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山火焚泪 - 三十六 逃离浪城

守航≪灵竹≫  - 发布于2018-06-13 11:30:57pm

奇幻·玄幻


在光箭离弦的同一刻,黑雾覆盖整片天空,锁尘被黑暗吞没。那一箭几乎把锁尘体内的元素和力量耗尽。他拄着弓而站,微微喘气,看似随时都会倒下。柔软的弓身被他压得如同上弦月。三色光箭就像一颗茫茫宇宙中的流星,发着诡异绚丽的光彩,照亮锁尘苍白如纸的脸庞。

黑雾中出现一双手,没有血肉,剩下白森森的骨头。三色光箭顿时停在半空,不断抖动,似是在挣扎。那双手从旁握住光箭,往下一折,光箭无声地断成两截,迅速黯淡下来,最后散在无尽的黑暗中。

“我不会让你痛苦的 ...... ”黑暗中传来舍得老人的声音。

锁尘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全身定住,他眼睁睁地看着冰冷的白骨缓缓地爬上他的颈项,掐住他的颈项,毫无温度的白骨让他冷得不禁一抖。锁尘听见化神弓倒地的声音,他手脚逐渐丧失知觉,觉得好困倦,想闭上眼睛。而后忽然有股声音在脑海中大叫道:“磊竹,你不可以死!”

“吼!”忽然一阵狂风吹来,一时飞沙走石。

还有其他人!舍得老人立刻放手,锁尘毫无抵挡之力,直接被风吹倒,在沙滩上滚了好几圈,差点没滚进海里。黑雾瞬间被吹散,蓝天白云。阳光照在锁尘满是沙子和海水的脸上,锁尘觉得脸上一阵冰凉、一阵温暖。

锁尘睁开眼睛,见到一只奇怪的生物站在他身前,前半身与一头鹿没有分别,后半身却有一条长长如鳗鱼的尾巴,在空中来回摇荡。那生物有着一双与兔子般红色的眼睛,往舍得老人的方向发出类似老虎的吼叫声。

“震月灵!”舍得老人抱着自己的左手臂,皱眉道。“震月灵怎会在此?”

一个白衣男子出现在震月灵后方。舍得老人随即明白震月灵出现的原因。

“你真的来了。”舍得老人道。

“秋杰在浪城城门外等你,待我与舍得开战时你趁乱离开。”张心平看了锁尘一眼,锁尘心中忽然出现张心平的声音。锁尘用尽力气点头表示明白。张心平随即看向舍得老人。“舍得,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不能明白吗?”

锁尘摸到化神弓,化神弓化作一道暖流进入他的身体。他坐起身来,腹部立刻传来隐隐痛感。他消耗过大,体内元素开始失控,正四处冲撞他的经脉。眉心处的灵竹迅速做出反应,开始处理散布在全身的所有元素。温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他感觉到灵竹正自行从阳光中贪婪地吸收能量,转换成他的体力,照此速度下去,最多只需几息,他就能恢复体力。他看向凯风,凯风、雨桐和紫岩三人索性坐在地上,围在他周边的吞噬兵依旧高度戒备。何不语躺在椰树下闭目养神,莫不勤双手抱胸,一直瞪着他。

舍得老人盯着张心平,没有说话,所有人就这样僵持着。

“没什么好说的,灵竹必须死。”舍得老人最后淡淡道。“包括你在内。”

“有本事就先过我这关吧。”张心平道。“去!”

震月灵大吼一声,往舍得老人身上跳去。

锁尘看准时机,立刻站起身来拔腿就跑。

“他跑了!”莫不勤叫道。“给我追!”

“是!”一群拿着巨斧的吞噬兵齐声道,往锁尘的方向追去。

“你确定这是正确的做法吗?”凯风忽然道,嘴角微扬。一条蔓藤瞬间卷上莫不勤的手臂,莫不勤挥手甩开,蔓藤却忽然转向,扫过莫不勤的脸颊和头发,黑发应声齐断,一头柔顺长发如瀑布直流而下,众人皆是一怔。莫不勤捂脸,怒道:“陈凯风!”凯风道:“还想继续女扮男装吗?”又是四条蔓藤从四个方向齐齐射出,莫不勤倒抽一口凉气。啪!四条蔓藤应声而断,只见四片薄冰钉在不远的椰树上。何不语依旧闭着眼睛,只是开口道:“别欺负我师姐。”

“你的对手,是我。”何不语看着凯风。

在同一时候,锁尘已经跑出椰林,见到远处浪城的城门。只要找到秋杰,他就多了一丝生机。锁尘身后的吞噬兵身上穿着重甲,手握巨斧,在追逐中步伐不免迟缓,锁尘把他们远远抛下,不久就到达城门,见到衣饰华丽的秋杰。

“秋杰!”锁尘叫道。

“快,跟我来。”秋杰直接奔入浪城,锁尘紧跟在后。秋杰来到街边一栋破旧木屋,木门随即打开,秋杰示意锁尘进来。屋里有个人,见到秋杰就站起身来,对他行礼。秋杰微微点头,关上门后从橱柜中翻出一套衣物,丢给锁尘道:“快换上,把你身上的衣服给我。”

锁尘一怔,秋杰皱眉道:“快换!”

锁尘赶紧把新衣换上,一头乱发几乎就要盖过眉毛,活像个客栈里的小二。门外忽然有人大吼:“他肯定就躲在这里附近,你们一间间给我搜!”秋杰接过焦黑的灰色袍子,递给那人:“你穿上后直接往奇恒山脉去。”

“是。”那人接过锁尘的灰袍,直接从后门离开。

“如果那些人抓到他,他岂不是会丢了性命?”锁尘道。

“放心,敬桓可不是普通人。”秋杰头也不抬,在衣橱里翻了一阵,几乎把衣橱所有东西都抛了出来,他在橱柜中摸索,在一个角落重重往下按,一个木盒从底部弹出,秋杰打开木盒,取出一个翠绿的玉手镯。秋杰把手镯戴在手上,绿手镯忽然闪了一下,似是对锁尘眨眼睛,锁尘才想开口问那是什么,门前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在那里!”有人大叫。“他要逃离浪城了!”

脚步声逐渐远去。

“好啦,我们可以从容离开了。”秋杰终于露出笑容。他对着虚空伸出手掌,眼前的虚空被强行撕裂出一个洞口,洞口的另一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你怎么做到的?”锁尘惊讶地看着秋杰。

“化神环啊。”秋杰朝他一笑。“快进去吧,以我的功力这可支撑不了太久。”

下一刻他们出现在震月楼前的树林中,身后的洞口瞬间缩小消失,锁尘依旧还在惊叹中。“你好厉害,竟会使用化神环!”

“这是张心平楼主提前设定好的。”秋杰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他只教我如何开启和维持这空间隧道。”

“原来如此。”张锁尘道。“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张心平楼主说,只要把你带到震月楼,你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秋杰道。“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啊?”锁尘想了想。“谢谢你。”

“你客气什么啊,我还得感谢你带来了悠然湖水呢。一瓶留给若晴叔治疗,另外两瓶被摆在磊落阁最为显眼的玻璃橱中,每日不知多了多少客人 --- ”秋杰还没说完,忽然有群人从树林中跳出,把他们二人围住。锁尘估计至少有五十余人,以他们二人为中心里里外外围成三圈。

三人从人群中缓缓靠近他们,锁尘看清那三人的脸孔,站在中间的人样貌平凡,留有短须,锁尘觉得有些眼熟,却记不起他是谁。他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站在他左右的各是一位身材臃肿的男子和白发苍苍的老者。

“爹?”秋杰忽然叫道。

“你的爹?哪个?”锁尘奇道。

“中间那个。”秋杰定睛一看,发现不少认识的人。“梅画雨?桓哥也来了?”

“秋杰。”陆城河开口了。“跟我回家。”

“你们这么大阵仗是要接我回家?”秋杰笑道。

“他是断竹之子,帮他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陆城河没有笑容。“况且他也逃不了多远的。”

“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惊竹宫已经下了舍弃函。”陆城河面无表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