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暗影面纱 - 78:暗算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8-07-27 4:44:49pm

奇幻·玄幻


凯特虽然双手点起了火焰,不过他反而使出了一记凌空扫堂腿,并且刮出了迅捷有力的风刀,向着龙伯所在的方向打去。

假动作吗?

龙伯不以为然,他压根儿不怕这种小伎俩。灵剑本身有着自动御敌的功能,在风刀袭来的瞬间,就已经自行飞出去迎击......

“哼。”凯特自然晓得灵剑本身的特性,他的攻击才没有那么简单!随后,他便将双手的火焰化作刀刃姿态、接着抛了出去----烈阳刃!

?!

龙伯也大致察觉到了凯特的意图,急忙掏出了灵符,然后张开了防护结界。

烈阳刃在风刀的助威下,令火焰爆发出了更强劲的威力,甚至连灵剑都难以突破,硬是被震飞了出去;半个房间也顿时被陷入了火海之中。

“真是后生可畏啊。”尽管龙伯及时张开了结界,但身体也无可避免地被火焰的灼热给影响,汗水一瞬间就流失、蒸发了不少。如果不是凯特稍微收敛了魔能,他要把龙伯那干瘦的身体直接烤成木乃伊也只是举手间的事。

凯特这边虽然表现得若无其事,不过已经在暗暗调整着呼吸;他只是在硬撑,由于他不想杀人,过激地压抑着力量,导致他本来就受伤的器官增添了不少负担,只希望刚刚的组合技能让龙伯知难而退。

“小子,你为什么要在紧要关头收住力量?这样你的内伤应该只会增加无谓的负担吧?”龙伯边问边拿起了腰间挂着的酒葫芦,开了封口。

“你不也留了一手吗?”凯特斜斜望向了后方地面,那才要破地而出的灵剑,只要龙伯想的话,他随时可以让灵剑贯穿凯特的脊椎;然而刚刚被震飞的灵剑,也不过是利用身外化身的灵符所复制出来的赝品。倘若两人都来真的话,这将会是同归于尽的结果。

“年纪轻轻就有这等修为实属难得,老夫佩服,不知尊姓大名。”龙伯说完,就将葫芦中的酒一饮而尽,以补充流失过多的水分。

“为什么要告诉你?”凯特傲气地回答。

“哈哈,狂得好!很对老夫的口味。只不过老夫的灵剑可是一直指着你呢,而你的招却已经错失了杀死老夫的良机,怎么看都是老夫赢了吧?”龙伯抚着山羊胡,得意洋洋道。

“是吗?”凯特冷冷一笑,然后竖起了剑指。

龙伯也不晓得他还藏了什么底牌,但只要他有意愿,随时都能让灵剑对付凯特......

咦?!

此时,灵剑突然窜出了地面,直直往凯特的后背刺去。

等等!怎么灵剑擅自行动了?!

龙伯很确定自己还没下达指令,再者剑中之魂也不是那种冒失的个性,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子,当心背后!”龙伯眼下无计可施,也只能拉高嗓门提醒道。

凯特似乎没有听进龙伯的警告,自顾自地将剑指对准龙伯。

与此同时,灵剑在快要刺到凯特的瞬间,忽然来了个急转弯,并且绕过了凯特的身边,反过来朝他对面的龙伯飞去。

莫非......

当龙伯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枯瘦的脸皮已经被灵剑轻轻划出了一条血痕,早先架起的结界更是被开了个口子。

没错,灵剑的主导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凯特给夺走了。

这彻底让龙伯大吃一惊,毕竟灵剑可不是无魂无魄的僵尸,本身就具有自主意识。一旦认主过后,直到持有者死亡为止,都会任持有者差遣,更别说是叛变这种情况了。

“原来如此,老夫认栽了。”龙伯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灵剑已经浅浅地点在了他的风府穴上,他唯有干脆地举手投降。

“炼尸化道,焚魂锻剑,本来就是道家先祖严令禁止的邪路,你若是还有道家子弟的自觉,就趁早罢手吧。”凯特话一说完,他的瞳孔隐约在闪烁着什么,转身就走到放置晓雪的沙发前。

“你到底......”龙伯听完这番话,禁不住瞪大了双眼,震惊得很;道家先祖的遗训,可是不外传的秘密,这才20出头的小伙子又是从何知晓的?

“人我就带走了。”凯特似乎不想回答龙伯的疑问,悄悄解放了灵剑当中的魂魄,令灵剑坠落在地,然后抱起昏睡中的晓雪。

凯特望着晓雪那悠哉的睡相,也不晓得自己应该哭呢?还是笑才好?

真亏她还能睡得跟死猪一样,明明整个办公室都快被火焰给烧没了,莫说之前还有一场激烈的战斗。

嗯?!

凯特才要离开的时候,膝盖便不自觉地着地,他的气力不知为何,正迅速地流失。

这是毒气?!

“哈哈,中计了吧?”是孔雀胆的声音,由于刚刚和龙伯打得太投入,一时间都差点让凯特忘了这号人。

凯特也没有坐以待毙,马上开始调动魔能来抵御体内的毒素。

这时候,孔雀胆和鲨鱼头从晓雪的影子中浮了出来,脸上尽是小人得志的邪笑。

是黑魔法——潜影,想必他们是在自己和龙伯交手的时候,偷偷躲进了晓雪的影子,再趁机对自己施毒吗?

该死!被钻了空子!

“呵呵,你刚刚不是挺嚣张的吗?”鲨鱼头也趁着凯特使不上力的时候,将他踹倒在地。

“不过是稍微强了点就认为自己天下无敌吗?这世界可没那么好混!”孔雀胆更是有恃无恐地踩上了凯特的脸,并像个淘气的孩子般对他吐了吐舌。

“趁现在宰了他吧,以免夜长梦多?”鲨鱼头也是见识过凯特的厉害,深怕一旦拖久了,会让凯特抓到反扑的机会。

“等等......”龙伯才想开口制止。

“闭嘴,你这个呱噪的老家伙!待会儿就轮到你了!”鲨鱼头很不客气地打断龙伯的话,一反他之前那副恭敬的态度。

“师侄,你这是什么意思?!”龙伯错愕地问。

“哈哈哈哈,你还真是老糊涂!距离三脉会法的日子已经不远了,为了让茅山一脉稳坐宗支之席,还不找机会除掉你这个龙虎山的掌教吗?这当然也是我师傅的密令!”鲨鱼头说完,马上就掏出了摇铃,熟练地贴上了灵符。

‘叮——’只见鲨鱼头轻轻一摇,就有好几具面色泛紫的粗犷僵尸破墙而出,伴随而来的阴寒气流更是将周围的火焰给瞬间吹熄。

“紫面血尸......”龙伯怎么说都是道家的长者,一眼便看出了这些僵尸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