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章 - 还债

梨涡控.≪夜行孤者≫  - 发布于2018-06-12 9:32:28pm

都市·爱情


2016.10.08

喜欢一个人,是可以无私地付出,不管有没有得到回报,都是你心甘情愿。

但如果是你对那个人犯下了很大很大的罪,是不是付出的东西也要加倍呢?

“白小姐大驾光临真是难得一见。跟你母亲真像啊。”李志挑眉,有点惊讶于眼前的人会出现在自己面前,“来,坐吧。”

白漪缡拍掉椅子上的灰尘,坐了下来。

“周哲谦欠你多少钱?”毫不敷衍,白漪缡直接进入了正题。

“你要帮他还?”

“是。”

“那可不是小数目。”

“你忘了我是什么人?”

白漪缡看着李志,眼睛里没有一丝的惧怕,只有无比地坚定。

“怎敢忘呢。他这钱欠了一个月呢,我算是收利息收很低的了,就一百万吧,不过看在白小姐的份上,我能给你打个折,毕竟你现在是离家出走的状态,不好跟你爷爷交待吧。”

白漪缡咬牙,接着回应,“那多少钱?”

“50万就好。”

“成交。”

“但是呢,作为前提,我欠你父母的人情也就一笔勾销了。”

“卑鄙。”

“这就是商人。”

白漪缡拿起包站了起来,走到门口,丢下一句,“我待会儿汇款给你。”

“白小姐。”

她止住了开门的动作。

“我还是奉劝你一句,离周哲谦远一点,他的来历不是很好。”

白漪缡噤声,打开门扬长而去。

++++++

周哲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整了。头异常地疼,他坐在床上发呆了几分钟才下床,用力地甩甩头让自己清醒。

走出房门发现没有白漪缡的身影,他伸了个懒腰就拿着毛巾去梳洗。

现在这种微凉的秋天,周哲谦喜欢冲热水澡,在浴室里蔓延的热气让周哲谦很享受只有自己的时刻。热水噼里啪啦地浇在身上,周哲谦感受到有些刺痛,他忘了,伤口不能碰水。热气让镜子的表面变得朦胧,他伸手抹去镜子上白色的雾气,看到了自己的脸。眼角和嘴角旁都瘀青了,但是依旧没影响他的帅气,反而让原本清秀的外表增添了男人味。回想那时受伤在医院的场景,经过的护士都会忍不住看他几眼。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现在的自己,特别狼狈。

周哲谦也不摸叽,擦干身子换了衣就出来了,白漪缡也还没回来。匆匆打理了头发,他就下了楼,去便利商店找点吃的,毕竟睡了那么久,肚子也开始咕噜咕噜地叫了。

其实自从白漪缡来了以后,周哲谦就戒掉了吃泡面的饮食习惯,然而现在有要重回那种感觉了。

付了钱,周哲谦一下子就吃完了,可能就是空肚子太久。肚子还是饿,于是他去回了昨天那家烧烤店。

“小伙子,你又来啦?”

“是啊,老板给我5串羊肉。”

“好嘞!”

现在这个时间点吃午餐已经算很迟了,所以店里的客人寥寥无几,老板也很得空。

“小子,昨天来接你的那小妹是谁啊?”做人难免要八卦一下,老板拿了五串羊肉过来,间接坐在了周哲谦面前。

“朋友。”回了两个字,周哲谦开了火炉,一一地将肉串摆放整齐。

“没事,我就问问。”

“嗯。”点了头,他继续专心地撸串。

这家店的肉串,周哲谦永远都吃不腻。

++++++

2015.03.07

“谦谦,咱们来比赛,看谁先吃完这肉串呗!”谢小苒嘴里还咬着食物,说出来的话都模糊不清的。

“吃完再说话,别噎着了。”

“比不比嘛?”吞下口中的食物,谢小苒接着说。

“比啊,反正我不一定输给你。”

他怎么就忘了,谢小苒可是个吃货。

“吃完了!我赢了哈哈哈~”谢小苒比出胜利的手势,笑眼眯眯地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

“那么快。”

“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你刚刚可没那么说。”

“那不然再比啊。”

周哲谦开始有些怂了,“才不要,我吃了好多串。算了,你说,什么条件?”

“你如果要逃课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每次考试必须要跟我一样好。”

“蛤......”周哲谦发出哀怨声,谢小苒却一脸得意,表情透露了一个信息:爱我你怕了吗?

“怎样?”

“好吧。但是你总要做一些什么,让我妥协吧?”

谢小苒翻了一个白眼,二话不说地往周哲谦脸颊上快速地亲一口。

“年轻人!打烊啦,再不走以后就别来!”老板表示快被眼前的情侣闪瞎了,下次得买个墨镜。

“马上!”周哲谦喝下最后一口茶,就拉着谢小苒往外跑。

脸上,还残留着她的温度,是想在一起一辈子的人啊。

++++++

白漪缡和周哲谦同时回来了,两人在楼下很巧地碰见了,就是尴尬地笑了笑,尴尬地一起乘坐电梯,尴尬地开门,尴尬地......好像没了。

“你下午去哪了?”周哲谦先开口打破沉默。

“去取钱了。”

“哦。”

有时呢,偶像剧的桥段,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发生的。如果有的话,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情,也不会有什么男主角来救你,也只能自力更生。

有点悲惨这样子啦。

在浴室里泡澡的白漪缡,站起来时一个不小心就摔倒了,还好摔到的不是屁股,而是膝盖。幸好是膝盖,一个预防能力比较强的地方,只是撞到的骨头有点痛。好像不止一点。

......

白漪缡成功脱离了危险的浴室,假装着什么是也没发生,硬撑地正常走路,但是还是避免不了膝盖上显眼的红肿。她坐在沙发上揉了揉膝盖,碰巧被出来拿充电器的周哲谦瞧见。两人对视了两秒钟,白漪缡若无其事地继续揉。

“你腿怎么了?”

“没事,不疼的,就是看着比较吓人。”

“哦。”

口头上是那么冷淡的回应,但是周哲谦依然走了过去,蹲下来轻轻地碰了白漪缡的膝盖。

白漪缡下意识地抖了一下。

“很疼吗?”周哲谦微微皱眉,明明自己身上的伤比她还重,白漪缡的跟他的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

白漪缡笑着摇头,“你自己都没管好了,还关心我干嘛。睡觉吧。”

她站了起来,直接越过周哲谦,周哲谦还没反应过来地继续蹲着。

明天,就搬出去。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