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山火焚泪 - 四十 梅花林中

守航≪灵竹≫  - 发布于2018-06-24 4:13:47pm

奇幻·玄幻


锁尘之所以一愣,是因为季雨身后跟着一位老者。那老者面容慈祥,容貌并不像是昨日围攻他的那位梅慢雨,头上黑发参杂些许银发,身上的能量波动却与梅慢雨不相上下,应该就是梅家的三大长老之一。

“你好。”锁尘赶紧道。

“你脸上带着的是什么?”季雨好奇道。“你眼睛看不见么?”

“先天残疾。”锁尘道。“不能见强光。”

“喔 ...... ” 季雨忽然伸手取下他的眼镜。“借我戴戴看!”

锁尘倒抽一口凉气。长老就在季雨身后,要是让长老发现他的墨绿色眼睛,那还得了?他赶紧用手捂住眼睛。“快还给我!”

“哇。”季雨把眼镜带上后道。“四周真的变暗了!缓雨爷爷,你看!”

那位老者是梅缓雨!锁尘心里暗道。

“无礼。”梅缓雨的声音缓缓响起。“快把东西还给他。”

“哪。给你。”季雨不甘愿地把眼镜塞在锁尘的手掌。

锁尘带上眼镜,才敢睁开眼睛。

“真是无趣。”季雨灵机一动。“小尘,你随我去玩吧,缓雨爷爷,你就不用跟着了,我们晚饭前才回来喔~”

季雨的小手忽然握住锁尘的手腕,拉着他一起冲出屋檐,往梅花树林的方向跑去。“季雨 --- ”身后梅缓雨的声音越来越遥远,锁尘已经身在梅花树林中。四周都是怒放的梅花,锁尘已经不知方向,唯有跟着季雨。

季雨放开锁尘的手腕,往回看了看,松了口气道:“总算甩开他了。”

“爹不知为什么非得让缓雨爷爷跟着我,除了睡觉和如厕之外,他每时每刻都会出现在我四周,这也不给那也不让,烦都烦死了!”季雨抱怨道。“对了,你认识冬杰吗?他就在这梅花树林的正中央喔,我带你去找他。他长得挺好看的,不过待人却是冷冰冰的,我每次去找他,他就闭上眼睛,完全不理我,真是过分。虽然你看起来有些呆呆的,不过你至少会和我说话。”

季雨带着锁尘走过梅花树林,一栋小木屋突兀地出现在梅花树之间。季雨直接推开门,进入小木屋里叫道:“冬杰!”

“咦?人呢?”季雨奇道。

一道黑影从屋顶而降,给季雨后颈一记手刀,把季雨打昏过去。那人把目标转向锁尘,手刀招招都往要害打去。锁尘低头闪开,从地上取了一支棒子,暗中将草木之力渗入那根棒子中,把那人的攻击统统挡回。那人往后跌了数步,紧抓住自己疼痛的手掌,惊恐地看着锁尘。在下一瞬间眼中的惊恐随即变得坚定。

“我死也不会帮你们的!”那人又再袭来。

“等等。”锁尘道。“你是冬杰?”

“废话!”冬杰怒道。“要杀要剐任你处置,但别想让我帮你们梅家做内奸!”

“我不是梅家的人。”锁尘直道。“我是来救你的。你哥秋杰现在也在梅家。”

“你是我哥的人?”冬杰放松下来,跌坐在地,开始喘道。“终、终于 ......”

“你怎么了?”

“一个白发老头每天逼我吃一种药,吃后整日浑身无力。而今早他没来,我才恢复一点力气,把这女的打昏。”

“你不是来梅家游玩的吗?”锁尘道。“他们果然不是好人。”

锁尘扶起冬杰,二人走出木屋。

“去梅家游玩?”冬杰边走边骂道。“两天前他们趁着我喝醉,把我绑来这里,对我说:只要我答应为他们做事,就把我放走!凭什么!”

“岂有此理。”锁尘有些敷衍。“我们快快离开这里,他们长老不久就会过来。”

“可我们该怎么离开这里?”

这问题问得好。锁尘看了看四周,都是梅花树。天空白茫茫一片,实在诡异至极。锁尘只好凭着直觉走,最后还是迷失在梅花树林中。

“你不会走就早说啊!害我们浪费这么多时间在这里瞎转!累死我了!”冬杰怒道。“回去我定要向哥投诉你!”

“......”锁尘全部精力都花在感受能量波动和扶着冬杰行走,冬杰还把所有体重压在锁尘身上,锁尘根本不想回应冬杰。忽然一股不属于梅花树林的微弱能量从前方传来。锁尘打起精神,对冬杰说:“前面不远应该就是。冬杰,你可以自己走吗?”

“我没力气。”冬杰道。

锁尘无语,扶着他走。锁尘的直觉不错,他们真的离开梅花树林,来到一栋木楼前。木楼前种了两丛绿竹,大门上挂着一块与震月楼相仿的匾牌,字体与震月楼的匾牌几乎一样,写着三个大字:

画雨楼

画雨楼?锁尘觉得这三个字非常熟悉。木楼最少有五层楼高,涂上鲜艳的橙色,仿佛才刚建好不久,大门还未打开过。冬杰也看傻了眼,放开锁尘,站在原地。“梅家何时建起一栋如此高大的建筑?”

“进去看看。”锁尘才走近,耳边就听见有人嘶哑的嚎叫和低声的哭诉,全从这一栋木楼发出。“什么声音?”

“有、有鬼!”冬杰吓得跌在地上。“这楼里关着厉鬼!”

锁尘半信半疑地看着木楼。梅家建造梅花林和这一栋木楼是为了关厉鬼?一波一波微弱的能量却又证明里面有人,而且没有恶意。锁尘正要推门,身后传来一股杀气。

锁尘侧身闪开,黑影扫过,带起一阵疾风。锁尘定睛一看,竟然是支扫帚!那人见攻击不果,再次出击,这次往他小腿极快扫去,一下左边一下右边,仿佛就在扫地。锁尘狼狈地左右乱跳,最后顺势往竹子滚去,想以竹子为防护,结果没想到扫帚竟然直接削下一段竹子。

这是什么逆天扫帚!锁尘心里惊讶,随即接住被削下的竹子,手掌轻轻抚过,草木之力与火焰之力齐下,竹身顿时浮起一层红光。“咦?”扫帚总算停止攻击,锁尘抬头一看,是个光头老者。

“你会同时操纵两种元素?”光头老者似乎来了兴致。

“略懂。”锁尘道。

“嘿。”光头老者手中扫帚忽然直指锁尘面门。锁尘闪开,扫帚早已预料锁尘的行动,转向一弹,直接将太阳眼镜勾走。

“墨绿色瞳孔。”光头老者见到锁尘的眼睛,微笑道。“果然是你。”

“我?”锁尘不再遮掩。

“啊啊啊!”一旁的冬杰竟然叫出声来。“你的眼睛!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认识这吵死人的家伙?”

“我朋友的弟弟。”锁尘告诉他。“你们梅家把他抓来 ......”

锁尘把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告诉那光头老者。

“还有此事?”光头老者道,扫帚在地上一点。冬杰“啊”地一声,消失了。锁尘惊奇地看着他的扫帚。光头老者不以为意,径自对锁尘道。“你朋友此时应该已经见到他了。师弟这么做也是有苦衷的,你别往心里去。”

“请问你是?”锁尘道。

“我吗?好多年没人问我这个问题了。”光头老者笑道。“我是梅家大长老,梅骤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