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70:整顿装备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7-11 8:52:41pm

奇幻·玄幻


虽说眼下打发走这个麻烦女孩是当务之急,但五天后的大战也迫在眉睫。凯特一早便起了床,准备出门去采购必要的装备。

咦?

凯特才刚踏出房门,鼻子便微微抽了一下,厨房中赫然传来了股料理的香味。

不会吧......

凯特禁不住踮起了脚尖,不带声地走向厨房,然后悄悄在厨房的入口探出头来,深怕惊动什么似的。

呃......

平常的餐桌上已经摆了好几道卖相还算不错的料理;香气四溢。

扎着马尾,穿着围裙的晓雪正愉快地哼着歌,洗刷着锅子,十足一个特地送上门来的贤妻;这有毒啊!凯特差点没吓得胃酸逆流。

这一切都绝对是幻觉!吓不倒我!

凯特也只能不断地自我催眠。

由于习惯了腥风血雨的黑暗生活,凯特对眼前的画面实在是无所适从,于是他准备静悄悄地逃避这幅景象。

“有必要这么鬼鬼祟祟吗?难不成你在偷窥?”这时,凯特的身后又冒出了那熟悉的欠扁声音;没错,正是白月,总像个不散的阴魂从背后突然现身,凯特虽然早就习以为常了,但他这次却被吓楞了。

换做平常,凯特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反手一拳。若非一大早就看到了厨房内的惊悚画面,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一惊一乍。

“咦?”白月的说话声吸引到了厨房内的晓雪注意,两人的存在都同时被察觉了。

凯特脑海里顿时冒出一团乱画的黑线,偷偷逃跑的计划是彻底告吹了。

都是白月这个杀千刀的王八蛋!

虽说凯特并没有晨运的习惯,不过他现在真的很想把白月给吊起来,充当沙包来练练紧绷过度的拳头。

“喔?菜色不错嘛。”白月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很不客气地在餐桌旁找个椅子坐下,摆了明是来蹭吃的,脸皮有够厚。

“师傅,早。”晓雪匆匆放下手上的工作,走过来向凯特鞠躬行礼。

“我还不是妳的师傅,好吗?话说回来,妳知不知道擅闯民宅是犯法?”凯特冷漠地应道,他已经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了。

“不说这个,快来吃早饭吧。”晓雪刻意无视这个话题,强拉着凯特进入厨房。

“嗯,好吃。”白月已经不等两人,自己先开动了;这等无耻让凯特是满满的鄙视。

搞不好晓雪会跑来自己家里做早饭也是这货忽悠出来的吧?

凯特一想到这点,眼神中的凶光再也藏不住了,白月见状也只是若无其事地别开视线,继续大快朵颐。

这个混蛋!

“好了,好了,快点吃早餐吧。”晓雪也没看两人之间的气氛,自顾自地催促着凯特,她恨不得马上让凯特明白她的长处。

凯特尽管是百般不情愿和白月坐在一起吃饭,不过桌子上的料理一看便知是精心炮制的,就冲着晓雪的这番诚意,他还是勉为其难地动起碗筷。

说起来,自己是有多久没吃到像样的料理呢?

凯特率先夹起了一小片洋葱炒蛋,慢条斯理地放入口中细细咀嚼......

好味道。

在以往,进食对于凯特而言,也不过只是为了满足生存上的需求而已,因此他不会对味道有什么讲究。

像这样静下心来好好吃饭,本来就不是日常中会出现的项目。

如果这是梦的话,偶尔做一下也不错吧?

如果剔除白月这家伙的话。

吃完早饭之后,凯特便领着擅自跟来的晓雪出门。白月则是在吃饱喝足之后就自个儿回家去了;在临别之际,凯特还冲他竖起了中指,并怒骂:“别再来了!”。

“师傅今天不戴面具吗?”晓雪好奇地问,因为在她的印象里,凯特总是不忘戴上面具来遮掩容貌。

“今天是去采购东西的,而不是工作,戴上面具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凯特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

“话说回来,妳为什么要跟着我一起去?”凯特挠了挠后脑,没好气地问。

“在等你给我出考题啊,你别给我说你忘了!”晓雪紧张道。

“呃......”凯特确实差点忘了此事,一时间也想不到该用什么考题为难她。

“我也能替你做劳动力,帮你提东西!”晓雪自告奋勇道。

我去,这八字明明都还没有一撇,殷勤倒是献得挺快。

“就妳那点体力?记得明明上次才走一段路就累得要我背妳......”凯特忍不住重提晓雪之前的黑历史,嘲讽道。

“这......”毕竟事实如此,晓雪也无言以对。

咦?!体力?有了!

此时,凯特的脑筋灵光一现,顿时有了不错点子。

“跟来吧,第一道等着妳哦。”凯特不怀好意地笑了出来,吓得晓雪是一阵错愕。

即使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家伙八成是在盘算着什么坏事。

不过都已经上了贼船,也唯有幹到底了。

一切都是为了那个目标......

--------

与此同时,在国内的某个暗巷里头。

先前夺走封魔瓶的人造人正悠哉哉地用面包喂养着流浪猫狗,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

“你到底还要摸到什么时候?还不快点给我找个肉体?!”衣袋中传出了侯爵的声音,被封魔瓶禁锢的侯爵已经像这样催促了好段时间,可人造人却仍是对他不理不睬,甚至还到处闲晃,总爱找一些不知所谓的小事来消磨时间,已经快把侯爵给急疯了。

虽然双方姑且算是同盟的关系,可是侯爵根本看不出人造人有半点诚意,就救出自己这一点倒还算正经,之后的种种行为却让他摸不着头脑,毕竟人造人这东西的构造,他也不是很清楚。

或者是运气不好?救出自己的家伙只是个时常故障的残次品?

‘嘟......’这时,人造人口袋中的智能手机响了起来。

“喂?主人,是的。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还请您颁布下一个指示。”人

造人接通了电话。

他等待的,仅仅只是这一通来电。在此之前的种种行为只是排解郁闷的消遣。

该说这家伙是耿直呢?倒不如说是一个需要编写程序才能行动的机械人。

“好的,一切谨遵您的吩咐。”似乎说完了,人造人也挂断了电话。

侯爵在封魔瓶内,也听不清楚电话另一端的内容。

“我说,侯爵先生,你想要一个新的肉体吧?”人造人终于肯搭理一直被无视的侯爵,侯爵也不知道自己是该欢喜多一点,还是愤怒多些。

“给我快点!”侯爵虽说是瓶中囚徒,但也不忘那份昔日的高傲,这是吸血鬼种族的惯有个性,总是认为其他的物种愚昧或者低等,当然包括这个人造人。

“那样,你看我的身体如何呢?”人造人邪邪笑了笑。便将封魔瓶高举过顶,脸也跟着抬高向天。

“等等!你到底要做什么!?”侯爵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禁不住慌了

“我不客气了。”人造人张口就将整个封魔瓶给塞入了嘴里。

‘咕嘟---’一口吞下,直达胃袋。

换做平常,保持着血液本体的侯爵要侵占一个人类的肉体本是轻而易举的事,但人造人可不是人类,更何况他本身的力量都因为封魔瓶的限制,无法施展。

待到人造人的特殊胃液将整个封魔瓶给完全消化。

人造人的服装、体态和长相都开始改变了起来。

最终,人造人取代了侯爵的存在,以侯爵本来的姿态重临世间。

名为【阴谋】的齿轮已经在默默地转动着。

只不过主宰者并非吸血鬼还是贵族,或者在他们之上的真祖。

而是吾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