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13:成魔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8-07-17 11:55:24pm

奇幻·玄幻


它早就安排好,要把她丢出高速公路。

不出几秒的时间......

“砰————”剧烈的碰撞声响彻整个山坡,带着轮胎在路上打滑的摩擦声。

墨卿云的身躯无一处不是疼痛的,尤其是胸腔和肚子。她带着迟来的觉悟被抛至数米外,以扭曲的姿势重重跌下。

身后某种液体开始流了出来,打湿身躯的每个部分,渐渐填满了泊油路上的缝口。

身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在抽蓄着,视线开始模糊,然后她嗅到了熟悉的铁锈味。

迷糊中,她看见休旅车的司机赶紧丢下手机,仓皇失措地下车查看她的情况后崩溃地哭了起来,鼻涕横流还不停地向她磕头道歉。

难道她快死了吗?看见司机堂堂男子汉居然还哭成那副模样,想必她的伤势不轻。

除了疼痛,困意也一味的袭来。她轻轻闭上眼睛缓一缓,再把眼珠子转向方才出现的地方。

那头一如往常,没有入口,没有颜无天。

全身上下都动弹不得。

【救命】她想求救,但当她开口说话之际,微微张合的嘴说不出只言片语,只是一味地吐出浓稠的鲜血,于是她只能瞪大眼睛向司机求救【还愣什么,快送我去医院!】

“对了,对了......我怎么没想到。反正这里四下无人。”察觉到墨卿云的视线,司机大哥忽然站了起来一副想明白的表情。他用衣袖快速地擦了鼻涕和泪水,便对着墨卿云道:“撞着你我也很愧疚,但是这伤势怕是必死无疑......我家上有两老,下有妻儿,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下辈子我定做牛做马来偿还。您安息吧......”

说罢,司机漠视那半只脚已踩进棺材的墨卿云,带着车子仓皇而逃。

说也奇怪,大道上此时没有任何围观者,不久前还还有车辆来往的路上居然连路过的一辆汽车也没有。

她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上至天界,下至人间界都没有人方愿意让她活下去?

她的耳边传来了脚步声,一步一步地非常有条理且不慌不忙。脚步声从有段距离的地方传来,直到脚步声的主人来到她面前才停下。

“疼吗?”白色球鞋的主人蹲了下来,手上还拿着一只黑色钢笔,“在无极之地你不就要这么了结此生,不再受魔左右吗?”

看见颜无天一脸得意,墨卿云恨不得把他挫骨扬灰。

“别这种眼神看我,我不过就是在你身后推了一把。说起来魔其实也挺有道义的,至少比天界那帮满口正义,背地里做了一摞摞天理不容之事的老头强多了。你可否想过为何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孤立无援?为何遭遇的事情总是大凶大难?你难道从来都不曾怀疑过吗?”颜无天说的话句句带刺,但似乎勾起了墨卿云心中的共鸣。

她曾问过自己,生活为何会如此不堪,打从一出生就被人口贩子给带走,直到开始懂事才逃了出来,遇见了现在的养母。

现在的养母是改嫁新娘,带着她嫁进继父家,小时候为了讨好他们,她强迫自己做个懂事的孩子,不哭不闹不撒娇,拖小小的身躯每天打理家务事,即使偶尔不小心弄伤了自己也得强笑着说不疼。

随着她日渐长大,继父开始垂涎她的美色,养母知道后和继父闹翻,从此养母和墨卿云之间的关系因此出现裂缝。后来养母为了逃避自己离婚的事实,终日沉迷赌局来麻醉自己,直到欠下巨债难以偿还。

后来才有了壮汉找上门恐吓的事件。

她曾问过上天,是不是她上辈子造孽太深以致今世要让她遇上魔物,不得安宁。

只是这个疑问一直没有答案。

“哈哈哈哈!你也曾经怀疑吧?不过,不是你上辈子造的孽而是天界有神刻意把你的命运改写,以致你在坎坷的人生路上心生黑暗,招来魔物。”墨卿云和颜无天如今心灵相通,墨卿云的任何想法,不需言语便可传达。

精蓄其外,败絮其中,让她陷入万劫不复境遇的......居然,是那人人膜拜,高高在上的神。

那是她曾经的信仰,可如今她想报复。

颜无天用手沾起地上那参有尘土的血在手上搓弄着“区区一介凡人如何与天抗衡?”更何况是将死之人。“如今你头壳半毁,五脏俱裂,就算是华佗再世也难以妙手回春。”

虽说墨卿云从方才造祸司机那里多少已经料到自己伤势严重,但事情经颜无天以事不关己的语气证实,她突然感到难过。

原来自己五脏俱裂了,她还以为顶多只是肋骨插中肺部。想到这里墨卿云又是一阵鼻酸,眼泪默默流了出来。

不晓得哪来的力气,她成功动起了手指头【帮帮我】。

眼皮越来越沉重,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撑多久......

“机会在你面前,就看你愿不愿意把握。”颜无天递给了魔卿云一只黑色钢笔,又道“只要心甘情愿地用黑魔写下你的名字,便可以全新的身份复活。如何?”

她愿意。墨卿云轻轻握起黑色钢笔。

“以你的鲜血为引,方可成事。”

于是,墨卿云百感交集地在波油路上留下了歪斜而潦草的字迹。

良久,她终是于抵挡不住困意将意识淹没,身旁的【墨卿云】三字发起刺眼的蓝光将其肉身包裹。

她,墨卿云如今自愿堕落成魔,从此与天界势不两立。

有人说比魔可怕的存在,不是小人,不是妖孽,不是鬼怪,而是伪善家;最可怕的不是在你面前舞刀弄枪的人,而是背地里让你万剑穿心的那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