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二十九 她的信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7-02-04 12:17:20am

其他·同人


季晨光和南宫蝶走到那条街上,发现那里的格局跟轿车消失的拐弯处有点相似。不,仔细一看,几乎是一模一样。

吴叔见两人在街道前发呆了好久,好奇之下就走到街道前学南宫蝶和季晨光往进街道内。看了一眼,为实不可思议。他住在这里这么多年了,这里没有一处是他不熟悉的,可他却从来没有发现有两条相似的老街。

对了,他想起了。前阵子,这里被一个大集团收购,也不知道具体目的是为了干嘛,然后多次进行翻修,已经被封闭了好久。吴叔也有些日子没经过这里,几时变成这个样子的他也不清楚。

难道收购这里的是季晨风?老街这里简直鸟不拉屎,留在这里的住户都是一群念旧的老人和被父母留下的孩子,年轻人都嫌这里脏乱,早就走的走搬的搬了。

政府也不管,更别说发展这里,所以老区这一带的房价很便宜。吴叔要是少一点买古董的话,这块老区早就变成“吴家城”了。

所以以季晨风的身家,绝对买得起这条街。

“原来我们一直都搞错了,其实这里才是真正的入口处?”

南宫蝶发现人类的智慧真是被开发的永无至今,一山还有一山高啊。

不对啊,那之前在这里把守的小卒们怎么就没发现这条街的存在,难道是最近才开放的吗?而那个投影机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么越接近真相,要想的谜团就越多?真想赶快把季晨风拽出来,痛打他一顿再逼供他所有的真相!

等等。

南宫蝶又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在刚才的对话里,Andy没有直接说出季晨风的名字,而是说出了另外两个同伙的代号,一个叫TK,而另一个叫B。他开口闭口都把那个代号叫“TK”的人物放在前面,这也证明了TK就是季晨风。至于那个B,她完全没有任何嫌疑犯的头绪。

除了他们俩,还会有谁愿意做这么恶心的事?

就在他们决定进入老街进行进一步的调查时,南宫蝶的手机忽然响了。是唐颖打来的,好像很紧急,还没响几声就挂了,随之,又打了过来。

南宫蝶见况,以为唐颖那里出事了,连忙止住前进的吴叔和季晨光。他们也以为发生了什么,精神也随着紧张起来。

南宫蝶接通电话,里面传来唐颖急促的声音:“你们快赶回来,刚才我收到一个叫Angel的人发来的电子邮件,写了好多不可思议和意想不到的资料。我想你们会很需要这份资料,都是破案的关键。”

“好,我们马上赶到。”

南宫蝶挂了电话后看向吴叔和季晨光,跟他们点了点头,大家都很有默契地往茶馆的方向跑去。

狂奔时,南宫蝶的脑子也同时在操作着。她想起了Angel这个名字曾在Andy的口中提起,是安家的后代。

这起事件早与安家脱离关系,怎么她却在这时候出现?

事有蹊跷,或许爸爸、龙叔和季晨光都猜错了,季晨风并不是最后的终极boss,而是全世界都以为势力正走下坡的安家。

回到茶馆,唐颖赶快叫南宫蝶他们上二楼到她身边。她把电脑屏幕转向他们,让他们看信息内容。

邮件很长,当中还穿插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老旧的全家福,表面上已经发黄,另两张分别是Andy的报生纸副本和身份证副本,还有最后一张,是大学时期的Andy和一个个子比他还要矮小许多的女孩的合照。女孩看起来跟他的年纪差不多,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还小鸟依人的依偎在他的怀里。

这个女孩应该是他的至亲。

邮件里写了很多关于Andy以前的成长经历和安家偏房后代在分家后的命运。

把那些内容简写起来就是:Andy和Angel其实是两兄妹,在他们出生前,安家就败落了,而他们的父母早在他们十几岁时,在一场车祸中离世。他们从小就在澳大利亚长大,很少回本家探望,毕竟他们是偏房后裔,本家人根本看不起偏房,总觉得他们低人一等,都是狐狸精的后代。

父母离开后,他们兄妹两被接回国,那时安家刚重建好,正处于高峰时期,本家人和偏房人的地位也渐渐变得平等。偏房后代所培育出来的人才不少,帮助了狂傲愚钝的本家人重建安家,而代价就是偏房人也有机会继承安家成为大当家。这样的话,偏房和本家的人就没有任何差别。这也算是为所有偏房出生,被本家人欺负的安家人出了一口恶气。

外人不知道,如今安家的大当家其实就是偏房的后裔,是Angel和Andy的二伯,他们的关系还算不错。安家而今的内乱就是因为本家人不服偏房人来统领安家,但他们人手不足,所以忍气吞声了好多年,直到不久前有一股新的力量支柱了本家人,他们才敢作祟造反。

她和Andy根本不理这些家族的内乱,就算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他们也只当做是在看戏,并没有参与的打算。她和Andy都有自己的事业,做得也不错,就算没有家族,他们也可以过得很好。在他们的心里早就没有安家。

就在不久前,Andy突然对安家的内乱感兴趣,更介入充当和事老,不断在偏房和本家之间说话,但具体说了什么,她真的不知道。可是之后安家的内乱并没有平息,而是越来越乱,以至到一发不可收拾的阶段。

Angel在怀疑是不是Andy在从中作乱,他就是这场纠纷的主脑。不过以她对Andy的了解,他是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她觉得时态可疑,所以对Andy进行了好几个月的秘密调查。她还请了私家侦探探查此事,当然,结果很理想,她找到了很多关于为何Andy会失常的线索。

在信里,Angel写了很多她分析出来的结果,当中有几次提到一个神秘男子,据说是Andy大学时期的同学,不久前才重逢,关系极好。他们总是聚在一起,Andy陪Angel的时间也少了,她甚至还以为Andy变成了gay。

之后有几次Angel跟踪Andy,发现Andy和友人总会一起到一条老街去。那里正在翻修,也不知道几时才能好。有几次,她在老街上看到另一个样子十几岁的女孩,每次遇到那个神秘男子时就会情不自禁地扑上去,好像男女朋友一样,不过那个神秘男子似乎对女孩不感兴趣却又没有推开她。

看到这里,南宫蝶就想起了Andy说过的代号里有个叫B的不知名认识,这或许指的就是那个女孩。

南宫蝶看了一眼季晨光,他和吴叔依旧仔细地在看着信里的内容。

信里的神秘男子应该是指季晨风。

继续看下去,写的都是这些天来Andy的行踪。Andy这几天都早出晚归,每次都是驾着一辆全黑色轿车回来,那时不久前才买回来的。每次回来时,他的衣角都有几处凝固的血迹,不知道是不是在检验尸体时弄到的。他的神情冰冷,不像一般回来时,总是会松一口气的他。

她最后在Andy的身上嗅到一股奇特的臭味,查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催眠香的味道。Andy早就被人催眠,而这些天来的异常行动一定是被催眠后的效果。一定是有人催眠了Andy,强迫他去干坏事。

Angel觉得最可疑的对象就是那个神秘男子和他的女友。

长篇大论后,她附上了一张在老街上偷拍Andy的照片,里面还有一男一女的背影。南宫蝶认出来,一个是季晨风,而那女生的背影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最后,她祈求南宫蝶他们去拯救Andy,这一切绝对不是Andy心甘情愿去做的,而是被那神秘男子挟持强迫去做的。Angel还说,她愿意尽力去配合南宫蝶他们的一切行动。

看完了信里的内容,南宫蝶的心里蒙起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Andy在知道季晨风的计划后决定去报警,可是季晨风怎么可让他这么做?所以他催眠了Andy,让他介入这次行动,就算他梦醒了也再也没有回头路去后悔。而那些接二连三收到的脚趾一定是Andy割下的。他是个法医专门验尸,刀工一定很准,所以脚趾被割下后处理得很干净,不像是鲁莽切下的。

南宫蝶回想起Andy刚才那诡异的笑容,不觉得他是被催眠还是被强迫的,相反的,他好像很享受这个过程。

一开始Andy可能是被催眠行动,但经过几次后,他渐渐地接受了这样的任务,决定跟季晨风合作。

还有那个女孩,她的背影很熟悉。南宫蝶不想深入的回忆,因为要是发现了是身边的朋友,那这个真相也未免太恐怖了,她还没做好接受这一切的准备。

“那个女生的背影,很熟悉。”季晨光看完后,也发现了这件事。

南宫蝶害怕季晨光说出这人的名字,一心想要阻止:“算了,还是别再多想。等时间一到,事情终于浮出水面之时,一切都会明了的。”

季晨光点头。他已经知道这个背影是谁了,不过既然南宫蝶一心想要逃避这答案,他也就暂时把它埋在心底。

看一看手表,现在已经十二点了,接近game over的时间还剩下三个小时。

这封信好像不能证明什么,只能说Andy当初是被催眠行动,而催眠的人是季晨风。还有一个女的,不知道背景和来历,他们对她一无所知。

这三个人一起行动,干了这么一大票。

对手只有三个人就可以把南宫蝶他们搞得团团转,真的很不甘心!

不管他们背后有没有一股大势力在支撑着,但可以那南宫蝶搞得这么累也是一群实属不易的人,绝对不能低估他们的智商。

南宫蝶他们来不及吃午餐,只带了几片包装的压缩饼干就赶到刚才发现与拐弯处一样的老街现场。

最令他们不可思议的不是几乎一模一样的格局,而是另一个现象。

现在的老街变成了一排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