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十九、二十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09-30 8:20:44pm

奇幻·玄幻


1-19

當然,有些劍聖特意留下配套的修練方法,但鬥氣修練方法先不提,劍技這種東西當然是越有殺傷力越好,才能應對各種強大的魔物,很不幸的是,劍聖等級之後劍技的效果可沒那麼好,畢竟到那時候他們面對的已經不是魔物,他們也不那樣倚靠劍技。

所以那些老劍聖們流傳下來的配套修練法通常鬥氣功法高超,劍技乍看之下普普,畢竟劍技這種東西是需要經驗累積的,並不是劍技法好就能夠天下無敵,這時候不長進的晚輩們就開始偷走小路,拿這個高等鬥氣功法去配上有名的劍技,讓這群老劍聖們只能搖頭無奈。

就算真的老老實實修練的,如果天份不夠、環境不允許等等情況出現,也不可能修練到劍聖等級,再加上各式各樣的問題,導致這世界上真的修練的完整的也沒幾個,最鬱悶的情況就是自家老劍聖傳下來的修練方法跟自己體質不合,這種情況真的是雙方都吐血。

剛成為劍聖不過數十年,瑟西還沒有打算去斷劍谷,但他同樣有打算為自己家裡留下些什麼,所以對這一類的東西特別注意,沒想到卻在厄臨身上看到了!

更可怕的是,他確定他剛才在厄臨身上感應到了鬥氣的力量,雖然並沒有完全啟動,也沒有正式覺醒,但確確實實出現了鬥氣的波動,厄臨已經確定有了鬥氣力量,更是他夢寐以求,每天都煩惱煎熬的配套鬥氣。

有點羨慕阿……對瑟西而言高級鬥氣都不算什麼,區區一個剛覺醒還沒有正式覺醒的鬥氣算什麼,但他無法忽略年紀這點,擁有鬥氣就算是個劍士,而初階劍士平均年紀是二十歲,在普通小鎮足以成為警備隊長,可以單獨進入危險區域,那是身分與力量的象徵,再加上厄臨的身分。

瑟西不得不想很多東西。是功法厲害?還是天分驚人?看著眼前咬牙切齒卻怎麼捅也桶不到人,氣喘吁吁的小厄臨,瑟西已經失去繼續完弄小孩的心情了,只剩下由於這些新發現所帶來的一連串問題。

就算想問,也得先解決眼前。不過看著厄臨,瑟西還真的頭大,苦惱的皺著眉頭,再次出手把厄臨手中的短劍收起來,然後不顧厄臨的反對把他抓到自己背上,厄臨繼續掙扎著,然後看著近在咫尺的瑟西的背,跟被瑟吸收起來的短劍,愣愣的停住了。

“剛才被帶過來時明明短劍在手,我為什麼沒有想過要攻擊他?這個人是誰?又為什麼他要把我帶過來?不明白阿!”厄臨的心中咆嘯吶喊。

"不明白沒關係,反正他對你沒有敵意,你這孩子的反應比頭腦快了不只一點,竟然下意識知道不要攻擊這個人,腦袋卻到現在才發現,這讓我老人家該怎麼說呢?讓我想想、讓我想想。"古‧拉爾其實一直跟在旁邊,在厄臨因為暴怒而無法控制自己的心靈時,完全聽到厄臨的想法,他在旁邊哈哈大笑,似解答了一下厄臨的疑惑,又似嘲笑。

1-20

古‧拉爾笑的非常歡樂,但厄臨卻完全不能明白發生什麼事情,他發現他跟古‧拉爾還有一段非常深的代溝,他完全聽不出來這有什麼好笑,甚至連自己的行為都弄不清楚,還真的被古‧拉爾說中了。

不管背上的人在想什麼,瑟西帶著厄臨走到一個充滿蒸氣的房間,旁邊站滿一整排的僕人,是有正常僕人運轉的浴室!夜宮裡有差不多大小的浴室,不過厄臨從沒使用過,因為他把所有僕人都趕走了。

瑟西看到僕人都準備好,才把他放下來大聲說:「去洗洗澡,喂!你們!好好照看著殿下,洗完以後帶殿下來大廳吃飯!」指著一直呆在旁邊預備著的僕人,瑟西將厄臨交到那人手上,那僕人原本也伸手要接過,但厄臨在瑟西手中安安靜靜的,到了這個僕人手中那鬧的可兇著,拳打腳踢張嘴就咬,要不是瑟西見情況不對,連忙把人搶救下來,那個僕人就可以領傷殘證明了。

厄臨在皇宮裡也是這樣對待那些宮女僕人,這樣可以讓這些人遠離自己的生活空間,也可以杜絕人接觸到他的秘密,然後還變本加厲的限制這些人進出夜宮的時間跟能去的地方,他有太多的幽靈可以使用,想限制夜宮中不被人隨意入侵只需要一句話就行了。

厄臨眼中赤裸裸的寫著他不打算讓任何一個陌生人在自己手無寸鐵的時候接近自己。

瑟西越來越頭痛了,但從看到厄臨就開始痛到現在,他已經沒有其他辦法了,只好對著僕人命令:「……我看我也洗洗好了,剛才運動量很大,全身都是汗。」聽到這樣的話,厄臨在心底白了他一眼,你身上的汗都是剛才我流的!

厄臨到了瑟西手中立刻溫順的像頭小綿羊,這點讓瑟西老懷欣慰的哈哈大笑,直接忘記厄臨這麼乖的原因是因為打不贏,他揮揮手把僕人斥退:「好了好了,你們下去吧!走,我們一起洗,唉呀呀!我都這把年紀了,還跟人一起洗澡,這傳出去可有趣了。」原本還打算說些什麼,但瑟西即時反應過來,厄臨還是個孩子,老臉浮現了一絲紅暈,支支吾吾的沒再說什麼,但笑聲卻越來越邪惡,和古‧拉爾的表情配合起來,厄臨只能無奈的用靈魂之聲警告兩句。

瑟西笑著往前,這時候抓著厄臨的手臂的左手卻被厄臨扯住,瑟西愣了一下之後回頭,看到厄臨小小的、還帶著點稚氣的眉頭正死死的盯著自己,似乎正在思考些什麼,瑟西只能看著厄臨,最後瑟西輕輕的放開厄臨的手臂,旁邊的僕人們小聲的倒抽一口氣。

瑟西狠狠的瞪那群僕人一眼,他們立刻消失在兩人眼前,原本熱鬧的走廊瞬間變的空蕩蕩的,然後瑟西蹲下,保持著與厄臨差不多的高度,伸出手,厄臨猶豫的思考,搞不清楚瑟西到底在做什麼,但最後他還是怯生生的把手放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