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85、8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02 6:34:17pm

奇幻·玄幻


2-85

「你想做什麼?」既然想不出來,那就聽聽看厄臨到底再想什麼吧!說不定能找到些靈感,其他的使者們現在都在拿著冥神大人提供的容器暫時收容那些靈魂碎片,但他們已經忙到沒有時間停下來說句話,卻還是沒見頭上的靈魂碎片有甚麼缺少,現在被冥神救回冥界中的其他冥神使者們也在積極準備,要透過唯一的亡靈聖者回到這個世界中,開始他們蒐集靈魂碎片的工作。

”如果這些靈魂碎片不算是靈魂,那樣就不會觸犯到法則,我是不是可以直接將他們驅逐出這個世界?”厄臨非常認真的問,但這句話嚇呆了劍靈。

「不可以!」劍靈第一時間表達反對意見,但真要他說原因他也說不出來,自從他成為冥神使者以後,就以保護亡靈聖者還有靈魂為職,從沒想過主動將靈魂驅逐,雖然他也不知道被驅逐的靈魂會到甚麼地方去,有怎樣的下場,但從那麼重的刑責也知道,那絕對不是什麼好下場,才會觸動的世界法則給予如此嚴厲的處分,所有流放過靈魂的亡靈聖者終其一生都不會有任何冥神使者接近,其他的亡靈聖者也會避開他。

「不管怎樣,就是不可以!」想不出理由來,劍靈只好強硬的這樣說,厄臨只當他有說不出的理由,沒有多想的乖乖點頭聽話。

三位冥神使者準備下來幫忙,其他的冥神使者也陸陸續續往厄臨這邊趕來,畢竟這裡的靈魂被厄臨收走了不少,風暴中傳來的抵抗也較輕,最適合他們工作,劍靈也終於接到冥神的傳話,要他轉告厄臨該如何幫助他,讓冥神使者能夠回到這世界中。

爲了重現數千年未曾進行過的招喚神僕儀式,有很多前置需要準備,準備的同時劍靈顯的非常憂心,他知道這儀式的進行可能會讓厄臨極度的不滿,也會驚動到太多人,但眼前這樣的局面讓他沒有別的選擇,也讓冥神沒有太多的選擇能夠好好思量,只能走ㄧ步算一步。

讓厄臨稍微喬裝打扮後,偷偷摸摸的離開了皇宮,來到了城市的正中央,也就是新年時舉辦慶典的廣場,平日人山人海吵吵鬧鬧的廣場在這夜晚顯得空蕩蕩的,一旁有幾支巡邏人員經過,在劍靈的暗示之下沒有做出任何反應的通過。

“要在這裡舉行?”厄臨皺眉,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主意,打從他開始接觸亡靈聖者的東西後,就明白這些東西絕對不適合出現在人太多的地方,活生生的靈魂會造成太多的阻礙,而且在廣場要是有什麼巨大的改變肯定逃不過追查。

「這次要在這裡。」劍靈苦笑。「只有城市裡面才有足夠的生命,有這些生命才能夠匯聚意念來招喚神僕。」

“不能使用亡者的意念?”厄臨不甘心的問。

「可以。」以前的亡靈聖者確實是使用亡者的意念來進行的。「可是現在這種情況,將亡靈放出來是在毀滅他們,我們只能匯聚活人的意念。」

2-86

“這是不可能的。”厄臨搖頭。”不說光憑我們怎麼匯聚整座城市的意念,這些意念也不可能為我們所用,他們甚至連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知道,怎麼可能強求他們發出招喚?”

「所以,我們還請了些幫手來。」劍靈不敢看厄臨的表情,想必會非常的糟糕吧!讓成天獨來獨往當個自閉兒的厄臨跟一大堆人ㄧ起工作。「是迷惘之神的信徒們,幾位迷幻法師,他們會幫忙控制整座城市,讓這些意念能夠為我們所使用。」現在幾乎所有神都知道事情麻煩了,只要冥神開口沒有人不出手幫忙,更何況只是傳達一下旨意給信徒。

「恩。」厄臨點頭,他知道這是必要的,所以雖然劍靈沒有先知會他就做出決定,厄臨也沒生氣,事情來的太快,能夠再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一個看似可行的方案已是難能可貴,工作狀態的厄臨一點也不難搞。

見厄臨沒有生氣,劍靈也鬆了口氣,他不怕厄臨生氣,但若是在這麼危急的時候重要人員還鬧脾氣,真的就會令人頭大如斗,偏偏厄臨就是一個很會鬧的孩子,他甚至已經做好各種準備,想不到厄臨這次這麼好說話。劍靈一面跟冥神傳遞消息,將儀式的進行方式寫入靈魂碎片中交給厄臨,同時也與受到其他神所征召的人員接洽,除了迷幻法師外,還有保護這些法師的人員,還有其他的人員還沒到達,甚至其他的冥神使者也還沒到。

一面閱讀著工作內容,厄臨也同時在幫忙劍靈分配工作給那些來幫忙的人,因為劍靈也需要好好的休息集中精力,這也讓厄臨發現原來來的人不只是迷幻法師,還有一大堆的人,要佈置儀式的祭壇,為了讓城市裡的人能夠更安穩的入睡,好讓迷幻法師們行動,信奉自然以及藥物的信徒們也來幫忙,可以說這城市附近的所有有能力的人都過來了。

這附近的迷幻法師數量嚴重不足,甚至有神殿花大前傳送迷幻法師過來,開放自己神殿裡的秘密傳送陣,光明教會在其中當然不遺餘力的幫忙,黑暗同盟也暫時放下恩怨,在神的意志之下,所有人無分敵友全都開始忙碌,只是他們最好奇的是,為什麼來指揮他們的是一個看起來像是小孩子的人?

說看起來像是小孩子,那是因為厄臨全身上下都包裹在深黑色的斗蓬之中,他大概是整個城市當中最辛苦的人了,坐在馬車上到處來回,一下子確認廣場上的祭壇佈置無誤,一會兒又跑到了城門口去看看佈置在那邊的迷幻法師們情況怎樣,當他忙到一個段落停下來後,抬頭卻看見天還是黑黑的,這是怎麼回事?這麼多人聚集起來工作了好長一段時間,怎麼可能還在夜晚?

「劍靈,這怎麼回事?」由於一整晚指揮人,厄臨終於習慣說話,忙亂之中也不再使用亡者呼喊,而是直接開口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