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山火焚泪 - 四十一 楼中老妇

守航≪灵竹≫  - 发布于2018-07-12 12:02:28am

奇幻·玄幻


“咦?大长老不是梅慢雨吗?”锁尘奇道,看来秋杰消息有误啊。

“对外宣称如此没错。”梅骤雨道。“我为师父守着画雨楼,从不离开这里半步,所有对外事务由他和祈雨出面。”

“原来如此。”锁尘点头道。“你师父就在画雨楼中?”

“是的。请上五楼,师父在楼中等你已久。”梅骤雨正色道。

锁尘点头。推开大门的同一刻,嚎叫顿止,鸦雀无声。画雨楼底层很宽阔,空无一物,一尘不染,只有围绕锁尘的一幅栩栩如生的壁画,和无数盏烛火照亮着偌大的空间。壁画正叙述着一段故事:一个长着翅膀的人从天而降,在翠绿竹林中带来生命。他教导那些生命如何作画。一幅幅画作诞生,接着画作竟成为实物 --- 鸟兽从画中飞奔而出 --- 鸟兽奔走之际,有人正为另一人画着画像,画像中的人与真人无异。在那之后,剩下画家与画像,另一人已经不在。壁画尾端便是一道螺旋楼梯。沿着螺旋楼梯而上,墙上挂着一幅幅人像,有老有少,可每一幅画像的人物无一不是惊恐不甘的表情,为阴暗的楼宇添上一丝诡异。锁尘一路走上五层楼,墙上画作估计也有上百幅,收藏惊人。

画雨楼第五层只有一个小房间,没有门,锁尘从楼梯间就可看见一位老妇正坐在画架前,身旁有画笔和颜料等准备妥当,不过老妇没有动笔,她就这样静静坐着,直到锁尘踏入房间。

老妇上下打量锁尘一番,冷笑道:“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

“我?”锁尘道。“我们见过?”

“当年如此风光,最后还不是落得这个下场。”老妇笑得很开心。“看见你这副模样,我就解气。活该!”

“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锁尘不知自己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见到楼下那些画了吗?漂亮吗?”老妇不理会锁尘的话。

“神情很逼真,仿佛真人在场。”锁尘坦言。

“喔?真的吗?”老妇露出欣慰的表情。“那些都是我画的喔。你墨绿色的眼睛真好看,我可以为你画一幅像吗?嗯?”

“可 --- ” 话还没说完,锁尘身后忽然传来‘碰!’一声,把他的话打断。锁尘往后望去,原来是一幅靠在墙边的画倒下,扬起灰尘无数。锁尘生怕老妇行动不便,赶紧扶起那幅画。当锁尘见到那幅画时,不禁一愣。

那幅画像上的人物一身紫衣,背景是熊熊火海。那容貌与紫岩一模一样!

“这是 ...... 紫岩!” 锁尘心里一惊。

老妇见到那幅画,笑容逐渐僵硬。

“那些不自量力的跳梁小丑。”老妇不屑道。“没本事就要来围剿画雨楼。”

“你把他怎么了?”锁尘问道。

“我把他怎么了?”老妇重复锁尘的问题。“当然是为他画了一幅画像!”

锁尘看着画像里的紫岩,紫岩同样看着他。

“要不要知道我画像逼真的秘密?”老妇神秘兮兮地道。“快快过来这里,我就告诉你喔!”

锁尘看着老妇慢悠悠地拿起画笔。

“你 --- 这些人 --- ”锁尘顿时明白过来。

“没错,他们的灵魂都被我封在画中!” 老妇尖叫着站起身来。“你看,我怎么会寂寞?有上百人陪着我,我怎么会寂寞?我根本就不会寂寞!”

锁尘下意识把紫岩的画放到身后。

“为什么?”老妇看在眼里,一步一步朝着锁尘走来。“他们把你逼成这副人不人、竹不竹的模样,为什么你还要帮那些人?”

“因为他们救了我。”锁尘逐字道。

老妇停下脚步,高举的左手握着画笔,像是一把利器准备捅向锁尘。岁月的沉重把她压得有些驼背,她见锁尘坚定不移的眼神,最后放下画笔,叹了口气:“罢了。那幅画你拿走吧。就当我还你最后一次人情。不过我警告你,那个叫凯风的家伙是棵墙头草,摇摆在人类和灵竹之间,你别把他当成好人。”

“那你呢?”锁尘道。“你要继续呆在这里吗?”

“我其实已经死了。”老妇道。“死人复活,你觉得如何?”

“好吧。”锁尘扛起画像。“谢谢你。”

“你竟然道谢?”老妇笑道。“真是难得。”

锁尘微笑,转身便要走。老妇忽然叫住他,对他道:“看在你道谢的份上,我再告诉你个秘密,明日便是舍得与舍不得俩人能量互换的日子,如今舍得是最为脆弱的时候,惊竹宫人马多半都守在惊竹宫中。你可以趁现在躲起来,直到你寻齐灵竹。”

“我该躲哪里?”锁尘想了想。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老妇翻了个白眼。“绿光森林啊!”

...

随着梅骤雨的扫帚一敲,锁尘四周空间扭曲,随即站在梅家大厅的正中央。梅祈雨命人泡了壶茶,正和秋杰在用心品味茶香。

“你没事吧?”秋杰见到锁尘,立刻放下茶杯,喜道。

“没事。见到冬杰了吗?”

“有。”秋杰道。“我让人先送冬杰回家了。”

“那你没跟着回去?”

“我等你啊。”秋杰看向梅祈雨。“顺便促进磊落阁和梅家的关系。”

“锁尘是吧。”梅祈雨咧嘴笑道。“梅某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

梅祈雨态度转变得极快,锁尘只是微笑不语。

离开梅家,已是夕阳西下之时。锁尘和秋杰一路扛着那幅画回到磊落阁,在靖雨讶异的目光下搬入房间内。“我可以把这幅画暂时放在这里?”锁尘问道。“如果有其他人要住这间房间,岂不是不合适?”

“无妨。”秋杰豪爽道。“只要我掌权,这房间就永远留给你。”

“谢谢。”锁尘拍拍秋杰的肩膀。“不过我也待不了几日。”

“你这是什么话。今晚不就可以住了么?”秋杰道。

“我得赶在明天天亮之前进入绿光森林,这样我还有与惊竹宫一搏的可能。”锁尘道。

“明天?为什么?”秋杰奇道,见锁尘不打算解释,也没追问。“总之你必须在明天之前进入绿光森林?”

“嗯。”锁尘点头。“所以待会我就会离开,多谢你这些日子的照顾,来日若有机会,定当报答 ...... ”

“等会、等会。”秋杰打住。“你可以给我半个时辰么?我给你准备些东西。”

“啊?”

“你别偷溜啊!”秋杰急忙跑下楼去,留下靖雨和锁尘。靖雨道:“他八成是要跟着你去。秋杰曾对我说过:他是被迫接手磊落阁的,心里其实渴望离开离城出去闯闯。如今有个正大光明的理由,他岂会错过?”

“我这次去可是生死未卜啊。”锁尘皱眉。“还是别让他跟着。”

靖雨还想说话,锁尘忙道:“别说了,我先走了。”

“照顾好自己。”靖雨道。

“嗯。”锁尘点头。

锁尘走出离城城门,还往回看了一眼。远处的磊落阁和震月楼在暮色中显得凄凉。就在锁尘发呆之际,忽然有人大叫:“喂!” 锁尘一看,秋杰牵着两匹马缓缓走来。秋杰已经换下华丽的服饰,看起来像个市井小民。

“我就知道你不会等我。”秋杰咧嘴笑道。“还好我早已准备好行李。”

“磊落阁还需要你。”锁尘道。

“哎。”秋杰挥挥手。“磊落阁又不是只有我一人,还有敬桓和我爹呢。你这什么表情?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好了。”

“你 ...... ”

秋杰跳上马,对锁尘笑道:“还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