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拨云雾见青天 - 40 断裂

锐雨≪窥≫  - 发布于2018-07-11 10:45:08pm

其他·同人


《窥》 第40章 – 断裂 | 一声脆响,理智线就这么断掉了

周末休息放松之后,我继续回到办公室去进行调查。期间我到警局去,向克莱恩警探要了好几份资料,进行一轮调查之后却没有任何结果。

中午时分,肚子发出声音提醒我该去吃午餐了,于是我便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准备去用餐,就在这时候,祝肇从办公室外走了进来。

“我猜你应该还没吃午餐。”祝肇说道。

“我甚至还不知道打算去哪吃,吃些什么。”我耸耸肩说道,继续收拾东西。不用说也知道祝肇这是在约我吃午餐的意思。

“去H区的研究所吃饭吧?顺便去见见你的好朋友。”祝肇说道:“关于你手头上的案件,我那边倒是有新的线索了,其中一名死者的身份是那研究所的讲师,所以待会儿要过去拿一些资料回来进行调查。”

听到这里,我心中那一点烦躁忽然就这样消失了。其实我也应该能想到啊!助教既然是嫌犯的话,那他肯定会选择在熟悉的环境下对目标下手嘛!

到研究所之前,我给瑜熙打了一通电话。瑜熙听到我要来,用兴奋的口吻答应了。

来到了研究所之后,我开始环绕四周,观察着四周围的环境。没机会到研究所来上课的我也只能够看看而已。祝肇独自一人到办公室去取资料,让我和瑜熙先去食堂等他。而我也跟瑜熙约好在食堂见面,于是感叹了一下研究所的环境之后便往食堂的方向前进。

“懿绍呢?”我拉开椅子坐在瑜熙的对面问道。

“哦,他还有课。通常我们星期一不会一起用餐的。”瑜熙说道:“话说你跟祝肇怎样了?他没陪你过来吗?”

“呃,他正在向行政处要资料,待会儿会过来。”我一脸无奈地说道:“还有,我和祝肇没有怎么样,我跟他只是同事而已。”

“不考虑一下吗?”瑜熙对我坏笑道。

“不考虑。我对他本来就没有那方面的想法。”我说道:“再说了,像祝肇那样那么优秀却还没有女友的男人,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我也不干涉别人隐私,因此没有想要进一步发展的话也没有必要知道太多。”

“唉~这么一个好男人,可惜了。”

“觉得可惜的话你上啊!”我打趣道。

“别,我有懿绍了。”瑜熙窃笑道:“虽然现在还不是我的,不过既然姿芸你没意见的话,那应该是迟早的事了…嗯,还有以晴,得空时要约她出来见懿绍。”

以晴啊?话说自从上次聚会之后就没什么见到她了。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样呢?

就这样一晃神,忽然间,我想到了一些事,于是立即拿起手机,发了一封短信给祝肇,让他也拿了助教和一些失踪学生的课程表。为了避免被怀疑,我在短信里只提到科系,并未提及助教的名字等各种具体的资料。

没多久,在我和瑜熙聊得正起劲的时候,祝肇带着资料过来了。我替祝肇接住他手上的公事包还有刚刚拿的资料,让他去买午餐。

一边整理着资料,我一边问道:“对了,懿绍的那名助教,叫什么来着……啊!赖俊扬!你有没有看见他表现出什么异常?”

“没有…吧?为什么这么问呢?”瑜熙说道。

“我们怀疑他是我们要找的嫌犯,不过目前为止没有收集到什么更有利的证据,所以就问问你。”我说道,即使知道这一系列的问话都应该在口供室里进行。

“呃…那好吧,你们有进一步消息的时候跟我说说,我留意一下。”瑜熙道。

“别,不需要这么做。这是我的工作,我会负责跟进。别把自己牵扯进危险的事情之中。”我说道:“要是你为此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我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想起若良了?”瑜熙见我表情的变化,推测道。

“嗯。”我点点头,苦笑道:“他啊,总是爱自己一个人想东西,有什么事都放在心上不说,因为怕会不小心把我牵涉到危险的事情里,所以担子全都自己一个人背负着…”

“我跟你不一样啦!”瑜熙笑道:“我不是你们那一行的,有很多事情我都不懂,因此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我不会乱来的,放心。”

祝肇捧着餐盘来到我们这一桌,坐在我旁边道:“怎么,聊了什么?”

“女人的话题,你确定你要听吗?”瑜熙打趣道。

“还是不了。”祝肇笑笑,接着转头看向我道:“那些资料你过目了?”

“还没有,打算待会儿回到办公室之后才看。现在是用餐时间,不应该忙工作的事不是吗?”我说道:“这可是你跟我说的。”

“嗯,对啊!要是你跟我说你看了,我就能乘机找借口训你了。”祝肇说道:“话说这里的伙食不错诶,很难得可以在这里找到合我口味的饭菜。”

“那你就多点来这里吃啊!”瑜熙说道。

“要是我经常来的话,恐怕你要担心了。”祝肇摇摇头说道:“我可是凶杀案调查组的组员。只要我出现在警局或我家以外的地方,十之八九都没什么好事。”

吃饱之后,我和瑜熙道别,接着便带上资料,载着祝肇回到办公室去开始翻阅资料。祝肇在办公室逗留没多久之后便回警局去了。

我翻阅着资料,开始做出分析。时间上有不少漏洞,尤其是像赖俊扬这种助教兼学生的身份,应该没什么空闲时间才对,可是从绑架,到杀人肢解,再加上死者人数、死亡事件等等,一个助教哪还有这么多时间?因此从推断看来,应该还有帮凶。

假设一个人负责搜索目标绑架的话,那另一个人负责肢解和运载尸体。根据验尸官给出的报告指明,死亡事件其实不长,而且相差不远。因此难以判断死者的身份,或是各个肢体的相连性。若要这么做的话,只能等DNA报告出炉。即便如此,依然不可能查出死者身份。

从肢解和运载尸体这项工作中可以分析出另一个人应该对此很熟悉,我猜测另一个人很可能从事屠夫一类的工作,并且开始杀人和运尸已有一段时间了,才能如此有经验,并且让这一切运作得如同系统一般的妥当。

不过,这些人到底要这些身体部位来干嘛?现场没有搜获任何头颅以及内脏,这说明凶手要么为的就是这些因此才先运走,要么就是不需要这些所以事先处理掉了。不管是哪一种做法,单凭想象就觉得很恶心了。

最让我想不通的是,这和惊声尖叫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会在发动读心术的时候,看见赖俊扬正在回想着哪些受害者的惨叫声?我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晃神之际,办公室的电话忽然响起。我回过神来,发现小林和嗣杰都没有要接电话的意思,于是摇摇头,我提起了话筒。

“姿芸吗?我这边刚刚接获医院的通知,我们在小屋里找到的那名生还者,原本今天将会被送去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不过原本情绪还算稳定的他刚刚忽然间发疯跑到手术室去,用手术刀刎颈自杀了。”话筒的另一边传来祝肇的声音。

听到这里,我忽然一怔。明明已经用读心术再三确认过了这个人只是精神恍惚而已。而且经过一番安抚之后甚至连少许暴力倾向都没有,现在怎么会忽然间自杀了呢?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做了决定,待会儿跟祝肇一同到医院去了解情况,当证据不足的时候,我们唯有进一步地研究有关案情的任何事情以找出那么一丁点的线索。

来到了医院,案发现场已经被提早到达的警员负责封锁起来,人群也被疏散了。因为是在医院里的关系,并没有多少围观者,环境也没有想象中嘈杂。不过拉开警戒线之后让我感到有点意外的是,我看到了许久不见的克莱恩警探。

“克莱恩警探,你也在啊?”我向克莱恩警探打了一声招呼。

“是姿芸啊!这案子正好是我负责的,出现在这里也并非我愿,我倒是想好好呆在警局里凉快凉快呢!”克莱恩应声道:“话说你呢?有什么事情是我可以帮到你的吗?”

“死者是我们手上正在调查的案子中唯一的生还者,因为心理状况不佳我们无法把他转成证人,不过现在这种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只好过来看看有什么线索。”我说道:“我担心的是这起自杀案恐怕跟我们手头上的案件有关。”

“嗯,那你需要什么,可以跟那边的警员说一声。”克莱恩警探说道:“话说我前阵子才看到祝肇,不知道他跑去哪了。”

“好的,谢谢你。”向克莱恩警探道谢之后,我先是观察死者的尸体,顺便向警员问了一些关键问题以获取线索,过了许久依然不见祝肇的身影,让我有少许担心,于是到询问处问了一下护士是否有看见祝肇。

得到的回答是,前不久祝肇过来这里问了洗手间的位置,于是我便根据护士的指示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来到了洗手间外面,我犹豫着该不该闯进去,想了想,决定先在外面等一阵子静观其变,不到一分钟,我改变了主意,走进了女性专用的洗手间。

坐在其中一间隔间里,我的脑袋依然没有停止思考,而就在这时候,隔间外忽然传来了“叩叩”两声的敲门声。

“有人。”我应声道。

“我知道。”那熟悉的声音让我立即变得警惕起来。

“晨曦?你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我问道。

“啊!好问题。你又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不会是为了借厕所吧?”晨曦说道:“我是来提醒你一下,你手头上的案子和这起自杀案的关联。”

“你可以等我先出来再说吗?”我问道。

“行,我在外面等你。”晨曦说道。我听着逐渐走远的脚步声,心变得松懈下来。

走出洗手间,我原以为会看到晨曦,可是望了四周,却没有晨曦的影子,反倒是遇到了刚刚从男厕里走出来的祝肇。

“祝肇?你怎么了?你去了哪?我在四处找你呢!”我说道。

“你在女厕里找我?”祝肇抬头看了一下女性洗手间的牌子道:“姿芸,你是不是对我产生什么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