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1-3 熙月村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1-02 4:07:57pm

奇幻·玄幻


橘黃色天空漸漸披上黑夜的布簾,微弱的月光和零散星光穿透葉片縫隙灑落大地。即使視野不清晰,我還是以相當快的速度趕路。

自懂事以來我便在這森林中打混,只是小時候還有老爸照應我,現在……

我甩了甩頭,將回憶趕走。今天是怎麼回事,總是回想起傷感的事情。話雖如此,回憶就像是躲不過的浪潮,自動在腦海中播放。

十歲那年,我和老爸在森林裡生活了兩個月。他教我在森林中生存的技能,比如狩獵需注意事項、分辨毒蘑菇、利用乾柴和枯葉生活、戰鬥技巧等。

【交叉二連擊】便是在那兩個月中學會的。

兩個月的時光飛快地過去,期間我們不曾回家。結果返家那天,平常溫柔的媽媽少有地大發雷霆,開罵足足兩個小時後,下達禁足令,禁止我們父子倆踏入森林半年。

想到這裡,嘴角不自覺揚起。雖然和爸媽的回憶不多,但幾乎都是開心的時光。

那段時間,我很快樂。

其實今晚不必趕回家也不會怎樣,我大可以留在森林過夜。只是夜晚的森林有機率碰上棘手的夜行魔物刀疤猿王。

我可不想在今天碰上它。

刀疤猿王除了身軀巨大和力大無窮之外,身手也很靈活,是個非常麻煩的魔物。我深信今天絕對是我的“幸運天”——被野豬王削減天命、被不常攻擊人類的天空魚圍毆——我完全不想冒險過夜而遇上第三個可能讓我丟掉小命的狀況。

昏暗的視野前方漸漸冒出微弱光芒,我逐漸加快腳步,因為森林的出口就快到了。

茂密的樹林從視野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大大的牌匾掛在充當入口的兩根粗厚柱子上方——【熙月村】。

入口處有個壯碩男人看見我後,舉起手向我打招呼。

這個身材魁梧、皮膚黝黑、頭上一根毛都沒有的光頭是村子的守衛大劍使勇世。

勇世平常的任務就是把守村子唯一的入口,確保森林中的魔物不會誤闖村子,造成村民損傷的困擾。此時他邊和我說話邊把右手倚靠插在地面充當支撐點的灰色大劍上。他身穿視覺上非常厚重的鐵製盔甲,每做出一個動作,盔甲都會發出鏗啷鏗啷的聲響。

『啟人,今天怎麼那麼遲……你看起來好狼狽,還好嗎?』

勇世雖擁有冷酷高大的凶神惡煞外表,可是內裡卻是個溫柔細心的女人靈魂。要是讓他知道我今天差點死在野豬王的突進中,絕對不是被念半小時就能了事的下場。

所以我選擇隱瞞,隨意找了個藉口:『不小心跌進河裡了。』

他嘆了口氣皺起眉頭,憂心道:『一個人在森林要多注意點,碰上野豬王就糟了。你應該和神武結伴一起進入森林才是啊。』

看!果然還是會碎念一下。全村的人都知道勇世喋喋不休起來是很恐怖的一件事,但他的實力卻是毋庸置疑的。就算同時來了三頭野豬王,勇世也可以毫不費力把它們趕回森林去。

不過僅限於“趕回去”,他從不下殺手。

我曾經問他,為何不直接把闖進來的魔物解決掉,一了百了。

『如果把森林裡的首領級魔物殺掉,會因此打破自然生態平衡,最後也許會讓村民遭到更大的危險。而且首領級魔物多數都擁有智商,不會無端端攻擊人類,但若是它們受到生命威脅,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他當時是這麼回答。

總之如果把它們殺了,就會發生不好的事——我是這樣理解的。

但我今天就不小心殺死了一頭野豬王……

為了避免被看出隱瞞了事情,我趕緊打哈哈說:『今天神武有事忙,所以我便一個人進入森林隨便獵點什麼,怎知運氣不太好,什麼都沒碰上,哈哈哈。你站崗加油吧,我先回家洗澡喔,再見勇世。』

不等他回答,我便快馬加鞭往自家方向百米衝刺。

۞

熙月村是個小村子,大約只有十來家住戶,其中一家是我好友——神武的家,待會洗刷完畢後便要到他家報到兼吃晚餐。

自從父母在三年前失踪後,神武的爸媽非常照顧我。無論是早午晚餐都會準備我的份,是一對感情非常好,也很親切的模範夫婦。

對於他們無私的照顧,我由衷感激。

我的家在村子最裡面。那是一間和夜行者劍身一樣的天藍色屋頂,四面牆漆成純白色,屋旁有塊小空地,種了些空心菜。我偶爾會摘點送給神武的媽媽,當作平時白吃白喝的小小心意。

我推開圍在房子外圍的木柵欄,踩在由小石子鋪成的小徑上,然後在前門停下,伸手推開木門時發出『咿呀』的尖銳聲。

熙月村的大家都沒有鎖門的習慣,畢竟彼此認識,而且我家也沒什麼好偷的。

屋內漆黑一片,我伸手往右邊的牆上摸去,手指碰到一個凸起來的物體。

按下,伸手不見五指的玄關立刻燈火通明。眼前是熟悉的木製鞋櫃,玄關後的右邊是客廳,再往前直走便是凌亂的廚房。左手是浴室,而客廳裡邊有兩道門,一間是父母的房間,另一間則是我的。

我慣例停下看著父母的房門,一瞬間感到哀傷,但此刻濕嗒嗒的身體讓我無暇沉浸在悲傷裡。

我將夜行者取下並放到廚房桌上,從房裡拿了些換洗衣物後,便溜進浴室享受熱水澡了。

۞

『你跌進河?』

我用筷子夾起神武媽媽煮的拿手好菜——火燒咸豬肉,準備放入嘴中大快朵頤時,神武突然冒出這句話。

『你怎麼知道?』說完,我將肥滋滋的佳餚送進口裡。

『你和勇世聊天時,我就在旁邊的露婆婆檔口買調味料。』

『嗯嗯,度啊,還被以答裙跌弓雨餵腳。』

『吞了咸豬肉再說話,笨蛋。』神武邊夾起金沙豆腐到他碗中,邊習慣性地吐槽我。

神武的身高和我差不多,但受女生歡迎的程度則和我有天淵之別。他的皮膚看起來嫩嫩的,擅長的武器是弓箭。

他說像我蓄著過眉的劉海會妨礙射箭的準確度,於是理了一頭銀灰色的利落短髮,頭髮全豎起,整體看去就是個乾淨清爽的美少年。

我快速拒絕口中的咸豬肉和米飯,怎知吞得太快而嚥不下,於是順手拿起面前的白開水一飲而盡,將食物勉強伴隨著水一同進入胃袋。

『我說,是的。今天跌進河裡,還被一大群天空魚圍剿。』

『啟人你沒受傷吧?』平時溫柔的甜美聲音,此刻夾雜著一絲憂慮。

聲音的主人自然是神武的媽媽。她是個超級大美人,臉上看不出有歲月的痕跡。如果她挽著神武的和手臂走在路上遇到不認識的人,肯定會誤以為他們是情侶呢。

今晚餐桌前只有我們三人,神武他爸昨天到巴卡城出差去了。

『媽,他這傢伙根本是會站著走路的小強,防禦值高得離譜,天空魚那種小嘍羅怎麼可能對他造成傷害。』

『呵呵,說的也是。』伯母掩嘴輕聲笑了一笑。

連笑聲都那麼甜,幾乎快甜死我的耳朵了。

『沒事,我把它們都解決了,可惜掉落滿地的魚肉我沒撿回來。還有,站著走路的小強是什麼意思?你這皮膚白嫩的小白臉。』我假裝生氣地反駁。

『你的天命從來沒減少過,不是打不死的小強是什麼?』神武將筷子並列放在碗口上,輕輕向前推。這是他吃飽的習慣動作。

『不,我的天命第一次減少了。』我夾起碗裡的咸豬肉準備送入口中。

『認真?』神武一臉不相信的嘴臉。

『當然。還記得上星期我們去【邊緣河】附近狩獵嗎?途中我升級成等級10,天命因此增加了1點,而那多出來的1點讓我現在有機會坐在這裡吃今天的晚餐。』

『可是天空魚怎麼可能對你造成傷害?』他優雅地抿了一口溫水。

『不是天空魚,是野豬王。我今天獵了一頭野豬王,還得到它的尖牙素材。』

『哦,是喔。』

你的語氣可以再冷漠一點!這冷漠的傢伙真的是我好友嗎!

『你能不能學學伯母那樣認真聽我說話?你真以為我在唬爛喔?』

我轉過頭去,視線迎上伯母的雙瞳,她正兩眼無神看著我……嚴格來說,是看著我的方向。

……原來不是認真聽,而是嚇壞了。

我連忙解釋:『伯母我沒事我沒事!雖然遇到一些危機,但最後還是順利解決。我很安全,目前天命是滿的,別擔心!』

我將事情經過一字不漏完全道出,結果神武的第一句回應是——

『白痴。』

『你……』我感覺到額上正冒出抓狂邊緣的青筋,嘴角不住地抽搐。

『算了算了,啟人他沒事就好了嘛。神武你就別生氣了,像個老頭子似的。』

幸好伯母出來解圍,不然今晚可能會被神武碎碎念直到離開他家。

神武是個很好的死黨,外表也是迷死千萬少女的帥臉,缺點就是太會碎念。

不過在他人面前,神武倒是很安靜,甚至可以說對其他事物漠不關心,唯獨就愛私下念我!

直到離開神武家為止,我倆互相賭氣,誰也不先開口和對方說話。

當我帶著不是很愉悅的心情回家躺在床上準備舒緩一整天的勞累時,遠方卻傳來不曾聽過、只有緊急時才會敲響的鐘聲。

寂靜的村子頓時吵鬧起來,窗外頻頻傳來喧鬧聲。

難道真的有事發生?

我二話不說從床上跳起,七手八腳換上打獵用服裝,拿起夜行者直奔出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