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1-2 旋風斬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1-01 10:56:32pm

奇幻·玄幻


當我回過神時,夕陽餘輝已把朵朵白雲映照成橘黃色,偶有輕風拂過臉龐,煞是舒服。

我站起身,拍走身上塵土,準備動身回到【熙月村】去。

可是有件令我很在意的事……

視線往左上角挪去,天命依然是搖搖欲墜的1,管槽內掛著半條不詳的紅色,實在讓人無法感到安心。偏偏今天我沒帶恢復天命的藥水出來……好吧,其實我一直以來都沒帶。

從未削減過天命的我,又何來攝取恢復藥水的需要呢?就是這種自大,讓我現在感到極度後悔……

凝眼注視那短短的1點天命,真的有種隨時會掛掉的感覺。我撫著下巴,腦袋高速運轉,記得這附近有種可以恢復天命的草藥才對……我環顧四周稍做確認目前的所在位置。

目前身處森林西北方,草藥是在西南的川流那裡……不遠。

啪的一聲雙手合十,決定遲點再回村子,先到附近摘取草藥恢復天命比較重要!

往川流前進的路上幾乎沒發生任何戰鬥。也許是我太常來狩獵的關係,森林中的魔物已經擅自把我當死神看待,遠遠督見我便轉身落荒而逃。

也罷,我也樂得輕鬆。說實在的,經過剛剛那場野豬王之戰,雙腳已經累得快走不動了。

我驀地停下腳步,努力回憶腦袋裡不清不楚的地圖。

……應該就在這附近而已,但不確定是哪個方向。我閉上眼睛,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聽覺上。

微風吹拂而過的呼聲、枯葉摩擦發出的沙沙聲、蟲鳴、鳥叫。

我努力將森林中各種雜音從意識中排出,專心尋找我想要的聲音。

嘩……嘩……

有了!是潺潺的流水聲!

我毫不猶豫邁開腳步往水聲方向前進。步行約莫三分鐘,穿過一大片灌木叢後,闖入眼簾的是讓人精神為之一振的光景。

兩側並排的高大樹木,中間有條約三公尺寬的河流。顏色艷麗的小花鋪滿兩旁河岸,不緩不急的河水從上游徐徐流下,河中有數顆大小不一的石塊,上頭長滿青苔。

我靈巧地在石塊中跳躍,來到河流中央的其中一座大石塊上,蹲下往石塊縫隙裡看去,水中有數棵深綠色的植物——憂麝草。

這是一種只生長在水里的草藥,通常依附在河水中的石塊縫隙中,既能減緩水流造成的衝擊,也能浸在冰涼的河川裡。但是,一株憂麝草只能恢復1點的天命,是效用不大而且容易讓人忽視的草藥。

畢竟,有哪個正常人會1點1點慢慢恢復天命?灌下一瓶恢復藥水就一百天命了。

但對我來說,這1點,已經非常足夠。

我伸手捉住一株憂麝草,發現有條紅綠相間的天空魚在石塊旁定格盯著我。

視線一轉才發現,清澈見底的河中有許多色彩繽紛的天空魚悠閒自在地來回遊著。

天空魚是種很常見也很好吃的魚類魔物。外形就是一條魚,尾部左右各有一只透明的小翅膀,讓它們可以從水中跳躍至低空滑翔一小段距離。

天空魚不會主動攻擊人類,可是當受到外來驚嚇或刺激時,便會號召成群的天空魚攻擊所有靠近河邊的生物。

但我是沒聽過天空魚造成任何傷亡的事故啦,除了小時候……

我搖搖頭甩走快冒出來的回憶,將河水清洗過的憂麝草一把放進口中咀嚼。

…………

……

好苦!

一股翻天覆地的苦澀從舌尖傳到喉嚨再直衝腦神經,腦袋瞬間遭到麻痺似的衝擊!突如其來的苦味使我重心不穩,腳底一滑,噗通一聲掉落水中,濺起大量水花。

……糟了!

濺起的水花果不其然驚嚇了剛才那條紅綠相間的天空魚。它驚慌失措地從我腳邊快速竄去上游,五秒後,數之不盡的天空魚軍團以飛快的速度邊躍出水面邊往我逼近。

快逃!

我顧不得濕透的身體,急忙起身逃往下游。

口中苦澀的噁心感已經消退,視線往左上方看,管槽是綠色滿滿的天命,而下方的2/2數字,說明目前天命屬於最大值。

但不是放心的時候,危機還沒過去。

回過頭,恰好看見兩隻天空魚已經來到我身後。它們奮力一跳,躍出水面越過我的肩膀飛到前方數公尺處,接著高速轉身朝我臉部發動攻擊。

千鈞一發之際我將頭歪向左邊躲開一只天空魚的飛撲,另一隻則往我鼻子張開嘴巴,露出細小的獠牙。

腦袋幾乎失去思考能力,右手反射地伸到身後,抽出夜行者再順勢往近在眼前的天空魚揮下。藍白相間的細長魚體利落地一分為二,伴隨玻璃破碎的聲響在我面前分解成許多不規則形狀的碎片。

我一個急剎車,轉身面對五顏六色的天空魚,使出劍技【交叉二連擊】。夜行者劃過的寶藍色軌跡中,有數只天空魚迎面撞上,繼而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場。

在我屠戮天空魚的同時,也有數只漏網之魚在我身上試圖留下咬痕。我瞄了一眼天命,依然是讓人安心的綠色滿槽,心裡不禁得意起來——我可是號稱全村防禦最強的男人,雖然天命少得可憐,但從來沒有任何魔物可以削減我的天命……不過這輝煌的記錄剛才已經被野豬王打破了。

唉,我嘆了口氣,將注意力重新拉回到眼前的戰鬥。

雖然目前攻擊無法對我造成傷害,但也不能過於掉以輕心。萬一總傷害值超越防禦值,天命還是有被削減的可能。

三隻藍紅相間的天空魚從右邊偷襲,我一記橫掃,頓時刮起一陣小風。

……突然靈光一閃!

我不慌不忙舉起夜行者至肩膀水平線,期間有數只天空魚在我小腿和左腰咬啊咬的。但我不予理會,半蹲紮好馬步,穩定下盤後以右腳為軸心,身體使勁往右旋轉三百六十度。

夜行者完美劃出一道以我為中心的圓,四周捲起小小風圈,一擊便解決圍攻我的天空魚。

我不禁驚呼出聲,這範圍技的效果比預想的好,應該取個名字。

難得有新劍技,我順勢而上繼續使用這範圍技來消滅大量的天空魚。數分鐘後,河裡只剩下一開始把同類召來我這裡的紅綠相間天空魚。

我倆人魚四目相望數秒鐘,爾後,它臉部表情漸漸扭曲,圓形小嘴一開一闔,在我注視下急忙往反方向逃跑。

——怎麼可以讓你再去叫救兵呢!

腳下一踩,水花四濺,我瞬間擋在它面前——手起刀落!

無視消散在空中的碎片,我仰天呼出一口長長的氣,視線掃過四下,河川幾乎都被【天空魚肉】的肉塊填滿,心中暗自驚嘆自己究竟解決了多少尾天空魚?

我看著滿河的肉塊發呆了一陣子,毅然決然拖著濕淋淋的身體走上岸便,拋棄肉塊。

反正那麼多我也沒辦法拿回村子,加上現在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都累到一個極限,只想快點回家。

天空傳來烏鴉的叫聲,我抬頭望去,發現夕陽已快要西沉。

這時一陣強風從河川下游處吹來,我瞇起眼睛等待強風過去,腦海忽然閃過三個字。

嗯,剛才的劍技就叫【旋風斬】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