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章 - 伤痕

梨涡控.≪夜行孤者≫  - 发布于2018-06-12 9:28:20pm

都市·爱情


2016.10.06

10月,天气开始转凉了。

二年二班的晚自习课,一个看起来大约有50岁的老气女人坐在前面的教师桌做着自己的东西,没什么理会班里的状况。班里的人有些很认真地在自习,而有些轻声细语地聊天,相对于白天,现在的情况可算清净许多。

白漪缡其实对现在这种天气又爱又恨,说很冷不会很冷,说热也不会热,刚刚好的。可是她大晚上依旧穿上了一件浅蓝色的外套,怕冷的体质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尽管穿了外套,但是肚子还是会不舒服,每次天气一冷就会这样了。

“怎么啦?肚子疼啦?”夏晴从自己的位置走了过来,像是当老师不存在地坐在了白漪缡旁边的空位子。

“嗯......”白漪缡眯着眼,忍受着肚子的疼痛,“你快回去吧,待会儿老师看到又要说你了。”

“我上刀山下火海地跑来看你,你竟然毫不领情地赶我走呜呜呜~~~”夏晴假装拭泪,浮夸的演技逗笑了白漪缡。夏晴这个人长得漂亮,看着很有气质,但一开口说话形象全毁。

“好了啦,你别闹。”

“要不你去大便吧,大了更舒服。”

“你说话能再粗俗一点的,你的节操呢?”

“好啦,去上个厕所,还是你要去保健室?”说着说着,夏晴已经趴在桌上了。

“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就......”

还未说完,身旁的人就站了起来,白漪缡受到了小小的惊吓。

“老师,漪缡不舒服,我送她去保健室。”

有了夏晴这般快热的好朋友在身边,白漪缡永远不怕靠近人群,不敢表达的东西夏晴都会知道,就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难怪肚子那么痛。

++++++

说好的送去保健室呢?结果夏晴到半路突然人有三急,让白漪缡自己去保健室。成X高中很大,保健室在另一栋楼,走过去真的很费时间,所以她决定走捷径。

等一下。

脑袋停顿了片刻,白漪缡想到周哲谦在附近呢。天色很暗,很少人会注意到的草丛旁躺着一个人,乍看一下像一具尸体。也只有白漪缡会注意到那边,因为她知道周哲谦每次晚自习逃课都会在那儿睡觉。

手捂着肚子,白漪缡一声不响地走了过去,半蹲着问道,“你不回班么先生?”

虽然被吵醒了,但是少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所以没有特别反感,反而有些玩味的回答道,“不回。”少年笑起来时的白牙当中有一颗虎牙,在黑暗中特别的显眼,是白漪缡觉得少年全身上下最萌的一点。

“好吧,你爱怎样就怎样。”白漪缡肚子疼到不行,站在这边吹着冷风还关心着别人的她顿时觉得自己很傻。

刚站直要起步走,后面又来了一把声音使她停下动作,“拉我一把吧。”

【这人真的有够懒。】

白漪缡面感无奈,伸出手要拉他。

谁知,一股力量成功让白漪缡的正脸扑到了少年的胸口上,鼻子有些疼。

“周哲谦!”她抬起头直勾勾地瞪着周哲谦,表达了她此刻内心非常不爽。本打算继续骂下去的,可是嘴巴突然被周哲谦用手捂着,翻了个身,周哲谦已在她之上。

周哲谦一手盖着她的嘴,另一只手示出食指,示意要白漪缡安静。几秒种后,白漪缡瞄到有一道手电筒的光照来照去,才晓得是保安巡逻。被周哲谦压着的身体有些温,白漪缡不觉得那么冷了。时间像是静止了三分钟,周哲谦才缓缓吐出了两个字,“幸好。”

白漪缡现在脑袋其实是一片空白的,他们现在的姿势真的特别......暧昧。

“说吧。”

“什么?”白漪缡望进周哲谦深邃的眼眸,表示不解。

“不是来找我的吗?”

“少自恋了,我要去保健室。”

“为什么?”周哲谦眼里闪过一丝担心,就只有一瞬间,所以白漪缡没发觉。

“肚子......疼。”

两人站了起来,白漪缡还没反应过来双脚就已经离地了。周哲谦把她横抱了起来。

“放我下来吧,又不是什么大事。用背的。”白漪缡意外地淡定,谁知道她紧张得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不要,你穿的裙子,背起来不好看。”

......

最终,白漪缡是被横抱着去保健室的。可能是因为太困,她还在周哲谦的怀里时就睡着了。周哲谦小心翼翼地把白漪缡放在白色的病床上,帮她盖好被子,自己坐在了旁边的椅子。

周哲谦和白漪缡相识已有一年之多,那时的她,有够狼狈不堪。

++++++

2015.10.01

“我求你救救我爸妈好吗?!拜托你!”

走在大街上的周哲谦身后发生了一场车祸,女孩一拐一拐地向他走来,明明自己头部的血流不止,却一直恳求周哲谦救被卡在车子里的爸爸妈妈。

见眼前的人无动于衷,白漪缡依旧不放弃地继续说,“这,这样吧,我,我是白龙集团的继承人,你救了我爸妈,会有很大的奖赏的。”

白龙集团?

周哲谦瞥了瞥那辆车里的两人,啧,讨人厌的东西。

“你知不知道我去救了他们的话我会死?”

人类都是只为自己着想的动物。

“什么?”

“我说,要爆炸了。”

说完,周哲谦把白漪缡拥在怀里,往旁边扑了过去。

“嘭!”

在令人惧怕的炸响声下,周哲谦死死护着怀里的人,跌落在地上的后背隐隐约约地感到刺痛。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葬身火海的白漪缡没有力气再喊,流着眼泪昏厥了过去,

【失去爱人的感觉,你总算知道了。】

他不会让她死的。

++++++

白漪缡猛然睁开眼,看见周哲谦坐在自己身旁,安心的松了一口气。

她又梦到了,车祸的现场。其实那天在医院醒来过后,她每天都想问周哲谦当时为什么不就她的父母,可是她不敢,也坚信周哲谦不是故意的。

“为什么不救呢?”下意识的问,白漪缡反射性地捂着自己的嘴。

“你觉得呢?”他没有睡着。

两人对视,白漪缡看进了他的眼眸,就像个黑洞深得不见底,不知道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松开了手,缓缓说出了四个字,“我相信你。”

简单明了的四个字仿佛在周哲谦胸口上送上重重一击,是他有点喘不过气。在周哲谦听来,那四个字是赤裸裸的讽刺。

【傻瓜。】

“回去吧。”

走了出门,白漪缡也紧紧跟在他身后。

有些事,其实他们都知道,该碰的碰,不该碰的就别碰。一旦有一个人去触碰了那伤口,所有有关联的东西将一触即发。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