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梦:南洋的百合花 - 33:扭曲梦境的少女

南洋司马≪我的妹妹是梦魔≫  - 发布于2018-06-13 2:56:13pm

灵异·鬼怪


幽、兰和小雅坐在咖啡厅靠窗的座位上。

小雅悠闲地打量着咖啡厅的环境,不止赞叹起来。

“这么优雅的咖啡厅果然就只有学长有办法想象出来啊。”

她一边搅拌着咖啡,眼神挑衅地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幽。

“淡淡的咖啡香和优美的钢琴声。我都忍不住好奇学长是怎样把这么多细节给记下来的。”

说完她小酌了一口咖啡。

“唉,如果咖啡的味道也想象对就好了。黑色的苹果汁喝起来实在是恶心。”

幽终于憋不住气,打断了她的话。

“那些闲话就先别说了,麻烦先回答我的疑问?”

“你到底是怎么跑到我的梦里面来的?还有你为什么可以看到兰?先给我回答清楚再说。”

小雅的嘴角得意地扬起,然后回答道。

“哼哼,其实我是上天派来的天使。你们两兄妹被上天选中了成为拯救世界的人。所以我是特别来指导你们的哦。”

“噢噢噢!原来小雅是天使。但是为什么你没有翅膀呢?”兰真的相信了她的话,开始在意起她的身后。

“翅膀吗?觉得太麻烦所以拔下来了哦。”小雅忍着笑回答。

“等等,等等。我说兰你还真的信了她的胡说八道。”

“这种瞎掰的情节也就只能拿来骗小孩好吗?快点说清楚你是何方神圣啦!”

小雅把注意力重新投到了幽的身上。她的微笑看起来多了一丝可怕。

“你真的这么想知道答案吗?学长。”

“你知道吗?有时候答案是会造成人无法预知的结果的。”

幽烦躁地抓着头发。

“拜托你别再卖关子了好吗?我不就想知道清楚情况而已。所以你快点告诉我吧!”

见幽这次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小雅点了点头,终于愿意透露真相。

“好吧,那我就说了。你们可别被吓到哦~”

说完,小雅将手伸入口袋中。一只镀金的怀表逐渐进入两兄妹的视野中。

“所以,这是。。。”幽一脸不解地看着她手上那只停住的怀表。

“哎呀,哎呀,真是糟糕。我竟然忘了要转发条。你们等我一下。”

小雅赶快转动怀表的发条。搞不清楚她在卖什么关子的两兄妹满脸疑问地看着她手上的怀表。

“哈,终于上完发条了。”

啪!小雅把怀表上的按钮一压,怀表的针开始不分东南西北地疯狂转动。

空气时间冷却了下来。两兄妹好奇又紧张地看着失去秩序的怀表,期待着会有什么事降临。

怀表上的针乱转了好一会,最后同时停在了12点上。

幽吞了一口水,做好了灾难随时会降临的准备。

。。。。。。。。。

“你们点的松饼。”穿着整洁制服的服务员将甜点放到了三人中间。

“唉。。”幽终于松了一口气。

看来自己又被对面这个外表纯洁的狐狸精给耍了。

“咦?哥哥,为什么这个松饼的味道跟你之前想象出来的不一样呢?”兰一边吃着松饼味道。她的嘴巴上沾满了黏黏的蜂蜜。

幽拿起咖啡里的小汤勺,切下一小块放入口中。

“咦!竟然味道跟现实中的一模一样?”

“我在梦中可从来没有吃到过味道跟现实可以达到完全一样的食物。”

“难。。难道是我对松饼的欲望太狂热的关系吗?”

为了确认清楚,幽举起杯子,喝了一口之前一直不敢喝的咖啡。

“这。。。”

他惊讶地发现,杯子里的咖啡变成了清澈的绿茶。而且这个绿茶的味道是自己记忆中从来没有品尝过的。

幽满怀疑问地看着妹妹。完全在状况外的兰被他吓了一跳,吃到一半的松饼都从嘴里掉了下来。

看来这不是自己妹妹搞的鬼,他把头转向小雅,希望她能给自己答案。

哪知道,转头一看,自己的对面已经空去。小雅连人带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貌似钟表的跳动声在耳边作响。不间断的声音刺激着幽的每一条神经线,他东张西望,寻找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兰。。。你有听到奇怪的声音吗?”

他把头转向兰,却发现她的身影也消失了。他再一次看向小雅本来坐着的位置,结果发现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自己对面。

“啊???我为什么会突然跑到对面来了。我明明是想坐在哥哥身边的。为什么。。。”

就连兰也感觉到奇怪的时候,两人发现身边的环境也瞬间发生了改变。

优雅的欧式咖啡厅逐渐消去了色彩。橡木地板消去了光滑的外表,变成了一块块整齐的榻榻米,油画上的风景变成了写着密密麻麻汉字的书法。就连坐着的椅子也变成了坐垫,还幽摔了一跤。

当幽从地上爬起的时候,自己已经置身在了曾经梦到过的日式和风房间里。

“啪塔!”耳边烦人的滴答声停终于了下来。

被身边环境突变吓一跳的兰赶快抓起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油灯,用力地左右甩动。

“奇怪!我明明没有想过这个地方呀。”

“而且油灯里的光也很虚弱啊。为什么我们会无缘无故跑到这里了!?”

竟然连兰也没办法解答现在的状况,幽更是没有头绪。

他只知道,上次自己误闯到这里以后。第一次见到了梦中的小雅。

“这么说的话,这一切应该都是她手上那只怀表的力量吗。”

“可恶,她到底是什么?真是令人越来越好奇。”

轻轻的脚步声从隔门外的走廊传来。

幽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把耳朵贴在薄薄的隔门上,探听声音的动向。

“糟糕,无缘无故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很有可能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又想来要我的命了。”幽害怕地想到。

虽然兰就在自己身边,但幽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他随手拿了角落的扫把,为可能到来的诛死搏斗做准备。

塔塔塔塔。。。。

脚步声越来越靠近,幽握着扫把的手心都不不止流出了冷汗。

脚步声在门口停了下来,从缝隙可以看到一片黑影投射了进来。幽倒吸了一口气,为即将到来的危险做好准备。

“咦?这个门可以拉开吗?我试试看。”

一个不留神,兰就突然跑到了隔门前。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可能的危险,一把把门给拉开。

“哎呀,真是太感谢你了。我正好腾不出手来开门呢。还好你帮我拉开了。”

小雅站在门外,两手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三杯茶和一些点心。哪有幽担心的妖魔鬼怪。

“哥哥,你干嘛在哪里握着扫把啊。是打算要打扫吗?”

“啊。。是啊,是啊。我真的只是想打扫一下房间而已。哈哈哈。”

幽赶快用扫把在地上扫了两下,来证明自己的话。

。。。。。。。。。。。。

小雅把茶杯摆好,小酌了一口茶后才终于愿意解释一切的来龙去脉。

“两位也是对梦境很有经验的人,那我也就直接说了。”

“我其实比在座的两位前辈厉害好几倍。可以说扭曲梦境对我来讲就如同打一个响指一样简单。”

“你们也看到了。我可以在你们无法察觉的情况下把发梦人的梦境扭曲,就算我只是这场梦的客人而已。”

“等一下!这方面的事可以晚些再说。”幽急躁地打断了她的讲解。

“你之前说过自己可以知道我所有的心里想法。竟然你并不是我大脑中投射出来的,这。。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小雅把手遮在嘴前,压住了自己的笑声。

“哈哈哈,学长平常虽然很疑神疑鬼的。但是一些明明就很明显的破绽却一点都不怀疑。学长真是个有趣的人啊。”

幽听到只是她的恶作剧,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了下来。不过也为小雅对自己的评语感到有些害臊。

小雅笑了一会后,再次掏出了怀表。这次,怀表在正常地走动。

“我的这个怀表可以让我进入任何人的梦中,并且还有扭曲对方梦境的能力。”

“如果你们好奇我是怎么得到这个东西的话,我只能告诉你这只是我偶然捡到的。信不信就由你了。”

“嗯。。。。。。”

幽看着她手上闪闪发亮的怀表,实在很难相信这个东西有这种功能。他眼睛一扫,看了一眼在身边一脸幸福地在品尝点心的妹妹,突然又觉得这也并没有很奇怪了。

“那真是谢谢你大老远跑来我的梦里了。不过,我不太喜欢外人随便踏入自己的梦里,所以麻烦你可以经过允许后在这样做吗?”

“还是说。。你有什么目的?”

被冠上阴谋论,小雅没打算辩解。相反她坦然透露了自己的目的。

“没错,我来这里确实是有目的。”

“我的目的嘛。就是想通过梦境,彻底搞清楚你的大脑而已。”

幽有些害怕起来。

“我的大脑?我不就是个常常做噩梦的普通高中生而已,脑子里面还能有什么能引起你注意的?”

小雅把视线移到了兰身上。

“普通高中生怎么会有一个别人看不到的妹妹呢?”

“嘻嘻,你们两个看来对这一切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啊。这样下去可是没办法应付接下来的麻烦发哟。”

兰停下了嘴里的咀嚼,一脸状况外的表情看着另外两人。好奇事情怎么跟自己扯上了。

幽注意到了她说到的“接下来的麻烦”,连忙追问。

“等等,你说的麻烦是什么?不要告诉我会有更糟糕的噩梦。”

小雅笑着摇了摇头。

“不是哦,只是比噩梦更可怕的东西而已。”

“不过学长你放心吧,我会来帮助你的。只要你能挺过这一关,说不定以后都不会再做噩梦了。”

听小雅说得如此简单,幽反倒更加畏惧起来。

他实在无法想象,还有什么更可怕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好啦,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晚一点学校见吧。”

小雅收拾了桌子,准备离开。

“等一下,我有问题要私下问你。”幽把她拉到了一边,不想自己的提问被妹妹听见。

“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可以看见兰?”

小雅轻轻翘起了嘴角。

“如果你想知道你妹妹到底是什么的话,我没办法告诉你。”

“但是你一定要记得,你绝对不是唯一可以看得见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