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9:认主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8-06-15 9:45:35pm

奇幻·玄幻


【朋友】对她而言不过就是互相利用的存在,【亲情】也不过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早在很多年前她舍弃了【朋友】二字,而【亲情】则弃她于不顾,自此她决定独来独往,尽可能不和身边的任何人有太深的感情。

但是,那女生对待任何人似乎都掏心掏肺,绝无二心。

辗转难眠,墨卿云把盖过头的被子掀开,靠着床头坐直身躯,打开了暖黄的床头灯。

黑暗的房里,只剩呼噜呼噜的打呼声以及那唯一的亮光。

那女孩,热心地帮她把一架16寸的电风扇单手拎回楼下,没有一句怨言,这个画面至今依然在墨卿云的脑海里打转,挥之不去。

那女孩,即使使出浑身力气拎着重重的电风扇,即使已经把脸都憋红,脸上的笑容依旧没人任何减退,还嘻皮笑脸地说向她自我介绍“啊,对了,我叫君幂。”

君幂吗?也许,上帝之所以会让她的人生活成如此坎坷就是为了等这么一个真心待她的人出现?毕竟得来不易才会更显珍贵。

也许,她会和小时候所谓的“朋友”有所不同?

但是转头看看身边已经熟睡的表妹,住在这屋檐下所受过的委屈依旧历历在目。

墨卿云摇摇头让自己思绪不再围绕着君幂的好 “为何,都已经把自己搞得遍体鳞伤了还学不会防备......”

她害怕,不想被动摇,她只能尽可能把脸埋进双臂之内,等待救赎。

“啪嗒。”微小的声响,打破了这格外寂静的夜晚。似乎,有什么从高处滴下,一滴滴地打在她的颈项,然后化开。

那液体每打在颈项一次,颈项传来的湿热感就越发明显,她下意识地把脸从双臂抽离,把手往颈项缓缓移去。

就当手快触碰到那阵湿热时,伸出的手僵在半空犹豫了片刻。

这感觉不像屋顶漏水,稠稠的液体反而更像......血。

“啪嗒......”基于这样的想法,她噤若寒蝉,身体不敢再有任何的动作,就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她闭起了双眼,希望这让人浑身不舒服的感觉会尽快褪去。

“啪嗒......”

“啪嗒,啪嗒......”似乎没有打算放过她,当她越想忽视那突如其来的不适感,液体往下滴的速度就越快,让她身上的每一条神经线都紧绷到极点。

于是她只能鼓起勇气,再次缓缓地把手伸向那湿热的地方。

......

猛的睁开双眼,她把手搭在颈项上来来回回摸了无数次,脸上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触碰颈项的手竟异常干爽。

是她杯弓蛇影了?

紧绷的神经才刚松懈下来,她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个画面。

画面里,陌生的屋梁上露出了一只受伤的左臂,伤口深可见骨。无数鲜红的血沿着手臂,一路滑到了指甲上,直到指甲再也承载不了那重量,停留的血才往下滴落。

左臂下那过于细长的手指充满着邹折,又尖又长的黑色指甲与那大于常人的指甲关节让人心生畏惧,仿佛只要被指甲轻轻划过喉咙就会立刻一命呜呼。

“赫——”画面太过真实让人如临现场,被吓着的她深深倒吸了一口气,想逃却无从下手。

“墨卿云......”熟悉的声音传入她的耳里,没有震耳欲聋反而气虚无力。

凭空出现的虚弱声音让她心里萌生沿着染血手臂再往上看的念头,然后就在她终于看清了屋梁上那【人】的面孔时,先前的恐惧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苍白如纸的面孔上是一双无神的艳红双眼,而他也发现了墨卿云的视线,吃力地把把脸往那视线挪去,接着开口“宋恒......就快找

上......你了。咳咳”一阵血腥从喉咙处涌出来,呛得他难受极了。把血用力地咽回肚子里,那【人】接着开口:“得.......尽快与......黑魔.......结合......”

没来得及问个究竟,艳红一点一点地模糊了画面,取而代之的是眼前那尚亮着暖黄床灯的房间。

过往经验告诉她,方才脑海里的画面都是真实的,否者以那【人】的性格,只要听见他的声音便可见到他的身影,但是这一次并没有。

只是宋恒是谁?黑魔又是什么?难不成就是那只钢笔?

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墨卿云箭步走到衣柜前,从包包掏出那黑色钢笔,只见钢笔周遭散发着暗红色的光,甚是诡异。

【你我乃一丘之貂,因为我是魔而你心中有魔。】

【你们下次要敢再来找我麻烦,我可不知这把刀会割向哪里!】

回想起来,自捡到黑色钢笔开始,难以解释的事情接二连三。先是埋在心里多年的阴影被唤醒,接着包里突然出现利器,而她的行事作风也越来越狠。

“结合,结合。”嘴里念着这个词反复思考,墨卿云恍然大悟,激动地丢下包包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结合,某种角度上亦等同于同化。对于先前的变化她的心里总算有个谱了,以往遇到任何不满或吃亏事都只会在心里气愤难填的她忽然学会反击,甚至遇到黑道时用更粗暴的方式去压制,心理暗黑的一面越发强大皆因那只笔在影响着她。

她不要再受其影响了,要再这样下去终有一天她亦会被同化成魔,所以她必须将那只钢笔毁掉,越快越好!

带着这样的念头转动门把的同时,手上的钢笔越发滚烫,接着灼伤了墨卿云的手。

吃痛的手反射性松开,掉在地上的黑色钢笔甚至把地毯烧出一个洞。

摊开灼伤的手掌,被灼伤的地方烙上了缠绕着蔓藤的黑色玫瑰花图腾。

地上的黑色钢笔,不停地闪烁着红色亮光,似乎在说:“命运已选上你,你逃不掉的。”

x x x

清早,弱雨阵阵,促使了路人缓慢的脚步也让多愁善感的人郁郁寡欢。

君幂来到工作室准备开业时发现门前站了一位长发飘飘,衣着贤淑的女子。女子的头发和衣服略湿,应该是在门前站了好一阵子,饱受寒风弱雨。

女子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不是因为寒冷而是因为心有郁结。

确认了女子前来的目地,君幂先是安顿好她并递给她干净的毛巾,后是端来了热饮“小姐,这是您的热可可,请慢用。”

“哦,谢谢。”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不要让过去成为你的绊脚石。”给顾客递过了咖啡,君幂离开前还不忘安慰她。这位来找她上司的客人,是住在工作室附近的,据说和老公闹离婚,可房子是当初两人合力买下没办法分居,所以只好来找君幂的上司帮她设计一个可以把房子分成两个生活空间的设计图。

君幂的话才刚说完,碰上正巧抵达的上司,惹来对方厌恶的怒瞪,表示要她少管闲事。

也罢,当一个人做出有损他人之事时,自身的修养也一览无遗,所以这一次君幂没有像先前那般和她理论,反而是踏着轻松的脚步,继续清理工作室。

面对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春风满面的君幂,她的上司自然深感疑惑于是待顾客离开时也开始对君幂发难。

抓蟑螂,清理厕所,清理蟑螂卵,浇花,喂鱼等等,几乎不让君幂有喘气的时间,上司就这么站在一旁监督者君幂直到把事情都办完。而君幂,也破天荒地不吵不闹反而还很愉快,一气呵成地把事情完成了。

看来是天要下红雨了吧?

“为什么今天你可以如此平静?”终于,上司按耐不住地问道。目前的君幂就像是豁然开朗,就连原本死沉的工作室也会因为她而百花齐放似的。

“没什么,因为我即将离开这困了我一年的囚笼。不管你批不批准,我今天也要正式向你提出请辞。”这句话,一直埋在她的心里直到才提起勇气说出来。在这没有一丝生气的工作室里,就连鱼缸里的鱼也没有一只能活超过一个月,更何况是她。

语毕,君幂看了看手表接着开口“你交代的事情我都做完了,那么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脱下了身上的围裙丢回给上司,她潇洒地转头离开。踏出大门的那一刻,感觉卸下了千斤重的负能量。从入职的那天起,没有一刻开心过而她就像困兽,待得越久越胆小害怕,害怕外面的世界。

难道是因为风水不好?

也许吧,不过即使丢了这份工作也没什么好觉得可惜的,在这家工作室里她的上司从来只当她是打杂的而不是文员,从来都没有教她任何东西。

“希望你不要后悔,以你这态度估计别家公司也不会聘请你的!”这是她上司临别前在君幂身后丢给她的一句话。

后悔?呵,才不会呢,现在她要朝她的梦想奔去了。

走着走着脚下传来清脆的声音,君幂低头一看发现原来踩着了一只钢笔。弯下腰捡起钢笔,她脸上先是露出惊讶的表情接着恢复了原本的镇定,把笔妥妥地收进包包里。

“我就看当中究竟是什么样的契机。”原来,君幂是想起了先前紫霞仙子的话决定坦然面对。

在谁也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包包里,一只白色半翼的钢笔正亮着白光。

此时,正值人间界傍晚七时十五分,乌云早已散开。暮色暗暗袭来,天空只剩下远处的一抹斜阳暗自留恋。

待最后一抹斜阳归隐山脉后,天空忽然划出的无数天雷,雷声阵阵。

天界的大殿里,众神所尊敬的白发真人望着天雷似乎已经明白天雷响起的原因“若第三次天雷再现,人间必成炼狱。”

双魔已经开始认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