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章 - 搬家

梨涡控.≪夜行孤者≫  - 发布于2018-06-12 10:56:45pm

都市·爱情


2016.10.09

大清早的,生理时钟很准,不用设定闹钟白漪缡可以自动起床。昨天伤着的膝盖也没有那么痛了。打理好自己后,她也开始收拾行李。

今天,要离开了呢。

把橱柜里的衣服都拿了出来,白漪缡把它们折好,一一放进行李箱。本想关上行李箱的白漪缡,瞥见了摆在床头的相框。她走过去拿起来看,相框表面的玻璃已经破裂,就在上次的车祸,框上还有些被玻璃划到的痕迹,唯独照片还完美地保留着。图上的小女孩当时只有10岁,还不懂人世间的黑暗与险恶,不知道自己的家庭其实是有多么的支离破碎,只知道和家人在一起吃东西,一起去旅行,一起拍全家福,是很令人感到幸福快乐的事。

现在女孩长得亭亭玉立,思想成熟了,也见识到了这世界的虚伪。

所以,一切都毁了。

她把相片拿了出来,塞在行李箱内的一个小格子。感觉有点懒惰,她没走出房门,想把相框直接丢到面对着房门的垃圾桶。

用力一抛,相框划出了完美的弧线,接着直落落地掉在垃圾桶旁。

没中。

射手座都是骗人的,此刻白漪缡内心有无限的【手动再见】表情包像弹幕一样在滚动。她表示心疼那相框几秒钟。

看相框那么可怜的样子,她还是有点良心要去把它捡起来的。只是......晚了一步。

人都还没站起来,就见周哲谦把那相框捡了起来看了看,再望向里边的人。

一秒,两秒,三秒......

白漪缡立刻站了起来,毕竟刚刚才站到一半的姿势有点丑,像是手往后撑的青蛙。

“你不留着作纪念吗?”

“不了,反正玻璃都裂了,换个新的就行。”

“哦。”

“嘭。”相框毫无防备地被丢进了垃圾桶,一天被摔两次真的很可怜。

“一起吃早餐吧,吃了再走。”

“嗯。”

两人相视一笑。

......

白漪缡和周哲谦来到了一家麦当劳,没有原因,只因这家是最靠近的快餐店,才不管什么健不健康,好吃就可以了。

白漪缡只点了一个汉堡和一包薯条,外加一杯咖啡。食量不是很大的周哲谦,再加上不怎么喜欢吃早餐,所以只叫了一杯热可可来喝,顺便热一下身子。他跟白漪缡一样怕冷。

“待会儿你有去哪里吗?”周哲谦抹了嘴,轻声问道。

“就呆在家里呗,还能去哪。”白漪缡咀嚼完嘴里的食物后才回答。

隔了几分钟,白漪缡猛然想到,“周哲谦,你科学报告做了没?!”

“这种东西不是一天就可以完成的事情吗?”

“你这该死的学霸能不能别在我面前炫耀啊!”

白漪缡什么科目都好,偏偏科学是死穴,每次必定不及格的一科。

“哎哟我回家做完邮件给你不就得了。”周哲谦说得一脸轻松。

“老师说最少三十页。”白漪缡依旧丧着一张脸。

“包在我身上,你在家乖乖等就好。”

“那你一定要做完啊!”

分开前,白漪缡不忘再次提醒他,周哲谦被她弄得有些烦,敷衍了几句才成功甩开她。

其实,不管周哲谦有没有帮她做到,她都不会怪他的。

++++++

2016.10.10

“你看一下有什么问题。”周哲谦把报告放在了白漪缡面前。

白漪缡草率地翻了翻看几眼,就觉得有些晕,有点庆幸她没选进理科班,“不是说邮件给我的吗?”她昨天可是等了一个晚上。

“我忘了我的邮箱密码,既然都做完了,就干脆帮你影印出来。”他耸耸肩,没什么特别在意。

“那谢啦。我们学霸做的,我并不觉得会有什么问题。”白漪缡看着那份报告,眼里隐藏不住很满意的情绪。

看到白漪缡这样,周哲谦会心一笑,说道:“你开心就好。”

白漪缡太过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导致没听到周哲谦说了什么,仿佛错过了很重要的东西:“你刚才说了什么?”

走神的周哲谦回过神来,弹了白漪缡的额头,接着指责:“下次你给我自己做,明年就要高考的人了,成绩还那么差。”

“只有这一科好吗......”白漪缡揉着刚刚被周哲谦弹的额头,哀嚎着。

坐在远处的夏晴看到那两人打情骂俏的这一幕,心里莫名地酸,像是吃了一个很酸的柠檬,特别难受。

好不甘心。

......

2016.10.13

说来奇怪,这都过去几天了,周哲谦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李志应该是个很尽责的追债人,怎么那天打了他之后就再也没有来学校堵他讨债了。

直到今天放学,周哲谦终于明白了。

“嘿周哲谦,我们又见面了!”李志拍拍他的肩膀,看似今天心情不错。

周哲谦默不作声,冷漠地移开了一点。

“干嘛那么见外,今天我又没有跟你讨债,只不过是路过跟你打声招呼,应该不影响你吧?”

“你什么意思?” 聪明的周哲谦发觉了李志话里隐藏着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吗?白漪缡,堂堂白龙集团唯一继承人,为了帮你还债,亲自找上门来了。我看到时也是挺惊讶的。不过这也是应该的,毕竟这是她欠你的......”

“闭嘴!”

周哲谦眼底开始凝聚风暴,握紧拳的手浮现了青筋。

“我都还没说到重点,你就暴怒啦?这脾气是该改改,不然到时候惹祸上身,我可帮不了你。真是可怜你了。”最后几个字李志故意加上力道,“白家你可别随便招惹。”

临走前,李志留下一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话,意味深长:“这样下去,你一辈子都不会快乐的。”

周哲谦咬牙,拳头握得更紧了。

快乐是什么,他不想知道,也不想要。

++++++

世界那么大,有时你不想遇到的人却遇到了,若你运气佳,你拐个弯就能遇到你内心想见到的人。

周哲谦回去的路上碰到了夏晴,看到她时内心的火团燃烧着,火冒三丈。

“跟我过来。”

他拽着夏晴的手,把她带到了一个不显眼的小巷。

“你干什么?!”夏晴觉得莫名其妙,压根儿不懂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手被拽得生疼:“你不要太过分了!我起码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什么身份,分分钟钟能让你进监狱!”

周哲谦用力甩开她的手,冰冷冷地瞪着她捂着自己的手腕。

“就凭你这种人,才会为所欲为,别人的话都当耳边风!”

夏晴听得一头雾水,心想这人是在无理取闹些什么,“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我说过别告诉她。”

夏晴总算听懂了,终究白漪缡还是会管这件事,“周哲谦,你是不是太低估白漪缡的能力和智商了?你伤得那么严重,就算我不说,以她的人力资源,她要查,绝对能查个水落石出。”她本来就没有打算要告诉白漪缡,这是保护白漪缡的唯一方式,她却忽略了白漪缡对事情的敏感度还是很高的。

“所以你没有告诉她?”

“没有。”

僵持了几秒,夏晴的脑子迅速做了一个总结:“你爱上她了。”

夏晴离开了,留下周哲谦独自一人在风中凌乱。

是这样的吗?

这不在他的计划里啊。

不是这样的,不是。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