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世有解语花 - 章二十四

鹭八爷.≪暗恋这些小事≫  - 发布于2018-08-10 9:42:15pm

都市·爱情


S大近日很忙。

首先是两个月多后的校内才艺比赛公开比赛规则以及报名日期,不少同学都跃跃欲试准备参与。

热舞社的大二生也全员通过打算参与,消息不知怎走漏了风声,因为热舞社的加注参与,倒是把气氛炒热了一把。

S大官方交流网站统一都是关于才艺比赛的帖子,还有不少同学到处询问热舞社的谁谁谁有没有参与。

才艺比赛公开给S大所有同学参与,观赛是公开给所有人。

为此,热舞社的长老级人物也忙得恨不得有四个分身。

热舞社大一生也派了小队参与,但介于大一生人气不比大二生高,所以不怎么遭人期待。

“花妹子,你这几天怎么这么闲?”叶新边啃着瓜子边朝一旁同他一样毫无形象啃着瓜子的长发少女问道,他这几天常常看见她在学校里乱晃,像是没课似的,闲得遭人眼球。

解语花身穿白色上衣搭配浅蓝色牛仔外套,虽是男性日常搭配,但她却能驾驭这样的搭配,看起来适合极了。

“请了几天假,待会下午就得上课去了,你想看见我也看不见了。”

这几天,解语花有事没事就跑到活动室啃瓜子聊家常,若是大二生们不在,她还能调戏几把大一生。

同她一样闲的是大灰,这人是翘课专家,不翘课绝对不是他的那种。

“啊对了,待会的课我和花妹子一起上对吧?”

“YES,但绝对不想看见你。”

大灰朝解语花翻了个白眼,下午的历史课他原本也想翘掉,不过眼珠子转了转后还是决定去上课吧。

解语花逃了秦志叶戚两天长,今早的早课也翘掉了,十分幸运的没有和他们碰面。

倒是叶戚和秦志早上都会在宿舍楼下准备好早餐,透过萧回光交到她手上。

以前还会觉得叶戚和秦志的行为没怎么样,但现在经历了些事情后才察觉,其实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已经超越了一般男女普通朋友。

正确来说,是越界了。

他们既不是她的男朋友,也不是兄弟,其实没有什么必要做到这种地步。

叶戚对她是否还有意,她并不清楚;但秦志,其实没有必要这样做的。

她知道他们会对自己如此好是因为过去的事情,但其实... ...没有必要了。

“花妹子,走吧。”大灰如个老人家似的从沙发上跳起,还特意“嘿咻”了一声,如个老人家似的来了个伸懒腰。

距离上课还有十五分钟,早点到那儿也好,解语花闻言点点头,扯过一旁的双肩包便和热舞社的社员打了个照面便离开了活动室。

大灰和她关系还不错,就是在一起起码不会尬聊的那种,所以到讲堂的一路上两人都没断过聊天。

选了个位子坐下后,大灰也遇到了自己的朋友,便和解语花告别。

解语花选了最后一排坐下,把教科书和笔袋放好后便掏出手机来打游戏。

最近身边没什么朋友,她倒是热衷于打游戏,起码看起来不会那么孤单。

兴许是她缺席了几天,同系的同学见她终于出现也来嘘寒问暖了几句。

她随意带过自己病了,并没有多加解释,众人见她不是很想说,也失去了兴致离开了。

她和人pk着,一击天崩地裂把对方的血给砍去了一半,正有望会胜利时,突然一阵巨响传来,把她吓了一大跳。

“花花!”再加上某人的呼唤声,她一个缓冲反应,未逃过敌人的招数,就这样倒地而死。

盯着手机上倒地不起的角色,解语花呻吟了一声,无奈地抚着眉心。

她该说什么好。

整理好情绪后扬起头时,叶戚已在她身旁落座,而秦志却站在她桌前叽里呱啦地指责叶戚抢了他座位。

解语花坐的位置左边是墙壁,而右边早已被叶戚抢走,秦志只能闷闷不乐地在叶戚身旁坐下。

突然一阵尴尬回荡四周,她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尴尬的看了一眼身旁面无表情的叶戚,随后继续垂头打游戏。

叶戚也没开口打破沉默,反倒是叶戚右边的秦志叽里呱啦地诉说这两天某教授的神经病状态。

解语花不是很有兴致,并没有专心听,专注于打游戏之中。

结束了和孙亦禹的关系后,她也没搭理秦志叶戚两人。

她需要时间来缓冲自己的情绪,便翘课了两天来处理自己情绪。

意识到了孙亦禹的重要性,意识到了秦志和叶戚的越界,她发觉自己本身其实还蛮有问题的。

被孙亦禹拒绝后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说到底原以为不会入情太深,但在被拒绝那一刻却意识到了自己早已动情太深。

她放不下,她本以为自己能放得下的。

所以用了两天来说服自己好好面对自己的感情,喜欢就喜欢,既然被拒绝了的话,那么就藏在心底吧。

总有一天,她总能断得干净。

这才刚开始,无法忘记也是正常的。

以这样荒唐的理由来说服自己,重点是自己居然还相信了。

她打算如何,早已不重要了。

她喜欢的人推开了他,而她也把唯一一个还能接触的机会给抹杀掉了。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想当面和你解释。”

“没必要。”

她淡然地回应,也没理会叶戚此时脸上是什么表情,一心专注于手机。

秦志支支吾吾地想说些什么,但叶戚却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闭嘴。

“你不想听是你的事,但我想说却是我的事。”

闻言,解语花垂着头苦笑了起来,但长发遮掩了她的脸蛋,叶戚和秦志都看不清此时此刻她的表情。

什么时候,叶戚也成了如此不讲理的存在?

霸道,用在自己愿意被霸道处理的人身上,那是霸道总裁的帅气。

但用在自己不愿意的对象身上,那叫不讲理。

叶戚和秦志两人自说自的说了很多,大多数都与她的猜测相同。

秦志喜欢李竹薇,鼓起勇气接近时,李竹薇却表示他与解语花过于接近,能不能疏远点儿关系。

秦志也察觉到他和解语花确实有些过分的好,所以便短暂疏远解语花,打算过几日和解语花解释清楚。

但没想到解语花会连解释都不听就逃避,而李竹薇变本加厉地任性要求他和解语花绝交,稚气地认为这样他们之间就再无关系。

而秦志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对李竹薇的要求漠视不理,李竹薇一气之下与秦志闹翻,正好被解语花碰见。

秦志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立马与李竹薇一刀了断,对那样的女孩的爱情以及与解语花多年的友情亲情,他认为还是解语花和叶戚比较重要。

而叶戚则是为了观察李竹薇的人品而接近李竹薇,顺带想看看解语花心中有没有他们的位置。

因为解语花近日与孙亦禹过于靠近,他有些... ...不爽。

但这些他没有说出口,他知道解语花有多忌讳他和她的事情。

秦志和叶戚见她完全没有任何反应,有些为难地互视一眼。

正当两人以为她不会给予任何回应时,却闻见她的声音徐徐地传了过来。

“我知道。”

瞪圆了双眼的秦志,有些错愣地看向一旁的叶戚,却见后者也同样皱紧眉心。

“其实没有必要解释。我们之间本就是朋友关系,更何况这几天我也好好地想了一番,我们虽是朋友,当方式却越界了。其实你们没有必要对我那么好,我们也只是普通朋友,普通朋友不必做到这种地步。多亏了这几天我清楚了,只要有我在你们就不会顺利找到女朋友,更何况... ...你们真的没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普通朋友是不会有这种行为的。”

秦志和叶戚一直以为她是为了被冷落的那几天而闹别扭不与他们见面。

却没想到她会这几天都思虑了这么多,而她扬起头的那一瞬,他们都看见了她与平日不一样的气场。

没有平日的朝气,更多的是看透了一切的郁色。

那双黑眸也不比平日一样明亮。

叶戚顿时意识到了,在这几天,她不单单只是经历了这一些。

秦志知道她在说自己,默不作声地放下了打算伸出抚摸她发顶的手。

“我有义务对你好,对你好是本性。”解语花本以为话已经说得够绝了,两人再怎么说也该知难而退。

却闻叶戚的嗓音低沉传来,那句惹人心动的话,到了她耳中却起不了什么作用。

他还没放弃吗?

“我不像秦志要找女朋友,我要找的只有一个。”

这种大胆的告白若是你喜欢的人说出,那是帅气又霸道的发言。

若并非你喜欢的人,那只有无尽的为难。

“经过李竹薇这件事,老子已经不打算找姑娘了,花花你别担心。”

“我们都在一起两年多了,对你好什么的早都习惯,你要我们突然离开也不行。比起另一半什么的,还是友情比较重要,不是吗?”

“而且,还有谁能忍受花花你的性格啊?也只有我们会这么不计前嫌的照顾你了,别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