“第二根脚趾的检验报告已经出来了,我们证实了那个脚趾是来自残狼帮的首领,叫陈阿狗。以脚趾的腐烂程度来看,脚趾被剁掉时他还活着。我觉得我哥这么做,是为了让我们乱了阵脚。”季晨光的眼眸里埋藏着深渊。

他转过头看着南宫蝶,问道:“你还记得那天我和皓宇去你家,你给我们看的视频吗?我怀疑,D就是陈阿狗,而他是被我哥催眠了才会乱杀人的。”

“催眠?”南宫蝶用不相信的语气反问他。

季晨光点头。“你别忘了,我哥是国内著名的心理医生。至于催眠术这种小伎俩难不倒他。而那堵血墙是我哥故意留下的证据,为的就是让你陷入这个局里。他应该是观察你好一段时间了,才会知道你有那种越刁难越爱冒险的精神。为了让你更沉入这个局里,他故意把事情弄得更复杂一点,还错让我们误会是安家所为。”

他说完,南宫蝶总算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龙叔突然开口:“还有那位唐颖小姐,她也刚刚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知道你们在暗地里窃听着我和老吴,我已经把窃听器全部寄回给唐颖小姐。”

果然被发现了。

南宫蝶下意识地拿出手机想要拨给唐颖询问此事时却及时被龙叔阻止了。

“不用打了,是我叫她暂时别告诉你的。”

南宫蝶放下手机,眼神里充满了计划。

既然南宫蝶知道了真相,那如今换她做东,她要把季晨风绊倒,从此再也不能为非作歹兴风作浪!

南宫蝶把昨天季晨风给她的脚趾检验报告告诉龙叔和季晨光,还把他们详谈的细节也统统说出来。不知道龙叔和季晨光有什么计划,她想先听听他们的策略。

龙叔和季晨光把计划都告诉南宫蝶,他们达成共识,决定并肩作战。当然,计划当中也包括了吴皓宇、吴志才和唐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