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使命篇 - 第九十三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1-03 6:40:01am

奇幻·玄幻


無力

‘啊...嗯,我怎麼了?這裡是,哪?’

刃月眼孔內再次出現燃燒着的火球,視線移去左邊見到幾把割草用的小鐮刀,然後望去右邊看到的是草制的衣服?那的確是衣服,雖然看似很破爛。刃月坐起右手遮住右眼,想起昏去前的事,心感不忿的他左手握拳使力的捶打地面。

‘可惡!!...素麗...’

‘啊!你醒來啦,守護者大人。’

一名山賊拉開那草做的牆壁發現刃月的舉動而道,刃月視線瞬間轉去那山賊身上,露出了殺意的刃月緩慢的站起,山賊感到他發出的殺意而心驚,山賊露出一臉強裝出來的笑臉對刃月說。

‘啊哈哈...稍等一下,我去告知巫女你已醒過來。’

山賊說完後,轉身頭也不回的逃去。刃月一副想要追去動作,但是踏出一步的時候他感到全身的無力而停了下來。

這該死的身體!那麼的不中用!不行,必須要想辦法,不然素麗她!刃月那骷髏口張開呼出了少許白煙,那動作就如一位病得很嚴重但又要勉強站起來的老人,連向前走一步都有問題。此時刃月身後來了一個人,提起他的左手並放在他的肩膀,就如想輔助他步行那樣。

‘想要出去嗎?我扶你,守護者大人。’

‘嗯!?什麼時候......’

‘怎麼了?我面具上有什麼嗎?’

刃月凝視着女孩,女孩戴著面具疑問,刃月左手已握緊拳頭想要攻擊她,但是想到素麗幫助她的情景而取消念頭,他點一點頭。

‘啊--啊,沒什麼。’

‘那麼走吧。’

女孩扶著刃月走出那草制的屋子,說是屋子也不像,說像帳篷也不像,只可以說那是一間不大不小的草屋。刃月再次左右張望,看見有的山賊們洗著衣服,武器,也有些以樹木來製作武器,但他們發現刃月後都紛紛向他跪拜。刃月無視他們的舉動,也不想問為什麼,雙眼望去那被他砍掉的樹林並舉起手指去,女孩見後沉默不語扶著他來到刃月想到的地方,刃月收起搭在女孩肩旁上的左手并獨自勉強自己往樹林那走去。

‘她...很重要嗎?’

女孩問道,但是刃月沒有回答,尋找著某樣東西的在那樹林裏張望著,女孩站在那感到刃月並沒有要回答的意思而接下去問。

‘她比卡米亞還重要?為什麼守護者要捨棄卡米亞聖上和那女人一起?那女人是誰!?’

‘你說什麼!?捨棄!?我完全不懂誰是卡米亞!而妳說的那個她!!是我所愛的人!我那多年裏,我伸手想接觸他但卻接觸不到的她!我不是什麼守護者!我是刃月。司比爾!!’

刃月激動的怒言回道,言語中是帶有責罵的語氣。女孩感覺很不可思議的望著刃月問。

‘愛人?不死族與人類?...’

女孩腦里冒出一堆疑問而沉默起來,望著女孩的刃月那雙燃燒著的雙眼,那火焰不停的舞動着,是因為他很憤怒吧?不一會兒,回過神來後的她決定不去思考不死族和人類在一起的可能性,而仔細看了看刃月上下接著說。

‘雖然我不想承認,但你那時候穿上的那漆黑盔甲,和我們守護者穿的一模一樣,而且...你發出的氣息和守護者一模一樣,只是不明白,為什麼你怎麼穿上的?怎麼會消失的?’

‘守護者...守護者!!難道就沒有別的可以說了嗎!?妳知道嗎!?在我們在這裏聊這些無謂的事的時候,素麗她可是會!她!’

刃月完全不想理會什麼守護者,也不想回答女孩的問題,他心裏只想著素麗,他沒有接下去說,再次在樹林裏慢步移動尋找線索,尋找那捉走素麗的人的身份。那失去另一半的痛楚一直襲擊着他的內心,折磨着他,如果他是有肉體的人類,大概是一臉擔憂的臉並且留著兩條眼淚吧?女孩看着那拼命尋找著某樣東西的刃月,右手摸著下巴思考着的同時望著刃月,過了幾分鐘,刃月找不到任何線索,他坐在地上看著自己的雙手。

沒有...為什麼沒有?基本上一定有什麼東西留下才對!為什麼沒有!?無力...我又...刃月抬頭望去那蔚藍的天空,看見在天空自由飛翔着的兩隻白鳥飛過,他發出了微小的笑聲。

‘哈...哈...我真愚蠢...這又不是做戲,怎麼可能找得到什麼呢...而且這世界的人會做這種事的人多數做過非常多訓練,而且這裡也沒有地球那樣的科技...他的行動都非常的完美,不留下任何痕跡...我...’

刃月呆坐住,帶著失落的視線望著地面,煩惱着,擔憂著,此時女孩輕聲說了一聲。

‘守護者大人...’

‘嗯?原來妳還在啊?我想妳也不懂那人是哪的人吧?’

刃月才發覺女孩的存在而隨口問了問,女孩搖了搖頭回答。

‘不,我不知道。’

‘我就知道...’

刃月失望的低下頭,女孩走到刃月身邊坐下,她望著煩惱着的刃月說。

‘其實,守護者大人想要尋找她被帶去哪的線索,是可以命令我們去尋找的。’

‘命令?...’

刃月如想起某件事而在衣服內摸索了下,右手從衣服裏拿出了一枝枯木似的東西,女孩好奇的看著那枯木問。

‘那是什麼?’

‘...沒有其他辦法...’

刃月沒有回答女孩的問題,他右手使力壓斷那枯木,四周頓時吹起了強烈的風。不到數秒,強風停下了,他前方的地面出現了黑色魔法陣,一個【人】慢慢的浮上。

‘主人,維多收到你的呼喚,以最快的速度到來此...’

魔法陣上浮現的那【人】是向刃月下跪着,那人正是維多,他抬起頭望去刃月,但見到他身邊的女孩,其燃燒著的雙眼頓時閃耀了下,同時發出了敵意的視線,同時他又看了看四周,不見素麗的蹤影而疑問。

‘主人,素麗...呢?怎麼不在主人身邊?’

刃月沉默無言,視線如逃避般的移去一旁。維多見後再次望了望四周,見到那被砍除的樹林,大概猜出發生了什麼事。維多站起身後向刃月鞠躬,隨後很隨便的舉起了右手,他身後頓時出現了三個黑色魔法陣,出現了三名騎著裝有漆黑厚重盔甲軍馬的騎士,騎士也是穿著漆黑的厚重盔甲。

‘去樹林裏查看有沒有任何足跡或有人走過的痕跡!!’

騎士們發出【喀喀】聲,那是沒有肉體的骷髏頭骨說話時嘴部摩擦發出的聲音。騎士們在離開前右手放在胸前對刃月敬了個禮,她見到那三位騎士的時候因感到恐懼而退後數步,但當她看到騎士們向刃月擺出的動作後,她感到非常不可置信,那三位騎士的盔甲,可以說是非常高地位的不死騎士,為什麼會對這一個穿著那種衣裝的人敬禮?她雙眼睜大吃驚的望著刃月問。

‘你,你到底是誰?’

維多走到刃月右手方身後望去女孩那,雙眼是閃耀著,發出冰冷般的視線望著她說。

‘不死之王,我的主人,刃月。司比爾。’

--------------我是可惡的分割線-----------

‘成功了??’

‘嗯,想不到那麼輕易地就到手,她沒看上去的那麼厲害。’

‘不過身旁不是還有着他的使魔嗎?’

‘那個不死者?現在應該是還在樹林裏找著我吧?’

‘做得好!回去王國後你會得到你應得的酬勞!進來吧!’

在漆黑一片的房間裏聽見有著兩人的對話。【喀嚓】,黑暗中發出開門的聲音,隨後黑暗中可聽到他們的腳步聲,跟隨著那腳步聲的方向望去,也是漆黑一片,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

‘擁有着【聖器】的她來使用是最適合不過的了。’

‘將軍...真的要...’

‘雖然這是很殘忍的行為,但為了把那搞亂世界定律的人消滅掉,是必要的犧牲,為了世界的平衡,為了偉大的神!!’

另外一個人心裏感到不舒服,小聲的說了句。

‘瘋子...’

過了數秒後,聽不見腳步聲了,【咻咻】一聲,漆黑裏發出某種東西摩擦的聲音,忽然在那裡亮了起來,細看周圍牆壁上的話,你可以看得見有著燃燒著的火把。火把下有著一條由鐵製成的如溝渠般的凹槽,看得出凹槽有著不少的生銹痕跡,應該是使用多年留下的。看去凹槽裏面,見到裏面流着油,但油而已的話應該不會點燃火把,是魔法嗎?

在房間裏的中央,看見熟睡中的素麗睡在桌子上,那房間還有着一些奇怪的東西,那是什麼東西?頭盔?武器?拳套?細看之下那東西是一粒蛋狀的東西,但是卻不斷的變形,那到底是什麼?最重要的是,那裡不止一個,而是有着上百個的可能,堆滿在櫥子里。

一名穿著銀色胸甲,胸甲內穿著青衣,長度是直到大腿處,戴著鐵護手甲以及厚重的長鐵鞋,戴著有著奇怪文字並覆蓋着整個頭部的頭盔,那頭盔還有着無數的洞孔。

‘將軍...’

說話的人就是那位刺客,他疑慮的雙眼望著那被他稱呼為將軍的人,將軍沒有理會並在那櫥裏拿出其中一粒蛋形的東西走到素麗身前,拿着的右手在素麗身體上方停住。

‘一切都是為了世界,妳要恨的話,就恨異世界的居民吧!’

說完後,他張開了右手,那粒蛋形的東西掉下,動到素麗身體的時候發出了強光,那將軍右手遮在雙眼前,聽見了素麗的叫聲,痛苦的叫聲...

第九十三话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