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10:风云变色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8-06-17 9:46:47pm

奇幻·玄幻


整个天界云霾密布,原本五彩缤纷的淡霭换上了一身黑纱笼罩着整片天空。狂风飕飕,把原本茂绿的树叶吹落一地,就连莲花池里的池水也掀起了一片涟漪,溢出池外。树枝在狂风中胡乱摇摆,放眼望向云霾,只见那头狂风卷起浓浓尘灰不停翻滚,雷光一次次地撕裂黑暗然后再次淹没在怒尘的茫茫之中。

那里有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迹象却同时暴风雨前的宁静般,只有电光闪闪没有暴雷阵阵,让整个气氛更添诡异,仿佛里边随时会窜出一只众神们都招架不住的猛兽。

此番异象不但惊动了天界的众神名,也震惊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神族,纷纷候在大殿外要求进谏,只是天神的避而不见让诸位神侯一候就是半个时辰。

情况吃紧,众神与神族们开始搓手顿脚,首先按奈不住开口的是天神座下义子——桦陵,专管南方神界以外的生灵如妖、魂、人,确保各方在各自的领域和平共存,称之为南侯。“袁守卫,还请再次通报,南侯桦陵有急事进谏。”

接着其他神侯也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向袁守卫逼近。

“已经整整半个时辰了,天神大人昼寝也该醒来了吧。”

“嗯嗯,言之有理。”

“劳烦袁守卫再次确认天神大人是否还在昼寝。”

面对诛神侯的软硬兼施,袁护卫面有难色,碍于天神有命,只好硬着头皮僵笑着回答“近日天神夜梦连连,还请诸侯耐心等候,让天神大人再昼寝一会。”

虽嘴上这么回应着,但是他心理清楚得很,天神压根儿不在殿内而是去了白发真者的仙居。

其实那里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见过天神大人。”天神大驾光临,仙居里的仙婢纷纷停下手头的活,毕恭毕敬地请安,得到了天神大人的点头应允后才继续干活。

仙婢为天神推开了紫霞仙子的房门后,天神跨过略高的门槛,拖着裙摆往床边走去。

只见床边站着白发真者忧心如焚,目不转睛地看着仙婢们为紫霞仙子又是拭血,又是上药擦汗的,忙得不可开交。

白发真人则是站在床边看了眼床边那头的情况,接着转头凝视窗外那不常的天色,不禁深深叹气。

直到天神走到了床边,白发真者才发现天神驾到,与仙婢们一同请安。这时窗边的白发真人也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天神的存在。

“紫霞仙子的伤势如何?”床上躺着的紫霞仙子眉头深锁,脸色苍白至极,很是痛苦的模样,左手臂一条又长又深的伤口,额头不时沁出无数冷汗。

“自人间界回来就非常虚弱,迟迟未能苏醒,直至一刻前手臂无故出现的伤口,更是雪上加霜。”发现伤口后,仙婢们赶紧上药包扎,只是不停溢血的伤口一次又一次地把干净的绷带染红。

“再去端些热水来,切记水温得拿捏好。”一盆清澈的热水,不到一会儿就变成了血水,于是天神吩咐仙婢去换水。

期间紫霞仙子紧锁的眉头终于松开,但是过不了多久又恢复了紧锁的状态,接着略微挣扎、呻吟最后重重的咳起来。

“不知白发真人对此次异象有何见解。”天神语气神色凝重,总觉得紫霞仙子之所以未能痊愈与双魔多少有些关联。

白发真人把注意力从窗外拉回,徐徐开口“自开天辟地,有云双魔认主,风云变色,不管是哪界的生灵一旦被认定为主便逃不掉、躲不过,天涯海角无一是藏身之处。”

“若真如白发真人所言,意味着黑魔已有了自己的思维,正蠢蠢欲动等待着苏醒!”白发真者吓得大惊失色,自双魔存在以来,一直都属于沉睡的状态,没有任何情感思维,只会以自身所散发的气息影响周遭,而如今可谓史无前例。

天神一时间也不知该做何回应。

“天神大人,门外夜郇将护求见。”

听见门外将护求见,天神眼眸闪过一丝不解毕竟除了袁护卫也没有谁知道她不在大殿里,但她还是很快地应允了请求“准”。

夜郇大步走入房内,深黑紫色盔甲上的披风随风飘动“启禀天神,宋武神派人来报,已寻获蒙面黑衣人并与其交手。”夜郇以半跪的姿势跪在房内,说话一如既往地瞻前顾后。

“可否寻获黑魔?”虽已知道结果,但是房里的众神包括天神还是希望事情会有转机。

“据说黑衣人已把黑魔转至凡人手上,而黑衣人负伤逃跑,伤势严重。”

夜郇余音刚刚落下,床上的紫霞仙子忽然口吐鲜血,雪白床帘尽是点点红斑。

白发真人和天神赶紧上前查看,而后跟上的夜郇一见紫霞仙子手臂上的伤口微微皱起眉头,一个手势制止了想出去请太医的仙婢“这是......五位十方刃所致。”

X                           X                X

诸神侯在大殿外侯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如愿进谏。

大殿内,诸神侯按神职左右排开,看似规矩,言语中却尽是威胁逼迫“天神大人,听闻稍早,天界禁地被破,双魔被盗且落入凡人手中,此事当真?”

“当真。”

“有云双魔认主,风云变色,此次异象皆因黑魔苏醒在即,还请天神大人及时阻止否者生灵涂炭啊!”

“敢问天神大人,双魔被盗事关重大,岂能试图掩盖?”

一进大殿,诸神侯争先恐后地进谏,像极贪生怕死却又不肯尽一分力的鼠辈们,搞得天神心烦气躁,不过身为一统四面八方的天神,喜怒哀乐不便显露,于是天神只是微微加重语气,警告性地说道“放肆,大殿上岂容尔等如此不识进退!”

此话一出,不管是神族还是众神都缄口绝舌因为在天界触怒天神属于重罪,随时可能会被贬入凡间。

良久,桦陵这才走到大殿中央,小心翼翼地开口“天神大人,想必神侯们因此事牵连重大,乱了方寸,多有冒犯还请多多包涵。桦陵听闻如今黑魔已将那凡人认定为主,一番深思熟虑,认为在黑魔苏醒前应当将那凡人处决,以绝后患。”如此一来黑魔无主,除非另认新主,否则谈何苏醒。

这个提议一出,难得清静的大殿又开始躁动起来,诸神侯纷纷点头认可,认为要是凡人事情就好办多了,毕竟区区凡人若要逆天,几乎是不可能。

“依老朽看来,南侯久处天界之外,似乎忘了自身也是神族。贵为神族,岂能因一己而罔顾他人性命。”正所谓有人认同自然有人反对,南侯自幼贪生怕死,为谋一己之利不惜一切代价,于是身为长者的白发真人还不忘提醒,好让其收敛一些。

“受牵连的不止三界,理当宁可杀错也不可放过,否者要是出了什么愣子,这责任是否由白发真人来担?”

“岂有此理,你......”桦陵的一句话几乎气得白发真人火冒三丈,实在是太过目无尊长了!

“此举乃为天下苍生!”等白发真人把话说完,为了说服大殿上的神侯并非为一己之利,南侯竟不惜下跪,先是双手举高接着往下俯,又喊道“一条性命便让无数苍生得救,还望天神大人三思!”

南侯的举动让天神左右为难,如今每位神侯一举一动都像压在她胸口上的石块。

大殿上除了白发真者和真人,其他的神侯见天神踌躇不决,也纷纷随南侯下跪请命“还望天神大人三思,为苍生,待那凡人归土,殿上所有神族愿为她在寒冰之地历三三寒冰之苦,以表答谢!”

“还请天神大人三思!”

桦陵,铁了心要那凡人的命,而大殿上的局面几乎是一面倒,所以即使天神有千万个不愿意,也不得不下令,否者黑魔还未祸害苍生,天界就此反了。

于是,天神最后带着万分无奈,艰难地开口“还有哪位神侯有妙计,但说无妨。”

寸阴若岁,大殿上鸦雀无声,众神们倾耳拭目地等待着天神下令,而方才坚决反对的二位神侯则侧着头,不忍继续听下去。

天神轻咬着嘴唇,良久才缓缓开口“现命夜郇将护,下凡将黑魔之主带往无极之地,让其归土。”

“夜郇,领命。”当夜郇单膝下跪在大殿之上,无论谁是谁非,一切已尘埃落定。

相传,无论你是什么身份,先前犯下多大的罪,只要来到无极之地,便是无罪之身。

然而,擅夺他人生存的权利真的可以被原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