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二 - 89、90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05 6:56:40pm

奇幻·玄幻


2-89

「米薩主教,事情進行的怎樣,闇夜聖者的命令有沒有好好的執行?闇夜聖者的使命非常重要,無論如何都要好好的協助他,知道嗎?」慈開口說出這段話後,米薩主教的臉已經黑了一片,而在兩人都沒注意到的地方,厄臨的臉是紅了一片,老天!他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的舅舅也能說出這樣的話來,果然文化不同是很嚴重的!

「這!慈大人……」米薩主教已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事實上,雖然他因為懷疑這個怪裡怪氣,又滿身都是黑暗氣息的闇夜聖者,但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想要違背光明神旨意,但現在這樣的情形真的是怎樣都說不清了!

「慈…大人。」厄臨終於把聖靈冥吻藏好,讓更多黑暗的氣息壟罩在自己四周後,這才開口:「過來了,就幫忙,北邊還差幾位光明牧師跟光明戰士幫忙佈置壓制靈魂碎片的護罩,過去那邊待命,距離儀式開始時間大約還有10個小時的休息時間,盡量恢復自己的力氣,儀式一但進行就長達5個小時以上,屆時光靠藥劑是沒辦法彌補過這些耗損的。」

「是的。」雖沒想到一過來立刻被分派任務,但慈還是很迅速的調適過來,厄臨迅速的上了馬車,飛也似的逃離了這哩,慈抬手阻止了義憤填膺的手下,盯著馬車一陣子後,有些無奈的苦笑著,搔搔自己的頭:「這小鬼。」一伸手,率領著眾人往北城走去,留下可憐的米薩主教,當人都散去後,米薩主教緩緩的跪地,虔誠的望著天:「敬愛的光明之神……」

不提可憐的米薩主教,另一邊在馬車上的厄臨心中也是充滿了慌亂,想不到慈竟然出現了!雖然他跟慈見面次數不多,但這世界實在太詭異,他總覺得慈肯定認出自己了!

看看自己,臉上畫了儀式用的煉金紋路,身上穿著又大又寬鬆的斗蓬,若是在原本的世界絕對不會露出破綻來,聲音慈是絕對沒有聽過的,他裝啞巴已經裝了好幾年了,這世界上還有誰聽過他的聲音?那到底還有哪裡能露出破綻?厄臨是怎樣也想不明白,但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他也逐漸的學會了這世界的人的一個習慣,那就是相信自己的直覺,既然連鬼魂、神都存在了,那相信一下直覺好像也沒那麼難。

厄臨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出問題點,只好將這問題拋在一邊,就連被發現身份後帶來的問題厄臨也暫時不去想該怎麼處理,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沒空來想這些。

但厄臨的惡夢還沒結束,當他又轉了城里一圈以後,佈置的也差不多了,厄臨充分的利用時間在馬車裡補眠,然後他聽到了耳熟的聲音在馬車外響起。

「陛下。」這是慈的聲音,陛下?難道是……原想睡到時間到的厄臨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睛,現在他對於陛下、王這些詞彙可是特別的敏感,一聽到就會立刻做好逃亡準備,至於爲什麼要逃,他已經忘記了,甚至在他的生命當中,他都刻意忘記有這個人存在,雖然他的週遭就是充滿了這個人的氣息。

2-90

「米特…慈,你也過來啦,這麼遠的地方過來,累了吧?」

「鳴電,我又不是你,養尊處優的,體力一定下降的很快吧?我看你在這樣下去可能連跑都跑不起來了,看看你的體型,嘖嘖!幸好小雅看不到這樣的妳,否則一定很後悔嫁給長這樣的人。」

「喂!我好心拿茶給你喝,你還這樣諷刺我,你試試看每天在椅子上坐滿十六個小時啊!這樣怎麼可能不胖?我都坐出肉做的椅墊了,還要這樣被嘲笑。」

「是你呆!也不想想這麼趕的時間我怎麼可能是用腳跑到的,當然是用傳送陣過來的,怎麼可能會累,你呆到沒樂醫了。」

「哪有辦法,我還是好想睡……」

「諾,冰水,讓你清醒點。怪了,這事怎麼會沒通知到你那邊?不過說起來,你那邊的警戒也太鬆懈了,竟然會被藥給全迷昏了,這種鍊金藥劑是針對平民使用的,怎麼會連你宮裡面那些護衛都倒了,只有那些貼身護衛沒事?最糟糕的是,我們當年率領著上百人在城裡跟其他不良少年火拼的不良皇帝竟然虛弱到被迷昏了,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哪知道……可能是忘記通知吧,你瞧瞧,這裏來了多少人,全大陸上出了起力氣的、距離夠近的教會都叫來了,你們是神諭通知的,我們他可能沒管道通知也有可能。」

「是這樣嗎?搞不好是他根本不想通知你喔。」

「喂!好歹也在我的地盤上做事,不通知我也說不過去吧!不管哪個教派,至少要給當地的國王一點面子,更何況是在皇城!在皇城給我搞這種大事情還故意不通知我,以後是不打算在我們旋靈國傳教啦!」

「沒錯。」厄臨聽到這,從馬車上跳下來的同時說出這兩個字。「第一,我們不是教派,而是救火員,只是來幫人收拾殘局!」說到這裡的時候,厄臨看了一眼慈,很明顯的看到厄臨眼中的怒火,慈尷尬的往後縮了一下。

「光明教會的人只剩舌頭了?該做什麼就做什麼,有時間在這裡說這些不如好好想想該如何賠償我的時間跟精力。」厄臨說完後,頭也不回的往城牆上走去,繼續視察這邊的進度如何。

「靠!他會不會太囂張啦!米特,你們光明教會會不會過兩天在我的城裡跟他開戰阿!」知道光明教會架子很大,鳴電不由的替這位不知道輕重的闇夜聖者偷偷禱告一下,順便爲自己可能會被拆掉的皇城禱告。

「你倒是很擔心他啊!怎麼?我們旋靈國史上最流氓的國王什麼時候會去擔心不認識的人了?剛才不是還在生他的氣?還有,叫我慈。」厄臨一走,慈又恢復剛才那樣子,持續的挑逗著鳴電的神經。

「我哪……」正打算辯解,鳴電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下意識的再幫這個闇夜聖者,若不是怕又被慈這個損友給狠狠的嘲笑一番,鳴電很想用力的敲敲自己的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