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二十五 第三根脚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01-19 12:28:57am

其他·同人


到了吴叔这个年纪,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在四个人当中,他表现得最为从容。他也算是长辈了,就算发现事情不妙而有所动摇,外表上也会表现得格外淡定,这也是为了成为年轻一代的镇定剂。这个道理就跟一间房子的柱子要是垮了,整间屋子也会跟着倒塌是一样的。

吴叔拨了几通电话,在每通电话里只交代对方“随时做好准备”,好像在不久后就要展开一场厮杀。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没人能预料。为了迎接最坏的结果,有好多人已经早在事情发生的不久后蓄势待发,只等上头的一句口令,他们就会开始往死里走。这群亡命之徒是不可小觑的。

过了不久,南宫蝶深吸好多口气,强制让自己镇定下来。

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硬着头皮往黑暗的深渊里走,一旦走出这道黑暗,光明就在不远处。这是爸爸曾经对南宫蝶说过的话,至今她还记忆犹新。

季晨光走到南宫的面前,双手搭在她的肩膀,弯下腰,把唇印印在她的额头上。

南宫蝶错愕,脑子里呆滞了好久。半晌后,她才缓缓地抬起头,用满是疑惑地眼眸看着季晨光。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季晨光深情款款地看着南宫蝶,问道:“你知道吻额头代表什么吗?”

南宫蝶僵硬地摇头。

“代表心疼,代表想要照顾,代表想要保护你。每次看到你,总是那么坚强的让我心疼,更是想要好好的保护你,不让你这么孤单的故作坚强。”

他带着浅浅的微笑注视着她。自从第一次见到他后,他就开始默默地关注着她,她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情绪,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南宫蝶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四周围的声音仿佛被调到了消音模式,她听不到外在的任何声音,只听到内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碎裂。

啊,那是她的心墙。

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以为刀枪不入的心墙就这样被季晨光这么简单不过的举动和话语给彻底击碎了。

他一针见血戳中了她心里所有的渴望,一时间,她竟不知如何是好。此时,在她心里没有一种安逸的感觉,相反的,她感到恐慌不已。南宫蝶不喜欢这种被看穿的感觉,就好像自己一直被别人严密监视着一样。

南宫蝶的脑子好乱,心也被弄得一塌糊涂。脑子混乱是因为不知道要怎么正常思考,心里乱,是因为被别人猜中心思,再也掩盖不了内心真正的想法,只要一说谎对方就会很快地再次揭穿。

其实说到底,她心底的最深处,还是有少许的喜悦和安然。这也是作为一个女孩,一直想要被理解的条件反射性的作用。

季晨光又发现了南宫蝶的微妙变化,从她的眼神里读到了不安。他知道是自己太过冲动了才会导致她的不安。原来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了解她啊,还以为她听到这番话后会变得安心许多,以现在的表情来看,反倒成为她的负担。

一旁的吴叔只顾喝茶想办法,根本不在意他们,而吴皓宇早就知道季晨光喜欢南宫蝶,对他会做出这番行为并不感到惊讶,反而还有一种看好戏的快感。

周围的空气仿佛在慢慢地变质,为了缓和气氛,吴皓宇就帮季晨光这一次,也算是买他的帐吧,这样下次就有借口命令季晨光了。

吴皓宇嬉皮笑脸地看着南宫蝶,还一手搭在她的身上:“嘿嘿,别那么死板,我们季二少不就是喜欢你这南宫家大小姐嘛。现在是言论自由的年代,你要是不喜欢,可以直接拒绝,不要摆出这幅表情啦,怪伤人的。”一说完,吴皓宇就被季晨光中了一拳。

吴叔听到吴皓宇的哀嚎声,抬起头就看到被季晨光打趴在地上的儿子,无情地说了一句“活该”,然后向季晨光伸出拇指。

“我还是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啊!”吴皓宇把老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一手抚摸着被打过的位子,一手指着老爹,不服气地骂道。

听到吴皓宇的反应,吴叔不但没有生气或者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而是一脸嫌弃地叫他小声一点,别妨碍他思考。

吴皓宇快要被气晕了,不理他们,自个儿往楼下走。

他一到楼下,楼上的人就听到一楼传来的口哨声,就是那种调戏女生时才会发出的声音。接着,就是调戏的话了。

“这位美女,nice body!”

吴皓宇刚说完,就听到肋骨“喀嚓”一声,骨头碎裂地声音在安静得渗人的茶馆里清脆地回荡着。

“我去……”吴皓宇无力呻吟。

南宫蝶和季晨光与吴叔对望了一眼,以为是谁来了,三个人都警惕起来。

走到楼梯边缘,南宫蝶看到唐颖蹲在吴皓宇的身边搜查着他的身体,好想在找什么。

能在这个时候见到熟悉的朋友真让南宫蝶感到大喜。“颖姐!”她赶快跑下楼到唐颖的身边。

唐颖听到声音后,随着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终于见到南宫蝶了,她也释怀地露出开怀的笑脸。

她冲上前紧紧地抱住南宫蝶,嘴里不停地叨念着像咒语一样的话。南宫蝶本来就觉得唐颖除了脑子好,厉害操作电子类的东西之外,个体就是个怪胎,如今一见,她就觉得她更怪了。不会是受到什么打击,疯了?

南宫蝶艰难地推开唐颖,一上来就想泼她冷水。

“你最喜欢的T恤不是被风刮走,所以你不想再踏出家门一步的吗?怎么,衣服又被刮回来了?”南宫蝶抱胸看着唐颖。

唐颖对南宫蝶做了一个鬼脸,马上恢复一本正经的样子。南宫蝶见她难得严肃起来,事情一定比她想象中的严重很多。

唐颖抓住南宫蝶的肩膀。有那么一瞬间,南宫蝶以为唐颖会像季晨光那样亲她的额头,然后问季晨光刚才问她的问题。多么暧昧。

这些幻想很快就消散了,因为她知道唐颖是爱男人的,她那些与男人纠缠的肮脏生活就不多加讨论了,写十本小说都未必解释得完。与其说她爱男人,不如说她爱的是男人的钱。

“我的电脑被黑客入侵,太猛了,我解不开。”唐颖的话就好像美国人常开的玩笑一样,怎么听都觉得好笑又不可思议。

曾经被全国家通缉的世界骇客,如今自己的电脑却被其他骇客侵入?世界上到底有几个有潜质和智商去当国际骇客的啊?

南宫蝶很想再损唐颖一次,可是她知道事到如今并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看来这场战争不只是帮会与帮会的战争,而是包括了国际骇客和天才骇客的战争。

南宫蝶问道:“偷走了什么资料?你不是常跟我炫耀你电脑的防卫系统不是罪顶级的吗,怎么可能被别人侵入?”

唐颖的脸色都暗淡了,她自己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她每天开关电脑前都会检查防卫系统是否稳固,如有漏洞她也会马上修复。

被盗走的资料都是关南宫家历年来黑白道上的活动和交易记录,都被唐颖闲空时分析得相当详细,每隔交易都有很多的备注。虽然南宫家做的可是正当生意,暗地里也没做什么不光彩的勾当,但这毕竟是南宫家的隐私,这么被泄露出去的话,南宫家就变得好比裸奔在外的人。

唐颖不敢告诉南宫蝶。除了这些,她还有一个不敢说的,那就是资料被盗的时候她其实正在上厕所,而那时她已经发现系统受损,只是内急得忍不了了,以为很快就能解决不会有事的,没想到这么几分钟,所有的资料就被盗走了。

“说啊!”南宫蝶见唐颖沉默不语,着急了。

唐颖抿了抿嘴,心想死就死吧,大不了被挨骂一顿不然就是被她打几拳,顶多也只是进医院,然后终身残疾,总之伤不至死。

唐颖深吸一口气:“系统破损,而我急着上厕所,以为几分钟不会有事发生。就在这期间,资料被盗走了。”

她偷偷瞄了南宫蝶一眼,发现他的眼里已经开始冒火。这是一个不好的象征,就算骨折进院还是要在床上躺一阵子。对唐颖来说,简直生不如死。

她又突然想到什么,也不管南宫蝶是否在生气,继续对她火上加油:“龙叔出事了,就在资料被盗前他告诉我有人在找他,他叫我来找季晨光帮忙。之后我就肚子痛得半死,一不小心资料就……所以我才这么急着来找你的。”

南宫蝶脸色变得更加凶猛了,眼神里满是杀意,就好像满腔都是仇恨的狮子在想找机会报仇一样。

龙叔不能出事!

她用那金刚不朽的脚狠狠地踢了一下楼梯的扶手,把几根杆子都踢断了。季晨光和吴叔听到声音后立刻跑到楼梯边,以为是有人要打架了。

吴叔见到杆子断了,挂在耳朵上的眼镜差点掉在地上,嘴巴则开得可以把整个苹果都放进里面。

季晨光皱眉看着南宫蝶的右脚,发现流血了。一定是刚才踢得太用力,裂开的木材划过她的脚边。血一直向外流泻,不过伤口看来伤口不深,不需要缝针,过不久就可以自动生出结痂止血。

站在楼下注视着这一切发生的吴皓宇整个人都惊呆了。他一直以为南宫蝶只是个千金小姐,没想到她还有如此深藏不漏的爆发力。现在回想起当初南宫蝶踢他和季晨光时用的力道,原来都是练出来的。

“季晨风。”

顷刻后,南宫蝶只想到一个人的名字。

唐颖看了一眼季晨光,对南宫蝶点头。她也是这么猜的,全世界那么多人,此刻,季晨风的嫌疑最大。

南宫蝶的手机响起,是龙叔的号码。

她不由惊喜,马上接通电话,同时也做好了电话里会传来陷害龙叔的人的声音。

“嗨。”

果然与预期中的一样,电话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但却是个女声。短时间内南宫蝶一时想不起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她很少交际,对声音的敏锐度更是不怎么灵敏,就算只与几个女生交谈过,但这个女声太普遍,很难让人辨别出来。南宫蝶此刻脑子里只出现几个电视女生角色的脸孔。

南宫蝶打开扬声器模式,与在场的所有人对视了一眼,大家也纷纷点头,意思要她继续与对方对话。

“你是谁。”

不再分析那么多,直接问出是谁就好了,简洁粗暴又翻遍省时。

“忘了我吗?好难过啊……你知道你的干爹现在在哪里吗?”女生停顿了几秒等南宫蝶回答,但南宫蝶只打算把话听完。

对方发现自讨没趣却又不想那么快game over,只好继续引诱南宫蝶上钩:“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只要你在24小时之内找到我和基地并且救出杨翔龙和陈阿狗,就算你们赢。要是你们失败了,南宫家的机密就会马上外泄,同时,我不能保证杨翔龙和陈阿狗的安危哟。”

南宫蝶紧握着电话,恨不得把电话挤爆。

不过龙叔和陈阿狗暂时还没事,这确实是不幸中的万幸。

“游戏规则我已经告诉你了,还有什么问题就请抓紧时间提问吧,别在我挂了电话后再打来哦,因为我不会受理。”

对方的声音很甜,又很俏皮,听了完全没有厌恶的感觉,反而还有种被治愈的错觉。这一定是季晨风的同伙。他还会有这种伙伴,看来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心理变态的疯子。

“啊,对了,你的第三份礼物已经送到吴家茶楼外了,好好珍惜哟。你们应该不知脚趾的意义吧?除了告诉你们陈阿狗还活着以外,还包含了另一个含义哦。嘻嘻。”

南宫蝶还真不知道要提问什么问题。

另一个含义?就算问了也不会回答吧?

姑且一试也好。

“我有个提问。”正当南宫蝶要提问问题时,却被对方打断了。“噗噗,时间到了,不好意思啦!在我挂掉电话之后,游戏就正式开始。我就提前祝你们失败咯!掰掰!”电话被挂掉了。

这是什么祝福语啊。

她刚才说什么,第三份礼物?

南宫蝶走出茶馆,在门边发现了一个盒子。打开一看,那是另一只浸泡在防腐剂里的脚趾头,看多了,肠胃已经免疫,作呕的感觉也减少了。除了唐颖,她好像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

盒子旁还放着一封粉红色的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