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三章 - 隐瞒

梨涡控.≪夜行孤者≫  - 发布于2018-06-12 9:31:17pm

都市·爱情


2016.10.07

放学后,白漪缡打算去逛逛街,却因为一通电话打断了她所有的计划。

电话屏幕上显示两个字:管家。

“喂?”白漪缡滑下了接通键。

“小姐,老爷要见你。”

......

白漪缡家室显赫,学校里除了周哲谦,夏晴还有校长,没人知道她的来历。她真的不想要这个名分,对她来说是种耻辱。可是如此重大的责任,担下了就必须抗一辈子,尽管自己生活在烂如泥沼的地方,也由不得你。

“说吧,叫我来有什么事?”

“听说你最近在找房子。”

“又关您什么事呢?”

这是一个有血缘关系的爷孙的沟通方式。

“你干脆回来吧,在那里很危险。”

“呵。”白漪缡笑出声来,很讽刺,“难道在您那儿就不危险吗?对我来说在哪边都一样,只不过一边是直接死掉,另一边是生不如死。所以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那孩子,很危险。”

“该回去时,我会回去。不用担心我会逃跑。”

反正她是赎罪的啊。

......

周哲谦刚出学校不久,就被一群壮汉堵进了小巷。

“周哲谦,你欠的钱打算几时还?”

“赚到的时候,自然会还给你们。”

周哲谦很淡定地回答,却引来了他们的嘲笑。

“哈哈哈哈!周哲谦,自然是谁你说说?”上一秒在笑,下一秒眼神立即变得锐利,“开打!”

无数个拳头无情地落在周哲谦身上,他没有反抗,他知道他一个人打不了那么多的人。他知道自己不会死的,他还有很多事情还没完成,很多东西还未实现。在很久很久以前,他说过很怕死,而现在的他不再害怕。不是因为胆子大了,而是因为一夜之间受到的冲击,是因为太害怕,害怕到忘了怎么怕死。

“警察来了!”

小巷外传来路过人的警告。

“今天就先放过你!我们走!”那群人急匆匆地逃走,留下被打得坐在地上靠着墙的周哲谦。

周哲谦迟迟没有站起来,只见一个人走到了他的面前问,“你没事吧?”

他抬头一看,是夏晴。

++++++

夏晴把周哲谦送到了附近的一家医院,一路上很多人都对周哲谦指指点点,以为他是爱惹是生非的坏学生。但谁能想到,他偏偏是个成绩好到不行的学生呢。

人不可貌相啊。

护士帮周哲谦包扎好后,拉开帘子,夏晴还在外面等他。

“漪缡知道你欠钱吗?”夏晴上前去问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句。

“谢谢你,送我来医院。”周哲谦不想回应这个问题,牛头不对马嘴地向夏晴道了谢。

夏晴也不了了之,“医药费我帮你付了,不用还我。我先走了。”

在离开之前,她听到后方传来一句话,即便声音很轻,她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不要告诉她。”

......

白漪缡做好了饭,在家里等了很久很久,等到饭菜都凉了,最后只能自己先吃。吃完了,碗筷也洗了,终究没见周哲谦回来的身影,也干脆把帮他煮好的份都倒掉。浪费食物本来就不好,白漪缡看着有些心疼。

多余的东西,就要丢掉不是吗?留着只会碍眼。

白漪缡走到电视机旁,伸手去把相框面向自己,手微微地颤抖。看着照片里笑得幸福灿烂的男女,白漪缡觉得好刺眼,蹲下来抱着自己一直哭一直哭。

哭到哽咽,像是要把五脏六腑哭出来似的。

原来不是所有你觉得碍眼的东西就能丢掉的。

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格。不是属于你的东西,就别随心所欲地想丢就丢,如此的自以为是只会让人厌恶。

这大概是白漪缡和周哲谦的不同之处。

++++++

白漪缡满世界地找周哲谦,终于在隔几条街的烧烤店找到了他。周哲谦每次都回来这家烧烤店,老板都认得他了,因为知道他的家境,有几次都想免费给他,可是都被拒绝。

可能是面子的问题,周哲谦讨厌被人怜悯。

“老板,再来一杯!”

“你这小子,都醉成这样了还喝。”

看见周哲谦伸手去拿酒杯,白漪缡直接抢了过去就往自己嘴里灌。

“喝酒对伤口不好。”

周哲谦伤得那么严重,要不被发现恐怕很难。

白漪缡吃力地扶起他,老板问她说,“小妹,你一个人去可以吗?!”

“可以的,抱歉那么晚打扰你了。”

“没事没事,这小子常来我店,都混熟了。以前就每天跟她女朋友来,但是后来不知道是分手还是怎样,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来了,问他他也不说。现在有你这样的朋友在,这小子也该知足了。”

像是心里面有一块大石头,越沉越深。

白漪缡扶着周哲谦,一路上跌跌撞撞,周哲谦也吐了不少,最后成功把他带回家了。帅气的脸上有些淤青,其他被包扎的地方更是触目惊心。

她小心翼翼地让周哲谦躺在床上,用热毛巾轻轻地把周哲谦嘴角的脏物擦去。感觉到温热的东西在嘴角擦拭,周哲谦有些不舒服地动了动,白漪缡这才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

2016.10.08

白漪缡知道昨天喝醉酒的周哲谦不会那么早起,早上也没有叫醒他就自个儿出门了。

“喂?夏晴在吗?”在等车的同时,白漪缡拨电给了夏晴。

“我是,怎么啦?”

“昨天,有没有发生什么围殴事件?”

停顿了有短短一秒,夏晴才开口道,“没有啊。”

“好吧,谢了。”白漪缡挂了电话。

嗯,她在说谎。

......

Z区,是人少得可以的一个小区域,没什么人会进出,但是常看到有恶心的老鼠和蟑螂出没,就知道是很久没有打扫了。

白漪缡越过了重重障碍,终于到了目的地。

正要敲门时,里面就传来了欢呼声,“同花顺!”

像是扫了兴,白漪缡一敲门,里面便鸦雀无声,顿时安静的氛围是她不适应地打了个冷颤。

“谁啊?!”

“白漪缡。”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