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69:考验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7-11 8:49:52pm

奇幻·玄幻


前往英国的时间就定在了五天之后,杰拉克将会提供来往当地的机票和在工作期间的衣食住行。

倘若以往,凯特必然会立即动身前往英国办事,这次的任务却相当艰难。毕竟对手可是真祖和那个他追寻已久的敌人,双方也肯定达成了合作关系吧?不好好利用这五天时间做充足的准备,必败无疑,

“合作得好!就洗好脖子等着我把你们统统幹掉吧!”

虽说两者之间的联盟相当棘手,不过凯特的斗志是熊熊烧旺了起来。

在酬劳或者恩怨上,他根本没有退缩的理由。

于是,他在告别了杰拉克和管家之后,便回家去养精蓄锐了,今天怎么说都消耗了不少魔力,不好好休息是无法放眼接下来的任务。

这次为了躲避晓雪的纠缠,凯特可是特地搬到了不起眼的廉价屋。

就在他用钥匙打开房门之际......

咦?!屋里的灯怎么开了?

明明记得出门之前,自己应该关掉了才是。

呃?!

再仔细扫视一下,屋内似乎都被翻新、清理过了一遍,新的墙纸和整洁溜溜的地板,就连家具都仿佛会绽放出象征干净的亮光,很明显是被人刻意擦亮了。

这绝对不寻常!

凯特莫名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啊!师傅!”这时,提着垃圾袋的晓雪才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

怎么又是这货?!

凯特的胃酸差点没吓到逆流,这开门后的惊喜来得太突然,何止像龙卷风?简直就是十级地震!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躲!

“怎么又是妳?!”凯特有气无力地问。

“我是听你朋友说的,只要将他的房子和你的房子好好整理,你就会收我为徒,说话要算话哦。”晓雪没好气地说。

我去!老子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我的朋友?他的房子?

除了白月那个混蛋之外,还真猜不到有谁了。

摆了明坑老子是吧?改天必须把他大卸八块,再和可燃垃圾一起烧了!

“小姐,妳是谁?我不知道妳说什么,但擅闯民宅是犯法的,我不是什么大师,也不收徒弟。”凯特干脆装疯卖傻算了。

“你这是要赖账不成?!你这个无赖的骗子!”晓雪眉头微皱,显得很不满。

无赖的骗子,虽然不是什么足以刺痛凯特内心的话,可无端端替白月背了这个黑锅,就是令他非常不爽。

“拜托!我从没说过这种话!是妳被别人骗了!好吗?!”凯特一个冲动就忘了要充楞混过去。

“我不管!我明明这么努力扫了你的房子!你不收我为徒就是你不对!”晓雪这次是就地躺下,不断用手脚拍打着地面耍赖起来。

这是小孩子吗!?

“你就答应她嘛,收个可爱的女孩当徒弟,然后潜规则是多少法师才有的美梦啊?”这欠揍得令拳头自动开扁的声音,是白月!!

凯特就像本能反应似的,在听到声音从背后传来的瞬间,反手一记鞭拳就是砸向突然在后方冒出的白月。

这手感来看,白月是结结实实地被这记反手拳给轰出了门外,并且撞倒了对面人家的垃圾桶。

“你这混蛋来得真是时候,我正愁一堆压力没地方发泄......”凯特捏了捏指节骨,转身就要冲去海扁白月。

“哎呀,总是这么暴力,真搞不懂为什么你还会被女生倒追......”回过神一瞧,刚刚凯特所打飞的不过是个冰人,而不是白月;白月的元素化体质就和这冰人有着一样的触感,也难怪凯特会错认目标。

真正的白月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溜进了屋内,甚至还擅自坐在凯特的沙发上,用酒杯喝着冰好的红酒,那叫一个写意。

“你这个王八蛋!”凯特怒气值马上冲破了临界点,就差超级赛亚人的金色头发和具象化气焰。

“喂!别无视我!”晓雪见两人都不理自己,索性放弃了耍赖动作,并挡在了两人之间。

“X@*#”凯特已经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所有的烦恼最终成了一声夜空下的嘶吼。

“天哪!!!!!”

差点没吵醒附近正熟睡中的邻居们。

直到凯特将白月用魔念丝吊了起来,暴揍了约三千六十下之后,凯特才慢慢地恢复了冷静。

白月元素化的肚子甚至都被砸出了一个通透的大窟窿,浑身满满的裂痕。

凯特基于地主之谊,给晓雪准备了冷冻饮料,自己则坐在了她的对立面,准备平心静气地商谈拜师一事。

“总之,一切都是这家伙搞的鬼,我从来没想过要收徒弟,妳另请高明吧!”凯特指了指一旁被吊起来的白月,马上就说了个决绝。

“拜托了!我真的很需要你的指点!你不论是叫我扫房子或者......”晓雪话才说到一半。

“潜规则我,我都无所谓是吧?在下乐意之至。”白月顶着满脸的裂痕,不羞不臊地打岔进来,甚至扭曲了晓雪接下来要说的话。

“闭嘴!”凯特直接将白月的脑瓜子给砸了个粉碎,这画面差点没吓尿眼前的晓雪。不过基于元素化的体质,他并没有炸出脑浆或是肉片,仅仅是成了普通的碎冰。

“总之,不论妳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妳的,喝完饮料就请回吧。”凯特双手抱胸,倒在了沙发的靠背上。

“到底为什么!?我想变得更强难道错了吗?!”晓雪是一个激动,拍了下桌面站起。

“我说过了!面对恶魔可不是玩玩的!而且妳也没有那种才能!妳到底要我说几次才懂?!”凯特严厉地斥责道。

忽然,桌面滴落了泪水。

晓雪哭了,凯特的话是深深刺痛了他。

“呜---”晓雪尽管很怒力地控制着眼眶中打转的泪光,可还是难掩抽泣之声。

呃......

还来这招?!

虽说不是第一次了,凯特却偏偏最不擅长应付哭泣的女孩,这叫他双手挠起了自己的脑袋,完全束手无策了。

如果是恶魔的话,直接一招击毙倒是简单,可是要他欺负一个哭泣的女孩,根本就是外行中的外行。

没多久,凯特的脑子中突然灵光一闪。

“好吧,妳竟然如此执着,再僵持下去我们都没有好处,不如这样吧?妳如果通过了我给妳的三道考验,我便收了妳当徒弟,如果妳无法完成的话,就马上给我滚蛋!永远别再来烦我了!可以吧?”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做出了一个没有办法之中的提案。

“嗯!”晓雪一听到这样的消息,立马破涕为笑了起来;她的情绪简直是收放自如!快拿小金人了吧?!

这家伙说不定和白月是一路货色,总是能让人禁不住绷紧拳头。

不过自己竟然话已出口,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唯有选用刻意刁难的卑劣手段了!

虽说是三道考验,但也不过是临时想出来的权宜之计,暂时也没有半点头绪......

不过为了我的清闲,我跟妳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