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殺意修行篇 - 五十四黑章 黑之修行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8-07-26 11:45:22pm

奇幻·玄幻


花草的甘香味,順滑的柔風還有安撫內心騷亂化為平靜的鳥啼聲。

這些都是讓我睡得舒適,安寧的種種原因。

自從那個男子將我帶到某座小島上并丟下一句「懷著恨我恨得想殺死我的想法活下去吧。」這類貌似可以激勵的我的話之後就讓我獨自在這鬼地方自生自滅。

當時還說什麼會教我提升黑魔使的能力。

現在卻連個人影都沒見到。

這幾天我光靠著水果和河水才勉強活下來。不止如此還為了找到能露宿的地方還走了相當的路程好不容易才找到山洞能住人。

還有時間就去海灘上用樹枝弄個【SOS】三個大字等待救援。

不過現在仔細想想光靠水果的營養大概撐不久吧?

好想吃肉。

不知是幻覺還是什麼。

我好像聽見汽車的聲音、人們的吵雜聲還有可怕的殺氣。

這些不可能出現的幻覺都出現了,看來我大概也撐不久了。

在我死前好像再……

等等?

殺氣?

終於意識到不對勁的我立刻睜開雙眼。

第一眼進入我眼簾的畫面就是隊長那充滿壓迫殺氣沖天的身影。

而且那個【動作】那個【姿勢】好像有點不妙。

那根本就是準備對我揮拳的準備動作吧?!

因為隊長的揮拳=死!

「嗚啊啊啊啊啊啊!」隨著自己收不住的慘叫聲我立刻翻過身離開原地。

果然和我猜測的一樣,剛剛的位置已經被隊長轟出個大洞!

要是剛剛我還在那說不定我已經……

「看吧,我就說這樣他一定會醒過來的。」隊長以微微得意的口氣說

「要是我剛剛沒醒來可就永遠睡下去了!」

「這麼精神肯定沒問題,給我過來。」隊長強迫拉我站起身

「等等,我……」

這一系列的活動之後,我才發覺我已經回來了。

因為現在呈現在我面前的地方是在我家附近的河提旁的景象。

那座橋,那條河還有空氣等熟悉一切才讓我更加確定現在的我的確已經回來了。

回到了我熟悉的地方。

【()——河提旁——()】

「這里是……」

「滅,你總算是醒來了。身體哪裡有問題嗎?」亞晴激動緊張地撫摸我的身體以確認我的狀況

面對亞晴的擔心,我立即將亞晴給推開。

這不是在糟蹋亞晴對我的好意。

突然這樣被隨意觸摸,無論是誰都會有所抗拒吧?

況且我們兩的性別不同也不是什麼特別的關係,突然這樣親密接觸當然也會感到不好意思。

「對不起……」亞晴也注意到自己剛剛的行為,立即收手

「不,其…其實也沒什麼根本不需要道歉。」

不如說有些高興呢。

「你們打情罵俏完了嗎?」隊長突然插嘴

「才沒有!」「沒有那種事情!」我和亞晴同時反駁

「好,那麼就直接進入正事。」隊長確認我們這麼精神,於是不浪費時間準備直接進入問題的怕【核心】

「等等!」

我突然阻止隊長繼續那只說自話。

因為我才剛回來…不,我連怎麼回來都不知道。具體來說我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來,而現在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最近一直發生各種事情,現在又有麻煩事的話我肯定會混亂得要死。

我需要先整理一下再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

再說我現在更加擔心我不在的時候妹妹她一個人在家寂不寂寞,有沒有吃飽睡好。畢竟妹妹她一直以來都是我在照顧。

突然我不在了肯定不行的吧?

「隊長,我……!」

「想知道你妹妹的事情吧。」隊長已經比我先開口道出了我的問題

「為什麼你……」

「反正依你的性格我想八成醒過來就會這麼問。」

「那妹妹她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能有【什麼事】?」隊長疑問

「誒?」

「我問你你覺得發生什麼事了?」

「不,那個……從我被那個【男子】帶到奇怪的地方時,心裡就一直有種奇怪的感覺就……」我盡量將自己的不安解釋給隊長聽

「看來你累了。這樣根本無法對應接下來的問題。亞晴,妳帶他去隨便吃點東西順便解釋目前發生的狀況。記得,只是【目前】發生的事情。」隊長再三告訴亞晴該告訴我的事情

「那個……」亞晴似乎有點猶豫

「給我快去快回,已經沒什麼時間了!」隊長非常煩躁

【()——植香咖啡廳——()】

亞晴沉默了一會,點頭答應了隊長之後并將我帶離河提旁。到附近的店吃些東西。雖然很在意隊長所說的【沒時間】是什麼意思,但果然已經好幾天沒吃頓好的我果然還是抵擋不了食物的誘惑暫時將疑問壓了下去。

等待著食物到來前亞晴開始一一為我解答這幾天的事情:黑魔使的新據點、反政府勢力【轟雷神的魔軍】,獨眼幻魔的出現和【男子】今早現身并準備毀滅這座城市的事情。

當我聽到那個【男子】準備做出這麼瘋狂的事情時,我驚訝得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那現在該怎麼辦?」直到上菜之後我才回過神來

「隊長貌似已經想到怎麼應對這件事,所以才讓我們在剛剛那個地方集合起來。」

終於我稍微從亞晴的口中聽見了稍微能安心的消息。

「這樣啊,不過說起來隊長他那殺氣就不能藏起來嗎?每次在他面前都很壓力誒。」

「其實隊長已經收了不少,否則你早就連說話都做不到了。」

我原以為我習慣了隊長的殺氣,原來是隊長手下留情了。

之後亞晴繼續偷偷告訴我才明白因為突然多了許多【工作】隊長現在情緒非常暴躁。剛剛可能一句話或一個差錯我就會被隊長殺死。回想起來真是有些後怕。不過隊長可怕歸可怕,但只要想到他現在是我們的同伴這點竟會讓我如此安心。

「那最後一個問題,妹妹她……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圍依的話……」

【()——女醫生家——()】

獨眼幻魔事件中經過了兩個小時,圍依還處於昏迷狀態中沒有醒過來。在床旁守著的御那無時無刻在為她祈禱著,希望圍依早一分早一秒醒來。

「妳給我去休息。繼續勉強自己只會增加我的麻煩罷了。」女醫生見御那這兩個小時無休息地照料圍依。終於看不過去立刻勸說讓她去休息休息。畢竟經歷了一場與幻魔激烈的交戰。

身心肯定早已疲倦不堪。繼續下去搞不好會累倒。

御那搖了搖頭拒絕了女醫生的好意。

「…她是妳重要的人嗎?」

御那點了兒點頭。

「如果她對妳來說很重要,那么妳對她來說肯定也是重要的人。如果她醒過來見到妳沒精神她會怎麼想?」

這次,御那明白了女醫生的話,乖乖聽話去女醫生為她準備的房間休息去了。

在女醫生帶著御那走出房間前,她再次盯向某個角落不久,才完全關上了門。

確認他們都離開了房間,克羅這才從黑暗的角落中現身。

它從剛剛開始就一直躲在角落擔心圍依,但卻又害怕曝露自己被其他黑魔使追殺遲遲不敢現身。現在因為沒有他人在這裡才剛出來。

它緊張地跑向了床邊努力爬上了床。在圍依的枕邊徘徊不久舔了舔圍依的臉頰希望圍依能早點醒來。

它再次確認四周沒人之後,才逐漸安心地睡在了圍依枕邊守護者她。

其實在這之前亞晴有告訴了女醫生克羅的無害,女醫生才無視了克羅作為幻魔的存在。

否則女醫生發現克羅的瞬間就對克羅下殺手了。

【()——植香咖啡廳——()】

「圍依有我在照看,完全沒事。她也很乖巧沒有给我们添任何麻煩。」亞晴臉上帶著輕鬆的感覺回答了我

聽見妹妹沒什麼事情我也才放下了心,吃起飯來。

但一想到【男子】的事情,原本應該美味的一頓飯就變得無味。

吃完飯,我立刻就回到了隊長那裡。可沒想到,我們這樣一趟,這裡還增加多一個人來了。

「放開我你這混球!」鐵布拉被隊長放在肩上帶了過來。

隊長受不了鐵布拉在肩上亂動掙扎。在怒氣之下把鐵布拉丟去一旁

「既然成員都到了。我們就開始吧。」隊長不管鐵布拉開始自說自話

說起來我們也是一個小隊。沒記錯的話成員有我、亞晴、旋契、石能、鐵布拉和隊長這幾個。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人。

由於這裡少了石能和旋契,我立刻就想隊長提問了。

「他們?我已經分配了其他工作,這你們不需要擔心。你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分內事,自己的任務就好。還有問題嗎?」最後隊長雖然是這樣向我們提問,可他突然將自己的殺氣提升得非常高好像不想讓我們繼續發問的樣子

最後我還是搖了搖頭回答隊長

「好,詳細的事情你也聽亞晴說了吧?那個【男子】過幾天就開始準備毀滅這座城市。」

而且如果有疏散人們的行為男子就會直接毀滅,所以目前只能照著男子的意思來做。就是殺了他。但這樣卻有一個極大的問題存在。

「看滅的樣子你也想到了吧?」隊長說道

其實不止我,我們三個都注意到了。鐵布拉雖知那是事實但他似乎也不願意接受。對,那個問題是我們這裡所有人的問題,那就是……

「太弱了。」隊長直說

沒錯,我們根本沒有能力、力量等可以與男子對抗。肯定百分百在與男子進行那所谓的【靈魂與靈魂】之間的碰撞的戰鬥前早就粉身碎骨了。

「那事不宜遲,立刻開始吧。」隊長扭了扭自己的手,做起了輕微的熱身運動

「開始?開始什麼?」

「還能有什麼?當然是修行啊。要是你們在剩下的時間無法變強的話我們所有人就等著被那個男人給趕盡殺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