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77:灵剑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7-23 3:41:03pm

奇幻·玄幻


“小伙子,你如果杀了我们,道家是不会放过你的!”头巾老者虽然已经浑身颤抖,但好歹也有身为道家长者的自觉和骄傲,即便是性命垂危,他也要死鸭子嘴硬。

“呵呵,那挺有趣的,不是吗?”凯特非但没有半点胆怯的意思,甚至还五指成爪,抓住了他的头顶。

凯特也慢慢加重漆黑怪手的握力。他不想一口气捏爆头巾老者的脑袋,因为他正享受着过程。

“呿。”其他两名老头深知凯特若有意愿的话,随时都能在瞬间杀光所有人,他们也已经放弃了无谓的抵抗,眼睁睁看着头巾老者痛苦地挣扎。

“年轻人,你要搞清楚,你要杀死我们易如反掌,不过你的女人可是还在我们的手上......”头巾老者也不指望其他两人对自己施救,只有忍着疼痛,用断断续续的言语动摇凯特。

咦?!晓雪......

凯特似乎恢复了理智,整个人顿时沉默了下来,手也松开了。

“呃......”头巾老者给自己差点被被捏碎的头脑做着按摩,以缓解疼痛,其他两名老头也上前扶住了他。

“给我把这个空间打开,最好别给我耍花样!”凯特冷冷地警告,同时身上的血身战衣也正逐渐褪去。

三名老头好不容易才从鬼门关回来,他们可不想再和眼前的这个怪物为敌。无可奈何之际,他们也只能百不甘愿地领着凯特回到里世界。

凯特也没打算继续和这三个老家伙磨蹭,感应到玄光符的位置,就追了过去。

?!

“嗑!”在踏风而行的时候,凯特顿感胸口一阵郁闷,由于强效肾上腺素的作用,他虽然麻痹了痛觉,但身体的伤害还是无可避免的,直到他咳出鲜血为止,他才晓得器官已经受损了。

血身战衣还真是把难以驾驭的双刃剑,这次不过是开启的时间稍微长了些,却已经让自己受到了如此的损伤吗?

不行,现在还不能停下来休息。

凯特抹去了嘴边残余的鲜血,继续追踪玄光符的位置。

很快,他就追到了斗街的议事大楼。

“前面的人,停下!”门口把关的两名法师见凯特来势汹汹,马上凝聚了魔能。

碍事!

“滚!”凯特尽管器官受伤,可他的魔能还是相当充裕,随手就扔出了落雷鞭,将守门的两名法师给硬是轰飞出去。

两名法师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行动,就挨了顿元素轰炸,懵逼地昏了过去。

一路上,凯特都采取着速战速决的方式,谁来挡路就直接一波快速的高阶魔法将他们解决。

没多久,他就抵达了某个房间的门口。

‘咚!!’他想也不想,一脚就踹开了房门,冲了进去。

晓雪果然在此!他还昏沉沉地躺在一张沙发上。当然,也包括了一脸错愕的鲨鱼头和孔雀胆,以及一位身份不明的地中海老者,这名老者身穿着道家的法袍,背上绑着一把带鞘的剑;在凯特闯入的那一刻,神色还是相当沉稳,看样子是比刚刚那三个老头还厉害的道家高手。

“龙伯!就是这小子,快给弟子做主!”没错,鲨鱼头是道家子弟,也难怪那三名道家高手会过来援助他;现在是小孩打架打不赢,就找大人出面的场合吗?

孔雀胆都已经吓得躲到一边了。

“小子,可谓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又何必强求老夫的师侄和这位小姑娘分开呢?恃强凌弱非丈夫所为呢。”龙伯抚了抚自己的羊胡子,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凯特都被搞得糊涂了。

这老伯在说什么疯话?!恃强凌弱?

估计是这个鲨鱼头扭曲了一些事实,而这名老伯只是一个被骗来帮忙的傻子吧?

“老伯,不想在疗养院里度过余生就滚开。”凯特也懒得解释,他的倔脾气就是这般不讲道理,打算直接用武力带走晓雪。

“小子,虽然人不轻狂枉少年,但太过顽固的话,会踢到铁板的?”龙伯自是晓得凯特的意图,已经拔出了自己背上的剑。

“哼。”凯特却偏不信自己会踢到铁板,反手就是打来一道落雷鞭。

?!

凶悍无比的雷鞭却在转眼间被什么东西给强行截断了。

定睛一瞧,那是龙伯刚刚拿在手中的剑,这怎么可能?!

“呵呵。”龙伯得意一笑,剑也自动地飞回了他的手上,就像有生命似的。

雷系元素本身具有分解与穿透的特性,照理来说,寻常的飞剑早该被电流轰碎了才是,莫非......

“是灵剑吗?”凯特打量了一下龙伯手中的剑,眉头禁不住锁紧了起来。

所谓的灵剑,是道家通过秘法淬炼出来的特有兵器,其强项在于在于切割咒力和直接伤及敌人魂魄的特性。据闻灵剑通常都会以人类或牲畜的灵魂作为主要的素材来锻造,因此要说灵剑是活的也不为过,当中可是寄宿着货真价实的灵魂,只不过是把剑作为躯壳而已。

当然,以道家炼尸化道的尿性来看,这把灵剑估计也是利用买来的死囚所炼的吧?毕竟人类的魂魄可不是牲畜可以比较的。若要炼制僵尸,也只需要肉身而已,多出来的灵魂部分也正好能当做锻剑的材料。

一想到这里,凯特的拳头禁不住捏得紧绷,他也因为过于激动的关系,以致器官的伤害再次触发,令体内涌出的鲜血从嘴边斜斜滑落......

“小子,看来你受了内伤啊?”龙伯立刻就从这细微的变化看穿了凯特。

凯特一言不发,抹去了嘴边的鲜血,双手燃起的火系魔能正明示着他那不甘示弱的斗志。

“小子,老夫并不喜欢趁人之危,但你还要继续打的话,老夫也只能奉陪了。”龙伯的语气听上去略带几分惋惜,他或者有些欣赏凯特的傲骨。

与此同时,孔雀胆和鲨鱼头互相使了个眼色,似乎有所图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