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二十四 黑色轿车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01-16 7:45:19pm

其他·同人


之后的连续几天,南宫蝶和季晨风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她时不时就会到季府找季晨光和季晨风讨论案件的事情。

这一切就跟计划中进行的一样,首先,她必须让季晨风觉得他们已经完全相信他。这样一来,季晨风就会渐渐地对他们放松警惕,到时再来个瓮中捉鳖就手到擒来了。

南宫蝶知道时间已经不多,不过却又不能显得太超之过急,还是得按部就班地跟着原先的计划慢慢一步一步地靠近季晨风。要是频率调整得不对,以季晨风这么高智商的人,一定很快就会察觉得到,到时就会功亏一篑了。

见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被割掉脚趾的残狼帮头目或许早已命断黄泉。南宫蝶心底很懊悔,要不是自己的无能,陈阿狗或许就不会牺牲了。

必须再快一点!

再快一点啊!

这天放学后南宫蝶又跟季晨光回到季府。通常这个时候季晨风不会在家,但今天他却破天荒地在家里一副悠哉的样子在看电视。他的手里捧着一碗葡萄,一面看财经节目,一面吃得正香。

坐在一旁的季晨曦看到季晨光回来了,还带了南宫蝶到家里玩,简直开心得不得了。她那古灵精怪的脑袋就在想,南宫蝶会不会是二哥的女朋友呢。她很喜欢南宫蝶,尤其是跟二哥站在一起时的样子,两个人简直是天生一对。

季晨风顺着季晨曦的眼神看去,也发现了季晨光和南宫蝶。

“大哥,你今天放假吗?”

季晨光心里已经开始怀疑,不过表面上还是装作没事一般地问候季晨风。他这么做只不过是想要从他的口中套出一些话。

“嗯,今天突然想放假。”

季晨风伸了一个懒腰,瞄了一眼墙上的时钟,马上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差点把剩下的葡萄打翻在地上。

“呀,都这个时间了!我还约了朋友谈事情呢,要迟到了!小蝶,要是找我有事的话改天再约时间吧。嘻嘻。”

临走前,季晨风摸摸南宫蝶的头顶,好像一个大哥哥在安抚小妹妹一样。他的笑容里还是透露着神秘的气息。

季晨风只摸南宫蝶的头,季晨曦觉得大哥偏心,嫉妒地小声嘟嚷了几句。

南宫蝶觉得事有蹊跷,在季晨风出门的不久后,她和季晨光也跟了上去。他们看到季晨风搭上一辆黑色轿车,上面还有四个环的标志。

四个环?那不是在吴家茶馆外看到的那一辆车吗?

之前来季家时只觉得这辆车似曾相似,以为只是巧合。可是如今又在车辆车的车前发现了还有四个环的加持,这更让南宫蝶更加确信了这辆车的出现并非巧合。

南宫蝶想起了那天到吴家茶馆放窃听器完后,打算回学校,又刚好碰上倾盆大雨,只好在一楼靠门的座位上等候。突然,她在雨中看到一辆飞奔而过的黑色轿车,那辆车上也有相同的四环标志。

她那时就觉得这辆车怪怪的,现在看来,这车一定是经过吴家茶馆到什么地方。车身还被改装得全黑,给人一种神秘兮兮的感觉。

他们会是去秘密基地吗?

南宫蝶觉得他们不能贸然的就去跟踪这辆可疑的黑色轿车,说不定季晨风是故意让他们上钩的。不管他们有没有跟上去,季晨风都不会有损失。

如果去问吴叔,他会知道吗?

这时,季晨曦也跟着走了出来,她摇了摇南宫蝶的手臂。“蝴蝶姐姐,你跟二哥刚回家就要走了吗?怎么这几天大家都不在家里,怪寂寞的。”

南宫蝶半蹲着,把视线保持与季晨曦平行。

“姐姐现在有事要忙,不过相信不久后事情就会解决了,到时姐姐再陪你玩,好吗?”她用食点一点季晨曦的鼻梁。

南宫蝶不擅长安慰人,尤其是年龄比自己小的孩子。

季晨曦很天真,不会太难哄,她真的相信南宫蝶说的事情很快就会解决然后再到季府陪她玩。

就算事情解决了,相信今后的季府也会与昔日不同了吧。到了那时,就再也不会在季府找到季晨风那大哥哥形象成熟可靠的影子。也不知道季晨曦知道真相后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笑得那么的无邪。南宫蝶最担心的是事情被揭穿后,季晨曦会接受不了事实而变得自闭。

南宫蝶喜欢季晨曦的笑容,因为她的笑容就像太阳一样温暖,温暖照耀着人心里最黑暗的一面,成为心中指引道路的灯柱。

每当见到她时都会让南宫蝶情不自禁地回想起小时候的自己。她记得爸爸曾经告诉她,她的笑容宛如冰天雪地中涌泄不尽的泉水,总是可以洗净爸爸的悲切,温暖爸爸的内心。以前也常听人说,女儿就是爸爸的小棉袄,果然没错。

南宫蝶喜欢以前那个脸上总是挂着纯净笑脸的自己。但,已经回不去了,她既然已经步入了社会,成为南宫家的大当家,就再也回不到那时还是纯真懵懂的自己了吧。

既然回不了,那至少也要尽量守住还能保持着单纯笑脸的季晨曦。就算事情被揭穿了,也尽量不让季晨风在季晨曦心中的形象破灭。因为南宫蝶知道,季晨曦深爱着两位哥哥,不管谁出事,都会在她心里留下不美好的阴影。

南宫蝶站起来看了一眼季晨光,两人四目相交颇有默契地点头。季晨光安慰了季晨曦几句后就跟着南宫蝶出门了。

南宫蝶和季晨光的想法一致,他们都打算到吴家茶楼去彻查关于黑色轿车的事。原来下雨的那天,在黑色轿车经过之前季晨光就坐在南宫蝶的身后了。

来到吴家茶楼前,门是被关着的。

看来今天茶楼休息呢。

南宫蝶走上前去敲了门几声却无人回应。她叫季晨光打电话给吴皓宇,确定今天是否真的没开门营业,还是他们那里出现了什么变故,才让他们无法开门做生意。

季晨光拨了几通电话给吴皓宇,但最后都被转入无人接听。南宫蝶不放弃,再打给龙叔。电话响了几声后,龙叔才接通电话。

“干爹,你有吴叔的号码吗?”

龙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哪个吴叔?”

在龙叔的印象里,他们圈里好像有好几个人都姓吴的,而南宫蝶都把所有姓吴的中年男子都叫“吴叔”,所以他不知道南宫蝶此刻所谓的“吴叔”是哪个。

“吴志才。”南宫蝶记得吴家茶楼老板的名字。

“吴家茶楼?发生了什么事吗?”

龙叔听南宫蝶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也把他搞得精神紧张起来。吴家茶楼虽然跟整件事情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刨根究底,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源自于吴家茶楼后面的那条小巷子。真要计算的话,吴家茶楼和吴志才跟整件事脱不了关系。

而且,在他们的计划里,吴志才和吴皓宇也被算了进去,如果敌人要抓他们回去当筹码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南宫蝶还不清楚为什么吴家茶楼没开店,不过在这种非常时刻关门,必定会让人心惶惶,有事没事都会联想到是否是计划出了变故。

“我不知道。刚才晨光已经打电话给皓宇了,不过电话接不通。我担心他们会出事。”南宫蝶镇定地把话说完。其实,她心里一点也不镇定。

她最怕就是发生那些预料意外的事。那种事最让她感到素手无策而又不知如何是好,最后还会导致她做出错误的判断。

“好,我现在就打电话给老吴,你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等我。我处理好这里的事后就会马上过去。”龙叔急忙地交代完后就挂了电话。

南宫蝶和季晨光找一个角落躲起来,一来是为了不被人发现,二来是为了观察茶馆四周的异样。

这种感觉就像是做贼一样。

忽然,一辆黑色轿车经过南宫蝶和季晨光的视野。

那是季晨风刚才坐上的车!

刚才季晨风临走前,南宫蝶已经把车牌号码记下来了,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再犯下第二次同样的错误。第一次就是因为下雨她才无法确认车牌,第二次在季府门外,天气明媚,她绝对不会再错过确认车牌的机会。

她看向季晨光,刚好他也正看着她。

“那是刚才季晨风坐上的车,我记得车牌。”

“嗯,我也察觉到了。”季晨光点头。“他们怎么从那个方向过来,难道他们的秘密基地就在这里附近?”

南宫蝶点头表示同意。“我觉得有可能。我们南宫家的秘密基地的外观也是看似一栋陈旧大楼,但谁知道其实内有乾坤。”

从古时代开始, 很多大户人家的秘密基地都是这样的,尤其是那些地下黑市的商人。他们有一大批黑货要运行,不可能存放在银行或者家里,所以最好的保障就是找一个不起眼的建筑物,把货物藏在里面。这样一来不但可以掩人耳目,还可以确保货物安全,简直一举两得。

既然知道了季晨风的轿车时常进出这里,那搜索范围就缩小了许多,只要锁定在这附近的老式房楼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南宫蝶就变得有些兴奋起来。她赶快发信息给龙叔告诉他,她和季晨光已经具体知道季晨风的秘密基地在哪里,只要在找一下或许就能找到。

很快,龙叔就打电话过来。他说他其实早就知道秘密基地就在吴家茶楼的附近,已经派人埋伏在四周查探了,但至今依旧毫无消息。

每次见到那辆黑色轿车经过时,看管的吴叔就会命令附近的弟兄马上跟上,但最终都会在同样一个拐弯处跟丢。

说来奇怪,旧街场的拐弯处不多,没有一条拐弯处是相似的,但对方却可以轻易地在同一条拐弯处短时间内甩掉那么多训练有素的兄弟。果然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强中自有强中手啊。

龙叔也派人在拐弯处的附近调查了,但这一切就像是一场大魔术表演一样,不管所近距离看多少次,还是找不出破绽。找到其中的破绽就能打开关键。

他刚才还打给老吴了,他和吴皓宇在古董拍卖会的现场,叫他们不要担心。如果要进茶楼的话,在门外的第六个花盆地下藏着一把钥匙,让他们自己开门进去等候,过半个小时拍卖会就会结束。拍卖会离茶楼只需十五分钟时间。

南宫蝶和季晨光照做,在花盆底下找到钥匙开门进去茶楼。他们直接走上二楼,南宫蝶选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而季晨光则熟练的泡起茶来。

南宫蝶闷闷地看着窗外,脑子里在琢磨着秘密基地会在哪里呢?

这时,南宫蝶发现到了旧楼与旧楼之间的暗港,就问道:“这条够一人走的小巷叫什么,每栋楼之间都有的吗?”

她不了解这种老楼的结构。从南宫家的初代当家开始,南宫府都是独立式房子,四周都是空旷的院子,根本没机会住到像这样与邻居靠得这么近的房子。

季晨光以前就住过这样的屋子,对这些屋子的结构略知一二。

“这条巷子叫暗港,很多老款式的房子都这样。不过很多人都会用水泥刚把暗港封起来,这样一来可以预防成为瘾君子的栖息地,二来可以成为普通商人的临时货仓,三来还可以充当黑市场商家的黑货收藏地。”

季家的秘密基地就是在J市里的某道暗港内。走进暗港大约五十米的距离就会见到一扇生锈的铁门,打开铁门后简直别有洞天,里面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朝代留下来的四合院,而那里就是季家的秘密基地。

每次季晨光到季家的秘密基地时都会不禁感叹前人的崇高智慧。季家的秘密基地简直埋藏得比南宫家的秘密基地还要隐晦。

“原来如此……”南宫蝶皱眉想了想,做出一个推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季晨风的基地一定就在这些旧楼的某条暗港里。”

南宫蝶说得很自信,直觉告诉她就是如此。

季晨光茅塞顿开,马上联想到季家基地的样子。他记得小时候爸爸曾经带过哥哥和他到季家的秘密基地去,那是哥哥唯一到过季家基地的一次。或许他就是利用了季家基地的桥段,也把自己的基地建设在暗港之后。

南宫蝶马上打电话通知龙叔,让在附近的兄弟们注意所有的暗港是否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一找到就要立刻通知她。

一个小时后,吴叔和吴皓宇回来了。

不知道南宫蝶和季晨光已经喝了多少杯的茶,上了多少次的厕所,总算盼到他们回来了。南宫蝶本来就是属于那种浅睡的体制,加上喝了那么多的茶,估计今晚不用刻意熬夜思考也会睡不着。

吴叔回来时春风满面眉开眼笑的,一看就知道是标了不少好货回来。然而吴皓宇却恰恰相反,他的眉头皱得可以捏死好几只蚊子,显然对今天的收获很不满意。他的理解能力没吴叔厉害,花重本买古董还能笑得那么开心的只有那些古董收藏者才能理解的乐趣。

这还不是最气人的事。刚才在最后的标价时,有个人一直与爸爸相争标价,最后爸爸还是狠下心把棺材本都砸下去了。吴皓宇就不明白了,爸爸竟然不把这笔钱用在装修破旧的茶馆上,而是拿去买那些中看不中用的古董。

没想到在吴叔的心里,古董比吴皓宇的未来和享受优质人生还要重要。这是吴皓宇长久以来对爸爸做出的结论。

吴皓宇曾经为此事跟吴叔大吵一架,那时,吴叔只说了一句就让吴皓宇再也无力反驳。他说:“装修茶楼就会毁掉它原本古色古香的味道,那些老顾客就不会再来了。而且,我知道你不爱读书,把钱投资在你身上最后我会亏大本。既然那样,我还不如把钱投资在不断加值的古董上,到时变穷了还可以卖一手好价。”

吴皓宇是不喜欢读书,但被自己的爸爸这么看不起,还真的让人噎不下这口气。为了证明给爸爸看,他从那天起就加倍努力的读书,到头来……他还是考了不及格。那次之后,他再也不阻止爸爸疯狂地买古董了。

吴叔把古董放在架子的空位上,每说完一句话都会瞄向古董一眼。他简直把古董当做第二个情人来看待了。

突然,南宫蝶的手机响了,屏幕显示是龙叔的来电。她马上接通电话,里面却没有龙叔的声音,而是传来一阵阵地吵杂声,当中好像还听见几个人的争执声。

南宫蝶的全身一紧,感觉事情不妙,一定是龙叔遇到什么困难了。她立即站起来就往茶馆外跑去,但及时被季晨光拉住。

“怎么了?”

季晨光见南宫蝶的眼神不对,也察觉到了一些事。

“干爹好像出事了。”

南宫蝶的嘴唇是发白的,说话时还不停地颤抖着。

她最害怕的就是龙叔出事了,这样一来,她唯一值得新任的靠山就没了。她还需要龙叔来帮她操办好多事,所以龙叔绝对不可以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