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68:下马威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7-11 8:45:09pm

奇幻·玄幻


“呵呵,只是稍微回收一下尚可用的棋子而已。”人造人说完,便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封魔瓶,特地亮给凯特瞧瞧。

咦?到底什么时候被摸走的?

白月摸索了遍自己衣物的所有口袋;没错,人造人手上拿的确实是禁锢着侯爵的封魔瓶,他特地显摆在凯特的眼前,无疑就是赤裸的挑衅。

竟然能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摆了自己一道,此人不是泛泛之辈......

白月稍稍向空中的管家使了一个眼色,管家也很是机灵,马上便领会了白月的意思,趁全场的焦点还是人造人与凯特之际,偷偷地带着杰拉克离开现场。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你能逃得掉吗?”凯特双手的魔能已经蓄势待发,视接下来的回答,他将会毫不留情地对人造人展开一连串的魔法轰炸。

“真是挺吓人的魔力,恐怕还在冰帝之上呢,但我家主人却是这么说过哦,空有力量的家伙,是无法超越自身极限的。”人造人笑了笑,就将封魔瓶收了起来。

“难道你家主人没告诉你,反派死于话多吗?”白月也不看气氛地嘲讽道。

“No,no,我们可是中立的呦。”人造人话才说完,凯特便不客气地从空中扔下了好几道烈焰斩波,硬是打断两人的闲话家常。

“我去!你想连我一起幹掉吗?!” 白月和人造人的所在距离不远,若非闪躲及时,他恐怕也会遭到波及。虽说元素化的体质能免疫大部分的攻击,但对上克制本身的属性,还是吃不消的;而白月专长的冰系,最怕的正是火焰,把力量集中压缩的火系攻击是唯一能伤害他的手段。

由于人造人刚刚才展现出了冰系的元素化体质,更何况还是和白月相差不远的程度,因此凯特才会采用如此激烈的攻击手段。

“呵呵。”人造人邪邪一笑,不慌也不忙地朝着火焰袭来的方向横手一挥,顿时刮出了道锐利凶猛的斩波,硬是将凯特发动的火攻给强行瓦解。

什么?!

凯特禁不住瞪大了双眼,他迟迟都无法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实。

这家伙的手......

漆黑的肌肤、鲜红的锐爪皆流泻着凶邪的戾气。

没错,那正是凯特善使的漆黑怪手;可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的使用者却是一个人造人。就这魔能的纯度和出手的利落来看,说是复刻出来的凯特,一点都不为过。

怎么回事?不仅仅是白月的专长,就连自己的绝招都这般轻易地施展出来?

这家伙到底......

“这一招,应该是这么用来着吧?”人造人得意道。

在凯特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数道烈焰斩波便毫不客气地破开空气,迅速地朝自己迎面打来。

这也正是自己之前所释放的相同招数,还施彼身吗?

嘁!

现下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凯特也唯有效仿人造人刚刚瓦解烈焰斩波的手段,凭空就是向来势汹汹的烈焰斩波一撕,刹那就化解了相同的绝招。

“嘻嘻,有破绽哦。”在凯特接招的一瞬间,人造人便神出鬼没地绕到了凯特的身后,他的漆黑怪手已经五指成爪。

糟糕!

人造人果断地在空气中拉出了鲜红的抓痕。

凯特凭借着敏锐的本能反应,强行催促脚下的魔能增强,进而让飓风爆发产生出一股强大的推进力,总算是勉勉强强躲过身后的抓击,但也难以避免地擦伤肩膀些许。

可人造人脸上的邪笑顿时浓郁了几分,似乎胜负已定?

难不成---!?

凯特若有所思,他脸上写满的全是难以置信的震惊。

“疾痛蔓延。”随着人造人轻轻的话语一落,凯特肩上的擦伤也开始微微刺痛.

紧接着,伤口的破裂范围持续地蔓延开来,以致凯特整条手臂的鲜血顿然炸出了朵朵浪。

果然是这招,不过......

很快,伤口的衍生便自行停止了下来;与此同时,凯特背上的六芒星阵图也亮起了蓝光,不过看上去似乎有些扭曲不定。

直到凯特松下了一口气,阵图的样貌才定了形。

“这就是所谓的诅咒免疫吗?真是厉害。”人造人轻轻拍了拍手,故作态地赞道

“你的遗言已经说完了吗?”凯特显然是被激怒了,话才说到一半,鲜红的锐爪就拉出了道道残影,整个人扑向了泰然自若的人造人。

人造人也仅仅是踏着飓风步在空中倒退,保持着彼此的距离,他的表情上却禁不住流露出几分孩童般的愉悦。

在地面观战的白月即使深知凯特已经失去了冷静,却没有任何插手的打算,因为对方并没有带着半点杀气,他更像是耍着凯特团团转,胜负一早就有了答案。

“好了,下马威也够了,我也该去向主人复命了。”人造人边退边打了个响指,他的手臂也变回了最初的人类手臂,反之浑身却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寒气。

呃?!

凯特根本连反应也来不及,就被结结实实地冻成了冰棍,脚下的飓风步也继而失去了作用,随之便从空中坠落地面;身上的冰层却丝毫无损。

“这一招真是残忍呢,非但能够将指定的对象冰封起来,倘若术者没有意愿解开,弑魔者恐怕得永远成为冰中囚徒吧?你说是不是呢?冰帝。”人造人盯了在地面上袖手旁观的白月一眼。

“幹得漂亮。”白月最终也没有出手的意思,甚至竖起了大拇指赞美对方。

“呵呵,反正你自个儿也有办法解开吧?如果不用这招的话,恐怕这条疯狗不会给我任何静下来说话的机会,忙忙碌碌的不适合我。”人造人耸了耸肩,一脸无奈地笑道。

“没错,这条疯狗最爱吠了。”白月附和地嘲讽起来。

被冰封起来的凯特,虽说做个表情都不能,意识、听觉和视觉却还是清楚得很。

“这个王八蛋,待会儿非宰了你不可!”凯特暗暗地咒骂着白月。

“呵呵,我们看起来挺健谈的呢,不过很不巧,我差不多也该走了。”人造人从燕尾服的内袋中掏出了一个怀表,打开瞧了一眼时间。

“那样啊,慢走。”白月挠了挠后脑,苦笑道。

“就不试着阻止我吗?”人造人好奇地问。

“不阻止,与我无关。”白月用小指挖了挖鼻孔。

“我明明记得上次你就为了妨碍我家主人而动手,不是吗?”人造人追问

“那次是为了公务,有酬劳的。本人有三不幹:没钱不幹、星期天不幹和不好玩不幹。”白月得意洋洋地说。

人造人听了都不由自主地抚了抚额头上的汗珠。

“好吧,那我走了。”人造人本欲就这般转身离开。

忽然间,他顿住了行动,貌似是想到了什么。

“啊!对了!”于是人造人回过头来。

咦?!

此时,他才发现到白月正要朝自己的背后扔出冰锥,白月一阵尴尬。

竟然想放冷箭?真是无耻!

人造人的目光顿时尽是鄙视。

“我绝对不是要偷袭你什么的!”白月显得有些腼腆,甚至语无伦次。

“算了,我家主人这里有道给弑魔者的口信:如果想追查到我的行踪,就来吧,我会在吸血鬼一族的大本营等着你。”说完,人造人就以面向白月,往后倒退的方式飞走了。

他深怕白月这个老阴逼会再搞背后插刀的下三滥伎俩。

当然,被冰封的凯特也在场听得一清二楚。

这趟英国之旅,势在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