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67:冰的巅峰对决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6-28 2:42:29pm

奇幻·玄幻


“等等......”侯爵似乎有些屈服了,但没明确地表态出来。吸血鬼一族向来自诩高贵,因此有着难以接受肮脏污浊的洁癖;白月这低俗的伎俩着实有效。

凯特直到现在还是难以接受这种简单恶心的手段,更别说还成功了;刚刚那么认真拷问的自己简直和白痴一样!

“哎呀?我听得不太清楚呢,再大声点。”白月很明显在假装,惯性地耍起贱来。

“这个......”侯爵尚有所犹豫,永恒的污浊煎熬和忠诚之间是难以用一个天秤去衡量的,他做不了决定。

“杰拉克先生,带我去房子的化粪池。”白月也完全不给他任何考虑的时间,继续赶鸭子上架的节奏。

“了解......”杰拉克也不知道现在自己该笑呢?还是哭得好?

本来严肃正经的风格,就这样被白月的恶意涂鸦给毁了!

经历各种商海沉浮的杰拉克,什么场面没见过?但也不由被白月的想法给撼住了;换作一旁的管家,已经彻底无语。

“喂!!!请等一下!”侯爵完全慌了,堂堂的吸血鬼贵族若是就这样变成化粪池中的囚徒,简直比死亡还要难受,甚至还得永世沦为族群中的耻辱。

“不好意思,商量期限已过,我迫不及待了。”白月露出了反派得意时才会有的奸笑,回答。

没错,就算侯爵供出了情报,白月也绝对会把他投入化粪池里头,或者让凯特直接处决。他们从一开始就没说过会释放他。

这群可恶的人类!!

就在白月跃跃欲试,正要随着杰拉克的带领,前往化粪池所在之际......

咦?

一股阴寒的气息顿时突破了结界,从门口溜了进来。

还有漏网之鱼吗?

毕竟结界是由凯特一早布下的,因此他是在场中最快感应到的人,想也不想就架起了炎武罩体,把全身的破绽都封锁了起来;但他很快又察觉到了什么。

这魔能性质的感觉,简直就和气化时的白月一样,若非白月本人就在此处,凯特还真会错认是白月的气息。

那家伙的目标是......

阴寒的气息一股涌向拿着封魔瓶的白月,可白月这等高手又岂会毫无动作?他不慌不忙地收起了封魔瓶,将自己的肉身气化成了白色的寒烟,并朝着迎面来袭的不明寒气扑了出去。

随着两股寒气在半空中对撞在一块儿、然后扩散开来;整个房间的墙面顿时结出了不薄的冰层,温度也在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内降到了很低;堪比寒冬来临时的气候,就连空气中的尘埃都冻结成了晶莹的雪霜。

凯特不会去担心白月的安危,因为他有那种自保的实力,他反而比较在意一旁的雇主,杰拉克。凯特率先挡在了他的前面,以做好预防对方突袭的准备。

咦?

是多心了吧?

这房间目前的室温可是相当于零下好几度,杰拉克和管家却一个哆嗦也不打......

或许是自己身上的火焰替他们暖和了身体吧?还有一个更大的威胁在眼前,凯特也渐渐地不以为意。

重新把焦点集中到战场上,两股寒气乍看之下只是简单地混成了一团,实则是在相互侵吞着对方,攻占着彼此的领域。

对方的招数门路看上去和白月几乎如出一辙,甚至不相伯仲......

这怎么可能?

毕竟在广大的术者界中,冰系魔法的掌握者可说是极为稀罕的。冰系并算不上是自然元素之列,是人类学者创造出来的特殊体系,主要的组要构成元素为风系、地系和水系;原理大致就是以水元素为基础,并利用风系和地系的性质来加以组合,以达成固体、气体以及液体的三种姿态的变化,进而产生寒霜之力,就学习难度而言,已经被国际列为S级水平。

在如今的时代里,即便是具备相当天赋的法师,最多也只是卡在了中级的门栏,更不用说突破极限地练成元素化;当然,白月是其中唯一的特例,故此才被国际追封为亚洲法师的顶端,六帝之首————冰帝。

两股寒气似乎正在急速膨胀,就快要充斥整个房间......

不好!

“快逃!”凯特貌似察觉到了什么,急忙掏出道家灵符,在前方造出一道强力的屏障,并同时向身后的管家和杰拉克大声喝道。

尽管杰拉克一阵茫然,管家倒是机灵得很,在听到指示的瞬间,就匆匆带着杰拉克破窗而逃。

‘砰!!’在两人逃出会客室的刹那,整个会客室的内部也跟着炸出了许多冰岩,撑破了墙面和窗户,包括凯特之前布下的结界。

“呼......”在空中踏着风盘的管家不禁松了口气,而在旁的杰拉克尚心有余悸。

幸亏逃得及时,若是被这些肆意生长的冰岩群所波及,受到的伤害最低限度也得缺胳断臂。

寒冰的领域甚至还在不断地往外扩张着。

我操,放大好歹说声!这货想连我们都杀了不成?

在会客室重重的冰岩之中,浑然燃烧着烈焰的凯特却没逃到屋外的两人那般轻松,他甚至还要亮出漆黑怪手,不断切斩迎面袭来的冰岩群,他的脚边几乎都是碎成渣的冰屑,就连身上的火焰也来不及溶解,冰岩的生长速度实在太快了。就连早前紧急筑起的防护屏障也是徒劳无功。才在完成的瞬间,就被爆发出来的冰岩群给强行压毁。

这就是巅峰的冰之对决吗?

双方不断在冰岩丛林之中变换姿态来交锋,从最初拳来脚往的人形,之后再转变为互相撕咬的兽型。

虽说力量方面姑且是平分秋色,但论驾驭冰系魔法的技巧,看来还是白月略胜一筹;突然间,代表着白月的虎型冰势在扭打的过程中,瞬间进化成一颗威猛凶悍的冰之龙头,撑开大嘴便一口将对方的狮型冰势给咬个粉碎。

高下立判,胜负已分。

对方的冰势在被攻破的刹那,白月更是棒打落水狗的节奏,毫不留情地以冰龙之威乘胜追击,对方是被逼得节节败退,甚至不得不解除固体之形,转为液体之姿溶开冰墙,妄图逃出生天。

想得倒美!

化作冰之龙头的白月也好似一只锁定目标的恶犬般,硬生生撞碎了冰墙,追咬到了外头。

等等!这家伙不是单纯地想逃,而是转而去攻击在空中的杰拉克和管家!

它甚至在空中再度化作了固体状的冰狮,欲用尽最后的余力地扑杀眼前的猎物,也不顾及紧追在后的冰龙;这莫不是赌上生命的孤注一掷?

就算挡在前面的管家令对方无法得手,可是尾随后头的冰龙也极有可能误伤两人;毕竟白月就是这么个不懂分寸的混蛋,无法指望。

幸亏之前做了个保险......

凯特竖起剑指,喃喃念着咒语,整个人也从冰封的房间瞬间转移到了外头,挡在了管家和杰拉克的前方;他在最初的时候,就悄悄在杰拉克的身上塞了张转移用的符纸,由于藏在西装外套里头,就连杰拉克本人都没有察觉。

身后的两人尚一脸错愕,凯特就已经果断地挥出血红色的抓击,将迎面袭来的液体以及紧追在后的冰龙一并凭空撕毁。

白月和不知名的敌人也被这蕴含强大魔能的一抓给打回了原型。

咦?!

凯特完全没手下留情,压根儿不在意白月会受伤,第一时间只顾着看清敌人的正体。

虽说对方的身体是被斜斜撕成了两半,但他身上的特征还是能够好好瞧个究竟。

黑色的燕尾礼服,绅士礼貌,绑着马尾的金色卷发......

即使化成灰,凯特也认得出来这模样!MR.D!?又好像有点不同,这次他还多戴了一副单片眼镜,加上运用冰系力量的战斗风格,根本就是区别于上次的个体。

凯特至今为止还印象深刻,暴怒的自己可是亲手将MR.D给轰得灰飞烟灭,他绝对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可以确定的是,这家伙肯定也是人造人。

“我操,你动手别误伤队友啊!坑货!”尽管身体被刚刚那一抓撕得支离破碎,白月还是存在抱怨的力气,甚至若无其事。

MMP,就你没资格说我!好吗?

白月那元素化的冰之躯体马上就进入了自我修复的状态中。

“......”凯特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瞪了白月一眼,那死灰般的眼神仿佛在暗暗地反驳着:“反正这种程度你也死不了,凶屁啊?”

“呃......”管家和杰拉克已经分不清这到底是不是严肃拘谨的场合了。

“传说中的弑魔者和冰帝,还真是名不虚传呢,要从你们眼皮子底下工作还真是困难呢。”人造人的躯体也和白月一样,正在自我修复。他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并悠哉地拍去衣物上沾染的灰尘。

“别这么说嘛,你也挺强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能把冰系魔法驾驭到如此的高手。”白月微笑地朝人造人竖起了拇指;这是很实在的赞美。

“呃......”白月这等的适应力就连对方都无法适从。

去称赞敌人做啥啊?!

算了,无视无视......

“你小子,到底有什么目地?”凯特也懒得继续搭理白月,索性直接进入正题;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质问着眼前这位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