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二十八 谜底与内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02-01 11:04:12pm

其他·同人


南宫蝶想了想,终于解开这道“魔法之门”的谜底。季晨风并没有那么聪明,完美地找到在众人葵葵的眼皮底下把车子变透明的方法。

为了不让高手们看出破绽,他利用了催眠香和催眠术让所有人误以为车子真的消失在拐弯处。

第一道谜底已经解开,接下来就是第二道谜底了。

为什么大家都拐弯处后却进不了基地,而是通过拐弯处来到另一条老街上?

对了,昨天晚上不是用手电筒照射到一闪一闪的东西吗?或许那就是破绽。

轿车走远后,南宫蝶离开躲藏地到拐弯处附近,再用手电筒四处乱照。

季晨光一伙也跟了上去。吴皓宇以为她疯了,大白天的还用手电筒,这分明就是在浪费电。他心想,果然是有钱任性吗?

南宫蝶用手电筒四处乱照了大概有十分钟。她转过身来对他们狡黠一笑,不禁让吴皓宇和季晨光的鸡皮疙瘩颤抖了一下,感觉背后还凉飕飕的。

南宫蝶不是中邪了吧?

“谜团解开了!”南宫蝶自信满满地说道。

原来季晨风的智商也不过如此,这些小伎俩也只能用来忽悠那些小喽啰。而南宫蝶的智商可不是一般人的水平,她现在就算不去上课都能永保第一宝座,智商绝对在一般人智商。这样的小把戏根本不足以困住她!

好话说在前头,其实她还是为自己浪费了将近19个小时才解开这个小难题而感到少许的自负。

季晨光和吴皓宇听了后眼睛忽然发亮起来。她照一照就解开了魔术的伎俩,而他们怎么什么都看不出来?

吴皓宇按耐不住好奇心,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把目光投向南宫蝶,准备听她的解说。

“其实很简单,季晨风的反射技术并没有研究得特别完美,相反的,他的技术简直破绽百出。你们注意到吗,他为什么选择这里当做基地的地点?”季晨光和吴皓宇同时点头,吴叔则面不改色。

“因为这里建筑物的镜子多。他再死角内又加了一些镜子,更加剧了反射效果。其实在进入拐弯处时,车子同时也驶进了一条被黑布遮住的密道,因为黑轿车和黑布比较不容易被察觉。还有,他还在四周装置了投影机,再加上催眠香的作用,让我们对车子产生催眠的作用,以为车子真的驶进另一个空间去。那只是投影机播放出来的画面,其实,车子早就进入了密道。”

季晨光和吴皓宇恍然大悟,但吴叔却还是觉得事有蹊跷。况且,在南宫蝶解说里,全都是漏洞。比如,黑布在哪里,那么一大块的黑布挂在那里不会没有人发现的吧?再说了,要是人被催眠还好说,那摄像机怎么就拍不出呢,摄像机是不可能被催眠的。

吴叔觉得,南宫蝶说的一半是对的,另一半却毫无根据。投影机、催眠香和镜子的反射作用是真的,而黑布存在和摄像机拍出来的画面却无法证实车子其实早就进入了密道。

“既然你这么说,那黑布在哪里?”吴叔一针见血地提出问题,“还有,摄像机怎么就拍不到轿车进入黑布的踪影?摄像机不可能被催眠吧。”

南宫蝶也想过这个问题,但还没找到合理的解释。

而今所剩的时间也不多,必须要加快脚步去思考这个问题啊,不然龙叔和陈阿狗就会没命的!

南宫蝶打算回到藏身地就发现门口放着一个熟悉的罐子。是的,第四根脚趾。

再次看到这东西,他们一伙人都不约而同地蹙眉。不管看几次,恶心的感觉还是会忍不住涌上心头。

“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南宫蝶充满深意地说。“所以他们一直都知道我们在搜查他们的踪迹。与其说他们是瓮中之鳖,不如说他们是在我们后面的黄雀。”

吴叔接着,“脚趾的另一个意思就是‘警告’。他们在暗示我们其实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范畴里。”

“完败了吗?”吴皓宇很没出息地说出了丧气话。

季晨光挥拳打了他的头骷,让他别再说出这种晦气的话,顺便让他清醒,只要设定好的时间还没到,他们还是有希望的。

季晨光觉得不对劲,眼神坚定地说道:“我们这里一定是出现了内鬼,不然他们不可能知道我们在这里。”而这个内鬼,他已经猜到的,相信吴叔也猜到了。

“吴皓宇,你几时变得这么消极了?”吴叔试探性地问道。

南宫蝶也察觉到了哪里不对。虽然她不是很了解吴皓宇,但她却很清楚吴皓宇的为人,他不是那种轻易说出丧气话的人。

所以,面前这个吴皓宇,早就被人掉包了!

季晨光继续挑衅,“还是说,Andy?”

“你们在说什么?”

“吴皓宇”的样子一点也不慌张,嘴角还微微上扬,有种沾沾自喜的感觉。真正的吴皓宇是不对奸笑,而是擅长仿佛在看好戏时地笑。

很明显,他就是Andy。

虽然南宫蝶跟Andy只见过几次面,不过在他们的交谈中,她总觉得Andy的样子很不自然,有种难以解释的感觉。他每次的潇洒和恭敬都很别扭,都像是带着有目的地接近她。比起Andy,季晨风的演技更好一些,至少他有那么片刻让南宫蝶相信他。

“别装了,很假。”季晨光也露出邪恶的笑容。

南宫蝶第一次见到季晨光路出这种表情,有点被吓到,以为他也被鬼上身了。

她转过头继续注视吴皓宇,一面心想吴叔和季晨光是从什么时候发现到吴皓宇被人掉包了而她一点察觉也没有。这不能怪她吧,毕竟她跟吴皓宇相处的时间没有吴叔和季晨光那么长。

倏地,她看到Andy脸上的破绽。“啊,脸上出皱纹了耶,你的面具质量跟你的智商一样,很一般啊……”

“是吗?哈哈,我已经叫B弄个品质好一点的面具了,可她却为了节省我的时间跟TK待久一点,胡乱跟我搞一个略等货来。真是的,害我不能完成使命,她的疏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次TK一定会踹死她的!”

Andy笑得更阴森了。

B是谁,TK又是谁?原来他们还有那么多的同党。

“就算面具完好无损,我也知道你不是吴皓宇。”吴叔推了一下老花眼镜,“他从来不会对我客气,而我一来到这里时,你却让位给我坐了。”他顿了顿:“第二,不到最后一刻,我儿是不可能说出丧气话的。”

吴叔再给Andy一个致命一击:“第三,直觉。”

Andy无言以对,却感到哭笑不得。他以为TK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而他的计划总是天衣无缝的,却没想到此刻却败在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直觉”。在他们的计划里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理论——父子连心。

Andy也演得够累了,可以提早拆下面具又何尝不是好事?换个角度思考的话,这也代表了他们即将失败。

这场游戏本来就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赌局,最后一定会打到一死一伤。最坏的可能就是两败俱伤,没有一方会有完美的结局。

Andy撕掉黏在脸上的面具,露出他原本的样子。他的脸上不像以往那样英俊潇洒,而是多了几条新鲜的伤疤,好像是不久前才弄伤的。

他见季晨光蹙了一下眉头,知道他对所看到的这张脸感到少许的吃惊。他跟季晨光的交情还算不错,虽算不上情同手足,但也有泛泛之交。

要是哪天他看到一般感情的老同学变成了路边乞讨的乞丐,也会吃惊而又觉得惋惜的。他明白季晨光的心情。

季晨光刚想开口询问伤疤的来历时,Andy却抢先说话:“别在意,这是戴上略等面具的后遗症。虽然最后会留下浅浅的疤痕,不过几年后会慢慢淡去的。”

看来上面的伤痕都是撕下面具时弄伤的。这就是戴面具的代价吗?南宫蝶就不明白了,他们这次的计划到底对他有什么可以让他心甘情愿毁掉自己原本英俊的脸孔?

疯子,真是个疯子!

他们到底在计划着什么,到底为此牺牲了多少,或许比南宫蝶能想到的还要更多,还要更加的黑暗吧。至今为止,南宫蝶一直住在温室里,因为吓了几滴雨就以为是暴风雨要来了。

要是事后她还活着的话,她决定要重新开始适应温室外的世界。

南宫蝶指着地上装着脚趾的罐子,“这是你放的?”

Andy勉为其难的点头,他看到脚趾时还是会感到恶心。事情都败露了,这里只有他有放脚趾的可能。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混进他们里的?

“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Andy又笑了。“TK说如果你们猜到我是冒充的,就送一个提示给你们。”

“提示?”

“眼在天边竟在眼前。”

Andy没有理会众人的质疑,慢条斯理地走到罐子边,一个侧身,消失在拐弯处。

众人又是傻眼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又是另一场魔术吗?

南宫蝶还有好多问题要问他,她还没问出真正的吴皓宇在哪里,是否跟龙叔在一起,安全吗,还有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就埋伏在他们身边了?

南宫蝶和季晨光赶快跑到拐弯处,发现十字路口的每个街道上都没Andy的影子。这不可能,他不可能用一秒都不到的时间就脱身了。

这时,他们都明白了那句“眼在天边竟在眼前”的意思,因为密道的真正入口就在Andy消失的拐弯处里。

南宫蝶顿然觉得紧张起来。结局来得太快,她却不知道该如何随机应变了。

季晨光也紧张,不过他比南宫蝶却表现得比南宫蝶镇定。他走到老楼构成的木板前左敲敲,右敲敲,再四处摸索,试图找到入口的机关。

他转过头,看到不远的另一条街上有一处奇怪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