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使命篇 - 第九十五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1-05 9:25:11am

奇幻·玄幻


鮮紅的夜晚

‘素麗?是妳嗎?’

那黑影沒有回覆並往刃月走去,刃月那沒有心臟的身軀卻如有着心臟似的,感到自己的心臟不停的跳動着。這感覺,不可能!不會那樣的!在那麼短的時間裏就...刃月感覺到那黑影的氣息和那怪物發出的幾乎一樣,但那股氣裏參雜了熟悉的氣息,那是素麗的氣息...

陽光照射到那黑影上,看見的是目無表情的素麗,但是她的右手握著一把非常長的的雙刃劍,長度是比長槍還要長一點。雙刃劍就是前後都有劍刃的武器,中間的部位是手握的部位,刀刃部位上還不時能看到閃耀着的光芒。除了那武器外,可以看得見她的背部長出了貌似小鳥那潔白的翅膀,但卻只有右翼,沒有左翼。

‘污穢之物...消失吧!’

素麗面無表情舉起左手,左手如捉住了空氣那樣,形成了一直淺藍色的長矛。刃月見到那素麗的外表,呆了,眼見素麗往他拋出左手上的長矛,刃月沒有閃避,淺蓝色长矛直穿過刃月的左胸口並把他釘在地上。刃月如沒有感覺到痛苦般,右手握著那刺穿他左胸的淺藍色長矛,一握之下他的右手結冰了,被刺穿的身體也逐漸結冰,但刃月沒有吃驚,只是低著頭說。

‘妳...還是素麗嗎?...回答我啊!!素麗!!’

‘污穢之物,必須消除。’

‘哈...哈哈哈哈哈!!妳這是在演戲吧!?妳不可能會忘記我!忘了...我們那段回憶...’

刃月雖是大笑着,但那笑聲掩飾不了心裏的悲痛,心中正在流着血紅色的淚水,不停地落下...刃月看着素麗接近沒辦法反抗的自己,素麗高舉她那集合着似風的物體在掌心上的左手,此時刃月試圖拔出那淺藍色長毛,結果是...右手斷裂了...身體漸漸的結成冰,在一旁的維多急忙發出火焰魔法往素麗那方射出三粒火球。

‘主人!!’

但是在要擊中素麗的時候,空氣裏出現了肉眼可視的波紋物體,形成無影的牆壁,把那三粒火球擋住了,火球如被吸住那樣停在空中,不到一秒的時間,三粒火球如被反彈那樣飛往維多那方擦過維多身體後的不遠處爆炸了。維多那雙燃燒的雙眼不停地抖動着,如吃驚的情緒望去素麗大聲道。

‘不可能!!為什麼!?’

‘神使...真的神使...死...死定了...’

‘神使!?’

維多凝視着眼前的素麗。怪物!不好!主人他!魔法!!維多再次張開魔法陣,但是想到魔法對她無效的時候不知所措的望著自己的雙手,此時刃月在還沒有完全結成冰的時候轉頭望去維多那裡說了句話。

‘你們...不要理我...快逃吧...’

女孩聽後急忙拉住維多的手跑起來,維多來不及反應被女孩拖著跑起來,看着自己的主人,刃月那完全結冰的外表伸出了手,素麗無情的左手拍打了下去,刃月跟隨著冰一起粉碎了...

-----我是可惡的分割線-----

此時在歐絲雷王國城鎮裏,一間酒館外,門口有着兩名身穿著輕便盔甲貌似是巡邏城鎮的兵士。望進酒館裏,在那人山人海的店裏面的某個角落,看見斯班坐在椅子上,右手指指着桌上像地圖的羊皮紙,左手拿著羽毛製成的筆在地圖上數個地區畫了個交叉,那是在分配着巡視兵的工作地點吧?思考着的他忽然間感到某些事情發生那樣站了起來。

‘這感覺...’

‘他再次消失了,那位刃月。’

斯班右手背上的聖典說出的那句話令斯班匆忙的收起羊皮地圖走出了酒館,酒館門口站著兵士看見斯班時立即向他鞠躬敬禮,斯班他揮了揮手後就把地圖交給士兵,向他們交待了些事後轉身離去。斯班把右手背靠到嘴巴前問。

‘他在哪?聖典。’

‘想去回收碎片?那麼費力的事我不想幹了,而且也不知道那碎片還存在沒有。’

‘我自己找,我只需要你給我正確的地點!’

‘...為什麼?為什麼身為聖者的你要幫助那種污穢之物?’

‘先生是特別的,你不要把他和普通不死族相提並論!!’

‘...’

此時斯班已來到馬廄拉了匹馬出來,轉頭望去城門那一方的時候,他見到了許久不見的人,諾蝶。她身穿著遮蓋著全身和遮過頭的灰色斗篷,不認識的人絕對看不出她是誰。斯班開口問。

‘大姐妳怎麼來了?’

‘你也感覺到了不是嗎?’

‘刃月先生的事嗎?’

‘嗯,他再一次消失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素麗在他身邊都會...’

‘我也搞不懂,才幾天的時間而已...’

諾蝶和斯班擺著一張充滿疑問的臉色,此時聖典發亮。

‘是神族。’

兩人聽後頓時同道。

‘神族??’

‘大概是東邊的信徒召喚來的,我能感覺得到他的氣息,同族的氣息。’

斯班聽後說。

‘神嗎?真的有神存在?’

‘我們並不算是神,只是神的使徒。’

‘使徒...是針對刃月先生的吧?’

‘可以說是那樣,因為我...’

聖典沒有接下去說,斯班明白的點了點頭說下去。

‘我知道...那麼,告訴我吧,刃月的所在地。’

‘就算說出來,你也趕不及的。’

此時諾蝶拿出了她的笛子說。

‘我知道在哪,這就去吧。’

‘咦?等----等下!!’

諾蝶吹起了笛子,她所站的地面出現了綠色的巨大魔法陣,隨後她伸出右手拉住斯班的手,一陣強風吹過,兩人憑空消失了。

一陣強風吹進樹林裏,來到了那碎成無數小冰塊的地方,諾蝶和斯班出現在那,素麗立即發現他們兩人說。

‘是誰?同族?敵人?’

‘...為什麼妳會在這,而且還依附在人類身上。’

聖典疑問,素麗被依附嗎?素麗那無表情的雙眼看了看她的右手說。

‘只是娛樂而已。’

‘娛樂...嗎?’

‘也順便把這污穢之物除掉,但是...為什麼你,沒有把他除掉?那明明是多麼的弱小,可愛的污穢之物。’

‘...’

斯班看着那破碎的冰塊,隱約看得見裏面的物體,心裏感到憤怒,但沒有爆發出來,他冷靜的看着其右手背上的聖典,聖典無言數秒後說。

‘斯班...使用我...把她毀了。’

----我是可惡的分割線----

特約聖城市裏,此時維亞身邊有着吵吵鬧鬧的小孩子們圍繞著她高興的笑著,玩樂着。她接到的命令是帶小孩去神館的地方,神館那裏是如教堂那樣的地方,裏面很寬闊,擺放著許多長凳。維亞她把小孩帶進去後向小孩子們招手道別後走出了神館,門一關上後她呼了口氣。

‘呼~帶小孩的工作最麻煩了。’

‘辛苦了,維亞。’

‘誒?啊啊啊!多蘭大哥你好!’

一名同樣身穿紅衣的男生跑來問候時,維亞雙臉頰紅了少許,害羞?多蘭一頭整齊的黃發,身穿著騎士的鎖子甲以及輕便的盔甲,那強壯的肌肉,還有着俊麗的一張臉,在這帥哥面前的維亞會不臉紅?多蘭大笑說。

‘哈哈哈~不用那麼緊張!’

‘喔...喔!’

‘哈哈哈~看妳那張臉,就算紅透了也還是那麼的美麗。’

‘你在說什麼!!多蘭大哥!’

‘哈哈哈~這裡沒妳的事了,妳先回去吧。’

多蘭微笑着轉身準備離去的時候,害羞的維亞叫停了他。

‘那個!多蘭大哥。’

‘嗯?有什麼事嗎?’

‘那個...大哥你知道為什麼要把小孩都帶到神館裏嗎?是有敵軍接近而提早避難嗎?’

‘不是,關於這件事妳最好別理,也別問,那是為了妳好,回去吧。’

多蘭說罷轉身打開了門,走進去後關上了門,【卡嚓】一聲,門被鎖上了。維亞呆了一下後,沒有懷疑什麼就轉身離去了。直到太陽下山了,結束工作準備回家的維亞在街上走動著,忽然一位女士跑來握住維亞的雙手說。

‘維亞,準備回家了嗎?’

‘嗯,時間也差不多了。’

‘一起吧~’

那女士是維亞的好朋友,名叫菊子,一頭烏黑的亂髮,身穿著如打鐵鋪工作服的她,臉頰上長滿著青春痘但不失她女生的魅力。兩人在回家的路途上有說有笑,當經過神館的時候,神館內發出微小的小孩呼喊聲,痛苦聲?還是求救聲?菊子當時問。

‘維亞,妳有聽到嗎?’

‘妳也聽到了?’

‘嗯!是從神館裏傳出來的哦!’

‘真的?今天下午我才帶小孩子們進去神館內,不會是發生什麼事...’

‘我們去看看吧?’

‘不太好,多蘭大哥叫我不要理,還是回去吧。’

‘來嘛~就看一眼而已。’

菊子如小孩那樣拉着維亞的的衣服撒嬌,維亞無奈下點了點頭說。

‘好好...就一眼喔!’

‘嗯嗯!!’

說罷,充滿着好奇心的兩名女生走到門前嘗試輕輕打開門,打不開,上鎖了,菊子手指神館右方小聲說。

‘那裡還有一道門。’

‘好。’

兩人往右邊則走去,真的有一道門,菊子輕輕的拉下門柄,推開了門,原本微笑的臉看到神館裏面的情景完全扭曲了,裏面看見的是...無數染滿鮮血的小孩屍體...

第九十五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