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盛女不剩女 - 第二章

姚籍诗≪听说爱情回来过≫  - 发布于2018-07-23 8:48:42pm

都市·爱情


盛女日记(二):男人和女人相亲,其实是和竞争激烈的擂台赛。要说是相亲,倒不如说是在菜市里选肉。可能,剩下的只是渣渣。

.

第一次相亲会,是在一家有名的西餐厅。

叶慧娴在母亲不断的施压下,才不情不愿地化了淡妆,穿上了粉色的连身裙。这件粉色的连身裙,是王蕾送她的生日礼物,她却一直也没穿过。

她纳闷地来到餐厅,心里却是各方面的不满意。

不满意这样的应酬,不满意这里的服务态度,不满意老妈的自我推销……

但是,她终究甜甜地叫了一声,“许妈,你好。”

其实吧,她和许妈打招呼不上十次,更别说熟悉了。她依稀记得,许妈嘴巴左下侧有个长毛的黑痣。以前,她还幼稚地和哥哥争辩,许妈的痣到底在哪一边。

当然,输的人一定是她了。

“哎哟,我们家慧娴越来越漂亮啦。”

许妈不客气地称赞她的“未来”媳妇。

“谢谢许妈。”

她真的很不介意,许妈不把她标签成“我们家”的。

她们坐下来了以后,叶妈悠先开口:“淑惠啊,大华人呢?”

“他啊,刚刚紧张地说要去一趟洗手间。”许妈指着前面的位置,也就是叶慧娴的背面说:“诶,说人,人就来了。”

“伯母你好。”

“哎哟,这孩子真乖啊。”

叶慧娴看见母亲站起身来,她也无奈地跟着站起来。

她实在是没有闲情意至和男人相亲。

“你就是慧娴了,对吧?”

她抬起头,呵呵一笑,“是啊,幸会幸会。”

“哪里哪里,慧娴妹妹长得脱俗啊!”

她鸡皮疙瘩掉了满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他不高不矮,约175公分吧?长相嘛,一般般,看似三十几岁的男人。

她的确没有歧视他人的观念,只是他秃头真的很耀眼,那一身啤酒肚也非常壮观啊……

虽然她母亲告诉过她,许大华只有二十九岁,但是这是真的吗?

“请问……你今年三十九吗?”

说真的,她的母亲也许记错他的年龄了。

不出两秒,她的大腿感觉到了疼痛,隔壁的人正在瞪着他。

看,她母亲在使用暴力了。

“我女儿说话比较冲,大华看起来成熟,才比较可靠嘛!”

慧娴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很显然不赞同她母亲的鬼扯。

老妈,他要看起来成熟可靠,早就结婚了……

许大华大方地摆摆手,“没事没事,我们坐下吧!”

他们一坐下,许大华先开口:“慧娴,你从事什么行业啊?”

哎呀,男人问女人的第一个问题,怎么是职业啊?

她虚伪地笑着,在想他是要炫耀自己的工作?

但是,没门儿!

她可是工作能力强的广告美术指导!还怕他不成?

“服务业。”

“服务业挺不错的。我从事饮食业。”

“噢,你也不错,不错。”

叶妈今早告诉过她,许大华一家人世世代代卖猪肉的,产业能衍生到今天算是很强大。

“那你在哪里就业?”

“DZain。”

DZain可是在T市里大有名气的广告设计公司。国内很多倍受好评的广告,都是从那儿栽培出的人才。

当时,叶慧娴只是向几家公司投了履历表,全都石沉大海。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DZain回复让她前来面试。

她好几次觉得自己踩了狗屎运,才能踏进这家浮云般的公司。

“那么……”

“许先生,我想大家都饿了,先吃饭再聊吧!”

吃着西餐的她,含在嘴里的食物却索然无味。

因为,眼前的男人一直传递了奇怪的眼神。

她故作没发现,继续低头卖力地吃。

“妈,我肚子不舒服。”她皱紧眉头,来回地摩挲自己的肚子。

这下,吃饱了,就应该礼貌地说再见了。

而这个借口,是完全具有合理性和逻辑性的。

她这么一个插嘴,完全打乱了两位老人家的谈话。

叶妈疑惑地看着女儿,“那么突然就肚子不舒服?”

“我也不清楚,真的好……痛。”

叶妈凑近她的耳边,“你少给我装。”

“妈,我肚子真的很不舒服。”为了证明这句话的真实性,她软趴趴地靠在餐桌上。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气氛非常尴尬。

这时,许大华憨憨地抓了抓脑袋,“慧娴,那我载你回家休息吧。我下次再单独约你好了。”

载?下次……还单独?!

她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只好不停地嚷嚷肚子疼。

许先生,愿我们再也不见!

.

结果,叶大小姐成功脱离革命,拯救了自己!

一回到家,她马上以工作为由,只为避免叶妈的唠叨!

她叹气,惋惜自己往后的人生只剩下相亲这事了……

.

隔天早上,没了叶妈声音的吵杂,叶慧娴依然不会这么幸运。

她注定,这辈子都无法睡到自然醒。

一个身影打开了她的房门,“慧娴,今天的早餐,咱们一起去吃吧!”

她忪惺地说,“你行啊王蕾,昨天都没看见你人影。”

“我昨天和James约会嘛。”

她拖着脚步走到洗手间,刷着牙,“如果我没有记错,我记得我家大小姐的对象好像不是 James噢?”

王蕾站在洗手间门旁,“那个Ben,我前天刚刚和他分手了。”

“该不会人家又是一脚踏两船吧?”

王蕾愤愤不平地回答:“你又猜对了啦!”

她随意地束起头发,开始洗脸,“要我说,你眼光真的很差,总是看上那些烂男人。”

“不会的,这个James 对我真的很好,很贴心。”

叶慧娴无奈地推着王蕾,“让姐好好教育你,越完美的男人,就越可怕。”

“才不是这样呢!”

“信不信由你。”

“我就不信。”

“走了,大小姐,奴家肚子饿惨了!”

.

点好了餐,王蕾问了一句:“慧娴,你昨天相亲?”

“噗!”叶慧娴完全没仪态地把口中的饮料喷了出来,“你是怎么会知道的!”

“诶,叶慧娴,你蓄意谋害啊!”王蕾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白色衣服,“我的衣服都被染色了!”

“不要给我岔开话题。”叶慧娴毫无歉意看了自己的杰作一眼,“你到底听谁说的?”

王蕾急着擦掉身上的污渍,“你得先答应赔我一件一样的衣服。”

“行!”

“那个……”王蕾转动自己的双眼,“我昨天打电话给你妈的时候,她告诉我的。”

“你撒谎!”

“我没有!”

“你就有!”叶慧娴张开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指着王蕾的双眼,“你个笨王蕾,说谎的时候,眼睛总是不安分!”

“我……”

“赶快给我从实招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好嘛好嘛……”王蕾不情愿地嘟起嘴巴,“是我妈要给我介绍对象,我只好对不起你了…”

“王蕾!你竟然背叛我!”她咬牙切齿地看着王蕾。

“我也是为你好啊!”

“好?你确定?”叶慧娴想起昨天的情景,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你知道大华是谁吗?”

“谁?你新男友?”王蕾居然傻傻地问了这么一句。

“就瞧你低智商,还说为我好?”她吸气,“大华是和我相亲的男人!”

“怎么样,他不错吧?”

“不错?”她冷笑,“是挺不错了,穿着西装只差没把它给撑破了。”

“呃……”王蕾抓头,“我妈说,那个男人很不错啊。”

“你老妈的眼光,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喝了一口水,“你妈是个美人胚,嫁给你长相平凡、家世平凡、收入平凡的老爸。很悲哀的,生出了你这个只会祸害人间的女儿。”

“叶慧娴,有你这样批评自己的舅舅啊?”

“我没有批评,这是事实。”

“我不管你说什么,总之这件衣服你得赔给我!”

“知道啦!”她摇头,“这一定是James 送给你的礼物!”

“是又怎样?”

“你这见色忘友的小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