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76:五行僵尸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7-22 9:18:55pm

奇幻·玄幻


从这五具僵尸身上的囚服来看,想必他们也是利用哪个国家的死囚炼化而成的吧?

道家炼尸的做法,通常都是直接以活体炼制;以各种诅咒和蛊毒遍布人的体内,令他们受尽折磨,直到七七四十九天才会带着满腹的怨怒死去,这也就形成了僵尸复活的条件;以怨为力。

然而在炼化的过程中,也或多或少将驭尸咒文刻入僵尸的体内,即使它们怀抱着满腔针对道家的怨恨,也只能任道家摆布。

当然,凯特的知识范围也就到了这里,至于下方的五行僵尸,也只是浅略耳闻,想必是用了更不人道的秘法炮制的吧?因为这五具僵尸的实力绝对比他之前所遇见的还强。

连死也不得安宁吗?甚至要变成这种丑陋的怪物......

凯特的漆黑怪手不自觉地捏成了拳头,并将默默升温中的愤怒,借着每一次的挥拳倾斜而出,不断地砸毁一群又一群的飞剑,下方的残骸都开始堆积成了一座小山。

他素来就看不惯道家炼尸化道的做法,而他今天就要大开杀戒,以让这群可怜的怪物得以安息,这也是凯特当前唯一能赋予它们的慈悲。

“吼!!”只闻五行僵尸不约而同地一声吼,便从各个角度化为元素体、一涌而上。

光是这剑阵就够麻烦了,再被这群怪物围剿还得了?凯特也只能采取速战速决的手段,务求一击必杀来削减对面的战力。

首先就拿眼前的家伙开刀;化身金锥的金甲尸,在它的周身更不时伴随着金光闪耀的鳞甲碎片。它正迎面地破风而来,甚至强行撞开了挡路的飞剑,宛如一颗夹杂在弹雨中的大型导弹,霸道无比。

按照五行相克的理论的话,火克金!

凯特立即将包覆在身上的炎武罩体撤去,并把所有的火焰集中在漆黑怪手之上,同时全速踏起飓风步,借此强行穿过密密麻麻的剑雨。

他也不计较自己身上会刮出多少的伤痕,只要不影响行动便可。正当他抬手就要解决掉金甲尸的时候,殊不知地面上的先天八卦阵图已经转动了起来。

咦?!

在凯特对金甲尸挥出火焰抓击的瞬间,金甲尸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本来应该在其他方向的弱水尸。

怎么位置交替了?

水克火的道理,即便在西方魔法里头也是通用的。只不过凯特现在别无选择,在他的后方还有一大群飞剑和元素化的僵尸在追击。

敌人即使在理论上克制自己,他也只有将火焰的力量硬是提升到超越极限,用足以扭曲景象的高温强行撕开了化身浊流的弱水尸,并且越过了它;不过凯特的皮肤也少许被灼出了焦黑的痕迹。

“吼!!!”这招虽然达不到预期的必杀效果,不过弱水尸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伤痕,发出了痛苦的咆哮声;只是凭着元素化的便利,它应该很快就能自我复原伤痕。

于是凯特趁胜追击,转身又扫出了道特大号的落雷鞭。

‘砰!!’一鼓作气将受伤的弱水尸,连同后方追来的其他僵尸和飞剑全给炸了。

在凯特最大力度的落雷鞭面前,任何事物皆被雷系魔法的分解特性给当场毁灭。

“哼!”这豪迈的一手瞬间就化解了所有的危机,凯特禁不住有些小得意,余下的飞剑数量不多,他随意就能接下再折断。

可他得意还没有多久,八卦阵图又再次转动了起来。

?!

凯特也总算是察觉了八卦阵图的变动,尽管他对此不明所以。

这阵法难道不止是用来维持空间的吗?不过这样也就能解释刚刚的位置互换了。

“呿。”接着,只见五行僵尸再度从最初所在的位置破开地面、爬了出来;就连刚刚被撕裂的弱水尸也都完好无损地复活了。就连所有本来被毁掉的飞剑也都修复好了,再度盘旋在四周,时不时还会再飞过来几把,犹如在对凯特叫嚣。

类似电脑的重启功能吗?这还怎么玩儿?

五行僵尸本身就具有物理免疫的元素化体质,乱舞的飞剑群对它们而言非但没有影响,甚至还能保护它们元素化的躯壳,不被针对属性的攻击所伤。如果再危险些,这个阵法也可以任意调换每只的位置,要是挨了大范围的强力攻击,也能利用这阵法的重置功能......

真是天衣无缝得欠扁!

那三个老头应该就躲在哪里操控这个阵法,不把他们揪出来的话可是会没完没了的。

不好!

这时,凯特感应到了其他空间发生的事,晓雪似乎被人给趁机带走了。在一开始,凯特为了预防万一,他可是特地在晓雪的背上,偷偷画了无色无味的玄光符。这跟gps定位是差不多的效果,不管晓雪到了多远,他都能马上追踪到她的位置,这也是为什么凯特能追上孔雀胆的原因。

再如此跟这些家伙耗下去,晓雪就有危险了。凯特脸色顿时凝重了几分,那深藏不露的庞大魔能也因为逐渐强化的关系,再也无法掩藏地爆发了出来,蜂拥袭来的飞剑也瞬间被这股力场给震了个粉碎。

“吼......”五行僵尸确实没有任何思维,却出于本能地对凯特感到畏惧,纷纷往后缓退。这也难怪,毕竟对手可是群魔的天敌,弑魔者。

“杂碎们,我现在没功夫陪你们玩了。”凯特说完,就朝自己的脖子打上了支注射笔---强效肾上腺素。

此时,只见他的背上最度浮现出了六芒星的阵图。

瘟疫、恶蛊、邪怨三道纹章一口气变红了。

血身战衣!

凯特终于要进入他最强的状态了,直到血衣完全包覆他的全身为止,五行僵尸也不敢有半点行动,它们正服从着本能的阻止。

残余的飞剑却还想再战,并从各个角度一涌而上,不过凯特这次是杵在了原地、不闪也不挡,仿佛在挑衅着所有的飞剑:“试着把我扎成刺猬看呀?”

随后,飞剑每每撞上凯特的血身战衣,都毫无悬念地当场折断,以卵击石便是如此。

过于强大的魔能波动甚至震撼了整个空间,周围都在摇晃不定。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此时,躲藏在阵法中的老头也终于安耐不住了,发声问道。

“原来是那里吗?”这也因此让凯特找到了他们的位置,凯特斜斜瞄向了八卦阵中的离位。

其中一个老头就躲在离位的边缘,那把巨剑里头,

?!

没等老头做出反应,凯特就以漆黑怪手朝那个方向丢出了斩波。

‘砰!!!’凶猛的斩波很快就命中了什么,但却不是凯特的目标,而是两头突然破地而出的高大僵尸,他们一黑一白的躯体。活脱脱是神话中的黑白无常。

“哼,最强的阴尸和阳尸是用来保护自己的吗?真是胆小鬼。看来我只要把每个方位都砸了个遍,就不愁找不到你们了。”凯特充满不屑地瞪向失去整支左手的阳尸,也故意用言语逼出其他藏匿的老头。

其他两名老头也知道自己藏不住了,索性走出来应战,他们有的拿着摇铃,有的拿着罗盘,最后一人则拿着剑。

“年轻人,你确实了不起,不过你今天也别想活着离开。”绑着头巾的老头说完,手中提着的剑也自个儿出了鞘,剑在飞出的同时,分裂成了数千把同样的剑,从各个角度和方向攻击凯特。

在血身战衣的面前,这分明就是徒劳无功!

这是学不乖呢?还是在垂死挣扎?

“哈哈哈——!!!”凯特却不打算站着挨打,只见他一反常态地狂笑起来。这笑声里头似乎隐藏着什么力量,令所有要刺向他的飞剑都在瞬间被震碎了。就连阵法中的五行、阴阳七只僵尸更是因此跪下,本能正唆使它们臣服于眼前这名伟大的灭世魔君。

“这年轻人真的还是人类吗?”

三个老头也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在隐隐作痛,急忙贴上灵符来过滤这充满魔性的笑声。

咦?!

还没等他们来得及反应,凯特就已经拉出道道残影,杀到了他们的面前,连所有的僵尸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被重重抓痕给撕成了飞灰,纵然它们有元素化的体质,也无法再度复原。

好快!

三个老头的肉眼根本反应不及。

“你们之前不是问我,要被你们之中哪一个杀死吗?我现在就回答你们,会死的是你们。”凯特的手已经揪住了头巾老者的脑袋。

他这时候已经不再是那冷酷无情的弑魔者,而是残忍暴虐的狂喜撒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