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73:饕餮街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7-20 9:06:01pm

奇幻·玄幻


距离新武器完成,还有6个小时,不漫长也不短暂,凯特索性带着晓雪到其他地方溜达。

虽然两人同样都是步行,不过晓雪的步伐却显得比较慢而沉重。

“不行啊!我走不动了。”很快,晓雪便沉沉地当街坐下。

‘咚。’她背着的木箱也一并敲在了地面。

这大木箱里头装的,正是凯特之前买下的两百颗手雷。

“妳在那里摸什么鱼?还不快点?”凯特已经走了有段距离,不耐烦地催促道。

“你还真敢说!竟然让我一个淑女拿这么重的东西!你堂堂一个大男人却两手空空!说得过去吗?”晓雪激动地骂道。

“明明是妳之前自己说,要帮我提东西,怪我咯?”凯特这反驳一出,晓雪也只能乖乖闭嘴了;她的确是这么说过。

为什么我要这么作死!?

最初她本以为只是去趟百货商场,提着大包小包的那种程度而已;岂料凯特却狠狠地甩了她这天真的想法两巴掌。

“这只是第一关的考验而已,如果妳不乐意的话,现在弃权也是可以的哦?”没错,这就是凯特的目地!他只是要让晓雪知难而退,不然他一个收纳空间就足以搞定这种箱子。

一提到考验,晓雪就更没有回嘴的余地了,甚至还故作轻松的表情,露出比哭脸还难看的僵硬微笑。

“呿。”凯特不屑地别过脸。

死撑?我看妳能撑多久?

凯特情不自禁地露出一抹坏笑,在旁的晓雪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却不寒而栗了起来。

很快,凯特便领着晓雪走到另一条街道。

第二街,饕餮街。

才走到街口的牌坊前,浓烈的料理香味便迎面传来。

此处是里世界中最著名的美食乡,各种稀奇古怪的山珍海味皆可以在这里品尝到。当然,就连法律上禁止捕猎的食材也包括在内。从街口望去的第一个店家,就能看到【香烤白罴肉】的看板了。

这路程少说也有数十公里,背着大木箱的晓雪为了跟上凯特轻便的步伐,自然是走得气喘如牛,她的衣衫几乎都被汗水给浸湿了,差点没昏过去。

明明刻意放缓了脚步来消磨她的体力,真亏她能坚持到这里,凯特本以为她只是弱不禁风的温室小花,应该差不多到半路就会主动放弃,意外挺强韧的;凯特开始有点欣赏晓雪的毅力了。

不过,她始终还是个麻烦,必须想更多花样来刁难她。

“看妳的表现还不错,我就在这里请妳吃顿好的当奖励吧?”凯特道。

“真的?!”总算有喘口气的机会了,晓雪禁不住喜出望外;在她嗅到这儿的食物香气开始,她就饿了。

对于贪吃的她而言,本来还以为终于盼到了天堂。

不过凯特很快要她见识到什么是火辣辣的地狱!

很快,凯特就选择了一家店,装修乍看之下是平平无奇,除了该店那带着古怪字眼的招牌---【虫虫危机】。

呃,总感觉散发着浓浓的不祥气息。

不会是被忽悠到了什么奇怪的店吧?

不过,之前的那家店的也只是表面奇葩,但里头倒是挺像样的......

没错,肯定是自己多虑了,一定不要紧的!

这积极正面的想法,也只坚持到晓雪翻开菜单为止。放眼望去,菜单上全是些光看名字就会让她头皮发麻的料理。

【蝗虫天妇罗】

【五香炒虫卵】

【焗烤面包虫】

【红酒焖蟋蟀】

【蚂蚁狮子头】

呃......

念到这里,晓雪已经没了食欲,甚至感到一阵恶心。

这还是人类吃的食物吗?!

“只管点吧,千万别跟我客气。”凯特当然看穿了晓雪的心思,甚至故意地调侃起来,他就是要挑战晓雪心中的那根抗压线。

女服务生已经拿着记事本,在一旁恭候。

“你平常就吃这种东西吗......”晓雪的眼神已经充满了嫌弃;看样子效果十足。

“别小看了昆虫,昆虫可是有着其他动物无法披靡的蛋白质,营养可是十足的。妳作为一个驱魔师,妳最欠缺的东西就是体力,只有摄取足够的营养才能将体魄整好。”凯特只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他纯粹是想刁难晓雪,好让她快点死心。

“呃.....”晓雪开始犹豫不决。

“有时候为了驱除魔物,也免不了到野外去。在野外生存,最怕的就是粮食短缺的情况,所以不论是吃杂草或者虫子都不能挑剔。如果你连虫子都不敢吃,还是早早放弃吧。”凯特这次是铁了心要逼走晓雪,扯道理的功夫也越来越熟练了。

“就给我来份【麻辣帝王蝎】!”尽管凯特咄咄相逼,晓雪也不甘示弱,随意选了个天价的餐点,借此小小地报复凯特。

“给我来客【蝗虫天妇罗】。”凯特自然不会在乎那么点小钱,他对饮食本来就没有太大的讲究,更不用说接不接受昆虫食材的问题,他可不是面前这种小女生。

“饮料呢?”女服务生在记事本上写下了两人所点的料理,再问。

“妳应该到可以喝酒的年龄了吧?”凯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晓雪的年龄。

“明年才到。”晓雪回答。

“原来还是小屁孩啊,那就点杯牛奶给妳吧。”凯特面无表情地嘲讽道。

“谁是小屁孩了!服务生!给我来份酒!”晓雪的自尊看样子是被深深刺痛了。

“喂......”虽然在外头的法定喝酒年龄是18岁,不过这规则在里世界是不适用的,凯特也不晓得该不该阻止。

“呵呵,请问要什么酒?”女服务生在暗暗窃笑,似乎是被晓雪那幼稚的赌气行为逗得。

“呃......”晓雪从没喝过酒,一时间也答不上这个问题。

“就来两杯生啤酒吧。”凯特索性点了劲头儿较弱的生啤酒,一方面与固执的晓雪耗下去,另一方面也希望把酒精的伤害降到最低,毕竟晓雪还未成年。

随后,等到餐点上桌,晓雪盯了一下那泡在鲜红辣酱里的大蝎子,好像还活着似的。再说了,蝎子可是毒物!能吃的吗?!刚刚自己为什么要点这可怕的东西?!

看样子,要把它幻想成奢华的龙虾大餐,有些困难呢......

“先说好,我最讨厌浪费食物的家伙。点了什么,就给我吃下去,不然考验之事就马上作废。”凯特方面,他倒是挺泰然自若地吃着蝗虫,时不时再配点大杯的生啤酒,脸上是一阵说不出的酸爽。

一提到考验之事,晓雪也认真了。

她战兢地拿起刀叉,死死盯着桌上的帝王蝎,仿佛在和水火不容的天敌对峙般,气场相当严谨,凯特也只是静静啃着蝗虫,看她怎么装逼。

只见晓雪深吸了口气,终于要动手切割帝王蝎的躯体了.....

不过才稍稍让刀锋陷入了些,她颤抖的手就停下了。

不行!还是做不到!

晓雪只能不忿地放下了刀叉,直接喝起生啤酒来,犹如一个因为偏食而闹着别扭的孩子。

“哼,不必勉强自己了,果断放弃也是种明智之举,只是考验之事......”凯特一早就看死了晓雪没有那种胆色,本打算再用冷嘲对她的心理施行打击,但话还没说完,他就被走到旁边的晓雪突然抱住了。

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