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84 快乐一家(完)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8-07-25 3:55:25am

其他·同人


解决掉美女们的纠缠,龙雅立刻当回乖乖仔。

“亲爱的,妳在上网啊?”

“废话。”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到。Sally语气平静的继续说:“刚才那群美女看起来蛮不错的嘛~细皮嫩肉的,是你喜欢的类型。”如果交了一个好色的男朋友,久而久之,女朋友也会自然而然被同化。

“对啊,打听了才知道她们都是模特儿出身的。怎么样?妳也认为她们的样貌和身材都超棒的吧!”龙雅回想着那些美女的花容月貌,心情都变好了。

“嗯。”Sally敷衍的回应。

龙雅忽然又杀出一句。“哇~!那个女人超正的。”

Sally忍无可忍的抬头,正要破口大骂时,却见龙雅已经一溜烟似的跑过去了。

Sally无奈的关掉平板电脑,顺着龙雅所在的方向看去。下一秒,脸上却露出久违的笑容。

龙雅那所谓超正点的女人,正笑脸迎人的快步朝Sally走来。

“伦子阿姨!南次郎叔叔!”Sally笑着打招呼。“龙马,你也来了啊?!”

“过来接你们机的这等大事,我怎么可以不参与啊?”龙马一脸酷样的反问。

因为行程提早结束,龙马比龙雅和Sally还更早几天回到日本。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越前家家长拍拍自家长子的肩膀,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小不点,还不快帮你未来大嫂拿东西!”龙雅用命令的语气催促龙马。

“放心,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龙马撇撇嘴。“不要老是把我当成小孩子,我已经长大了,好不好?”

“嗯,我也发现了。龙马,你长高了。对吧?”Sally打趣道。

“还是Sally姐比较好。”龙马逗趣地跟Sally来个空中击掌。

看着Sally的手,竹内伦子关心的询问。“Sally,妳的右臂有没有好一些?”

“放心吧,伦子阿姨。龙雅都有定期陪我去医院作检查,医生和护士还夸我勤劳。我现在都有定时做物理治疗哦!”

“没事就好。健康才是本钱,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永远都不明白这个道理。”一家之主越前南次郎搂着娇妻的肩,领着大伙儿步出机场。他的嘴巴却没有停下,只顾着碎碎念。“我啊,年轻的时候,也是像你们这样。只顾着实现梦想、赚钱什么的,到最后……”

听到老爸又要开始念经叙说当年,龙雅和龙马无奈的交换了一个眼神,接着异口同声道:“唉…老爸,拜托你啦!不要再念了!拜托啦~~~”

Sally和竹内伦子相视一笑。

越前南次郎郁闷地瞪着自家两个宝贝儿子,道:“我说啊!你们这两个臭小子,就不能配合我‘话说当年’一下吗?”

龙雅重重的叹了口气,边推着行李边开口说:“老头,不是我们不要配合你。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说的这些话,我和龙马都听过上千遍了。”龙雅说的上千遍已经是保守估计的数目,真正的次数恐怕还比这个还更多。

龙马赶紧附和龙雅,埋怨道:“就是咯,每天只会说这些,就不能说些别的啊?”

越前南次郎被逼得哑口无言的瞪着自家儿子,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人家养儿子,他也养儿子。怎么,他家的儿子就这么会找他麻烦的?简直就是来讨债的。

在旁的Sally见状,便用左手轻拍龙雅的手臂,用些许责备的眼神示意龙雅不要再说话气越前南次郎。龙马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别过脸,干脆眼不见为净。竹内伦子看了一眼自家人每个脸上挂着的不同逗趣表情,不适时地笑出声来。听到笑声的众人用质疑困惑的眼神盯着竹内伦子,不过竹内伦子丝毫不介意,反而开怀大笑。

“妳这是在笑什么呢?”有胆问这问题的就只有勇敢的越前南次郎。

竹内伦子叹了口气,摇头失笑道:“你们这两个小瓜,跟你们老爸的个性一模一样,就是爱找碴!”

简单来说,就是喜欢没事找事做,专找别人麻烦。

听到竹内伦子的话,越前家的三个男子汉都皱着眉头,反应激烈的回应。

“哪有啊?!”

看着那三人的激烈反应,Sally和竹内伦子会心一笑。

“好啦,瞧你们几个被我刚才那句话气成什么样了?!说实在的,我可不认为我有说错什么。”

越前南次郎和自家两个儿子互相看了几眼,大家索性很有默契的闭上了嘴不说话,省得自讨没趣。天晓得竹内伦子才是家中最有权势的人,伶牙俐齿的,谁招惹了她谁就准会倒大霉。

Sally笑看着众人,道:“其实,我觉得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就是这样吵吵闹闹的才有趣啊!伦子阿姨,妳说对不对?”

“对、对!还是妳这丫头厉害说话。这样子,才像是一家人嘛!”竹内伦子欣喜地看着大伙儿。

“哈哈~Sally说得对!走吧,我们一起回家!”越前南次郎笑得眉开眼笑的,刚才的阴霾早就被一扫而空。

龙雅慢慢的放慢脚步,让父母亲和龙马走在前端。

龙雅乘机拉着Sally在后头说着悄悄话。

“瞧,把妳乐的~~~我老爸和妈咪刚才都在称赞妳呢!”龙雅故意出声调侃Sally。

Sally难得的仰起头,故意用高傲的语气回答。

“那当然,我一向都是这么受欢迎的啊!”

龙雅差点没被Sally的话呛到。

“哦噢~原来我们家的小公主,还会骄傲的哦?”

“怎么样?不行吗?你要是有本事的话,就去哄哄叔叔和阿姨,一家人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不就挺好的。”

龙雅故意靠向Sally,用暧昧的语气道:“说得真好。一家人啊!原来妳已经等不及要和我变成一家人了~”

“你…你!”Sally涨红着脸瞪着龙雅,又羞又恼的。“你这人真是的!”

龙雅无所谓的笑笑,心情高兴至极,都飞到云端上去了。

没有什么事情比一家团聚更开心的了。

龙雅知道无论他在外头,翱翔到天际,飞得再高再远。

他的心始终需要一个依靠。

——————————————————

回到温暖的家,越前一家子和以龙雅女友兼未婚妻的身份前来度假的Sally,大家一起用过餐点后,却没有聚在一起闲话家常。他们全部家庭成员,总共是五个人还有一只猫咪,此刻正在后院的网球场里切磋球艺。

越前家的荣誉网球比赛。

这场比赛对他们全部人来说都是相当重要的。

因为输的一方要无条件负责洗碗碟一个星期!

“喵~”

卡尔宾那只好命的猫咪正慵懒的呆在Sally的脚边打盹。

由于手伤不能参与比赛,Sally便充当网球评判。

哨子声响起。“龙雅发球局!”

龙雅听到Sally的指令,二话不说站在发球位置,准备开始击球。

他犀利的眼神紧紧盯着对面场上的竹内伦子和越前南次郎。

担心龙雅会因为母亲而放水的龙马,紧张的劝说道:“哥,这次可不能再放水了噢!”

刚才因为龙雅担心会伤到竹内伦子,一连几球都打毫无杀伤力的棉花球,结果搞到现在他们的比分都被抛在后头了。再持续这样子下去,情况可不妙啊!

龙雅当然知道龙马的担忧,他禁不住回想起输掉前面几球的原因。

都是因为他太过仁慈了,结果导致现在出现的艰难局面。

越前南次郎和竹内伦子气定神闲的笑看着龙雅,那种悠闲的感觉无形增添了龙雅的压力。

龙马又喊道:“哥!想一想刚才妈是怎样串通老爸使计陷害我们的!”

这句话犹如利剑般正中龙雅的红心。

“放心,我有分寸。”

龙雅把网球高高抛起,回想着刚才的画面。

回忆的片断里,龙雅为了竹内伦子而故意放水。怎料最后的结局是竹内伦子送了一记力道强劲的下杀球作为回礼,结果害龙雅和龙马输掉比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越前南次郎邪恶的声音含着笑意在耳边响起。

“臭小子,你们两个的道行还没有我们的高。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快快投降不就得了!”

那句话简直是屈辱啊!

听在龙雅和龙马的耳里,就像是一根刺儿扎在心上似的。

黄色的网球缓缓落下。

龙雅扬起球拍,在心里头数着拍子。

“球场上无父子,也没母子情份可言。接招吧!外旋发球!”

龙雅用尽全力打出引以为傲的外旋发球。

网球的方向是冲着竹内伦子的,看来龙雅是打算攻向对方场上的弱点。不过龙雅想得到的,老谋深算的越前南次郎又怎会不知道呢?

竹内伦子当然意识到龙雅已经不再手下留情,一看见球往她这里飞来,她马上闪开让出位子给越前南次郎,给老公有足够的接球空间。

“呵呵~小子,都说你不行了!别忘了,教你打外旋发球的人,可是我啊!”果然还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越前南次郎不费吹灰之力就回击了那球。龙雅会攻击越前南次郎场上的弱点位置,越前南次郎自然也懂得以牙还牙的道理。

以其道还治其人之身!

龙雅心下一惊,大喊道:“小不点,小心!”

龙马咬牙,愤愤地瞪着朝自己飞来的球。

把球拍摆好接球姿势,龙马决定跟对面的越前南次郎决一死战。

“老头儿!我不会怕你的!”

输人不输阵!输球不输气质!

“好样的!这才是我的儿子嘛!”越前南次郎欣慰一笑。“不过,这一球你输定了。”

“啊啊啊啊~!”

龙马虽然双手握拍,但终究敌不过那一球的冲力。

网球拍的网线断掉了。

胜负在那一刻揭晓。

“你们两个小鬼头还差得远呢!”

越前南次郎在龙雅和龙马两兄弟郁闷的眼神下说出这句经典台词。

“叔叔和阿姨组,大获全胜!”Sally兴高采烈的宣布成绩。

“喵~喵~喵~~”

卡尔宾也叫了几声,仿佛是在庆贺主人的胜利。

龙雅走到龙马身边,伸出了手。

“唉……抱歉了,小不点。”

“算了,反正我也有责任。输了老爸也只好认了,可是老妈明明就是个很好应付的对象嘛~”龙马拉着龙雅的手,借力站起身后忍不住抱怨几句。

竹内伦子走向龙雅他们这里,笑着说:“龙马,那是因为你们太小看我了。”

龙雅和龙马撇撇嘴,似乎不是很满意这种说法。

Sally和卡尔宾也走到大家身边,以裁判的身份下指示。

“胜负已定,愿赌服输。龙雅,龙马,现在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越前南次郎抱起卡尔宾。

“你们两个,还不赶快给我进屋子里洗碗碟!”

龙雅和龙马重重的叹了口气,不甘不愿的说:“没得上诉啊?”

“不管啦,刚才那球不能算数。我们重打,重新来过!”龙雅使出赖皮的绝招。“裁判不公!”

“哪有这样的道理啊?!龙雅,你就认命吧!”Sally站在正义的一方,不愿意向龙雅那种恶势力低头。

龙雅和龙马闻言,两兄弟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无奈啊~无奈~

竹内伦子见状,酸溜溜的道:“喂!你们老妈我每天洗碗碟的人都不出声了。你们才洗一个礼拜的碗碟,就在这里叹什么气啊!”

听到竹内伦子出声训斥,龙雅和龙马并没有乖巧听话的认命去洗碗碟,反而开口用质疑的语气说道:“妈……那妳平时怎么不叫老爸帮妳洗碗碟啊?老爸他长那么大的人了,肯定比我们这两个赖皮的小瓜更懂事了。”

竹内伦子被自家儿子呛得哑口无言。

果然一山还有一山高。

“喂,你儿子在说你呢!”竹内伦子原本想对老公埋怨几句,怎料刚转过头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

事实上,原本站在她身旁的越前南次郎一见苗头不对,老早就抱着卡尔宾逃之夭夭了。

闪得还真快!

龙雅和龙马面面相觑。

竹内伦子叹了口气,道:“算了,我不管了。总之,接下来一个礼拜的碗碟。你们两个就自己看着办!还有,别忘了刚才的那一堆碗碟也得帮我洗干净!”

说完话,竹内伦子就快步的走进屋子。

后院球场剩下的三个人。

Sally微微一笑。“走吧,洗碗碟咯~!”

龙雅和龙马可没有Sally的好心情。

‘哼!洗碗碟?我看摔碗碟还差不多。’龙雅心想。

就不知道摔破了不用洗,不过自己的小命会不会就此一命呜呼了?

毕竟越前家的女主人生气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过了好半晌后,龙雅和龙马两兄弟忽然很有默契的对视着,相互建议道:“不如,我们就用最原始的方法解决吧!”

“老规矩。三场定输赢!”龙马点点头。

Sally好奇的看着他们两兄弟,不知道龙雅他们又想耍什么花招。

只听龙雅和龙马异口同声地喊道:“剪刀、石头、布!”

“哈哈哈~”Sally很不给面子的狂笑不止,完全忘了什么叫做仪态和形象。

龙雅和龙马并没有被Sally魔性般的笑声影响,反而还是很专注的玩着他们之间的小游戏。

过了几秒,龙马开心的大叫起来。

“啊哈!你输了!所以这整个礼拜的碗碟,全都归你洗了!”

“什么跟什么嘛~我不管,重来!重来!”

龙雅苦着一张脸,不原意接受自己输惨的事实。

“谁理你啊!我闪人了!”

语毕,龙马眨眼间就跑到不见踪影了。

夕阳西下。

美丽的晚霞笼罩大地。

Sally毫无预警的抛了一颗橘子给龙雅。

“哪!吃完它,休息够了就赶紧开工吧!”

龙雅看了手中的橘子一眼,用撒娇的语气道:“我最亲爱的小公主,妳会帮我的吧?”

“咳咳……”刚咬下一口橘子的Sally立刻被龙雅的话给呛到。

龙雅这回转用水汪汪的眼神攻势。“Sally,我最爱妳了。”

Sally瞪了龙雅一眼。“你吃不吃橘子的?要是不想吃的话,就马上还给我!”

眼见Sally要抢回橘子,龙雅赶紧把橘子放进自己嘴里。

大口的咬下橘子,熟悉的甜蜜滋味在嘴里蔓延开来。

龙雅难得露出孩童般天真幸福的笑颜。

Sally瞟了龙雅一眼,笑着开口道:“我们去洗碗吧!你负责洗,我在旁边监督你!”

“不帮我吗?”龙雅可怜兮兮的说。

“你少装可怜。”Sally说着说着,又咬了一口酸甜的橘子。

龙雅和Sally肩并肩走向屋子。

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得长长的,连在一起的两道影子。

“Sally,我们两个也来玩石头剪刀布。输的人就洗碗,赢的人吃橘子当管工,妳说好不好?”龙雅不死心的继续游说Sally。

慢慢的,龙雅和Sally的说话声随着他们的脚步渐行渐远。

声音渐渐地越来越小声,直到完全听不见为止。

越前家大宅后院的网球场上,两颗在夕阳下并列的橘子。

还有,少不了的网球和球拍。

他们的故事并没有就此完结。

而是,永永远远的持续下去,名留青史!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