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2-2 奇怪的村長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1-06 10:36:35pm

奇幻·玄幻


五分鐘前,村長將我們安置在客廳,丟下一句『我去換件衣服』後,就咻一聲從我們面前消失。

這裡所指的“咻一聲”,不是比喻他飛快地離開,而是真的從我們眼皮底下“咻一聲”消失。

我瞪大眼睛嚇得花容失色……不對,是瞠目結舌。神武卻只是緩緩拿起茶杯,細細品嚐冒著熱氣的茶水。那張就算受到驚嚇也不會有任何表情的撲克臉,讓我好奇他的臉部是否患上顏面神經失調之類的病。

這時,二樓傳來輕微腳步聲。我抬眼望去,村長忽然縱身躍過欄杆從二樓跳下。在我還沒來得及驚呼之前,他嬌小如孩童的身體彷彿有股力量,讓他得以漂浮在空中徐徐降落。著地後,他直接坐在我們正對面,若無其事拿起面前的第三個茶杯,喝了起來。

雖然心裡有上百個疑問,但礙於自己是惹來野豬群的罪魁禍首,於是硬是把湧上喉頭的話語吞了回去。

村長換了一套依然以粉紅色為基調,但原本的小熊圖案卻變成可愛老虎獵食兔子的睡衣。

『說。』

僅僅一個字,卻讓我瞬間挺直腰桿,睡意全消,中氣十足地回應:『是!』

我將事情經過一五一十說出來,包括是野豬王吃下【瘋狂菇】,然後它失控撞上岩石導致一邊牙齒斷了一截,還有我是怎麼給它最後一擊等。

村長邊聽邊啜吸杯中的茶,以平靜的口吻,緩緩說道:

『也就是說,因為你的關係,才引發村子差點被野豬夷為平地的狀況?』

心臟頓時停了半拍。

雖然不完全是我的錯,但殺了野豬王是不爭的事實,於是我忍著爬滿全身的雞皮疙瘩,大力地點頭承認。

在村長散發的莫名魄力與讓人感到畏懼的壓迫感之下,我真沒有那個膽子說謊。

氣氛再次回到先前沉重的寂靜,房裡唯一的聲音是桌上因熱水沸騰而從茶壺水口冒出蒸汽的呼呼聲。

我瞪向神武,示意他說些什麼。

神武伸出雙手小心翼翼拿起茶壺,恭恭敬敬往村長的杯子裡倒茶。

『村長。』

『嗯?』

『您真的可以和野豬對話嗎?』

…………

這時哪門子的話題?算了,至少他開口打破沉默。

『基本上,高階魔物都會說人類的語言,幻獸級的更是說得比我們人類還要好。只不過野豬這種低階魔物,只能由我們使用它們的語言來展開對話。我通曉起始之森裡所有魔物的語言,但天空魚比較難溝通,它們的詞語只有嗚和噢,發音上很容易產生混亂。』

『起始之森?』我問。

『村子外的森林名字。你天靈蓋下面的腦袋到底有什麼是記得的?』神武翻了我白眼後,繼續問道:『那剛才您和領軍的野豬說了什麼?』

村長聞了聞杯裡的茶香,輕輕抿了一口,道:『就是這小子剛才說的那些。』

我不解,道:『既然你都知道了,為何還要問我事情經過?』

『我想聽聽你說的和它說的有沒有出入。』

『原來如此。對了,最後村長您施展漫天火球時,那句又是什麼意思呢?』像是注意到自己疑問很多,神武微微低頭道歉:『抱歉,我的求知欲很旺盛。』

『沒關係,比起這小子,你有禮貌多了。』

……村長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偏見啊?為啥總覺得每句話都像是諷刺著我?

『那時豬群後方有頭渾身脂肪的野豬起哄說別理我這個人類小孩,直接碾過我踩平村子更實際。聽見這句話,我火都來了!最討厭被認為是小孩子,更何況說這句話的對象是一頭油豬?一氣之下不小心就放出大量火球來嚇唬它們,再怒斥一句『滾!』。看見它們落荒而逃的樣子,心情瞬間舒暢起來,花費那麼多魔力也值得了,呵呵。』

我和神武不約而同對上彼此的視線,心裡想到的應該都是同一件事——

——村長的罩門是小孩外貌!

可是無論怎麼看,村長確實有個小孩的外表,雖然言行舉止都不像就是了。我還曾經聽過村長其實是個七十餘歲老人,只是利用魔法把外表塑造成現在這個模樣的傳聞。

『最讓我不爽的,是帶頭的野豬在逃跑前放話說:『等著瞧,我們會再回來』。哼,區區一頭低階野豬竟給我大放闕詞,要不是顧慮起始之森的生態平衡,我老早就一根指頭滅了它們……』

終於注意到我和神武帶有不屑的眼神,村長清咳了一聲,連忙改口指著我說:

『都是你的錯!你要負上全部責任!』

好,現在變成我的錯了。雖說原本就是我惹的麻煩。

『但要怎麼做?難不成要我去被野豬蹂躪嗎?』

『那倒不用,只是去道歉而已。』

『我不會野豬的語言啊……』

『不,統領起始之森的【纓牛】是高階魔物,它知曉人類的語言。』

村長舉起右手做了個轉圈的手勢,屋內立即刮起一陣小風,隨後一捆粉紅色的捲軸飛了過來,掉在茶几上。

『打開。』村長說。

我拿起捲軸,在桌上攤開。

那是一張地圖,上面清楚標識右下角是熙月村的所在。熙月村北方有一大片森林,毫無懸念便是起始之森。森林後方有座把熙月村和起始之森包圍起來的大山,而大山後面則是一片空白。

村長對發出如此疑問的我,做出解釋:

『這是我用標記魔法製成的地圖,只要拿著地圖走到空白處前十公里的地方,地圖便會自動顯現。不過沒有必要去到空白處,你們要去的地方是這裡。』

村長指著把起始之森包圍起來的大山,說:『這座大山有個入口,那就是你們的目的地——牛之魔窟,纓牛就在洞窟的深處。據說它非常喜歡吃【美味乾草】,你們可以從露婆婆那裡買一公斤作為謝罪禮物,然後好好向它道歉。只不過是一頭野豬王而已,我相信它會因為乾草而爽快地原諒你們。』

村長說到爽快二字時,特別加重了語氣。

……我有不好的預感。

『對了,在纓牛所待的地方,別亂碰其他東西,免得回不來。』

『什麼意思?』我和神武齊聲發問。

『一時半刻很難解釋,別亂碰就是了。』村長一口飲盡杯裡的茶,接著語重心長說:『千萬記得別惹怒它,要是你們還想活著回來的話。』